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耻奸地狱】(10)—— 终于找到反击的突破口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老婆的耻奸地狱】(10)—— 终于找到反击的突破口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art_dino
2020/08/29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000

同样的目标,大家都在跑,我如果只研究怎么跑的更快。是跑不赢那些
人的。如果我琢磨着打个车,并且真的座上车了。那结果就不一样了!在吴
鹏的游戏规则下,我只能被动的被他玩弄,更何况他们现在是一个团伙了。
我没有任何势力和背景,怎么可能赢?换来的只能是更加羞耻的凌辱与玩弄。

那就必须跳出规则!才能想出办法来反败为胜。现在我对吴鹏一帮人可
以说一无所知,这肯定不行,我想到了吴鹏曾经跟我提到的暗网。我不清楚
如何进入暗网的世界,但我之前也在网上了解过,在暗网中,只要我出的起
钱,就能得到我想要得到的很多信息。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钱!我想不管我买信息还是买违禁品,或者买人
命。肯定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以我的个人能力、社会背景,想短时间赚一大笔钱是绝对不可能的。必
须是来一笔横财!横财从哪儿来?所有发横财的办法全写在刑法里!都不用
去想,只要选一个来做并且尽量不被抓就好了!

有了方向,就得落地执行。杀人越货我是干不了,贩毒走私我没有渠道
而且我也没有本钱。入室盗窃是个技术活儿,我也干不了。仙人跳不错,可
是需要团队,我也没有!

思来想去,骗!应该是目前来看最安全也是难度最低的。至于怎么骗?
骗谁来钱快?看看法制栏目和新闻,那都是现成的教程!我记得之前在网上
就看过一个新闻,骗贪官的钱,不管是否成功一般都不会报警。首先是安全,
再一个他们钱多。

韩玲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我也不知道她关在哪个拘留所。也没有人联系
我,只有吴鹏在第二天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告诉我韩玲让他转告一下我,她
临时在出差地接受一个封闭培训,不能打电话。让我放心。然后就是一番讥
讽嘲笑。还不忘催促我赶紧进行和他的游戏,强调了两个月的期限!然后得
意洋洋的挂了电话。

看来韩玲是不想让我和家里知道。但是她没有消失15天,而是10天就回
来了。

这这10天里,我从一个良民,变成了一个骗子,并且尝到了甜头。真是
学好千日少,学坏一日多啊。。。

我的行骗方法及其低劣简单。因为高级的我也不会,我只是在网上搜罗
了能查到的所有大型生产加工型企业的车间主任联系方式,并不局限于本地,
毕竟我也没打算见面。所以范围是全国。

网络时代,这一点儿都不难。他们的联系方式本来也就是公开的,不公
开的打个电话到单位问一下,很多时候也问的出来。

然后我在网上花钱买了一个别人身份的手机号和银行卡,并开通了网银,
接下来我用新手机号群发短信给他们,内容都一样:“很多事情,做了,别
人不知道,不等于没做!”

因为我觉得,只要是大型生产加工企业,车间主任的权利都不小,毕竟
手底下少则几百人,多则上千人,工作调动,岗位津贴,带薪休假等等这些
都得巴结车间主任。我觉得一点儿毛病没有的车间主任,应该很少。就算没
大毛病,和单位哪个女工不清不楚的也难免。总之我觉得这个成功率会高一
些。

第一轮我群发了一百条短信出去,真的有人回复我了。不论对方问什么,
我只回复:“别问我到底知道什么,给钱!给多少,看你了,只有一次机会,
满意!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不满意。你最害怕知道的人就知道了。你有五天
时间。”然后发个卡号过去。不论对方打电话还是发短信,我都一律不回。
剩下的,就是碰大运了。

还真的有人给钱,有十几个人给了钱,最少的给了五千,最多的给了三
万,大多数都跟商量好了一样,都给了两万。所有给钱的,我都统一回复:
“我言而有信。到此为止。友情提示:以后小心你身边那个戴眼镜的。”让
对方自己去对号入座吧。我相信任何一个人,身边都有几个戴眼镜的好朋友,
还是赌个大概率吧!这么说也只是想让对方感觉我并不是蒙他的。我能想出
来的,也就这么多了。

