【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三章(点赞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4/24
字数:11100

               第二十三章

  (拖了好多天,才发这章,有点不好意思,这章就是直接更新的,点赞数到
的章节,后天周末晚上更,到时候继续集赞,希望大家多留言,讨论!!!)

  韦一笑一句话语,不仅是说到了张无忌心中,也是让小昭心里暗动,如果,
这所言是真,敏敏郡主,要是如此善妒,那她就算再想要留在公子身边,恐怕也
是艰难。

  小昭担心下,正想开口,张无忌却似心有所感,目光回望,正看到小昭美目
朝自己望来,双眸如水,盈盈渴求,那娇柔之态,让张无忌禁不住心生怜意。

  是啊,这样一个绝世佳人,倾心于自己,为了自己,不惜舍弃在波斯明教尊
贵身份,不远万里来到自己身旁,只为了随伺左右,如此情谊,怎能辜负。

  再看着容颜秀美清丽,但是此时却是面容呆滞无神的表妹殷离,张无忌扪心
自问,如果有一天,要让她们都离开自己,彻底的从自己生命之中消失,彼此成
为陌路过客,是否愿意。

  体内九阳运转,衣衫无风自动,飒飒响动,张无忌正在做内心之中最重要的
一个权衡,于他心中,确实是深爱赵敏,但是,他对于小昭等几女,心中却也是
有感情。

  见教主暂时沉思,杨逍轻拉韦一笑衣袖,带他走到一旁,责备道:「老蝙蝠,
你也是一把年纪了,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你那话,怎么能当着教主的面说。」

  韦一笑冷笑道:「杨左使,你这风采俊逸桀骜不服人的光明使者,怎么现在
也说这种话来了,老蝙蝠我虽然老了,但是我并不傻,更不老糊涂,我这话,就
是要说与教主听的!」

  杨逍心思聪慧,当时只是一开始没往那一处思索,此时听韦一笑点出其意,
登时领会,压低声音道:「好你个老蝙蝠,你这是要挑拨教主与赵姑娘!」

  归根究底,当初张无忌之所以会开口决绝退出明教,还是因为这位敏敏郡主
身份特殊,是元朝廷之中重要人物,而且还曾经在江湖之上,搅动风雨。

  张无忌真要与其携手百年,在今后明教众多事情上,身份恐难自处,所以为
了佳人,放弃霸业,但是,现在明教霸业,却是少不了张无忌主持。

  如果张无忌与赵敏真是鹣鲽情深,那么,杨逍与韦一笑此来,也是难有收获,
但此时,教主心中,既然已有缝隙,如能趁此,再推动一把,却是一可趁之机。

  「老蝙蝠,你这心思却是够深,我看,你除了是要为了本教之外,恐怕也是
存了一点自己的心思吧,你一向不喜赵郡主,却是更想要借这个机会,报复一把
吧!」杨逍缓缓点出韦一笑心思道。

  「呵呵呵,果然没什么能瞒过杨左使之心,老蝙蝠我之前对她确实有一些意
见,现在也是,而且,她现在,动的可是殷老头的孙女,虽然他人不在了,但是
昔年结义之情,我可还没忘!」

  虽然行事不羁,但是护教四法王之中,韦一笑却是最为重情义之人,黛绮丝
因为其夫君判教,谢逊为报仇,而鹰王殷天正为权势,只有韦一笑,顾念最少,
行事也是最为直接。

  教中大义,兄弟之情,这就是蝠王心中所坚守之道,所以当年他忍受寒毒钻
心之苦,依靠吸食人血缓解,但是也绝对不会对教中兄弟下手,而殷离,是殷野
王孙女,在韦一笑心中,也就是教中之人。

  更何况,四法王有结义之情在,殷天正在少林力闯金刚伏魔圈,气尽而亡,
于明教有大功,如此种种,韦一笑更是要护住殷离周全,更何况,如果黄衫女所
言是真,那赵敏此次,就是想要换殷离贞洁。

