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念之身】(晨哥情史)(2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二十一章

  离开高淑君家里,我没有回宿舍,而是找了个网吧待了了一会儿。不知道淑
君有没有劝住她的女儿,如果她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来,告到学校,我就死定
了。我不敢回学校,在网吧里上网也是心不在焉。

  其实过了一会儿心里也没那么害怕,因为始终觉得并不是我犯的错,女人的
心都是软的,而且高淑君也要顾及自己的脸面和名声,她女儿也不会为了教训我
而卖了她妈。可是莉莉的爸爸也许不会善罢甘休,也许高淑君劝服了她女儿,可
是回去又和她老公商量了一下改主意了怎么办。

  男人总是有想法的,找个什么借口教训我一下……真是不敢想后果。结果有
无数种可能,我上了一个比我老妈年纪还大的女人,又被人捉奸在床,现在想想
怎么当时会有这样的冲动,根本不值得一试。我已经想不起高淑君的屄长得什么
样的,是很多毛,还是很黑,亦或者是蝴蝶屄还是馒头屄,完全没了印象,惊吓
之后,所剩的记忆只有细长的黑丝美腿和有些下垂的奶子……

  一夜没回宿舍,我还把手机关了,在网吧包了宿。这网吧在离高淑君家和宿
舍都不近的地方,晚上包宿的人不多,可以花同样的价钱找一个卡座的位置。后
半夜的我还是睡着了,再醒来已经是网管来收拾卫生叫我起来。出了网吧我还是
不敢回学校,自己一个人走在马路上。路边买了个早餐,在附小的公园里坐一会
儿。这时心里稍微平静一些了,该来的总会来,躲避不是个事儿,坦然面对吧,
于是把手机掏出来,开了机,看看一裤子的泥,觉得自己还真是屌丝(那时还没
这词),却哪来的风流桃花运。

  手机上有7个未接电话,全是高淑君打来的,莉莉的爸妈都没我电话,只有
高淑君有,看来是高淑君并没有告诉她们,不然见我关机,她们应该也会用别的
电话尝试打过来。一夜没回宿舍,同寝的几个兄弟还真是无情,竟然也不发个短
信关心一下,不过也好,懒得理他们。

  周六没课,在公园待到了中午,才找了个饭馆吃了个学生餐,那时的物价很
低,校外餐馆里吃个鱼香肉丝盖饭也就5块钱,已经觉得很奢侈了。下午鼓足了
勇气回了学校,到了宿舍,老大在玩游戏,鸟都不鸟我一眼,老四微微躺在床上
抱个MP4看小片呢,不见其他人,见我回来,微微见鬼的调侃:「呦,出息啦,
还知道在外面鬼混呐?」

  我没理他,径直做到自己的座位上,翻开了柜子找找干净的衣服裤子。

  「哎,你不是去家教了么?咋地在她家睡得呀?」看我不理他,微微竟然还
追问。

  「没有……」

  「你不是说那小孩儿才9岁么,这你他妈都下得去手啊?」微微是说话越来
越不正经。

  「肏,别鸡巴瞎白活,我他妈上网去了,昨晚回来遇见高中同学一块玩游戏
去了。」还是随便解释一下吧,不然这小子没完。

  「帅哥的车呢,我一会儿出去。」帅哥是在说老六乔震,肏,居然把他的自
行车落在淑君家小区了,妈的,忘了这茬。

  「哎,忘了,还葛网吧呢……」

  「肏,真鸡巴耽误事……」

  看来还得去一趟……

  下午找了个时间,偷偷摸摸来拿车,没被发现,毕竟怕的是莉莉的爸妈,不
过他们应该并不知道我停车在此。再回学校的路上,收到了高淑君的来电,我想
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接了……

  「喂……」

  「喂,小李呀,我是高姨,你别害怕,我都跟小慧说好了,她不会怪你的,
我在你学院门口呢,你出来,我把上课的钱给你……」

  谁知道她跟谁在一起,我还是很紧张的,她竟然来我们学院找我,而我正在
她家附近还没走远。

  「哦,不用了,我以后……」正想说以后不再去做家教,她打断了我。

  「那哪行呐,钱得给你,你出来吧,我一个人在,你别害怕。」

  我怎能不怕,不过说到工钱,她还欠我100。这家教的学费是一个月一结
算,这半个月的100还没给,她说来我学校,我还是不敢见她。

  「不用了……」说着我就挂了电话。不过紧接着她又打了过来,我响了一下,
她如果真在我们学院门口,她应该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毕竟这对她来说才是更丑
的事,被个20岁的男孩肏了,还被女儿女婿捉奸……

  「喂,高姨,真不用了,咱们以后还是不见了吧。」

  「你别怕我,我就是来给你钱的,以后都不见了,你放心吧。」

  想到不必怕她,我也就答应了,不过说是要等下才到,叫她在足球场旁边的
仓买等我。

  骑车回去很快,老远看到她,果然是一个人,我还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
况,确定没有埋伏,我才走了过去,光天化日的,她能把我咋样。

  「高姨,钱就不用了,这两堂客不算啥。」我想的是这点钱就算上她的风流
费,不过只上了一半……

  「没事,这钱你拿着,放心吧,这事是我对不起你,该负责人的是我,我都
跟小慧说好了,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吧。」声音越来越小,毕竟在外面虽然没
提干了什么事,还是怕别人听见。

  我松了口气,接过钱,不过这钱却不是100,而是一沓……

  「这?……」我看了看手上的钱,一百的毛爷爷足不止十几张。

  「是我对不起你,你就当是精神损失费。」

  靠,她居然那我当鸭子了,收了她的钱,反而成了她玩了我……不过想想,
她应该是更怕我说出去坏她的名声,所以给我钱封口。但是我又能说给谁呢?

