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六章(重要说明,持续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5/1发表于SIS101
字数;10805

               第二十六章

  (因为资源外泄原因,接着会在会所连续更新吧,可能大家有的看过了,就
是给追红颜堕系列,其他没看到的朋友发下吧,之后大概是一天一更,发完为止,
平时也比较懒,大概就是晚上9 点多10点上线更新吧,红颜堕其他文,以后也会
陆续更新!!)

   ——————————-

  对于殷离初次体验,西华子本想要温柔以取,但是,一想到殷离与张无忌关
系,想着自己今次所受屈辱,这温柔之心,全然退散。

  异物往前一顶,阳物前端分开那粉嫩花唇,挤身进入那紧窄之美穴之内,才
只是初入一小段,殷离却是娇躯不禁一抖,小巧嘴唇闭紧,贝齿轻咬,端正秀美
五官不禁疼的闭紧。

  处子初临,这本应该是人生最美时刻,殷离也曾无数次幻想过,会跟心上之
人,共度春宵,进行人生最有意义之事,只是,再多幻想,她也绝不会想到,此
刻,得到她身体之人,竟然会是如此一猥琐淫道。

  刺入间,下身犹如撕裂一般,恍惚中,殷离突然醒觉,失身在即,殷离身躯
突然是有了一些气力,身体本能往后挪动一下,想要避开这一击刺入。

  甫一刺入,西华子也是感觉到了阳物前端之软,之紧,之嫩,毕竟是处子幽
穴,其紧致温软,却是不同一般,难以一下刺入。

  殷离下身幽穴,不仅是紧致,而且其中吸力颇强,嫩肉层叠,西华子才是一
刺入阳头,却是就感觉前路被堵,好似前方细嫩美肉正在包裹,不得以下,就是
先停下稍缓。

  而殷离就是趁这时间,身体往后移动,修长双腿轻轻一蹬借力,往后挪开少
许,幽穴一退,那才刚刺入一小截的阳物,随着殷离这一退,轻嗤一声,又从幽
穴口滑出。

  一次没有刺入,西华子嘴里冷哼一声,已到此时,他怎会是再让殷离脱逃,
心中邪火正胜,看着她精致婉约面容,以及眼眸中隐藏不住恐惧,越发得意。

  「呵呵,醒了也好,你就好好看看吧,现在,跟你一起的,可不是你那什么
阿牛哥,而是我,记住了,永远记住这一天,记住,西华子,这个名字!」

  刚刚苏醒,殷离还是恍惚未定,看到西华子那丑陋恶心的嘴脸出现在面前,
已经让其心神大乱,下身衣衫被拉开感觉到的凉意,以及那摩擦顶在了最紧要位
置前的那根火热异物。

  一切,都显示着,此时状态紧急,女子本能,殷离急的身体一挣,双手往前
推去,就想要将压在身上的西华子推开。

  少女贞洁,更重性命,如果失身于人,虽然江湖女子不拘小节,但是留于殷
离,却也是只有着自裁与下嫁两种选择,又或者自此绝迹江湖,却是再无颜面留
在张无忌身侧。

  殷离当即用力一推,但是因体内内力被制,气力空虚,用不出气力,白皙手
臂推出,力道轻柔,却是就更像是手掌轻抚西华子的胸口。

  说是拒绝,但是其中不明者,看来却就好像调情一般。

  一个面容端庄绝美少女,被压在一个身体矮胖丑撞的老汉身下,他下身的阳
物还是正对准了她下身最私隐之位置,此情此景,却是说不出之淫媚。

  西华子眼神狠狠瞪着身下少女,嘴里狠哼一声,身体利用体重压制,下身再
次发力,缓慢而坚定的往内顶入。

  有过刚才一次破处失败之经历,这次西华子却是更有准备,面对这种处子美
穴,不能操之过急,少女幽穴虽然紧致特别,但是想要贸然进入,难度也大。

  没有过多前戏,殷离身体绷紧,花穴僵硬,其中嫩肉虽然温软,但却也是干
涩生硬,贸然刺入,没有湿润之下,却也是会显得寸步难行。

  西华子可并不是这春事初哥,于这其中诀窍,更是知晓,面对这少女反抗,
想要破身,却并不能一位采取强硬之策!