  如此行径,连行事乖张的韦一笑都是看不下去,如此原因,他自然是不会乐
见的赵敏郡主会能够跟教主走在一处。

  反正,教主身边,红颜众多,没有了赵敏,却反而更好,于明教大业,于私
人情感,都是好事。

  定神思索,张无忌面色变化,终是做出了决定,从小昭身上移回目光,望着
那出尘绝世的黄衫女,郑重道:「杨姑娘,你这一番大礼,张某收下了,现在,
是否可以让在下将表妹带回!」

  张无忌此言,在黄衫女意料之中,以殷离与张无忌之关系,她自然是无理由
拒绝,可随后,张无忌却是开口又发一言。

  「杨姑娘,兹事体大,无忌一时也难以决断,毕竟其中缘由,不能仅凭姑娘
一家之言论定,在此,有一不情之请,请您移驾,跟我一起回返山庄,当面将事
情原委说清,如何?」

  对于赵敏,张无忌心中还是有情谊,虽然心中深知,以赵敏之性格,却是会
做出此事,但是这其中,是否会有误会,他心里还是抱有这期待。

  毕竟,如非得以,张无忌也是不想与赵敏闹出矛盾,不过,如能借助此事,
对赵敏进行一番敲打,减少其嫉妒之念,却也是不错。

  并且,在张无忌心中,还是藏有一些私人之念,如能与黄杉女一起同行,纵
使只是一日,但是有这神仙般佳人在侧,那也是乐事一件。

  同行返回山庄?听到此言,黄衫女面容虽然平静如常,但是眉宇之间却是隐
有一丝不悦。

  并非担心,更非惧怕,只是黄衫生性不喜卷入这其中俗事之中,是非善恶,
本就不是靠所谓争执可定,其中曲折,心中自知。

  该说之事,黄衫女之前已经说的清楚,此时张无忌仍要自己同行,看似解释,
其实也不过是他心中,仍未有决断,需要有人推动一把而已。

  「张教主,你之要求,请恕小女子无法办到,此次出师门所行之事,已经办
妥,却是不想再生枝节,却是还请见谅!」黄衫女坦然相拒道。

  面对张无忌的邀请,黄衫轻巧拒绝,云淡风轻,而此时,静站于张无忌身侧
的小昭,看着张无忌表情略显黯然,再次开口道。

  「杨姑娘,小昭知道您有要事待行,但是,此事中,毕竟还是有不少疑点未
明,您是从那下流老道人口中所知此事,可是他之身份目的,其中却是还有许多
未解之谜!」

  小昭冷静分析道:「如他所言,他之前只是庄内下人,如何却是会有胆量犯
下如此之事,指使之人,是否为真,其中还是值得商榷,万一,他是另外有人指
使,故意的陷害于郡主,或者只是为其自身脱罪?」

  这一番言语,小昭以另外角度进行质疑,黄衫女所言,虽然颇有依据,但是,
却并非其亲眼所见,中间亦是相隔了一层,而是从西华子口中所得出之结论。

  以他所行之恶事,这里面有多少可信,必须要多做考虑,如他明知自身难逃
惩处,而故意攀咬,也不无可能。

  而且,小昭此时提出此提议,心中却是又有一个心思,黄衫女留下与否,于
她而言,并不重要,但是,对于一旁这猥琐老丑之淫道,小昭却是想要将其留下。

  或许,刚才从黄衫女之诉说之中,张无忌几人注意力只放在了其中殷离之事
上,小昭却是注意到黄衫随后所提及前来之两女。

  从言行打扮上,小昭却是觉得神似母亲与三使之中辉月使,如果真是母亲两
人,那么她们与这淫道之间,却是会发生什么?

  虽然心中也是不敢相信,但是,万一其中真有那淫事发生,那母亲现会如何,
其中到底又是有甚变故关联,小昭却是必须有所得知。

  再者,眼前这位黄衫女子,状若天人,超尘绝世,武功修为深不可测,她说
是要带那老淫道回去审问,这其中却是又可以知道多少秘密。

  以防万一,如是这老道真与母亲发生什么,此事绝不能外泄于其他人所知,
不过,小昭却不是想要救下这个无耻老道,只有一种人,可以永远保守住秘密。

  虽然绝美的面容依然带着一些稚嫩,但是小昭经历了这许多事情,心智却已
磨炼的分外坚韧,在她心中,真正所舍弃不下,只有两人。

  就是公子张无忌,这是她心中最为牵挂,也是小昭在心尖上爱慕之人,另外
一人,就是她唯一的亲人,母亲黛绮丝。

  原本,这老道之事,与小昭并不相关,但是既然可能与母亲相关,宁杀错,
不放过!