我只是希望在我赚够钱之前,不会被警察抓起来。

在老婆回来的前一天傍晚,吴鹏把我带到了几天前给我带来无限羞辱的
栋筒子楼里,我没想到的是,这才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这栋筒子楼里已经住
进来一大半的住户,吴鹏他们出租的价钱很便宜。所以住进来的都是附近工
地上的工人和几对从周边农村来县城做小生意的农村夫妇。

筒子楼没有厨房,所有人都在自家门口的走廊上支了一个建议的煤气灶
来做饭。我到的时候正是大家做饭的时间,吴鹏带着我从一层走到三层,生
活气息很浓郁。公共卫生间里,洗菜的,在厕所隔间里洗澡冲凉的。很是热
闹。

吴鹏带着我一路来到三层最里面,这一路上来,我发现他们改造了楼梯
的格局,这个筒子楼原本是走廊两侧都有楼梯直接上楼,对应的在一楼两侧
也是有两个出入口的。现在他们把一楼出入口堵上了一个,变成只有一个出
入口,进来后对着出入口上楼的楼梯被封住了。只能穿过一楼走廊走到另一
侧才能上二楼,上了二楼之后继续上楼的楼梯也被封住了,只能穿过二楼的
走廊,走到头才能上三楼,而吴鹏带我来的房间,上了三楼后,需要再穿过
走廊,走到尽头。

看到这样的改造,我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后续调教我老婆韩玲而特意
设计的。

走廊的尽头有三扇门,吴鹏指着这三扇门对我说:“进去看看,中间这
一扇门是我们给韩玲留的房间!她很快就会住到这间房子里来。最靠边的这
间是给你留的,外面那间是我们自己的。”

我没有说话,被吴鹏带着进去转了一圈儿,韩玲的房间不大,一张双人
床,一个书桌,一把椅子,靠墙有个很大的衣柜。再没有别的家具了,在给
我留的房间那隔墙上,有一面很大的穿衣镜。不用看我也知道,在我的那间
房子里,这面镜子一定是双面镜,让我可以在那边看到老婆的房间里发生的
事情。

大衣柜打开,背板其实是一扇门,打开可以进去吴鹏他们给自己留的房
间。相当于从韩玲房间的衣柜进去,可以从吴鹏他们这边的衣柜出来。这个
房间很大。房间里摆着两个很宽大的沙发,看山去很舒服,应该也可以睡觉。
房间里没有床,窗户改成了很大的落地玻璃门,外面是一个阳台。阳台是那
种露天的老式阳台。屋子里摆了许多健身器材,地上还有瑜伽垫子。墙上还
做了室内攀岩的练习装置。

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设备齐全的健身房。

“怎么样?布置的不错吧,平时走大门,需要的时候韩玲可以从衣柜里
过来和我们偷情,哈哈。我们都很忙,谁想操她了就来这儿玩玩儿,顺便健
健身。身体好,你老婆才爽不是么?我们没打算和这帮农民工住在一起。所
以我们这边没有床。只有娱乐设施!”吴鹏说着用手指了一下地上巨大的一
个纸箱子。说道:“你要是想看,我们在这里也给你专门留了一个位置!看,
就是这个纸箱子!你蹲进去就行了。哈哈哈。”

“如果我赢了游戏,是不是这一切就结束了?”我问道。

“对!没错!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是达成共识的!你现在冷静多了嘛。
很好,这个游戏很有意思的,祝你玩儿的愉快!既然来了,给你点儿福利。
想不想知道你老婆这几天在拘留所怎么过的?还有,她明天就能回家了,高
不高兴?”吴鹏有些兴奋的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身体震了一下,老婆明天就能回家了,我以为
她十五天才能回家,明天才第十天。这是一个好消息,同时我确实想知道韩
玲这几天是怎么过的,但我也知道,吴鹏没那么好心,他只是变着法的羞辱
我罢了。

吴鹏见我没说话,他只是笑了笑,打开了墙上的75寸电视。

和我所预想凌辱场面不一样,这个视频是吴鹏在探室间里拍摄的,韩玲
穿着囚服,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脸色潮红,坐在桌子对面。