  「那我回去了啊!」见我拿着钱不动,她知道我会收下,转身就走了。

  「哦,那高姨你慢走啊。」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我竟然送了一句告别,
这是我第一次叫她高姨,也是唯一一次,再后来,我在没见过她,也没通过电话。

  说实话钱的力量太大了,尤其是一个月才4百块生活费的我一下子见到这么
多钱的时候,足足两千,这封口费还真是不少,可能对她来说就是个找鸭子的嫖
资,可是对我来说却是很大的诱惑。对付屌丝最好的办法,就是给钱,钱能解决
很多问题。过后想想她这样的女人身边应该很多男人,她虽然不是瞎搞的女人,
但是越想越觉得其实是我吃亏了才是。

               第二十二章

  有了这两千,我可以做很多事,比如为老妈老爸剩下5个月的生活费,对他
们也是不小的开支;或者再存一点,买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那是我梦寐以求的;
还是可以改善一下我的生活质量,吃点好的,穿点好的,毕竟我穿的还是个高中
生的样子。不过最终我还是选择存起来,这么多钱留着有大用途。

  其实我也想过可以去找鸡,不过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第一,我不知道那
需要多少钱,反正印象中是很多钱的;第二没人带路,我可不敢去风月场所,长
春是北方性都,洗浴中心和洗头发还是随处可见的,但是总觉得哪里很黑暗,是
黑社会的地盘,被宰了怎么办;第三,我也不是缺女人的的,丽琴已经是我的
「老婆」了,只是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肏到,即使假期,也要藏着掖着的。

  于是我盼着暑假,盼着假期可以回家,而这之后的两个月过得相安无事,我
没再找家教的工作,而是安心的学习,这段时间跟二虎走的很近,跟着他成绩提
高了不少。

  二虎虽是个黑大个,看上去愣头愣脑的,不过还是蛮有女人缘的,失恋的事
过去了才几个月,他又有了「真爱」,但愿他这次不再只是神交。这个女友是我
们隔壁班的,也是个四眼妹,坐穿图书馆的那种,看来二虎还是喜欢爱学习的,
这女人的姿色嘛……哎……我是不羡慕他的女人缘啦。

  放暑假前,一直相安无事,日子过得冷清,我谨记上次冲动的教训,好好学
习,期末考试成绩还不错,进了班里前十,回去跟老妈老爸说,他们一定欣慰。

  暑假回家,没两天就腻了,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根本没有回来前向往的那
么好,没机会去县里找丽琴,家里也没什么新鲜事,夏天很热,在家里不想出门。

  今年的高考,班里复读的那些垃圾也差不多都清干净了,暑假班里这群人又
组织聚会,不过没什么女同学,我当然没兴趣。不过有个噩耗还是震动了一下—
—李昂自杀了。

  消息来自高中的Q群,他是这年高考前一个礼拜左右趴了火车道,死的很惨,
消息却是那之后很久我们放暑假的时候才知道,因为高中复读的同学也不太了解
情况。说是他高考前一个星期都没来上课,被发现时已经死了3、4天了,被火
车轧了个面目全非,警察也是费了挺大劲找到了李燕觉两口子。当然传言也就传
开了,有人说他是复习的不好,高考压力大,不过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不可信;也
有人说到是他跟父母的关系不好,有矛盾一时想不开。不过回到乡里还是听到一
些端倪,李昂有个貌似智力有点问题的表妹在他自杀之后不久上吊了,不过自杀
未遂,这个表妹是卢兰弟弟家的孩子,也是李昂的姑舅妹妹,按说是没有血缘关
系的,乡里有传言说是李昂上了他这个智障的表妹,后来他舅舅还扬言再见到李
昂要砍死他。也不知道这个智障的表妹是殉情,还是觉得被捉奸之后羞愧,学别
人上吊,总之是没死成,李昂确实彻底的离开了。

  李昂死后,李燕觉和卢兰彻底的离婚了,李燕觉也就名正言顺的住到了尚主
任家,而且据说这个尚主任已经在42岁的高龄下又怀了孕,也证明了不孕不育
的卢兰。因为李昂的死,俩人草草领证并没有办婚礼,家里的老房子留给了卢兰
一个人住。

  卢兰不是本地人,再次无牵无挂,没有亲人,儿子死后,准备搬回老家去,
放暑假的那几天,她还没走。我去网吧路过她家的时候,偶尔会看到她在后院
(之前也说过她家没后院,就是房后)烧一下李昂的东西,表情凄苦,甚是可怜。

  卢兰的老家在临县的村子,这个年轻时很有风韵的女人靠姿色打动了颇有能
力的李燕觉,却因为不孕而被李燕觉抛弃。这段时间她东西搬的也差不多了,那
空房里剩的也只有些李燕觉的旧物和李昂还没烧掉的东西。这房子没卖,因为他
们离婚的时候并没有分财产,所以卢兰不住,李燕觉还是会要回来的。

  这天还是从网吧回家的路上经过卢兰家,见她正在锁房后的门,我每次见到
她家的时候总想偷看一下,所以总会躲起来看,这次有了收获,她竟然把后门的
钥匙放在了篱笆下的酸菜缸下,她没发现有人看到,从旁边绕到了前院,不过多
时提了个打包锁了前门出去,看来是要出远门,想想应该是回老家,这时我也胆
大起来。

  偷了后门钥匙大胆的进去看看。李昂又不是死在家中,所以大白天没什么好
怕的。屋里已经很空了,不过炕上还是堆满了李昂的一些东西,卢兰烧掉的大多
是李昂的衣服,炕上堆放的有些书、玩具、纪念品还有李昂的日记。