  小昭的这个理由,相比而言,合情合理,比起直接要求黄衫女解答,将问题
引到西华子身上,将两人从此问题上分开,让黄衫女无法代替那老淫道回答。

  毕竟,黄衫女虽是为惩戒而来,但是老淫道暗中所做恶事不少,在这之前,
却是要将其他恶事清算,不可因为一事,而让其余恶性隐藏。

  黄衫女思索一阵,对此,却也是无法反驳,同意道:「好,小女会带他前往,
不过,在此,小女有一要求,必须要将其带回,无论问出何事,此人都需交由小
女处置!」

  对于西华子如何处置之决定,就是如此被定下,这当世几位顶尖人物,随意
的数句话语,却就是将他的命运给定下。

  此次,回返山庄,对于西华子而言,以他所犯下种种恶行,所要面对,绝对
是最严厉之酷刑责罚,移魂大法所控之下,西华子却是仍然面容平静,全不知,
杀身之劫临近。

  不过,世事难料,福祸相依,未到最后,谁能预料,到底会是如何?

  虽然答应前往,不过黄衫女随后却还是婉拒了张无忌同行提议,以自己随后
会带西华子前往山庄作为回应。

  黄杉生性恬静,不喜热闹,与其是要与张无忌几人同行,她却是更习惯自己
独自一人,而西华子是她所摄魂之傀儡,就算是同行,也不会有什么不便!

  在张无忌几人与黄衫女碰面之后不久,五虎山庄内,一份特殊的加急信息,
也是传到了赵敏手中。

  「张公子已回转,路遇一黄杉女子,天仙人物,同行明教数人,两位妙龄女
子随行,其中一人或为公子所照顾殷姑娘!」

  「一袭黄衫,莫非是她,又是这位神雕大侠后人,看来,是要多几分变数了!」

  小小的纸札,在赵敏白嫩如葱的手指上轻转,短短数语,已经道尽原委,以
张无忌之身份,他之望来行踪,天下间不知有多少人侧目,赵敏面对这一位如此
优秀的未婚夫,自然也是需要关注一二。

  遑论,此处山庄,本就是赵敏当年为了元庭大业所最初经营山庄之一,虽然
不同往昔,但是情报往来信息收集,却仍是分外敏锐灵通,庄内所生大小琐事,
全都逃不过赵敏之耳目。

  西华子此前所行种种,能够暂时瞒住赵敏,已是难得,但如想要一直蒙蔽这
种智冠江湖,智计无双的敏敏郡主,未免,也是太将其小瞧了。

  婚礼在即,赵敏毕竟有一些女儿心态,将更多注意,放到了这大婚筹备之上,
但是对于西华子这暗中之谋划,只是稍加注意,却就可洞悉全局。

  推断毒经可能是落于西华子之手,赵敏本是想要培养一番,看他能够成长到
如何程度,或者,可为手中一柄利剑。

  只可惜,这老道,却是贪心不足,色欲熏心,暗中却是行了那些龌龊之事,
还是将手染指到了自己身边,那赵敏,却是不能再留他。

  昨晚,赵敏本是想要借刀杀人一番,计划之中,确实并无疏漏,如不是因为
黄衫女的意外出现,殷离已经是发生了那事,这意外变故,赵敏纵使再智计百出,
也是难以预料。

  不过,凡事未预成,先料败,以赵敏之智,决定此事前,已经备好退路。

  白玉般手臂一扬,纸札放在烛光上烧毁,赵敏绝美的面容轻动,开口命令道:
「来人,去找杨主管过来!」

  事既已发生,赵敏心中也有了定计,经过了那么多江湖风雨,此事之事,她
又有何惧。

  本就是江湖群豪心中的小魔女,对于名声道义,赵敏本就不看重,于赵敏而
言,只要在意,那个人的看法,就是够了!