  阳物缓缓顶入,龟头再次挤开阴唇,顶入花穴之中,刚进入一个头部,温暖
而又紧致的幽穴嫩肉已经包裹而来,紧紧吸住西华子阳物。

  「呼,呼!」西华子也算是玩弄过不少美女,但是此时,却是扔一时有着无
从下手之感!

  少女花穴本就难行,而殷离幽穴,又是特别,西华子刚才一次进入,不得全
功,这次打起精神,再次慢慢顶入,却是仍觉得十分艰难!

  殷离花穴幽长,而且在入口处,还有着一层的嫩肉紧箍,就好像是一个狭小
瓶口,西华子粗大阳物用力一挑,顶入其中,就只感觉那肉璧紧紧的箍在了棒身
上。

  这还不是全部,阳物进入,殷离这花穴虽然温暖柔嫩,并且身体在烈女咤药
效下,已然动情,花穴之内,爱液潺潺流出,也是并不显得干燥。

  只是,西华子这一顶入,却是就有种寸步难行之感,因为这花穴之内,却是
太过会吸。

  一般花穴之中,嫩肉会有吸力,但是殷离这一处美穴,却是与众不同,吸力
更强,周围嫩肉一其压来,前吸后箍,却是就让西华子有禁受不住之感。

  作为花丛老手,西华子可不想于此刻马失前蹄,这处子花穴就在面前,如果
不能采撷,那可就是要成为他一生遗憾,下次可不再有这么好机会。

  感觉嫩肉直吸,西华子当即忙让自己定神,龟头处轻颤几下,马眼隐隐有着
吸力之感,好似就要忍不住喷发一般。

  西华子也是玩弄过不少美女,昔年,纪晓芙,殷素素,近来武清婴,黛绮丝,
均是一等一佳人,不也是征伐的她们欲仙欲死,如升云端。

  怎可现在,还没开始,就是如此交精,西华子定神吸气,心中却是明白,这
也是与自己此时受伤有关,气血精元不足,所以才有着精虚之状。

  看着身下殷离绝美面容,因疼痛而闭眼呻吟的容颜,心中之念更为坚定,调
整气息,定神守精,阳物继续往前狠顶一下。

  前端娇嫩美肉被轻挑开,犹如温热水豆腐,温暖软嫩,西华子舒爽的一直呼
气,同时间,殷离也是终于嘴里禁不住的发出一声痛呼。

  虽还没完全顶入,但是这坚硬阳物,如一根火热的铁棒,直直刺进,就好似
一柄利剑,要将她整个下身一举刺穿。

  殷离发出一声沉重鼻音,整个身体变得僵硬,白皙手臂无力往前推着,还妄
想想要将西华子那矮胖丑陋身躯给推开。

  但是剑已入鞘,又怎会在此时留手,西华子嘴里喝喊一声,阳物在稍微习惯
了那种吸扯感后,胯下加力,慢慢往前顶入,继续往内压去。

  犹如是攻城拔寨的无双猛将,直冲到底,阳物慢慢顶开面前层叠嫩肉,终于
是缓缓的逼进到了一物前,却是坚韧的一层薄膜挡在了阳物之前。

  终于,到了兵临城下之刻!

  之前为摄魂之法所制,西华子虽与殷离有过接触,却是印象不多,此刻终于
能够一尝所愿,进到最后一步,却是让他禁不住心中雀喜。

  虽然西华子玩弄不少美女,但是这殷离身份却是不同,因为,她是那天下无
敌的第一英雄,张无忌,张大教主的红颜知己。

  现在,只要西华子他再稍一用力,就是可以捅破这层代表着少女贞洁的薄膜,
夺走殷离的处子红丸。

  只要一步,就算之后,那位张大教主武功再高,医术通天也好,也无法挽回
这已经被自己捅破的薄膜,永远,给他带上一层帽子。

  殷离感觉到了下身一阵疼痛中,已经是顶到了自己少女最紧要之处,隐隐撕
裂感袭来,心中更觉无奈与绝望。

  手臂连续推动,却无力改变此时此时局势,殷离又气又恼,樱桃小嘴张开,
对着西华子的肩膀狠狠的咬着一口。

  牙齿用力的咬入肉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就仿佛是要将西华子
身上的肥肉都给咬下一般。