  翻看日记,希望李昂在天上能原谅我,不过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也解开了很
多谜团,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

  「我受够了,这个女人越来越疯狂,我要离开这个家……」

  「记得小时候她的慈爱,记得小时候妈妈的宠溺……」

  「那个错误,让我如今身不由己,我们应该停止了……」

  「我喜欢的是秦羽(我不知道那是谁),我以后应该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

  「卢香涵(卢兰那个侄女,李昂那个智障表妹)脑子虽然傻,但是身材真的
好,细嫩的皮肤不是你这个老妖精能比的……」

  后面已经记得不全了,大家应该都理解到了,不知何时,总之应该是很久了,
一个偶然的错误,让失去老公宠爱的卢兰和「儿子」李昂搞在了一起,这种乱伦
让李昂在肉体上折磨,思想上麻木,精神上崩溃,最终选择死亡的原因竟然是他
的「母亲」无休止的欲望需求。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冷颤,一身的鸡皮疙瘩。放好
东西,我速速离开。这个秘密我也保存了起来,毕竟于他人无益,却只是对我有
些触动,感慨人应该做正确的选择,我也曾差点走错,如果不是莉莉妈妈的突然
闯入,如果我和高淑君那个老女人成了炮友,如果高淑君也像卢兰折磨李昂一样
折磨我,那我该如何,想到此,我也害怕起和丽琴的关系,虽然有所不同,但是
所处的位置是相似的,如果我想离开,丽琴会不会放我走?

  沉默了几天,有了好消息,二叔和二婶在县里买了楼房,这样是他们辛苦多
年的结果,不过也打了自己的脸,过年时分明说没钱借给姐夫。

  他们的新家是二手的楼房,但小区还算很新,没几年的房子,房间面积很大,
也是个三室一厅。二手的房子不需要太怎么装修,只是稍微收拾一下就能住,二
叔也把小学毕业的儿子接到县里来,准备让他在县里上初中。新买的房子,二叔
很高兴,叫我过来住两天玩,反正我在家里也是闲着。

  我欣然接受邀请,却心里还嘀咕着李昂和卢兰的事,不过,我认为丽琴不是
那样的人,况且,这次去并不指望有什么机会和她单独相处,如果有单独相处也
要说明白一些事情。

  二叔这个新家还真是漂亮,又大,但是我来了做客却没能享受一个人一间房。
家里还住了另一个客人,朱丽萍。

  朱丽萍是丽琴的堂妹,只比我大三个月,而且跟我同级,高中时不同班,跟
她没任何来往,只是知道还有这么个远亲。朱丽萍个子很高,足有170,和丽
琴一样很瘦,她看上去就是个书呆女,虽然不戴眼镜,不过上了大学的她一点看
不出成熟女孩的青春靓丽,打扮还是个中学乖乖女,大夏天的也并没穿裙子,而
是短裤,很随意。当然我这个屌丝也没资格说别人,自己还不是一身运动装。朱
丽萍学习比我好,考的学校也不错,北京外国语。说实话我们吉林人能考到京城
的学校去,相当不易,她家境很一般,去了北京念书能看出应该还是一如既往的
认真念书。

  说到我不是一个人独享房间当然不是和朱丽萍一起,我和彤彤一个房间睡,
朱丽萍一个人睡。她假期来这玩是因为她暑假想好好学习一下,老家住的条件差,
不适合读书,丽琴就把她叫到这里来住。她见人恨生硬,虽然跟我是同龄人,在
屋里话并不多,跟二叔和丽琴也不怎么说话,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平时也总是
关在屋里自己学习,连彤彤也不怎么找她玩。不过相比我这个连四级都没过的一
般大学生,在人家名牌大学的优等生面前还是稍微有点抬不起头来。

  白天,二叔的家里就只三个人,我主要负责和彤彤玩,朱丽萍只管自己看书。
彤彤在城里没朋友,所以不喜欢出去乱跑,我虽然有机会出去上网,但是多了这
个跟屁虫,很不方便。所以,我就无聊死了,要跟个小屁孩一起玩,家里唯一的
娱乐工具就是DVD,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看碟片。

  想想也惭愧,面对一个外国语大学的高材生,我这个英语都不及格的垃圾真
的很难开口和她聊天。朱丽萍倒不是清高,反倒是有点不懂世事,书读死了,恐
怕连该怎么做女人都不知道。

  来这第三天,丽琴调休,在家做了顿好的,二叔白天也没出车,屋里难得的
5个人一起吃顿饭。午饭之后,二叔回房间里睡午觉去了,我和彤彤在客厅看电
视,丽琴和丽萍在厨房洗碗,过不多时,二人洗差不多了,见到丽萍不知道是太
热了,还是弄湿了衣服,回房间里换了件衣服出来,只见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t
恤,一直盖住了屁股,下身没见到刚才那条土的掉渣的短裤,而是光光的大腿踩
了双拖鞋,我不由的多看了两眼。t恤下不知是穿了内裤还是超短裤,总之,露
出的修长的大腿还是很迷人的,丽萍并不很白,腿上显出健康的小麦色,腿长而
细,又很直,不禁让我想起高淑君那双黑丝长腿。见她走过来,我移开了视线,
待她走过背对我的时候,我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转向她,这时看到他上半身,t
恤里面似乎并没有穿胸罩,因为她不仅瘦,胸也很小,大概只有A左右,穿了胸
罩恐怕也撑不起来,不过她还是穿了一件只有小女生才会穿的吊带背心打底。

  我沉醉的凝视被收拾完厨房的丽琴看到了,她瞄了我一样,冲我坏笑,我也
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这一切丽萍是全都不知道的。

