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5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红尘劫】(58)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XINGXING209
2020年7月25日发于SexInSex
是否原创是
字数:6,032
             第五十八章:户外惊魂

  处理完前女友的事,静静的等待着官方的雷霆行动。但是,我也不能闲着,
慕慕现在还在别墅里呢,我得进去再看看能否把她救出来。

  于是,我再度回到了别墅内。此时,别墅内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活动。

  「活动细则就介绍到这,活动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一个男人就大步走上台去,接过了系在项圈上的牵引绳索,牵着
慕慕向外走去。

  我看到老婆此时的样子,明显被化妆打扮过。嘴唇上涂抹着大红的口红,眼
睛上戴着长长的假睫毛,画着深深的眼影,看上去就像是路边浓妆艳抹等待嫖客
的妓女。

  脚上穿着红色高跟鞋,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和吊袜带,还有因为穿着紧身束
腰而显得腰更细,胸和屁股更大。下身还穿着一件齐逼小短裙,短的遮不住她的
小穴,甚至隐约可以看到她的阴唇。

  出了别墅大门,那男人把慕慕带上车,我也急忙离开别墅,开车跟了上去。
只见他开车来到了郊区一处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

  随后,他用力撕扯着慕慕的衣服,很快就剥光了全部,接着把赤身裸体的她
推下车子,推搡着她来到一个竖立着的铁柱子前,把她的双手高举,而后反铐在
这根柱子上面。

  「美人,今天玩点刺激的。」

  他不怀好意的说道。

  「你,你们要干啥?」

  慕慕面露惊恐的问道。

  「你说呢?哈哈。」

  随后他拿起一直较粗的笔,在老婆光洁的背部奋力书写着什么,写完后他大
笑几声,回到车上,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丝不挂的老婆。

  老婆见只留下她一个人,大白天的全裸被铐在这个柱子上,挣扎了一会儿却
无法挣脱,害怕不已,既担心待会有人路过发现她一丝不挂的模样,又渴望有人
路过好解救她。

  「该死,他们居然这么玩,也不怕明天上新闻?我要不要上去?」

  我仔细端详了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个位置似乎刚刚好,不易被人发现,也
就避免了上新闻的尴尬,说不定他们还在周围观望着事态的发展。

  正在我和老婆都思考着如何办的时候,不远处的拐角处传来几个人交谈的声
音,而老婆也紧张的竖起耳朵倾听。

  不一会儿,拐角处走出来了几个年轻人,看到眼前赤裸裸的被铐在柱子上的
绝色美女,先是一呆,而后围了上来,在正面欣赏并讨论起她的身材。

  「救,救我。我,我遇到坏人了。」

  老婆开口哀求道。

  「救你?怎么报答我们啊?」

  其中一个人打量着老婆的性感胴体,色眯眯的问道。

  「我,我可以给你们钱。」

  老婆想用钱解决问题。

  「可我们不想要钱,想要人呢?」

  另外一个人调戏着她。

  「不,不行。我给你们很多很多钱。」

  老婆急忙抬高谈判筹码。

  「可我们对钱不感兴趣哎。要么,你做我们的女朋友吧。」

  「我,我有老公了。不,不行的。求,求你们了。」

  「老大,背后有字。」

  正当他们争执不下时,一个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兴奋的喊道。

  「我看看。」

  这时,其中一个男人走了过去,大概就是所谓的「老大」吧。

  「一千块一次。」

  他大声的读了出来,「美人,你玩的真High,你这是自导自演吧?你的助手
呢?」

  他一双贼眼看着老婆光洁无暇的肌肤,眼神中充满了占有欲。

  「不,不是这样的,这是他们写上去的,我,我真是遇到坏人了。」

  老婆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老大,我看这美人,就是故意把自己绑在这儿,等人来强奸她呢,我来检
查检查,」说着他站到老婆背后,把手伸了过来,摸着老婆雪白的屁股,不时的
撩拨着她的肛门口。