  虽然身体以无力抗衡,但是殷离心中之倔强,却仍是让她不想放弃,未到最
后一刻,她都不想要放弃最后之坚持,就算无可挽回,也想要保持自己坚持。

  肩膀一疼,被殷离这重重咬了一口,西华子身体吃疼下,身躯一颤,反而是
压下了那股暗忍想要喷射之快感,深吸口气,用力往内一撞。

  一顶一撞,西华子当时只觉阳物刺破了前端的那层薄膜,稍一停顿,整根阳
物直顶而入,狠撞到底,携带着破身之势,狠撞到底。

  终于是成了。

  「哈哈,哈哈哈,张无忌,你不是想要杀我吗?现在,老道就是先帮你这一
位红颜给破身了,就算你武功再高强,以后,你也只能捡老道的破鞋!」

  得意忘形,也是为了一吐心中怨恨,西华子嘴里喝喊一声,胯下长枪尽根刺
入,顶开了殷离那从没有让人刺入的花心,直尽到底。

  粗大阳物狠压到底,前端坚硬发亮的龟头直冲到底,啪一声响动,却是西华
子阳物撞进,用力过大,身体狠撞在殷离腹部上。

  两行清泪忍不住的从眼角留下,殷离心中悲切,没有想到,她怎么也没有想
到,自己的清白之身,竟然是会失在这一个猥琐老道的手中。

  自己已是不洁之人,以后,以后,再也配不上他了,也是再没有机会,留在
他的身旁了。

  巨大悲伤,心中凄苦,殷离反而是不觉的此刻破身是有多么痛苦,哀莫大于
心死,当心中已无希望之时,这身体之疼痛,却又算的什么。

  西华子一下刺入,虽然是捅破了那处子薄膜,但是却并不彻底,破而不碎,
接着他阳物开始抽动,开始大开大合的索取,阳物开始快速抽动,粗大阳物扫过
着处子薄膜残余,一下下刮蹭个干净。

  痛苦还在持续,少女破身之痛,可并非只是简单一下,连续抽刮之间,后续
痛楚不停袭来,殷离白皙身躯疼的直颤,香汗流出,嘴里却也是咬的更加用力。

  肩膀上疼痛,于西华子而言,却还是能忍受,这个傲气倔强的美女,她既然
是让自己流血,那自己也是要让她流点血。

  如此,似乎也是两清,不,西华子这也是大赚了一把!

  忍住着肩膀疼痛,西华子下身加大着抽动速度,阳物快速抽拉,保持身体压
制,狠狠在花穴内来回进出。

  抽动间,殷离处子花穴被拉的往外不禁倒翻,黝黑粗大阳物大开大合,拉动
着花穴嫩肉一直外翻,穴前那一滴小巧阴蒂,也是随着这抽动,不停轻晃。

  破身鲜血,随着阳物抽出,顺着棒身流下,沾染在大腿内测上,点点殷红,
分外显眼,也预示着这少女的贞洁,已经不再。

  雪白的大腿,黑色的阴毛,鲜红的处子之血,以及那刺在着粉嫩花穴之中的
黝黑粗壮的阳物,此时就是构成了这一副淫迷场景。

  西华子带着报复之念,心中只想要借此对张无忌进行报复,却是再无甚怜香
惜玉之念,下体动作越发凶狠,只是一位的狂抽猛送。

  身下跨骑,压在殷离白皙柔软的娇躯上,西华子只觉自己仿佛是化身一名英
伟骑士,正在全力驯服跨下这匹桀骜胭脂马!