  夏天的下午真的适合睡觉,5个人都没精神的睡了。丽萍回了房间竟然还关
了门睡,不过她的房间朝东,下午不晒。彤彤回了房间睡,我却并不想和他挤在
一张床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没睡太久,被主卧室里出来的丽琴吵醒了,
她开门时能明显的听到房间里二叔的呼噜声。我被吵醒还是因为客厅睡觉并不踏
实,丽琴上了个厕所,回来做到沙发上,回头看了一下各个房间都关着门,小声
跟我聊起来。

               第二十三章

  「哎,看上小萍啦?」丽琴主动挑起刚才我盯着丽萍大腿看的事。

  「哪有,别瞎说。」

  「哎呀,我的晨哥哥呀,咋的,喜新厌旧啦?说,是不是在学校搞对象了?」

  听她叫我晨哥哥,我的心里还是苏苏麻麻的,毕竟这个我们约好的称呼她只
叫过一次。

  「别闹,哪有。」我把头扭过去,刚睡醒的我并不兴奋。

  「那就是嫌弃我老太婆了,看人家丽萍年轻,嫩,是不?」说着她竟然在客
厅里摸索我的裤裆。我也并不躲闪,可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斜对面的主卧室门。

  「我对她没感觉,刚才只是看她没穿裤子瞅两眼。」后来我才知道,那长t
恤下面穿了条很短的热裤,所以看不出来。

  「想看不?想看琴妹妹帮你。」丽琴凑过来坏笑的悄悄跟我说。

  「看啥呀?你帮我干啥?」

  「丽萍光腚,给你看她洗澡。」就这么把自己的亲堂妹卖了,这个女人还真
是向着我这个「老公」,我有了兴致,但并不理解丽琴的机会,皱着眉头不解的
看着丽琴。她这时已经把手伸进我短裤里面摸到了我稍微硬起的鸡巴。

  「我帮你偷看她洗澡,你现在老实儿的,晚上让你看个够。」说着她低下头
悄悄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双手使劲的撸起来。我小心的看着几个卧室的门,任
由她在我鸡巴上走云推雨。

  我一直没低头看她,小心环视房间的一切动静。却被她偷袭了一下,一口把
我鸡巴含在她嘴里,我这一爽差点叫出声音,还好我控制住了。

  别看我俩只肏过才一次屄,但是我的感觉,她似乎很了解,知道我怎样才爽,
她知道我喜欢被紧紧的含在口中,用力的慢慢的吮吸。我也是好久没射过了,自
从高淑君那次之后,我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连飞机都没打过,被她这么舔着鸡巴,
没几分钟我就受不了了。快来的时候我咬紧牙关,手用力的摁住她的头,她也配
合我的节奏上下起伏,在射的当口,我扶住她脖子,提示她我要射了,她却并不
把嘴移开,反而更大力的吮吸着,有一瞬我甚至感到了疼痛。一泄如注,全都射
在她嘴里,她控制住了舌头把滚烫的精液吸的一干二净,一口吮吸含出了嘴,把
鸡巴上多于的液体吸的干干净净,自己却捂着嘴巴感觉找地方吐,就站在这时,
主卧室不声不响的开了门,俩人都沉浸在刚才的高潮没听到声音,好在我一直盯
着门的动静,看到门缝微开,我感觉拉上裤子。二叔迷迷糊糊的走出,往厕所走,
看到丽琴一脸通红的刚从沙发前站了起来,嘴里还憋着什么,二叔问她:「你干
哈呢?」

  丽琴来不及反应,一口把满嘴的精液全咽到肚子里,吧唧嘴说到:「没干哈
呀,我这跟小晨聊聊嫂子。」

  二叔迷迷糊糊的并不理她,径直去了厕所。丽琴则是笑怒的对我做了个鬼脸
示意精液很难吃,然后赶忙到厨房里去漱口。

  下午丽琴都再没理我,也不知道她心里有什么名堂。晚饭后,几个人都出去
溜达了一会儿,回来已经9点多了,小孩子不能睡太晚,所以让彤彤先去洗澡了,
他洗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洗好回房间睡了,然后二叔,再然后是我,丽琴和丽萍
两人最后一起洗,平日都是这样。今天也不例外,二叔洗完了之后,很快主卧室
里就传来了他噪音般的呼噜声。

  下一个是我洗,我等了一会儿,本想看看丽琴有什么动作,结果她根本没有
反应,想了一下,应该是她白天忽悠我。也没多想,就匆匆洗好了出来。我洗完
了很久,丽琴丽萍俩人才准备去洗澡,俩人换好了简单的睡衣,前后进了卫生间,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目送。丽琴后进去,关门前,手指给我做了个勾引的姿势,
我知道她要有所行动了。

  等俩人一进去,我就蹑手蹑脚的走到厕所门口,客厅是关着灯开电视看得,
卫生间里开着灯,注意不到外面的情况。我在门口看了半天,也没发现门上有什
么玄机,莫非丽琴是让我进去?这不可能吧。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只见卫生间
的四块毛玻璃上显示出两只手,并且好像在用什么东西往玻璃上贴,很快就看到
这玻璃上显示出一大块透明,这块透明像是变了普通玻璃一样,而且一点不受卫
生间里雾气的影响,比普通玻璃还清晰。

  里面的春光确实好看,只见丽琴和丽萍两人均是赤身裸体,尤其是丽萍的身
材,高挑纤细,头发打湿了披了下来,胸部微微鼓起并不是很大,屁股也不是很
大,但都很挺很高,显示出结实的肉感,阴毛很黑很浓,但只集中在小腹下一小
块倒三角。浴室里香艳的场面看的我直流口水,我还不曾看过少女年轻的落体,
这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只觉得内裤已经被我的前列腺液弄湿。很想冲进
去,却知道里面的女人不是我的,或者说不全是我的,所以莫名的有些伤感。我
现在有了女人,是别人的女人,只能偷情,还是个比我大很多的长辈,而作为青
春年华的我,没有得到一个少女的芳心,却实在是个失败的人。