“怎么样啊?还有6天你就能出来了。不过有人出钱保释的话,明天你
就能出来了。要不要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啊?”吴鹏的声音从电视里传了出来。
看来拍这段视频的人就是他了。

“这是今天上午拍的,你好好看,热乎的呢!”吴鹏在我旁边说道。

我没搭理他,继续看着电视中的老婆。她憔悴了很多,很难受的样子。

“不要,不要,我不要家里人知道。我不要。”韩玲小声说道。

“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反正也没几天了。跟主人说说这些天过的好不
好啊?”吴鹏继续说道。

“不好,一点儿都不好,求求主人,你出钱保我出去吧?可以么?”韩
玲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已经完全低下了头。她的身体一直在微微
的发抖。

“花钱的事儿想起主人了,可以啊,你给主人讲讲你这些天都是怎么过
的?说的详细点儿,我要听细节。讲的我欲火高涨我才有理由保你出来泄泄
火,要不我保你出来干嘛?”吴鹏说道。

“我,我,我一直尿不出来,从进来一直憋到现在,只有到极限的时候
才会喷出来一些。”韩玲说道。

“就这些?听起来也不够让我兴奋么,就这你就继续呆着吧。不过我很
好奇唉,这样一直保持高强度的憋尿,你的身体没有坏掉还真是奇迹呢。”
吴鹏说道。

“我。。。我尿过几次很多的。。。因为,因为那个警察主人给我送来
了一种药。”韩玲说话的时候身体抖的越来越厉害。

“什么药啊?”吴鹏说道。

“主人。。主人你应该知道的,这些不都是你安排的么?”韩玲看着镜
头说道。

“但我现在要听你自己说。你不把我说兴奋了,我可不保你。”吴鹏继
续说道。

“是一种刺激我尿道敏感度和增加尿道弹性的药,让我的尿道变的更有
弹性,更敏感。这样在我失禁后尿进入尿道又出不来的时候,我原本就会因
为憋尿而特别酸胀的尿道就会变的更加的酸,而且不仅仅是酸胀,还有酸麻
和酸痒的强烈感觉。酸劲儿尤其强烈,那种感觉就和我产生强烈高潮爆发鲸
喷潮吹前的那种酸劲儿一样一样的。而且我的尿道在药物影响下变的更有弹
性,所以之前的尿道极限压力的点就变的更高了。刚进来的时候,我感觉尿
道胀的下一秒就破了的状态后大概半个小时,我尿道里的压力就能冲开我的
尿道口,尿出来一股。可是用了这个药以后,我感觉尿道要胀破了,还要过
两个小时才会冲开尿道口尿出来一股,而且这一股尿也只有之前一半不到。
喷完这一股尿以后我也还是感觉尿道要胀破了,只是稍微缓解一点儿,不像
之前能缓解很多。”韩玲看着镜头讲解道。

“哦?不错,有点儿意思。那你是怎么尿出来很多的?”吴鹏继续问道。

“在尿道压力即将冲开尿道口的时候高潮,这个时候本来尿道口的珠
子就松动了。里面的压力已经大到即将冲开尿道口了。这时候如果爆发强烈
的高潮,就能在冲开尿道口的时候喷出很多来。能一下喷出差不多四分之一
的量,喷完就能缓解很多。”韩玲回答道。

“这不是变的很简单了,你看准时机自慰就完了,你的骚逼虽然被保持
在扩张的状态,不过这不耽误你去刺激G点嘛。怎么看你还这么难受?为了
能早点儿离开还要求我保你提前出去?”吴鹏轻松的问道,但显然他是明知
故问。

“她们不让我自慰。。。我的手一直被铐在后面,和两个女犯关在一起,
想要在尿道压力大到足够冲开尿道的时候多尿,就得求她们俩帮我扣G点。
但是她们不会轻易让我在尿道口即将冲开的时候G点高潮的。我要舔她们的
屁眼,给她们口交,还要表演各种羞耻的节目给她们,她们才偶尔让我尿多
一次。”韩玲说道这儿,眼泪已经顺着光滑的脸颊流了下来。

“哟~哭了?听起来好羞耻啊,那你不让她们帮忙不就完了。只是每次
到达极限的时间久一点,尿的少一点而已。玲奴被主人调教了那么久,憋尿
早就是家常便饭了。这次只是憋的狠一些,慢慢你也能适应嘛。”吴鹏轻描
淡写的说道。