  殷离这一未经人事少女,陡然间经历这破身之痛,身心剧创,已是难免,失
身给如此淫道,打击不小。

  要是换成一般女子,恐怕早已崩溃绝望,再不做它念,只将身体当成不洁,
任由施为,于事毕之后,自尽以全清白。

  可是殷离却并非如此性格,昔年她就是敢于忤逆父亲殷野王,杀害闲娘,一
人独创江湖,就是凭借着这天不怕地不怕性格。

  倔强傲气,只要是她认定之事,就是一定会进行到底,于张无忌,她可以温
柔乖巧,小巧伊人,那不过是因为,那是她放在心尖上之人。

  于其他人,殷离却仍是那桀骜难服的奇女子,眼下,纵使她全身无力,她也
是不会让西华子这个淫道太过得意。

  咬舌自杀,殷离更不会做出如此选择,身体已然被辱,现在纵使自尽又是如
何,已是残躯,她不如就是留着做更有用的事情,就算只是咬下西华子一块肉,
那也好。

  下身剧疼,让殷离口中紧咬动作,暂时一松,随后又是贝齿用力咬下,也不
顾西华子那老肉肥涩,用力咬着。

  肩膀被如此咬动,西华子也是吃痛,但是比起江湖经验来,西华子却是更为
老道一些,从这咬下的力道上,他却就已是判断,此刻殷离气力难继,估计难以
久持。

  心中断定这点,西华子却也是心中发狠,下体撞动弧度更大,下身一退,阳
物一直抽到花穴口,龟头倒勾,拉的嫩肉整个翻开。

  紧接着,阳物快速一转,啪的一声,直撞到底,粗长的下身长枪坚定的挤开
穴内正要恢复的嫩肉,近三分之二的枪身长度,直撞到底。

  仿佛是沉重的攻城锤一般,重撞到底,虽然西华子阳物还不是完全尽根撞入,
还是留有着一劫,两粒鸡蛋大小的睾丸凶狠展现,难以想象,这其中,是有多少
阳精储藏其中。

  此刻,看似西华子正在蹂躏殷离身躯,但是,于两人而言,却是又好像着另
外一番较量。

  西华子想要以这征伐,让殷离畏惧,屈服,殷离则是以这直接举动,进行回
击!

  这嘴咬之举,不说一定对西华子造成多大伤害,却是她心中之坚持和倔强,
西华子现在,就是想要摧毁这一倔强。

  忍住肩膀疼痛,西华子长枪顶到花心,腰部晃动,龟头顶着那一点,旋,饶,
转,在带去疼痛同时,也是耐心施展技巧!

  以自己纵横花丛本事,西华子不信着会收拾不了这一个小丫头,房事淫技施
展,阳物顶在殷离花穴之中,慢慢展开技巧,轻重缓急,不一而足,长枪换着花
样和角度的往殷离的穴内挑去。

  一刺,一挑,一转,西华子这施展开顶入,几乎就是将着殷离这紧致花穴,
全都填满,塞的满满当当,粗大的阳物顶塞而入,阳物上的包皮褶皱,跟殷离花
穴之中的嫩肉缝隙,仿佛也是完美填合在一处。

  西华子阳物抽动的狠,殷离嫩肉又是吸咬的紧,一者受伤体乏,一人禁制无
力,两人此刻,看似格格不入,却是又在某种程度上,却是高度契合。

  阳物在殷离花穴之中连续抽顶,内侧花壁吸咬的紧,吸力本就很强,再加上
殷离用力的身体挣扎,西华子每次抽动之间,内外兼顾,却是颇觉有些吃力。

  毕竟此时身体受伤,功体被废,气力却也是大不如前,一次两次,西华子还
可以压下殷离这挣扎,但是时间一长,终有些勉强。

  坚持着这抽动了大约五十余下,再一次阳物往外退出,幽穴也是被拉的大开,
嫩肉外张,带着丝丝晶莹爱液,犹如出水蚌珠,小巧美艳。

  因为殷离身中烈女叱,所以身体已是动情之态,爱液流出,湿润温暖,西华
子这一阵抽动之下,下身快感却只觉越来越强。

  几乎,就是要忍不住出精了,西华子心里一惊,殷离这花穴实在太特异,吸
咬太紧,此刻,他精气不足以往,却是准备着先退出,好先缓上一缓。

  深吸口气,西华子如往常般,气沉丹田,这也是他多年内功修炼的一个习惯,
苦练一甲子有余,却是没想到,多年心血,一朝丧,一时也是难以习惯。

  这习惯性运气,西华子才是又反应过来,此刻,自己武功已废,就算想要运
气也难了!