  我沉定了一下心情,离开了卫生间的门,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半天睡不着
觉,看着旁边睡熟的弟弟,心想,旁边应该睡着的是一个漂亮的少女才对……

  良久,听到客厅的说话声,知道丽琴和丽萍已经洗好了,出来睡觉了。也隐
约听到好像是丽琴说要和丽萍一起睡一晚,然后很快我也就睡着了……

  半夜,梦里全是丽萍俏丽的屁股和微微隆起的胸部,和她在一起,亲吻,摸
着她的屁股,她翻过身来,骑在我身上给我口交,她的舌头好软、好滑,啊啊啊
……

  忽觉得这梦好真实,被自己即将到来的高潮惊醒了,原来真的有人在给我口
交,不过当然不是丽萍。

  丽琴用手捂住我的嘴,叫我别叫出声,我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睡熟的弟弟,又
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嗦了我鸡巴的丽琴,心里平复了一些,没那么害怕,也没那么
激动,到了枪口的子弹也退了下去,丽琴见我刚刚马上到关口于是更用力的吸嗦
了几下,却发现我的火降了下来,把鸡巴吐出来,小声喊我。

  「咋的了?没感觉了呢?」

  「被你吓的……」我躺在床上,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懒得看丽琴一眼,
并不是我讨厌她了,而是刚刚梦里全都是丽萍俏丽的胴体,忽然见到丽琴有点替
补兴致来。

  「想丽萍呢吧……」丽琴一语道破,我不知道说啥,也懒得说,不回答她。
丽琴似乎有些失落,站起来,坐到我的头旁边,抚摸着我的脸,又低下身来,凑
到我面前说:「你要的,我一定都给,以后你什么都会有的,可别忘了我……」

  语气虽是强硬,却有些伤感。我不知道她是在劝我不要把她放在心上,以后
有了别的女人,忘了她也无所谓,还是看出了我得不到丽萍,或者说是年轻女孩
的失落,所以告诉她以后也是我的,不管怎样,此刻我俩的心绪是相似的。

  无声片刻,她站起来,也拉我起来,我不懂她意思,但只是跟着她起身,悄
悄的走出去。并没有来到丽萍的房间,而是到了卫生间。卫生间离三个卧室都远,
关了门,谁都发现不了,我俩进了卫生间,悄悄的关上门反锁,没开灯。这时我
才意识到我们这不就是在偷情么,不就是在偷偷搞么,于是忽然兴致又起来了,
黑暗中搂住丽琴,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我伸手去摸她屁股,才发现她薄薄的
睡裙下什么都没穿,我退下内裤,把鸡巴顶在她已经湿漉漉的屄毛上,她很配合,
自己叉开腿,一踮脚,鸡巴就顺利的进入到她的阴道里,这里已经洪水泛滥了,
我能想象到她这半年里不曾有过满足的喜悦,一直在等我的回来,这里的空虚一
直等待着我来填补,想到这,莫名的更爱她。白天她看上去并不想要,是因为她
沉稳,不急于一时,而我却并不对这个属于自己的女人关心和爱惜,想想很自责,
于是更加用力的肏她,满足她,我俩人紧紧抱在一起,不敢说话,嘴唇不离开彼
此,虽然有微微的啪啪声,但是外面如果不是趴在门上听是不会发现的。

  由于不敢出声,二人的交合也只在有限的幅度内,时轻时重,时快时慢,她
这次来的比我快,要紧关头,她似乎要控制不住了,想要仰过身去,又想开口叫
出声。我见她把持不住,紧紧抱住她,又咬住她的嘴唇,不让她叫出声,良久觉
得鸡巴上一热,一股暖流顺着鸡巴外面流到了屄外,她来了,能想到这是她半年
内的第一次高潮,流了这么多屄水,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喷了,不过我还没完,
并不是我这次又多猛,可能是半夜起来兴奋度没那么高,再加上白天她给哦吹出
来一次,我没那么想射。我抱着她,她已经缓了过来,不再吻我,不过也累了,
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任由我啪啪的干肏这她,也许是发觉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大,
她咬耳朵叫我轻点。我放慢了速度,却更大力,没几下,她又受不了了,哼了两
声,咬住我的肩膀,隐约还在呻吟的叫着。我感受到她又一次喷出了淫水湿滑了
下半身,一股暖流从大腿流到到地上,地上一定已经湿了一大片。丽琴咬的我肩
膀好疼,来过两次之后她好像没力气了,如果我不扶住她,她肯定是要摔倒的。
这时我的高潮也来了,我咬紧牙关不交出来,一股浓精射了她一屄,我也射了不
少,又感觉一股暖流淌了出来。

  两人相拥的喘着粗气,一动不动生怕弄出声音,把别人吵醒。

  良久,我拔出了身体,她摸着黑找到了自己的毛巾,擦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又小声告诉我:「我先回屋了,你自己洗洗吧。」然后就真个就去开门准备出去。
等她去摸到门把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个关门的声音,我俩都停住一愣,不敢动,
她更不敢开门。静静的等了半天,发现没有第二声响,她才轻轻的拧开门把,推
门探头出去看了一下,没人,蹑手蹑脚的回了丽萍的房间。等她关了门有半天,
没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我又故意开了一下卫生间的门,假装是才进来上厕所,又
光明正大的开了卫生间的灯,反锁了门,才看到一地的淫水,我把已经湿了一半
的内裤脱了下来,拿起淋雨的喷头冲洗了一下鸡巴上的粘液,又冲了一下地,然
后用拖把脱了一下,潇洒的尿了泡尿,提着内裤,光着屁股大胆的走出了卫生间。