  三个时辰后,时近午夜子时,山庄大堂处,灯火通明,气质脱尘如仙的黄衫
女翩然站立厅中,绝美的面容平静淡然。

  在黄衫女身侧,暂时减弱了摄魂大法控制的西华子身体跪趴在地,目光低垂,
矮胖老丑的身体近乎要紧贴于地面,身体直颤发抖。

  死亡!西华子此刻,只感觉,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无形的目光,如有
实质一般扫在自己背上,犹如利芒,直欲将自己分尸一般。

  江湖中人,随性而为,凡事随心,所以正邪之道虽不同,却也是各行其道,
其中,争斗杀伐自不必说,但是,这淫邪之事,却是最令人所不耻。

  好色成性,坏人名节,淫辱妇女,欺师叛道,原昆仑派传人西华子这所行种
种,件件却都是死罪,事事当诛。

  西华子意识才刚醒觉,还没有反应过来,此时自己身在何处,面对何事,却
是就先看到了身旁所站立众人,心头猛颤,却是恨不得自己一直昏厥恍惚,不会
着醒来才好。

  在西华子身旁,除了那气质如仙,武功高深,鬼神莫测的绝美黄衫女子之外,
另外,那英气俊朗的男子,却正是那武学独步天下的张无忌张教主。

  左右身侧,那几人,西华子却也是全不陌生,明教左护法,杨逍,青翼蝠王
韦一笑,武当七侠之六,殷梨亭,还有一个容貌绝美,气质出众,皮肤白皙,略
带有异族模样的年龄少女。

  虽然西华子一时不识身份,但是只看身形相貌,却也是猜测其不凡,然后,
再听着几人言语,确定了这女子身份,心中却是越是惊惧。

  这位绝美少女,却就是那位明教波斯总教教主韩小昭,想起之前,自己那强
行占有的美妇,不就是来自波斯明教。

  此刻,这场上众人,却是几乎与他有怨,前后种种,西华子心中一想,就是
如坠冰窟,通体冰寒,不敢细想。

  对杨逍,殷梨亭,西华子当年逼辱纪晓芙,在武当山上又是离间殷梨亭与杨
不悔夫妻,更是对其大行猥亵之事,虽还没得手,但是这恶行却无法推脱。

  更不用说西华子当年那暗中凌辱殷素素之事,再加上对黛绮丝之逼迫,桩桩
件件,只要是被他们几人知道,都是必死之局。

  而在大堂上首位置,赵敏郡主身穿一件翠绿长衫,镶边绣花长裙,气质出尘,
搭配她那绝美倾城的面容,美貌几让人不敢直视。

  只是,此时她的美目之中却是一片冰冷,只不过,这冰冷视线,所望之对象,
却是在右侧所站的张无忌。

  即使此刻,西华子低头授首,被揭露种种追星,赵敏之目光,仍然是不会更
多的注视到他之身上,西华子之生死,于她而言,只是蝼蚁,无足轻重。

  能让赵敏上心,并且还费心进行解释,只是因为一个人,只是为了张无忌。

  身处多位绝世高手之中,面临恶行揭发,西华子当时已经是心如死灰,此时,
于他而言,却就是一场十死无生之境。

  似乎,就是如此?

  在西华子身旁,还单膝跪地着一人,身形曼妙修长,气质干练冷静,即使面
对众人环视,也是仍面不改色,缓缓说出了自己所经历之事,即使,此时厅堂上,
还有她所最不愿意让其看到自己这落魄不堪一面之人。

  此人,正是杨夜昔,也是撑了此刻宣扬西华子罪行之人,或者,也可说,是
跟西华子共同承担罪行之人。

  但是,在西华子的紧张忐忑之中,随着罪行慢慢被说出,反而,心情渐渐的
平静下来。

  恐惧到了极致,心绪反而会重新恢复平静,当再大的恐惧也是无法改变下,
求生本能,反而是让西华子再次平静。

  至少,现在他最为所担心,当年对纪晓芙,殷素素所行之事,并没有在摄魂
之时说出,想到此,西华子心里却是暗暗猜测,自己似乎,在摄魂之时,仍保留
有一定神智。

  或者,这就是生机!就算是被摄魂,但总是能够先躲过这一劫,先保住一命!