  而就在这瞬间,西华子却是陡然只觉,丹田之中,却是仍有一小股气息,呼
应已对,心念一动,却是在余下经脉中快速游走。

  自己,还有内力,自己,还不是个废人!

  西华子心中不禁大喜,失而复得,纵使只是一小股真气,但只要丹田未损,
自己,仍有可能恢复武功,还有翻身之机!

  心念转动,西华子下身动作稍停,而殷离就在此间,突然娇躯一动,细腰再
次用力一扭,嫩肉又想要着甩开西华子之阳物。

  纵使已经失身,但殷离却仍不想就此屈从,依然强硬挣扎,身体晃动摩擦,
却是更加刺激西华子之快感。

  本就暗自忍耐的阳物,当时膨胀数下,滴滴阳精兴奋的从马眼处流出,却是
就好像精光将要失守,难以把持。

  西华子深吸口气,快感难忍,阳物忍不住鼓涨,却是就到了将要喷发时刻,
虽然不想这么快出精,但是难以忍受下,西华子也是只能再行奋力一搏。

  坚硬到极致的阳物那一瞬,再被西华子狠狠顶入殷离花穴之中,两侧紧夹而
来的肉璧,此刻被他用力挤压开,一枪灌入,直顶到底!

  啪!

  又是一声交撞声响,这次,西华子感觉已到极限,不顾着殷离花穴嫩肉吸扯,
坚硬的阳物直撞入底,狠狠的撞在了深处那最为柔嫩的之处。

  西华子这次发力,却是撞到了深处,深入浅出,趁最后之机,快顶了二三十
下,阳物登时一涨,知是再守不住,已到极限!

  身体一松,阳精喷涌而出,西华子矮胖丑陋的身体直压在了殷离娇躯之上,
身躯紧贴,全然不留缝隙,仿佛整个人都想要这么的压到殷离体内一般。

  而那刹那,殷离感觉到,进入自己下身异物膨胀,变得更为坚硬火热,虽是
完璧处子,她却也是知道这是代表何意。

  心中又惊又怒,殷离白细手臂用力撑起,要将西华子往外推出,但是,此时,
如此男女姿势下,西华子大半个身体压上,殷离的一双过人长腿,被他以大角度
分开。

  身后就是密道粗糙的墙壁,西华子丑陋的身躯压上,用力耸动,一下一下的
顶动,殷离雪白的后背也是不禁贴紧在墙壁上,被动摩擦的肌肤通红。

  殷离整个身体以这倒v 模样被压顶住,难以发力,再加上此时身体虚弱,这
双手的推动,如何能够顶的住西华子那涿彘一般的肥丑身躯。

  下身快感爆发,西华子在耸动中,仿似用出这辈子所有的力气,用力压住,
随后一股颤栗感从后脊处传起,全身舒麻,头皮发颤。

  「啊,啊,给你,都给你,都给你,就让老道,来给你波一下种,都给你!」

  火热滚烫的阳精狠狠射入,因为西华子身体紧压,阳物直顶在花心深处,这
阳精一射,火热液体却是冲射进了子宫深处。

  冲劲十足,阳精狠射,直没入到那女子身体最深之处,撞射在柔软的子宫之
上,量大且足,在一股阳精喷射后,又是继续的往内射去,连续喷射不停。

  液体入体,殷离刹那间只觉沸水在那处位置炸开,火热而又舒畅的感觉传遍
全身,心中悲苦,知着自己,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不仅是被淫道强辱,又是被他肮脏体液进入身体,甚至,有这因奸成孕之可
能,如此结局,如此下场,终是让这自傲少女,留下了不甘和怨恨的眼泪。