               第二十四章

  不知哪来的胆子,反正就是一丝不挂的回到房间,彤彤依然是睡得香,啥也
不知道,能看出,他是真的睡得很熟,我把内裤挂在窗台上,又摸了一条干净的
短裤出来穿上,才躺倒床上睡下。不过刚才那一声关门到底是谁,不可能是二叔,
他向来粗声粗气,干什么都弄得很响,虽然他前列腺不好,经常起夜,不过他如
果开门走出来,我们不会听不到。难道是丽萍,那她是偶然开门想上厕所发现里
面有人?还是发觉了里面的人正在肏屄,不敢进来?如果是她,会不会发现是我
跟丽琴?因为如果丽琴想要和二叔肏屄不用来厕所找刺激,但是为什么丽琴回房
间,她俩没对话?还是二叔已经发现我跟丽琴的奸情,偷偷出来偷听……

  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再睡醒已经是上午9点多。这几天在她家,被丽萍
影响的,每天起得早跟二叔他们一起吃早饭,不过今天他们吃早饭却没叫我,而
且彤彤什么时间起得床我也不知道。起床后,二叔和丽琴已经去上班了,彤彤去
了楼下的刘胖家,那是他来县里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此时,家里只剩下我跟丽萍
两个人,略显尴尬,因为昨天的事,我还是微微怀疑是丽萍发现了,倒不是怕她
知道了会说啥,因为有丽琴在,她应该不会出卖堂姐,不过我怕的是她嫉恨和嘲
笑我,嫉恨我破坏她堂姐的家庭,嘲笑我上了一个自己的长辈的老女人……

  「锅里有粥和花卷……」还是丽萍先开口叫我,看到我坐在床上发愣,她站
在我房间门口叫我。

  「哦,你们都吃完啦?」

  「嗯。你……自己吃吧……」丽萍看了我看我,忽然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完
就赶紧转身回房间去了。我这时才发现原来我光着膀子,只穿了条短裤,而且下
面还支着帐篷。这条短裤可以当内裤也可以当外裤,比较薄,我虽然是坐着,如
果她注意看我,一定看得到。不过不知道她是发现我穿的少,还是发现我晨勃的
不雅,总之是看了我肉体才害羞的。

  我也不当回事,看了一下窗台上的内裤已经干了,于是穿了内裤,又穿了背
心,起来去吃饭。

  上午丽萍一直在房间看书,不过她开着门,在干什么并不隐秘,而我当然不
是什么好学生,看看电视,难得彤彤不在家,我落得清闲。

  「你饿了么?」中午前,她忽然走出来问我。

  「啊?哦,还行,咋的你饿了?」

  丽琴似乎想姐姐关心弟弟一样看着我说:「不是,你要是饿了,我去做饭。」

  她倒是挺贤惠,不过眼下这气氛,这场面,忽然感觉像是小媳妇在问老公,
一股暖流涌上来,真想让她伺候我一下,让我也感受一下女人温柔贤惠的一面。

  「没事,不饿,一会儿饿了随便对付一口吧……」虽然心里想,可是嘴上却
硬的不理她。

  「那我去做饭吧……」说着丽萍把书扔到沙发上,转身就去厨房,动作很利
落。

  我看了一眼丢在沙发上的托福考试口语,惭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李
晨啊李晨,你也脑子是不是就长在这里呀……」

  眼看这丽萍系上围裙,娴熟的切菜,此时对她的冲到收回了不少,毕竟她只
不过是一个没开化的普通邻家女孩,可能都没碰过男人,而且她并没什么姿色,
胸部并不大,肤色也是小麦黄,尖俏的瓜子脸上长着并不算精致的五官,全身上
下除了修长的大腿外,并没有什么称得上美女的资本。

  不过,她的贤惠倒是能让人感到温馨,她手艺还不错,中午炒了一个西葫芦,
又拌了一个凉菜,想想如果谁能娶到她也算是有福气。

  两人似乎都对昨晚的事有些尴尬,不过她并没有挑破话题,于是两人沉默中
度过了午饭和下午,甚至是整个暑假。在她严密的监视下,我和丽琴并没有很多
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丽萍似乎是有意赖在这里不走,而我则没有太多理由在二叔
家多住上一短时间,所以一个星期后,我回了家,寂寞的度过了整个暑假。而丽
琴则似乎是满足了一样,在那一次之后,没再想过我,也没再问过我,大二开学
前,只是过去去看了一下二叔和丽琴,这个让我期盼了很久的暑假就这么无聊的
度过了。

  ……

  开学后,我回到了认真学习的状态,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在二虎旁边
做个电灯泡,不过学习的倒是踏实。爱情和其他一切我所憧憬的美好,似乎对我
来说都是奢望,这时的我已经不再盲目的羡慕别的生活,不过我还是幻想着可以
和一位女神邂逅,然后对我这个极品屌丝擦出火花。

  这一年我身上没发生什么事,不过听到一个不愿听到的消息——默予也有了
男朋友。

  大二开学后高中那个群又聚会了一次,人少了很多,又些是有了对象不来参
加活动的,有些则是厌倦了一群屌丝的聚会。默予没来,却被别人带来了消息,
据说她找了个高高大大的帅哥做男朋友,带来消息的那个同学是个比较八卦的女
生,不过跟默予关系很好,她还带来了默予和那高富帅的合照,似乎是鄙视我们
这群屌丝:「你们这群癞蛤蟆呀,就别想啦……」

  一个月后我在我们校区见到了默予和她的高富帅男友,原来这小子是我们校
区的,不过,打了个照面并没有更多的寒暄。我心里一冷,感慨很多,人的命运
或许真是一落生就注定的?