  「对头,我看也是,我也来检查检查。」

  另一个人则握住老婆胸前的一对柔软又坚挺的肉球,使劲揉搓着,还挑逗着
粉嫩的乳头,很快,乳头就立了起来,坚硬如铁。

  「靠,你们速度挺快啊。」

  这位「老大」有点不悦的说道。

  「老大,这C位给你留着呢。」

  他俩异口同声道。

  「算你们识趣。」

  只见他蹲在老婆胯下,拨开老婆的阴唇,手指按压在阴蒂上,轻轻的揉着。

  就这样,三个人用各种方式抚摸挑逗着老婆敏感的身体,使得老婆受到了强
烈的刺激,淫水四溢,不仅如此,他们玩过一会儿后,还交换位置继续玩弄着。

  她的乳房被一个人捏在手里,乳头也被那人含在嘴里吸吮着。

  她的下体也被另个人玩弄着,他嘴巴贴在老婆的阴阜上,将舌头伸进肉穴内,
疯狂的舔舐着,还将阴蒂也咬在嘴里亵玩着。

  老婆在这样持续强烈的性挑逗和玩弄下,饱经调教开发的肉体露出了它诚实
的一面,很快就潮吹了。

  「哇,她还会潮吹,果然好骚。」

  「啧啧,人这么美,没想到身体这么淫荡啊。」

  「不知道吹喇叭的技术怎么样,」一个人将铐住老婆双手的手铐顺着铁柱往
下滑,好让老婆可以弯下腰来,随后将自己的JJ塞进她嘴里,当做阴道前后抽动
起来,龟头撞击着她的喉咙深处,让她既想吐又担心会窒息。

  「哇,美人小穴真紧啊,爽,人美穴美,人间少有。」

  趁着老婆弯腰臀部撅起之时,「老大」将自己的粗大阴茎用力捅进了小穴中,
使得自己粗大的龟头剐蹭着她阴道里的嫩肉,惹得老婆一阵的娇喘呻吟,并且随
着男人的抽插而带出很多淫液。

  剩下的那人则抓住老婆的手,将其引导到自己的JJ上,示意让老婆给他打飞
机,随后他把玩起老婆的乳房,将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舔舐着,用双手使劲揉搓
老婆的乳肉。

  「啊,啊啊,」在三人的合击下,老婆再次攀登上了欲望的巅峰,昏了过去。

  「被干的昏过去了呢。」

  其中1个人看到老婆昏了过去,说道。

  「正常,她的身体可是被开发过的,就算再有意志的女人,也难以抗拒生理
上的强烈反应。」

  这个「老大」淡然的解释道,「真不知道以后她会被开发到什么程度,真令
人期待啊。」

  「老大,她还要被开发?现在还不够?已经够骚啦。」

  「不够,现在她还是会咬人的,不过,等她这次送去那里再次开发后,就会
成为一头失去獠牙的真正的发情雌兽,成为男人的附属品,为了男人而活着。」

  「不是说她还有老公的吗?这么送走,不怕被找吗?」

  「她老公以为她已经跳崖死了呢,利用她的手机给她老公发了最后的遗言。」

  「跳崖?这么刚烈?不像啊。」

  他疑惑的摸着头,不解道。

  「废话,她发骚和高潮是生理反应,被开发后已经抑制不住了,但平时她可
是和你现在看到的不同,所以还要送去那里调教,从那里出来的妹子都是完美品,
从生理到心理都被改造了。」

  「可惜了,去了那里的妹子,好像没有能回来的,我尝不到了。」

  那人叹了口气。

  「是啊,那里号称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以她的姿色和年纪,应该可以
使用10-15年。」