  心中虽苦,但是身躯之变却是难以控制,就算殷离心里再恨西华子,可她身
下之花穴却是仍自渴望,动情之下,死死吸咬住着那填满身体的异物。

  本以动情身躯,殷离咬牙苦忍,但是被西华子这滚烫阳精数次喷射,当即,
雪白身躯抽搐数下,强烈瘙痒感于花穴处泛起,然后,终于也是身体再守不住。

  处子阴精一下喷出,殷离小嘴之中呻吟一声,嘴上咬着西华子肩膀动作,也
是不禁一停,连声轻哼,终于松开。

  肩膀处血迹斑斑,一整快肉都是差点被咬下,西华子如何会是不痛,而他对
比回应,则就是加大力度,阳物更加贴紧于殷离幽穴之内。

  阳物连连喷射,火热阳精喷出,同时间,殷离花穴颤抖数下,小而柔的花心
一颤,一股温暖的阳精也是急喷而出,一瞬间喷射在西华子阳物龟头上。

  暖洋洋的液体喷射而来,西华子阳物被这一刺激,更为兴奋,嘴里兴奋一吼,
阳精喷射更狠,低吼中,身体更加用力压下,汹涌阳精狠狠娇惯在深处。

  美与丑,完全相对的两者,此时,却是以如此姿势,异样和谐的相交一处,
地狱恶鬼,清秀仙子,这活脱脱就是饿鬼淫嫦娥之景。

  西华子与殷离共赴巫山极乐,阳精与少女的初阴高潮相融,却是以这异样姿
势,达成了阴阳相融合之状。

  高潮中,西华子细眼轻闭,享受着这喷射快感,恍惚之间,却是突觉一股热
气正自丹田小腹涌起。

  快感下,西华子反应稍慢,感觉热气升涌,随即才是意识其中异样,连忙收
敛心神,运集气息。

  只觉,原本微弱真气,此时快速在体内游走,运行更快,快速行转,隐隐跟
着长春功法相互契合,正从两人下体相交处吸收,游动。

  武功,还没被废,长春功,不老长春功!

  当初西华子得到这长春功心法时,就是已知道其中之辛密,这长春功,是传
自昔年一古老门派之绝学,其原本名称就是为不老长春功。

  相传会另修炼者,保持体型,精气神凝聚,相传,修炼极致,更可返老还童。

  只是,以如今西华子之武学修为,想要小成尚可,触类旁通,融汇一二倒是
有可能,想要大成,精通,却是妄想。

  西华子自修行这长春功以来,也是稍有一些心得,男女阴阳二气,于修炼最
有帮助,也是最为精纯。

  原本西华子修炼正宗道家内功,与这长春功内力,虽然契合,却也是主次有
别,以道家内功为主,长春功内力为辅!

  故此,西华子之前,于这股真气却是感悟不多,直至此时,才是发现这其中
内力之精妙,内力运行之间,气息却是渐觉充盈!

  男女之间,阴阳交合相融,却是于长春真气,大有补俾,自行快速运转周天,
西华子虚弱身躯却仿佛又有了新的活力,体内原本破损经脉,又是焕发生机,有
所修复。

  这意外之喜,让西华子一时为之错愕,回神过来后,则就是开始运行长春功
所运行法门,一边吸取殷离阴精,一边快速进行游走,炼化内力。

  如此发现,几是让西华子起死回生,让他看到了功力恢复的一点希望,当即
下身粗大阳物,再次开始发力。

  巨杵入玉壶,琼浆伴相欢,爱液湿润之下,西华子这一捣动,下身发出着黏
糊而又淫迷的抽动之声,比之刚才更急,更重。

  西华子内力稍复,下身才刚发泄一次,却是又快速恢复,再展雄风,凸自保
持着足够硬度的阳物开始对着这黏糊的花穴内,一次次的往内耸去。

  噗嗤噗嗤声响不停,西华子上身紧压,几乎要将全身的重力全压在殷离身躯
上,紧贴着胸前那一团柔软胸脯,随着下身耸动,矮胖干丑的上半身压着双乳跟
着乱晃。

  殷离胸前美丽双乳被压成了两团扁平模样,身体正是高潮时候,其身躯却是
不由无力,随着西华子这连顶,而被动的跟着晃摩着。

  「呃,呃,啊,嗯,啊!」天籁一般呻吟,随着这晃动节奏,缓缓从殷离口
中呻吟传出,不知不觉间,她的双臂,再飞抗拒,反而是绕到了西华子肥臃的后
心上游动!