  厅上,杨夜昔一一诉说之前她与西华子同行时所遇之事,对于西华子对其和
武青缨之羞辱,也是并不隐晦的提及,甚至,在武当山上之事,也是隐晦提及一
二。

  气氛沉默,除了杨夜昔娓娓道来之声外,针落可闻,静听着她讲述其中私隐
之事,揭穿西华子之恶行,杨逍俊秀面容,却是越显冰冷。

  场上众人,却均是人中龙凤,聪敏灵惠,又岂是听不出杨夜昔话语中所含意
义,听到西华子竟然敢于是羞辱杨不悔,这位近年来心性修养颇佳,少动肝火的
明教左使却是心中杀机已动。

  「殷梨亭,好,好,你就是如此待我女儿,这比账,杨某改日定会与你好好
清算,现在,让我先料理了这个禽兽!」

  听闻女儿受辱之事,虽然杨不悔还并未真正失身,但是女子贞洁之身,被这
无耻老道玩弄,却也是事实,身为人父,桀骜之杨逍,如何能够忍下如此屈辱。

  一语完毕,杨逍身形一动,如灵如魅,大堂之内,众人之间,相距不过两丈
之间,杨逍轻功之法,虽不如韦一笑,却也是江湖前列之高手。

  两步轻踏,已转至西华子身后,右手抬起,拍向其后心,掌未至,掌风已近,
以杨逍之武功修为,盛怒出手之下,西华子直受一招,焉能有命在。

  生死瞬间,西华子却是身躯静躺,不敢丝毫妄动,他不是不怕死,而是,心
中权衡之下,此时,比起反抗,不如应承到底,活命之机,反而更大。

  场上高手众多,西华子自知自事,如想要动手反抗,他绝难胜过这其中任何
一人,只有死路一条,不如,选择闭口,豪赌一把。

  西华子心中判断,自己此时不会死,因为,有人还不让自己死,他是恶贯满
盈,但是,他还有用,只要还有用,他就有可能活着。

  「住手,杨左使,你却是要在此杀人不成!却不等将话说清楚吗?」

  一声娇叱,一股掌风,几乎是同时间,那一声娇喝之声,正是出自赵敏郡主,
而那股柔和掌风,却是黄衫女所出。

  杨逍身法虽快,却逃不过黄衫女之警觉,一见杨左使起了杀心,黄衫女却是
不得不有所应对,衣衫飘动,白皙手掌轻轻一抬,一股掌风紧跟拍出。

  以西华子所行恶事,杨逍会下此狠手,情理之中,但黄衫却不能看其丧命,
她答应过武青缨要将西华子带回,是否重伤,健全,这并不重要,关键,却是人
一定要活着。

  黄衫一掌扫来,看似轻柔,仿佛水袖飘动,但是劲力却是绵而不散,掌力拖
住杨逍右掌,并不直托实,却是反手一招,一招卸字诀,托开杨逍掌劲。

  看似轻巧,但是出招之间,收发由心,尤其是面对杨逍此等高手,劲力变转,
几乎已是本能,收发由心,想要逼开招式,需在其劲力将吐未吐那瞬间进行引导,
改变去势。

  在内劲吐出间,被黄衫女出手引导,招式卸转,杨逍心中一惊,当即身形连
忙跟上一步,脚步踏出,稳住身势,到底是明教顶尖高手,杨逍随即就是看出了
黄衫女身手不凡。

  就以其这招出手之间,气劲转换之巧妙,杨逍虽自诩自身内劲不再她之下,
但是变化之巧,却是远远不如。

  而既然黄衫女此时要出手保下这淫道,杨逍再要出手强攻,也是难以得手,
以杨逍心性,既知事有难为,却是不会强力而行,当即双袖轻摆,对张无忌躬身
行了一礼,随后却是径直走出大堂。

  眼见杨逍携怒而去,张无忌心中也是杨逍担心气怒之下,行事无常,对韦一
笑轻声吩咐道:「蝠王,左使匆匆离去,恐是去寻找不悔妹妹,烦你同行一趟,
如有事,也好照应一二!」