  「10-15年之后呢?」

  那人问道。

  「一般要么留在那里充当女佣,要么被卖给某些变态的客户当贱奴,用她那
残存的身躯讨好客户,受尽折磨而终。」

  「太可怜了。」

  「嗯,不说了,走吧,事情完成了。」

  「那她呢,就留在这里了?」

  「嗯,待会还有其他人来玩呢。都安排好了。」

  听完他们的对话,我很担心慕慕被送去调教,同时也越来越好奇他们说的
「那里」究竟是哪?我得抓紧催催前女友了,实在不行,我就用师父的势力,先
抢回慕慕再说。

  等他们越走越远,我探出头来,径直跑向了老婆。此时不救,更待何时。

  「喂,老婆,醒醒,」我拍打着慕慕的脸庞。

  「老,老公?」

  不多时,她悠悠转醒。

  「我来救你了。现在刚好没人。」

  我拉扯着铐住她双手的铐子,试图掰开,却发现根本掰不动。

  「你没钥匙,可能打不开。」

  慕慕和我说道。

  我仔细研究起慕慕身后的铐子,发现是把慕慕双手反铐后,再用一个连着环
的锁链套在柱子上。

  「那就这样,」我把慕慕高高托起,随后腾出一只手拉住那个环顺着铁柱往
上拉。

  「老婆,你是不是变肥了,我一只手快撑不住了。」

  我一边拉着,一边对慕慕说道。

  「不知道啊。」

  老婆一脸无辜的表示。

  「呼,终于扯出来了。」

  许久后,终于把环从柱子上套了出来,此时,慕慕虽然依然赤身裸体反铐着
双手,但却可以自由离开这个地方了。

  「走,」我一把抱起老婆,因为显然让她这样反铐着双手跑,可能还不如我
抱着她跑速度更快呢。

  「真重,真 TMD重。慕慕,你回去好减减肥了,不过,该减的地方减,不该
减的地方可别减。」

  我打趣着老婆。

  「那你说,哪些地方是该减的,哪些地方是不该减的呢?」

  「这……比如这里,就可以减,」我指了指腰,「再比如这里,就不该减,」
我又指了指胸。

  「好好好,都听老公的。」

  老婆露出了这几天难得的笑容,依偎在我怀中。

  「呼,总算到车上了。坐稳了。」

  我把老婆往副驾驶座一扔,准备启动。

  「别,停,停。」

  老婆突然冲我大叫了起来。

  「咋了?」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老婆为啥大叫。

  「你,你就准备这样开车回去?我这样子。」

  老婆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双峰。

  「噢,对,确实不行,不然待会到了市区,老婆你就上新闻了。」

  我恍然大悟道。

  「给我弄后座去就行了,」老婆提议道。

  「行,好嘞。」

  我再抱起老婆,将她放在后座上,「这样就好了,亲爱的,准备回家。」

  「嗯,对了,老公,我们这么走了,他们会不会做些什么过激的举动啊?」

  老婆有点担忧的问道。

  「嗯,没事,我已经把证据交给靠谱的人了,估计很快就会抓捕他们了。」

  「好吧,希望没事,我先睡会,累坏了这几天。」

  老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几天确认被他们调教累了。

  我开着车,在道路上飞驰着,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我
接通了。

  「喂,是我。」

  我应了一声。

  「嗯,我把老婆救出来了,现在正在我车上呢。」

  我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老婆。

  「让他们去找好了。他们蹦跶不了几天了,秋后蚂蚱。我已经找人收拾他们
了。」

  「嗯,我会注意安全的。我很快就到家了。」

  「嗯,我挂了。」

  电话是师兄打来的,他知道我去了别墅,然后去别墅找我,发现我不在。而
后别墅内的人发现了老婆失踪,师兄就想到了我,来问问我是不是救走了慕慕,
并且告知我,他们动用了关系网,好像要全城搜捕。

  「靠,大手笔啊。」

  我自言自语道,然后加速行驶,争取半小时内到家,就安全了,然后找开锁
大师解开老婆背后的铐子,舒舒服服的和老婆睡一晚,美滋滋。

  正在我构思着这个美梦的时候,我突然远远的发现,前面十字路口貌似设立
了关卡。

  「靠,难道说……」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下后座上一脸安详的熟睡着的老婆,「不行,不能让老婆
再被他们抓去,」尤其是想到刚才那三人的对话,万一老婆被送到那个不知名的
地方调教,先不论慕慕是否能撑住残酷调教保持自我而不沦丧,单是以后找不找
的到那地方就是个未知数,那几个人好像说过进了那地方的妹子还没有出来的先
例。

  我往回倒车,往另个方向驶去,安全第一,摸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冲着我和老
婆来的,先躲开为妙。并且连续拨通了几个电话,告诉了师兄师父我的处境,让
他们想办法接应我。

  同时,又拨通了燕燕的手机。因为对方出动了白道,师父他们摆不平这个,
还得需要前女友助力才行。

  「老公,找我何事呀?」

  电话那头传来了燕燕娇滴滴的撒娇声。

  「亲爱的,老公我今天遇到大麻烦了,你委托你叔叔舅舅们的那事怎么样了?
他们再不动手,你就得给老公我收尸了。」

  「出啥事了?你在哪?」

  燕燕紧张的问道。

  「这说来话长,我去坏人那侦查了,现在被堵住了,他们调动了官方力量正
在路上设岗查哨,我回不来了,我在 XXX这里。你要不想以后守寡,就赶紧让你
啥叔叔舅舅们赶紧行动,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行,我马上问问。待会我联系你。」