“只是最开始的那种酸胀和要被涨破的疼咬牙能忍,可是吃了药以后的
那种酸。。。我忍不了。。。”韩玲哭着说道。

“跟主人说说怎么忍不了?”吴鹏兴奋的问道。

“从我憋不住失禁尿流入尿道里开始,就感觉马上要潮喷的那种酸,这
种酸劲儿会随着不受控制进入到尿道里的尿液越来越多而变的越来越明显。
刚开始是尿道酸,然后扩散到整个下身,就是那种已经高潮了喷出来前一秒
的那种感觉,酸的不行不行了。喷出来一下就解放了,可是就保持在这个状
态。实在太难受了。。。这种感觉我最多就忍半个小时,再往后就完全不行
了。可是这个时候还没到尿道感觉要胀破的状态,一般要再过一个小时才到
那个状态,然后还要两个小时才到我身体的极限!这就是差不多三个小时的
时间。这三个小时到最后我都疯了,但是怎么都缓解不了,还越来越难受。
好不容易熬到时候了,要是不能通过高潮多尿出来一些,就还是在这个状态
下。那真是比死都难受的。。。呜呜呜呜呜。。。”韩玲说着说着放声大哭
起来。

“听起来很刺激,有点儿意思了。继续说,主人现在有点儿想保你出去
了。”吴鹏调笑着说道。

“就算她们帮我高潮了,让我连失禁带喷潮的出来多一些。可最多也只
是差不多四分之一的量,她们还会给我继续灌水,呜呜呜。。。用。。。用
不了半个小时,我就又憋不住失禁了,然后下身就又酸起来了。这么多天了。
我基本就一直卡在那个喷潮前一秒的酸劲儿上。主人。。。主人。。我真的
是熬不住了,求求你行行好就保我出去吧,我以后都听话。好不好?”韩玲
哭着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状态?”吴鹏问道。

“我来见主人之前她们在我尿道口冲开的时候让我高潮了一次,我尿了
不少。这会儿还能勉强憋住,尿还没失禁到尿道里。主人。。。让我出去吧。
在这里我一秒钟都熬不下去了。”韩玲擦了擦眼泪说道。

镜头里出现一只手,是吴鹏的手,一瓶水被这只手放在了桌子上。随后
只听吴鹏说道:“把水喝了,这是我准备好的,里面加了猛料哦。”

“主人。。。不要。。不要了主人。。”韩玲害怕的说道。

“想明天就出去,那现在就要听话。喝了它,然后给我讲讲你身体的感
觉。听你说了半天,我现在要听实况!”吴鹏严厉的说道。

“主人。。。那。。那明天一定要保我出去。一定啊。。呜呜。。”韩
玲说完一咬牙,把面前的这瓶水喝了下去。

不知道吴鹏给韩玲的水里加了多少利尿剂,韩玲喝完水十分钟左右就开
始不行了。只见韩玲哆嗦着说道:“主人,主人我憋不住了。。。憋不住了
出来了,啊~~出来了!!哎呀!酸,啊~~主人,憋不住!出来好多。尿道
好胀啊,全都堵在尿道口出不来,啊~~酸,越来越酸了,好麻啊,还痒!”

“现在开始,双手放在桌子上,身体保持不动。说话就可以了,我不要
看到你乱动,一直到我们的见面结束。我要是看到你乱动我明天就不保你出
去了。”吴鹏说道。

“主人。。。主人。。啊~~啊~~越来越酸了,主人在水里放了很多利
尿剂是不是?我憋不住,尿道一直在胀,啊!!!酸死了~~主人我受不了了。”
韩玲说着,双手保持放在桌子上,身体绷的紧紧的。尽量控制着自己不扭动。
但是她绷紧的身体还是一直在不受控制的小幅度、高频次的哆嗦着。