  事关杨不悔,此事本是该有殷梨亭出面最为合适,只是听闻刚才了刚才之事,
殷梨亭惊讶过剧,心绪难平,一时却是并无准备。

  「教主放心,老蝙蝠我一定看好了左使,这事情,老蝙蝠有分寸!」青翼蝠
王轻功独步江湖,才刚领命,身形一个飘闪之间,已从厅内退去。

  其中功力稍弱者,如小昭,杨夜昔甚至没有看清韦一笑这轻功身影,其行踪
已经淡去不见。

  韦杨两人先后离去,大堂中,这一场风波似乎暂时结束,更大变故,蓄势以
待,赵敏轻频精致小巧的下巴,示意杨夜昔继续讲述,讲完那未完故事。

  而此刻,杨夜昔所言话语,却是开始与西华子所知,并不相同!

  杨夜昔随后,却是缓缓开口承认,那对殷离所下烈女咤之毒,是她所为,原
因,却是不想继续承受西华子之胁迫,而欲找人进行代替。

  这是,要担责?

  赵敏郡主,不想承认!她在乎张无忌,不想因此时,导致感情破裂,让杨夜
昔来承担?

  听着杨夜昔缓缓说出此言,西华子心中思绪快转,思索自己该要如何自处?

  稍倾,西华子快速权衡下,心中已有定计,既然,不能明哲保身,那么,必
须要给自己预留后路,才不至于会陷入绝境。

  「西华子,我现在问你,杨主管所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真的在今天,
准备对蛛儿,不利!」

  冷声一言,话语冰冷,张无忌此刻也是真动了怒意,心中杀机已现,不仅是
想要为江湖武林除恶,更是有一种,属于自己之物,差点被夺走之懊恼,愤怒之
意。

  如此一问,西华子却是只能有一个回答,不想死,必须如此。

  因为心情一直紧张惊惧,西华子当时开口间,声音却是变得沙哑,开口一声,
缓缓说道:「是,是老,是老头我,我色欲熏心,胆大包天,竟然,竟然让杨主
管,如此,如此行事……」

  西华子开口承认,身体几乎紧紧贴在地上,心中已经有了权衡,反正,他事
已经至此,再也无法择清,不如是将一切都担承下来。

  卖这一个无关紧要之人情,说不定,会成为自己,一个保命之关键!

  西华子话语刚落,不等张无忌继续追问,赵敏却是声音空灵,夹带着一丝幽
怨道:「无忌哥哥,现在,你可以还我一个清白了,本以为,我们一起经历许多,
你会真正信任我,到头来,你却终疑我是会做出此事之人。」

  「于你心中,我到底还是一个妖女,不会改变,既然如此,那不如,我就承
认,这事情,确实就是与我有关,全是我所安排,你身边女子,我全是嫉妒,想
要她们离开!」

  以退为进,赵敏此招却是分外高明,先以杨夜诉说,而后再行承认,但是此
举却仿佛是与张无忌赌气承认。

  直接说出心中之念,反而,更不会让张无忌怀疑!