  湿润黏糊的花穴之中,随着西华子一次次抽动,淫液压抑不住往外带出,粗
大阳物来回刮蹭着爱液顺着这抽动,余两人的交合处,往下不断的溅去。

  一时间,只看两人交缠模样,却是正情欲正浓,狂欢正炽,春情难挡,殷离
粉色樱唇几次张开,想要再对着西华子肩膀上再狠咬一口。

  但是,西华子此刻雄风再展,臃肿丑陋的身躯不断耸动,下身处,更是一次
次不停的挤开着花穴之中层叠嫩肉,直冲而来。

  仿佛是一路破关斩敌的大将,不顾着嫩肉一阵拉扯,以次次有力的撞击,直
顶到了花心深处,阳物打着旋的顶着,对着深处的嫩肉搅动,还想要更近一步。

  同时间,殷离却是又感觉到西华子这恶心之物,却是在抽动之中,似乎变得
越加火热,滚烫的棒子顶入身体深处,烫的下身隐隐发麻。

  但是,这种感觉,殷离却是说不出着有多抗拒,心中虽是仍自厌恶,但是身
体在这一次次火热抽动之中,下身却是渐觉满足。

  脑中抗拒愤怒,在此时,却是渐渐被下身充实的进入和填充感给压过,经过
刚才西华子的一番疾风暴雨狂攻,此时由重转轻,却是反而让殷离身体有着一种
不同之渴望。

  兴奋高潮一次后,殷离只觉身体气空力尽,却是又引起烈女咤药性,身体却
显燥热,空虚,以及自身体各处不断传来,压抑不住的骚动奇痒。

  就是需要这强力的刺激,才能满足,如果,不曾体会过,殷离还自不会沉迷,
可是,亲自体会了一番那高潮快感之后,这种感觉,却是渐渐就让她沉沦其中。

  美目张开,眼神迷离的望着这近在眼神的丑陋面容,西华子面容苍老,皮肤
干皱黝黑,仿佛老树皮一般,呼吸之间,还带着一股浓重的老人气。

  这令人厌恶模样,跟着殷离心中所思,所想的那人却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存
在。

  但是,梦想再美,终是虚幻,不管殷离心中再是想念,却也是不会实现了。

  殷离的眼神注视,到底还是没有躲过西华子的注意,看着美人媚眼波动,眼
角春情流动的模样,西华子怎会不知着她此时心情。

  黝黑手掌趁此时,往上一抓,对着殷离那娇嫩美乳暗下,断了两根手指的手
掌,仍自用力紧捏乳肉。

  滑腻的乳肉在西华子掌心中变化形状,尤其是乳尖一点上,更是被他抓在手
中,狠狠进行捏动,捏揉转动,抓着那中间一点,还往上提了两下。

  「啊,疼,呃,嗯,你,你无耻,败类,啊,停,好,好深,停,停下……」

  胸口疼痛,引的殷离嘴里不禁又是呻吟一声,而趁此时,西华子下身用力连
撞数下,坚硬的龟头很顶花心,凶狠撞击,又是禁不住让殷离嘴里呼声更急。

  听着殷离这无力辩驳,西华子看着她那娇羞绝美的面容,感觉着身下娇躯柔
软,上面捏弄,下身狠撞,憋着口气,在那混合两人爱液的幽灵之中,一气连撞
入了上白下。

  肥硕的臀部开始发力,如同安装了机括一般,速度猛增,用力深顶,疾风暴
雨不歇,殷离一句话还未说完,在这连续抽动之下,就是变成了一番无意识的魅
叫。

  长而白细的双腿被别在两侧,此时却是无法收回,随着这撞击,长腿刺激的
紧紧绷紧,美足乱踏,十根晶莹弯如玉葡萄般的小巧脚趾,也是用力绷着。

  纤细手臂不停乱抓着,按在西华子背部肩膀上,手臂却是狠狠发力,指甲不
禁的扣到了她的后背之中,抓出道道血痕。

  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疼痛,西华子却是仍自能忍受,比起下身此时享受快感,
这种小小代价,西华子却还是付出的起。