“时间到了!”正在这时,一个女警推门走了进来。鄙夷的看了韩玲一
眼。

视频在这里晃动了一下结束了,应该是吴鹏关了正在拍摄的手机。

“放心,给你老婆用的药是短效的,药效也就十天,她以后不会每次憋
尿都这样的,除非给她用药。哈哈哈。我给她喝的水里除了利尿剂还有烈性的
春药。今天晚上她有的爽了。哦,对了,这三间房的钥匙都给你一把。欢迎你
随时来观摩!不过一定小心不要被你老婆发现哦。那样的话可就尴尬了。哈哈
哈。”吴鹏在旁边抽着烟说道。同时把一串钥匙扔了过来。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没有看他,低头捡起地上的钥匙转身离开了。不论
我说什么,不论我是愤怒还是平静,换来的,只不过是不同程度的羞辱罢了。
所以多说无益,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吴鹏!很快,我也要你尝一尝被玩弄的
滋味。我相信我能做到,即便做不到,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一边想着一边
向着家的方向走去,我没有打车,我想走一走,走到走不动了再打车。

老婆回来了,表现的很正常,絮絮叨叨的跟我说着出差的事情。如果不是
我知道内情,面对老婆这样的表现,我是不会产生任何怀疑的,现在我只能说
越漂亮的女人真的是越会撒谎,即便这是善意的谎言。

老婆回家后都是穿的宽松的睡裙,垫着夜用型卫生巾。她说她来月经了,
但我算着日子其实还没到,但是也快了。我留意了一下她的小肚子,明显的鼓
出一个球状。虽然她用宽大的睡裙演示的很好,但还是不难被发现。晚上睡觉
她也是尽快控制小肚子不碰到我。她在想尽办法来极力掩饰她那被憋满了尿的
小腹。在她上厕所的时候我偷偷在门外偷听,虽然她把声音压的很低很低,但
我还是能听到她高潮时候的喘息声和她高潮喷潮时候潮喷射在马桶里的激烈水
声。我知道她是在每次尿道压力大到足以冲开尿道口的时候通过自慰高潮来尽
量让自己尿的多一些。每次她在厕所自慰之后出来,仔细观察都能发现她的小
肚子明显小了许多。她的精神状态也会好不少。

老婆回家后,只在第二天去了一趟单位。之后一连五六天没有去上班,她
告诉我她要调到下面县城的支行去工作,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下基层锻炼一
下,回来就能升职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出差临时派她去学习的原因。因为
单位觉得她表现突出,要提拔她。这个谎倒是被老婆圆的很好。。。。

她说她在网上租了县城郊区的房子,那里虽然偏但是很便宜,不过条件还
行。她周末只要不加班就可以回家,我顺嘴说了一句:“不要紧,你加班的话
周末我过去陪你。”老婆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但是马上过来亲了我一口说道:
“老公最好了,我爱你。就是太远了,打车又贵,座车又慢,到时候我要是加
班那就只能辛苦老公咯。”

家里的摄像头之前已经被老婆发现并拆了,我终于不用在吴鹏的监视之下
生活了。这也给了我反击他的空间。最近一段时间的电信诈骗让我手里有了一
点钱,这点儿钱在网上买点儿有用的信息肯定是够了。老婆在家呆着的这些天,
她每天都睡的很早,她的月经终于真的来了。月经加上始终无法排空的膀胱,
让老婆在这一次经期显得更加的疲惫。

即便这样,老婆依然坚持每天早上早起给我做早饭,晚上做好丰盛的晚餐
等我下班。每天晚上老婆睡下后,我都在电脑上努力的寻找进入暗网的渠道。
终于被我找到了一个神秘的论坛,我加了一个人的QQ好友。发了好多红包给
他之后,他给了我一个网址。

我花了一笔钱,很快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吴鹏他们十一个人的个人信息。
当然花钱买来的肯定不是个人简历、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工作单位这些普普通
通的信息。当我拿到这些信息的时候,他们十一个人在我眼里一下变得透明起
来。刚开始我还担心只是个人相关信息,为什么要这么多钱?是不是骗子?后
来我一想,我这个钱本来不就是骗来的么?权当投石问路了。

后来事实证明钱真的没白花,只要掌握的信息足够多,足够准确,足够隐
私。那么任何一个人,都是不难对付的!