  原来这样,西华子心里快想,此时,终于是可以松上口气,看来,自己这条
命,暂时是保住了,现在,自己活着,比一个死人要有用。

  「敏敏,你,你听我解释,我并无此意!这只是误会,也,也怪我思虑不周,
一时疏忽!」

  张无忌当即也是不敢再对赵敏逼问,虽然武功绝世,但是男女之事上,却是
他之死穴,极容易相信。

  当年殷素素自刎前,对于张无忌所叮嘱之事,越是美丽之女子,越容易骗人,
多年来,张无忌在这些佳人身上,数次吃亏,但是却不长记性。

  张无忌此时,心中已经相信赵敏是单纯无辜,是自己对其错怪冤枉,懊悔之
下,目光转向了那西华子,继而对黄衫女说道。

  「杨姑娘,此次之事,其中原由,已然清楚,全是这恶贼欺瞒,才导致我们
上当受骗,产生误会,比贼叛出师门,淫辱妇女,恶行累累,绝不可恕!」

  「虽说杨姑娘您要带其回去惩罚,但是,比贼之恶,绝难姑息,他对于张某
身边之人所做恶行,也是该要付出一点代价,在此,无忌请求,先行废除他武功,
以防有诈!」

  这番话,西华子越听越惊,虽然他预料到,会被责罚,却没想到,张无忌竟
然如此狠,直接要废去自己武功。

  西华子苦练了昆仑派内功数十年,才只是勉强在江湖上混出点名气,只能算
是江湖三四流人物,但是越难出头,越是幻想。

  这么多年来,浑浑噩噩的过来,如果武功提升,今生再无望,西华子却也是
死心了,但是近日来,连番奇遇,却是让他武功,再有了增长。

  隐约看到了自己那一生追求,却难突破的武道大门,好不容易看到的希望,
要被一下的摧毁,对于西华子而言,痛苦,却是比直接的折磨,甚至杀了他更甚。

  没了武功,成为一个废人,以后他如何还能去侮辱女子,对那些高高在上的
美女发泄欲望,什么都再办不到,那西华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不要,张,张教主,杨姑娘,求,求你,不要……」

  西华子此时的求饶,却是没有任何说服力,以他之罪行,任何惩处,都绝不
为过!