  巧的是这个帅哥和我居然是同一个公寓,我们宿舍在五楼,他住二楼。于是
有计划便多注意了他一下。这小子叫夏响,不仅又高又帅,为人也没的说,口碑
很好,传出来的坏话明显听得出都是嫉妒的口气。不过光鲜亮丽的表面下总会有
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也许我真的不应该看到,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呢?

  那是11月的事,我这几天和老六乔震走的很近,这小子别看表面上是个奶
油小帅哥,做事学习都很靠谱,其实也有很多花花肠子,不光是经常换女友,而
且还去洗浴中心。

  这还是跟他混熟了之后听他说得,不过他去洗浴中心只推油,不做大保健。
原因有两个,第一,他不缺女人,每一个算作是女友的人,都被她睡过,而且都
去高档的九点,一定都是四星级一上的;第二,他觉得窑子里的小姐都不干净,
怕有什么性病啥的。不过有人会问他为啥不缺女人,又要去洗浴中心推油。他的
回答是:「那是两种不同的体验,推油是很舒服的事情。」

  震子为人仗义,也不吝啬钱,平时吃饭喝酒没少花他的,不过在找女人这事
上他又原则,所以跟他混的很近,他从未带我去玩过。按他的说法,这种事情比
较牵扯人情,以后欠的多了算不清,他向来喜欢一个人去玩,自己吃完了买单走
人。不过听他聊天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真想去试试,我也曾动过心,手上还是
有两千多的存款没用过,所以有资本。不过最后还是沉住了气,他不带我去,我
自己不敢往那地方走。

  月末的一个周末,我和李枭从网吧回来,宿舍里死寂一片,本以为没人,却
发现唯独震子在床上躺着睡觉,这大下午的他怎么睡觉呢?

  这么早从网吧回来是因为李枭应了院队的比赛,要去踢球,这天宿舍里的人
似乎都很有事干,老大王威昨天(星期五)的晚上就消失了,他这人神神秘秘的,
有的时候经常是忽然消失;二虎和女友约会去了,因为说好了不是去图书馆自习,
所以没带我这个电灯泡,而且那一晚二虎夜不归寝,顺理成章的去开了房,他的
开化也让兄弟几个欣慰了不少;李枭白天和我去网吧玩了很久,然后下午又去院
队踢比赛;微微最近找了个能赚钱的事,不过也肯定是发传单贴小广告之类的。
所以我是最闲的,白天和李枭打完了游戏,本来就下午去看他们比赛算了,不过
震子在宿舍挺让我意外的,因为这个时候他一般都回家了。

  震子是本市人,所以一到周末经常回家,不再宿舍住,而且他女友多,免不
了经常出去开房,所以他周末能在宿舍是个新鲜事。

  我和李枭回来,把他的大梦惊醒了。李枭换衣服噪声很大,震子也不闹,躺
在床上看着他冲出门去,默默的转过头去接着睡。期间他看了我一样,似乎流露
出又好事的意思,我跟李枭说了句我一会儿去,就没跟他一起出门。

  李枭走后,我也躺到床上来,我的床和震子是对面的,刚好看到他,他忽然
转过身来问。

  「你没出去啊?」

  「没啊,他踢球去了,我一会儿去看看。」看到震子似乎对我留在宿舍里有
些不满,于是又问他:「今儿个真稀奇,咋不回家了呢?大白天的睡啥觉啊?」

  震子这人有点洁癖,睡觉潜,宿舍里二虎和微微都打呼噜,他是很烦的,所
以一到周末一定回家睡。

  听到我的调侃,震子也不闹,默默的把头又转过来坏笑的对我说:「今晚有
事忙,现在补补觉。」说话间还挑眉暗示我。

  肯定不是啥好事,又去按摩?不对呀,他平时去按摩也不用提前准备好精力。
于是我便不肯饶他。

  「到底干啥切?神秘兮兮的,你还要去行刺呀?」

  「晚上有好事……」说着他来了劲,整个身体也翻了过来,对着我。

  「有啥好事,带带我啊。」明知道他去那个一般不带人,我才故意这么说他。

  「行啊,你别跟微微他们说哈。」他竟然一口答应,我的情绪先是热了一下,
然后又一想他肯带我去,看来不是干那个……

  「啥事呀?」

  「嘘……三元道有家桑拿开张,连打炮再过夜才300,名额只限前100,
晚上得卯足精力去排队……」

               第二十五章

  「啥?打炮?你不从来不干这鸡巴事么?」一听到他说300可以干女人我
还是来了劲,至于过不过夜的,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嘘……你他妈小点声……」他见我这么高兴自己也兴奋起来。「谁说我不
干啦,以前是觉得鸡都不干净,怕有病,其实你注意点都没啥事。」

  「不是,你不是说你都不喜欢砸炮么?」

  「肏,那鸡巴跟自己媳妇儿打炮不一样,你啥都不知道,一般的小地方就光
有干,没意思,人这个是高档洗浴,啥服务都有……」

  「都啥服……」

  「Duang……」听到门口咣当一声,震子叫我别说了,赶紧休息养足了
精力晚上行动。

  其实我哪里睡得着,躺在床上眯着,不过中间还是有一会儿做了个小梦,梦
见自己干女人,干的是丽琴?还是丽萍?