  感觉后背涩疼,西华子深吸口气,坚硬下身加大力道,继续往内顶入两下,
突然加沉的撞力,引得殷离嘴里当时又是连吟数声,手臂不自觉间,缠绕更紧。

  有了足够润滑,西华子抽动却是变得更为顺畅,阳物进出之间,虽然仍自感
觉有特殊吸力,不过,随着殷离下身花穴闭张之间,此刻感觉,却是并不如刚才
的强烈。

  还在能够忍受范围之内,西华子调整气息,猥琐道:「殷小姐,看来,我们
真是很合适啊,你让老道出血,老道也让你落红,我们两个,也算是互不相欠了!」

  淫笑声中,西华子两只大手继续揉弄殷离少女那盈盈一握的娇乳,拉动各种
形状,觉得还不满足时,还是抬头凑上,用嘴叼着殷离已经充血挺立的乳头,嘴
里发出嗤嗤,嗖嗖的吸吟声。

  「胡,你胡说,你个禽兽,啊,你,我今天,就当,就当是被狗给咬了一口,
啊,咬了一口而已!」

  殷离心里仍自不服,但是身体快感却难压抑,开口反驳的一句话语也是断断
续续,全无气势可言。

  「是吗?我是狗,那你看,我这老狗,现在在干什么?我看你,还没明白你
现在处境啊!」

  西华子喝骂一声,伸手抓住殷离秀发,让其上身撑起,注意到下身处,注意
着两人之间下体之交合。

  原本应是粉嫩的处女美穴,此时却因西华子暴行,而被大大撑开,爱液不断
顺着穴口流淌下,再随着西华子的插入,而重新进入自己身体。

  而渴望着满足的花穴,正是本能的将这粗大坚硬之物给吸紧,让其每次进入,
都是变得越加顺畅,而抽出时,又是紧紧咬住。

  这低头一眼,殷离入眼望见那狰狞丑陋之物,正在自己的身体之内进出,粉
穴被拉的直翻,心中,突然似有一直坚持之物,轰然破碎,一双美目蓄满泪水,
缓缓流下,也让其俏脸变得更为娇艳。

  不是亲眼所见,殷离于心中,总还是抱有着一个不切实际之希望,也即是自
欺欺人,可是,此刻这真正所见一幕,却是就将她之幻想,全部打散。

  不管着殷离心中所想如何,仍是计挂深爱那当世无双的少年,可是她之身体,
却是已经背叛了她的心思。

  只要是能够给予其身体满足,这下面幽穴,却是一点也不会在意进入者,主
人是谁,是张无忌也好,还是西华子这猥琐淫道也罢,只能能另其满足,全不在
乎。

  心中绝望,羞愧欲死,殷离索性闭上美目,不想再看,可是西华子却是不想
就此放过这个心绪已乱的佳人,一边继续耸动,一边却是又调戏说道。

  「不用再忍了,我已经看出来了,其实,你也很想要吧,你的身体,已经出
卖了你,被强迫,还能够这么兴奋,你这身体,就是这么骚,你就是一个荡妇,
一个无耻荡妇。」

  「别装了,只有我才能满足你,只有我,才会不嫌弃你这个放荡的身体,因
为,换成别人,根本就是看不上你,看不上你!」

  言语诛心,殷离听着西华子此言,脑中却是子不禁回想先前交欢,除了一开
始剧痛之外,自身,却是在着之后,随着快感加强,却好似,真的慢慢沉浸在身
体阵阵快感之中。

  难道,自己真是天生放荡?

  殷离心中正是迟疑,西华子此时却好似读出了她心中犹豫之念,继续施加着
心里压力,缓缓道:「是的,你就是一个荡妇,你们殷家,就是这一淫荡不堪之
家族,不信吗?那我,证明给你看!」

  长春功运行间,西华子力气恢复不少,却是突然手臂发力,抱起殷离娇躯,
对着一旁,惊恐相互的杨不悔走去。

  面对这两位同样赤身,风情各异,却是同样绝色诱人的佳人,西华子心中淫
念更盛,将殷离身体一按一压,让其娇躯正面压在了杨不悔身上。

  美目相对,视线交错,红晕飞上了两女脸颊,杨不悔与殷离,恐怕怎么也不
会想到,她们竟然是有一天,会以如此方式亲密相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