这十一个人中,其实最没社会背景和经济能力的就是吴鹏!其它十个人还
真的都有些能力。这里面最厉害的是那个黑警,他叫赵天雷。市刑警队反黑组
的队长。不过他跟黑道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标准的警匪一家。他黑白两道
通吃,最喜欢的就是钱和女人。尤其是虐待女人!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女人
玩儿了无数,现在赵天雷最热衷就是调教玩弄我老婆这样的良家妇女。而且普
通的做爱早就无法满足他的兽欲了。他我打算放在最后,现在我肯定没实力跟
他斗。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会有办法对付他的,因为从他的隐私资料上来
看,他的势力范围也仅仅就是我们市而已。还算不上手眼通天,顶多也就是地
头蛇罢了。

黄毛是个小毒贩,在道上极其低调,闷声发大财的主,没少操那些因为毒
品而堕落的女人。他跟赵天雷原本不认识,他知道赵天雷,但他的身份以前还
跟赵天雷说不上话。

这一次因为吴鹏的众筹调教,他们走在了一起,现在巴结上了赵天雷,毒
品生意也比以前做的好了。

那个县城支行的小领导,利用放贷捞了点儿好处,不过毕竟是小银行,数
额不算太大。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女大学生,在现如今这个社会上,这也算正常。

还有一个大胖子,人家都叫他大山,或者山哥。是个包工头,有点儿政府
关系,做工程没少赚钱。是个变态。

剩下几个人基本都是做小买卖的、开公司的,基本没有什么黑道白道的势
力,但全都不差钱是真的。他们不全是本地的。还有外地的,那天第一次轮奸,
应该是他们聚的最全的一次了,从我拿到的信息上来看,今后他们想再一次凑
齐十一个人调教玩弄韩玲应该也费劲了。

擒贼先擒王!我打算先对吴鹏下手,从他的信息里仔细的去找可以利用的
突破口。研究了两个晚上,也没能找到什么可以突破的点。正在我觉得这个钱
花的只是让我了解了他们别无它用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点,吴鹏的妈妈!吴
鹏是单亲家庭。他只有一个妈妈,叫吴艳,和我丈母娘同岁!今年还不到五十,
看照片也是风韵犹存,身材保养的比我丈母娘还要好一点儿。吴鹏自幼丧父,
所以跟母亲姓。他妈妈医科大学毕业,但工作后没有从事医学相关专业。

我隐隐的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又花了一笔钱查了吴鹏他妈妈的全部信息。
果然找到了突破口,吴鹏的妈妈吴艳大学的时候有个初恋情人叫张晨。就是给
韩玲入珠的那个小老头!吴鹏口中的老先生,他是吴艳上学时候的老师,他们
当年有一场师生恋,后来在学校被曝光后迫于双方家庭的压力而分手。张晨在
分手后为了吴艳能完成学业主动辞职离开了学校。开了个小诊所。

吴艳则在毕业后就结婚生子,但吴鹏还没满月他爸爸就死于一场怪病。张
晨在那之后想要跟吴艳重新复合,却被拒绝。从此再无联系。而吴艳自那之后
也终身未嫁,守寡至今。

从吴鹏上高中开始,张晨开始接触他,并和他成为了忘年交。张晨也在吴
鹏的泡妞之路上给予了他很大帮助,各种药物,泡妞的手段。张晨可以说是吴
鹏的启蒙老师。吴鹏在大学期间调教韩玲的很多药物和方法,也都是拜张晨所
赐。

我觉得我的思路变的越来越清晰了,赶紧又花钱查了张晨。他今年六十多
岁了,但是终身未娶,吴鹏爸爸死后他虽然短暂接触过吴鹏的妈妈吴艳,但被
拒绝后至今也没有再和吴艳联系过。他开个小诊所收入倒是不错,但几十年来
身边一直没有女人,也没有任何玩弄女人的信息。可他却一直帮助吴鹏来玩弄
女人?还自己研究了很多调教女人的道具和药物,比如用在我老婆身上的这些。
按照吴鹏说的,这一次韩玲身上的升级改造,全部药物和电磁珠也都是张晨提
供的。这些信息里没有提及韩玲,我曾经在吴鹏的视频中看到过张晨改造韩玲
后操过她,我想他应该仅限于帮助吴鹏调教女人的时候分享一下吧?

张晨!这个小老头!他就是我最大的突破口!我决定去一趟他所在的城市
我觉得我八成会不虚此行!