  黄衫女对比,泽不犹豫,轻柔一声,一个好字,传入西华子耳中,如同惊雷,
彻底打碎了他之渺小希望。

  素手轻抬,黄衫女手掌轻轻一按,拍向西华子额头,掌心并未触实,掌力却
以吐出,从头灌入,直摧西华子体内经脉。

  巨力入体,瞬间全身犹如炸裂一般的痛苦,让西华子一时说不出话来,嘴巴
轻张,发出着几声痛苦的喊声,肥胖的身形扭动不停。

  无声呐喊数声,西华子身体倒地抽搐,双眼血红,丹田真气,随这一掌,全
被震散,体内经脉被掌力震断十之七八,一身功力,近乎散尽。

  黄衫女运尽巧妙,这一掌废去了西华子武功,断其多数脉络,但是却又不伤
其性命,并不违反先前之约定,只是功力尽废之下,西华子却是已成废人。

  全身剧痛,西华子只觉体内经脉骨骼,都仿佛被这一掌粉碎,而强烈痛楚,
却也是激发了西华子之恨意。

  惧到极致则为怒,而怒到尽头,变为恨。

  对于自己无能之恨,对于张无忌的羡慕嫉妒之恨,也是对于黄衫女,以及场
上其他这几位容颜绝美,气质风情各不相同的绝世美女,不能占有强占的不甘之
恨。

  但是,不管西华子此时再怎么不甘怨恨,武功被废,却也是成了事实,数十
年苦练之内力,百不余一,连勉强行动却是都难。

  面对这一众高手,他却是又能何为,巨大的差距,他心中就算再仇恨,也是
无力回天。

  「呃,啊,啊……」

  愤恨之怒,心中怨恨不甘,在此时终于开口发出了一声高声的怒吼,其声满
含怨念,犹如鬼吼,静静回荡。

  而在大厅之中,西华子武功被废之时,一道身影,却正趁此机会,悄然行动,
潜入了殷离房间之内。

  为了保护殷离,顾全少女名节,张无忌却是并没有让殷离在堂,而是嘱咐了
山庄之人先行照顾,让其于当中休息。

  毕竟,于此间,殷离所中之摄魂刚刚解除,正是身体虚弱之时,再者,张无
忌也不想殷离如此听闻自己这被羞辱之事,所以,就是先行让其回房。

  张无忌这自是一片好心,以为危机已经解除,却没想到,在暗处,却是仍有
有心人,将目标打到了殷离身上。

  身形轻巧潜入殷离房中,殷离正是闭目休憩,察觉身旁有异,忙睁开眼睛,
只看到一人站在床头,却不等她开口,伸手快速点住了她身上穴道。

  殷离娇躯一颤,有口难言,当即就是被那神秘来人给抓住,提至背上,再次
退出房间,仿佛,一切全无变化。

  大厅中,西华子的怒喊,渐渐却是变成了低哼的惨叫,功力被废,已经是极
大痛苦,但是,于西华子而言,却还不是结束。

  不等西华子痛苦减弱,小昭却是又上前,在西华子身上数处穴位上,打入银
针,催发痛觉,并以特殊手法,锁住其穴道,增大痛楚。

  钻心蚀骨之痛,西华子禁不住的以头戗地,口吐白沫,身如筛抖,比较起来,
先前,安然死在杨逍之手,反而是幸事。

  已至绝境,西华子心态数变,反而是转变得平静,森冷目光,一一扫过众人,
心中暗自发誓。

  今日,如能大难不死,所受之辱,永世难忘,不死不休……

  如浪潮涌来般的痛楚,阵阵不绝,终于还是将西华子从昏迷中惊醒,缓缓睁
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处的幽暗地牢之中。

  视线稍微适应周围黑暗,西华子认出,自己现在所身处之地,似乎就是在山
庄内的特殊地牢,似就是之前关押红娘子几人之所。

  前后不过月余时间,西华子却没想到自己就有了这样大的一个转变,但是,
这期间种种,场场艳福,让她也是丝毫不毁自己所行。

  人生一世,不过就是几十载光阴,西华子也是年岁许多,这最后时光,他不
好好的享受,任性而为一把,岂是妄在人世一趟。

  对于今日下场,西华子并不后悔,他只是可惜,只是不甘!

  可惜了,他没机会狠狠的报复张无忌一场,那么多的绝代佳人,倾城绝世,
可惜,他确实只有看着的份。

  如果,真能够,将那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一堆佳人,给征服,强迫,羞辱,
让她们低伏下高贵头颅,任自己予取予求,那该是何等极乐!

  想起每次见到赵敏郡主时,她那绝美高傲的面容,眼神却是从没有在自己身
上停留过,那不屑眼神,西华子生生记着。

  真是羡慕,谁有一天,能够看到赵敏郡主那含情脉脉的温柔眼神,然后再听
着她小嘴中的声声侬语,只可惜,这,只有那张无忌可以见到了!

  还真是让西华子忍不住羡慕嫉妒恨,那张小子,凭的什么,为什么所有好事,
都是让他一个人给占全了!

  家事,身份,相貌,绝顶的武功,绝代的佳人,什么都让他占全了,这是凭
什么?

  凭什么,他西华子也是从小苦练武功,凭什么,他就是资质有效,进展平平,
就是一直没有为人看起过。

  蹉跎几十年,在西华子以为此生无望再行突破时,武学之道,却是又有了一
个突破,晦涩之路,有了方向,但是,这个机会,又是随着张无忌这天之骄子的
一句话,彻底封死。

  这是为什么?

  不甘,怨恨,让西华子一时忍住了身体内的那五脏搅动般的痛楚,此时,他
身上多处受伤,而这里面,除了小昭的银针刺穴之刑,还有着敏敏郡主所为。

  就在西华子之前因为疼痛,将要承受不住之时,赵敏郡主却是又给了他以最
后一根稻草,对其喂下了一粒药丸。

  西华子对于毒经,进来却是有不少研究,却是认出,赵敏郡主给自己喂下的,
却是一种嗜心丸,是毒经中所记载较为霸道之毒。

  丸中藏蛊,随时日而化,蛊虫长成之日,却就是宿主丧命之刻,凶狠恶毒,
而且要解毒之法,更是艰难。

  虽然西华子知道解法,此时却是难以办到,必须于中毒之后,每一日,服用
不同汤药,遏制蛊虫长成,一日不可停,不然蛊虫长成,之后再是无解。

  而现在,西华子中毒之后,就被关押,如何还能解毒,这其中的数位药材,
还都比较少见,寻找还颇为麻烦。

  如此一药丸,几乎断绝了西华子之生机,而至于,他此刻,为何会还是在山
庄之中,并未被黄衫女带回古墓,却是另有一番原因。

  牢门口传来一声开门声,门锁打开,一声轻盈的脚步声从外缓步而来,一股
香风吹至,西华子抬眼看着来人,嘴角一笑道。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还活着,就是因为,我暂时,还有利用价值吧!」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