  燕燕急匆匆的挂断电话。过了会,她打了过来,

  「他们今晚行动,你坚持到晚上啊。」

  「恐怕不行咯,你让他们提前行动不行吗?」

  我催促着她。

  「我和他们说我未婚夫被他们堵了,才晚上行动的,不然还要过几天呢。我
已经尽力了。」

  燕燕无奈的回道。

  「好吧,我尽力吧,你记得催促啊,老公小命现在就在你手里了。」

  我再次叮嘱道。

  「嗯,他们一行动我就告诉你,你要注意安全啊。」

  燕燕叮嘱我。

  挂完电话,老婆已经醒了。

  「出什么事了?是不是他们又追来了?」

  后排座位上的慕慕挣扎着坐了起来,急切的问道。

  「没事,宝贝,放心睡吧。」

  我不想让她知道,生怕她再做出上一次那样的举动。

  当我行驶到另一个路口时,发现那里也设立了哨卡。

  「该死。」

  我拍打了下方向盘,骂了一声。

  「老公,我又连累你了,你就,就让他们抓我回去吧。」

  慕慕一脸忧伤的说道。

  「别说了,我不会再让你为我牺牲了。我们一定会安全离开这里的。」

  我拒绝了她的提议,并再次准备倒车掉头。

  也许是和慕慕的对话耽误了时间,让哨卡处的人员注意到了我们,并发现我
们的车子在倒车,很是可疑,一个检查人员向我们走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横下一条心,先看看再说,要是实在不行,就冲卡算了。

  「检查。」

  等他走近,他开口道。

  「干啥,」我摇下车窗。

  「例行检查,请配合。」

  他再次开口,「请摇下后窗。」

  「这女人是咋回事?」

  他问道。

  「没见过男女玩情趣?」

  我瞪了他一眼。

  「抬起头来。」

  后座上的慕慕侧趴着,既能遮挡她的脸,又能遮挡自己的三点。

  在慕慕把头略微抬起的时候,我看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像是照片的东东,
我瞥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赫然就是慕慕的照片。

  「跑!」我当机立断,一踩油门,如离弦之箭般冲向关卡,撞飞了几个路障,
一口气冲过关卡,往前疾驶而去。

  「喂,发现嫌疑车辆,车号是XXXX。」

  一名倒地的检查人员勉强对着话筒喊道。

  「老公,丢下我,你赶紧跑。」

  慕慕再次向我提议。

  「刚才你不是打电话了嘛,他们说晚上行动,你晚上再来救我。」

  慕慕劝说着我。

  「你这样跑不掉的,老公!」

  慕慕再次提高了音量。

  「不要再说了,我不听。」

  我加大油门,飞驰而去,一路上又撞飞不少路障。

  这时,我突然听见后排慕慕对我说了一句话,「老公,我等你来救我,」而
后,跳了出去,原来,她已经用脚趾悄悄的打开了车门。

  我猛的一踩刹车,打开车门,奔向慕慕。只见她因为在汽车高速行驶中自己
跳下了车,浑身擦伤不少地方。

  「老公,你快走啊。」

  慕慕朝我喊道,「我下来了,他们可能不会再来追你了。」

  「不行,你这样回去免不了又要被惩罚。」

  我不管不顾,扶起老婆,抱着她强行往回拖。

  「不要担心,我,我就说,被人强行带走了,现在找到机会跳下车逃生,他
们不一定会惩罚我的。你快走,晚上来救我。」

  「不,不能丢下你第二次。」

  我声嘶力竭的冲她喊道。

  「哎呀,他们要追来了,你走,你再不走,我,我死给你看。」

  说着她挣扎着将头向车撞去,我赶紧拉住她。

  「好好好,我走,但你要答应我,不许再像上次那样轻生,不然,不然,我
就带着小星星一起去找你。」

  「嗯,我答应你,等你来救我,老公我爱你!」

  我将她拥入怀中,激情吻别。

  「一定要等我!」我三步一回头的朝车跑去,坐进车里,脑袋探出车窗外,
再次对老婆喊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坚持住,我一定会来救你的!」

  然后一狠心,脚踩刹车,疾驰而去。望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身影,我眼里
热泪盈眶,Tnnd,又让老婆给救了,到底是我救她还是她救我?不能再这样下去
了,我得提早行动,以免夜长梦多!

  「喂,是我,马上召集所有人手,晚饭后集合。」

  我下达了接手师父势力后的第一个指令,居然是去救妹子。汗……但,一屋
不扫何以扫天下。没错,自己家的屋子也是屋子嘛。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