我请了长假,走的那天是韩玲去县城支行报道的前一天。

“老婆,我出个长差,你明天就去县里工作了,你得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我抱着老婆说道。

“放心吧,不过你为什么会出长差?很少见你出差啊?更别说一次要走
很久的时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么?”老婆有些幽怨的说着。

“快的话半个月吧,最多不超过一个月,跟你一样,公司给的锻炼机会,
说不定回来就升职了呢!”我轻松的说道。

“好吧,那我们都努力吧。为了我们美好的将来!老公!我爱你!”韩玲
深情的看着我说道。

我用一个深深的吻回应了韩玲,她鼓胀的小肚子顶到了我,她有意的向后
收了收肚子。。。。。。。

第二天的下午,我坐在张晨的面前,看着这个曾经在视频上的小老头实际
看上去比视频里看到的更加瘦小,但是很有精神,双眼很亮。

“年轻人,你是怎么知道吴艳的?几十年前的事儿了。我都快忘了这个人
了。”张晨一边喝茶一边说道。他表现的很淡定,但我说出吴艳名字的时候,
他的表现可不像是忘了这个人!我知道我这次来一定能达到我预想的目标。

“因为吴艳是吴鹏的妈妈,而我老婆被吴鹏调教成了性奴,她叫韩玲。是
你给她入的珠,用的药。你还操了我老婆!”我说完这些,看着眼前的小老头。
等着他的回话。

“然后呢?你说的这些我不清楚,有证据你就报警,你动粗我就报警。”
张晨淡定的说道。

“我知道你帮助张晨的目的!”我说道。

“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很忙,你要是一直说这些我听不懂的话你
就走吧。”张晨说完,起身作势送客。

“你爱吴艳,当时你为了她能完成学业不被你们的师生恋影响而放弃了你
的大好前程,要不你现在应该是一个教授而不是一个小诊所的大夫。而吴艳却
爱上了别人,年轻的女人真是善变,尤其是年轻又漂亮的女人!她还毕业就结
婚并且生了孩子!我想吴鹏他爸爸的死应该跟你有关系吧?我猜应该是有,而
且吴艳是知道的。所以她拒绝了你的求爱!你用你全部的爱换来的只是这个女
人的恨!她当时一定很决绝吧!我想她不报警抓你只是她没有证据罢了。对不
对?”我一口气说道。

张晨愣愣的看着我,原本站起来的他又缓缓坐下了。

我继续说道:“这个女人是你心里的一根刺,你放弃了所有,但她却背叛
了你!所以,你要报复,你选择在吴鹏青春期的时候去接近他,跟他成为朋友。
给他钱让他泡妞,为他研制药物,帮他调教女人!为的,只是让吴艳的儿子彻
底堕落成一个变态的淫棍。以此来报复吴艳的无情对吧?”

“年轻人,你。。。”张晨狐疑的看着我。

“你终身未娶,也没再谈过恋爱,你连嫖娼都没有,只是在帮助吴鹏调教
女人的时候分享一下这些年轻女孩儿的肉体。因为你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
你感兴趣的只有一直得不到的那个吴艳!吴鹏的妈妈!对吧!”我越说底气越
足,看他的样子,我觉得我之前的分析应该都对。

“你这次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张晨想了想警惕的说道。

“帮助你!让吴艳成为你的性奴!这是我对吴鹏的报复,同时,也是我从
吴鹏手里救出我老婆韩玲的办法。我觉得这件事上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和敌人。
你帮助吴鹏不是为了帮他,也不是满足你自己的变态性欲,你只是在报复吴艳。
你恨的是吴艳,吴鹏只是牺牲品。我恨的是吴鹏,我要击垮他,他妈妈是牺牲
品。所以,他们娘俩!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能结成联盟来完
成对我们彼此都有利的事情呢?”我连珠炮似的说道。

“有意思!那你的计划是什么?说来我听听?”张晨微笑着说道。看来有
门道了!

“吴艳守寡多年,从我调查的资料来看,起初是吴鹏爸爸的死以及她怀疑
是你做的手脚,让她对男人失去了信任感。好几年都没有再找,后来她想找了
又怕男人有了自己孩子对吴鹏不好,所以她接触任何男人都先跟人家说明要结
婚绝对不再生育,这样一来也就没人愿意跟她结婚了。这里也有不少想骗炮的
男人,不过吴艳很保守,她不同意婚前性行为。所以这些男人也没有得逞。按
我的猜想,你当年和吴艳的师生恋爱的死去活来,但是你也没有操过她对不对?
只有吴鹏的爸爸在和吴艳结婚后操过她,他还很快就死了。如果你当年操过吴
艳了,我想你也不会一直放不下吧?”我说道。

“嗯,年轻人,功课做的很足啊。这些资料你花了不少钱吧?”张晨说道。

“钱不重要!能把要做的事情做成钱就不白花!这样一个保守的女人她虽
然保守,但不等于没有欲望,她现在还不到五十岁,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
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她这么多年能够守住贞洁,是她保守而节制的生活所致,
更是因为她没有遇到别有用心的人。接触她的男人都知难而退了,而我!是别
有用心的人。更是一个年轻有活力的男人,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只要有你的
药物和器具的配合,加上我的处心积虑。我一定可以打开她性欲的大门,然后
送到你的胯下。而你自己,是做不到的,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你!”我说道。

“有点儿意思了,可以!我们可以达成联盟。那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说
说你的条件吧。”张晨靠在椅子上看着我说道。小老头依然表现的很平静。

“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一场戏。我和吴鹏有个游戏。吴鹏的棋子是我老婆,
而我的棋子,是我丈母娘。我要把我丈母娘,换成吴艳,但是不到最后一刻不
能让吴鹏知道!这场戏需要你、吴艳和我丈母娘还有我来共同完成。现在你同
意了。下一步就是去说服我丈母娘和搞定吴艳,我丈母娘我有信心说服她来演
戏。现在就是攻下吴艳就可以了。”我说道。

“我知道你们的游戏,这个点子还是我给他出的。不错吧。”张晨笑着说
道。而我的心则震动了一下!他知道我和吴鹏的游戏我不意外,但是这个主意
是他出的,我突然觉得我可能低估了这个小老头了。。。

“原本只是为了吴鹏的调教游戏更刺激而已,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到今天
的局面,超乎我的想象。不过我很喜欢。我们的联盟达成了,你要做什么就去
做吧,需要我配合什么我全力配合。越来越有意思了,哈哈哈。好!很好!”
张晨笑着说道。

“既然我们现在是一伙儿的了。那我们就资源共享一下吧,吴鹏这次对韩
玲的改造花了不少钱,那些电珠我按照进货价给他的,他前两天给我寄了这个
ipad,跟我说算是表示感谢,他今后对韩玲的调教都会实时直播给我,在这台
ipad上。作为见面礼,我送你了。他开直播的时候这个app会弹出提示,你点
进去就可以看了。你说的对,除了吴艳,我对别的女人不是太有兴趣。”张晨
说着把一个ipad递给我。

我接过ipad看了看,开机没有密码,除了出厂基础app以外,只安装了一
个直播软件。我把ipad装在包里,说道:“那就谢了。在我们当地我不方便有
大动作,所以吴艳我要在这里拿下。你能不能想办法让在这个城市的吴艳大学
同学搞个聚会,把她弄过来,她来到这里了,我再做打算。”

“这个不难,我毕竟教过他们班,他们班上有几个同学正好在这边,我们
偶尔也有联系,我最近约他们喝喝茶,鼓动一下他们找个理由组织外地的同学
来这边聚个会。”张晨说道。

“好!那我就等你消息了,我先回酒店,我想想吴艳来了我要怎么做。”
说完我就起身告辞了。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我没什么心思吃饭,在楼下买了桶泡面就回
了酒店房间,吴鹏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躲到哪儿去了?他应该是从韩玲口中
知道我来了外地,但我没和韩玲说我具体去哪儿,我只是说我要去好几个城市。
我告诉吴鹏我心理乱的很,出来透透气,想想怎么赢他的游戏。

吴鹏大笑着嘲笑了我几句,不忘提醒我距离约定的调教比赛还有一个多月
就要开始了,让我别光顾着散心,就挂了电话。

我泡了面刚吃了两口,被我扔在床上的ipad就亮了起来,一条直播提醒弹
了出来。。。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