  晚上7点多,李枭吃完了晚饭回来宿舍,我和震子也被吵醒不睡了,李枭还
问我怎么没去看球,我直说有点累了,休息一下。微微这个时间一般是没回来的,
我和震子起身去食堂吃了个饭就出门去了。

  俩人虽然是准备高消费去,不过吃饭和行程上还是比较拮据的,食堂简单吃
了,做公交车去。

  路上震子跟我讲,这个柏林休闲会所和长安道的那家吉祥洗浴是一个老板开
的,吉祥洗浴听上去很大众像是和普通搓澡的地方,实则是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老
场子,不仅洗浴中心气派,里面的软件设施也是极好的,里面光技师就有400
多个,虽说在长春过硬的场子很多,但是有400多人规模的算是很少了,不过
那时候还没严打,这样的光景也就是当时最风光的日子。像吉祥这种大场子消费
自然是不低,那时候我自然是没去过的,随便洗个澡就58,我不如去学校澡堂
自己搓搓。

  震子也只是偶尔去那种大洗浴中心,不过他也从来没在那里开过大,因为太
贵了,震子虽然有钱,不过花的还是比较仔细的,不做冤大头。新开的这家柏林
会所是开业大酬宾,这些夜间消费的场所白天开张自然是要放鞭炮敬花篮庆祝,
不过真正的好事是在晚上开始。晚上9点桑拿部正事营业,前三天豪华套餐只要
300,第一天的前一百名还可以享受过夜,就是你选好的那个「技师」过了2
点如果没客人就可以到客房陪你睡,你要是还有精力随你玩,一直到第二天上午
10点。这个至于那个豪华套餐嘛……那个时候我反正是不懂,不过也能想到,
大家去参考莞式服务一条龙什么的就是了。

  不过路上震子看着我土里土气的穿着和稚嫩的外表怎么也不像是去买春的嫖
客。

  「晨哥……你……有钱么?」震子还是会觉得跟我在一起掉价,又怕我吃定
他。

  「有啊,不就三百么,三百还是有滴……」

  见我这么说他就放心了不过还是补充到:「哦,没事,你要是没有我一会儿
多取点……」说是这么说不过能听出他是不情愿在这方面请客的。

  我没在意更多,反正是很期盼。路上还是会担心,去玩了排不上队怎么办,
还好我们八点左右就到了,会所大厅里人很多,不过还没到人挤人,目测已经不
止两百人了,心想完了,过夜是没戏了,不过300块来个豪华保健还是可以的,
不过这么多人,排队得排到什么时候去?

  我没有埋怨震子来得晚,俩人在大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下,马上又小弟过来招
呼,震子轻车熟路的要了牌号,又叫我换了鞋,我则是环视周围的人,哎,什么
样的人都有,五、六十的大叔,十几岁的未成年,穿着光鲜的老板,满身纹身的
大哥,喝醉了的老男人,当然也有穿着很惨淡的打工仔,不过一看就是外地的。
这时我就没那么担心了,反正一会进去了都得脱光,谁知道你啥来头。

  虽说排队得人很多,但是并不乱,没看到有人抢号,抢先的感觉,临近8点
半,大厅里已经是呜呜泱泱的挤满了人,月末也有600多人了,看来得到消息
的嫖客还是蛮多的,这种大酬宾的广告总不能贴在门上告诉你,所以知道消息的
一定是老嫖客了。

  我和震子一直没怎么聊天,我也只是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还生怕被熟人看到。
过了一会大概快到九点的时候,刚才招呼我俩的那个小弟过来,要我们先进去换
衣服,我和震子跟着他进了男宾更衣室,换了衣服,震子随手给了20块小费,
然后叫我把钱准备好。我问他要不要多拿点,他说只要300,不要多,我准备
了300的大票穿着浴衣跟震子到了更衣室后的走廊里,这时候人还不多,那个
小弟收了我们的钱,给了我们另一个手牌。我看了下手上89号的蓝色手牌,心
里有了底,原来我俩来的不晚,后来才知道说是排队,其实没有人排队,是在开
门前经理会把熟客叫过去单独给好牌,提前进场,而且真正过夜的也不一定就是
100个,只要有小姐下钟了,你就可以免费包她过夜。震子就是跟一个经理认
识,所以直接拿了号牌。仔细一想也是,这个开门酬宾的广告一定是口口相传的,
所以一定是一个经理给自己的熟客消息。而外面大厅的很多客人也许只知道前三
天300的活动,并不知道前一百名免费过夜的优惠。

  震子让我只准备300是怕服务中,会有技师要消费或者加价钱什么的坑人
举动,还有突然闯进来个女的,说要给你玩双飞,当然还是要你钱,所以让我只
带300。不过他的想法是多余的,因为今天的活动,所有的项目只限于300,
如果多了,你可以跟经理反映,虽说店大了欺客,不过人家刚开张还是信誉优先。

  走过了走廊,来到休息大厅,这里的景象让我足足呆了半分钟。只见上百名
技师身着性感的低胸齐屄短裙,齐刷刷的战成几排,人人挑选,你选哪个都行,
只见她们浓妆艳抹,酥胸半露,大长腿还蹬个恨天高,是在太诱人,小弟让我们
赶快选,等下客人到了9点冲进来,就没这景象了。后面的客人肯定是看不到这
么多美女站在一起的,他们最多只能感受到几个技师一起出来给你挑的场景。

  我当时是傻掉的,稀里糊涂的挑了一个个子非常高的的女生,也不记得当时
其他人是怎么选的,也不记得保安和小弟是怎么维护秩序的了,只记得,从选到
美女那一刻开始就没了震子的踪影。美女把我领到一个按摩房,里面很简洁干净,
只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电视。床上很干净整整齐齐的叠放着浴巾和枕头,
美女开了灰暗的灯光,然后就去拿东西去了,我一个人傻坐在这里看着电视,想
着一会儿会发生什么……

  说到这里很多看客们会厌烦,这种按摩房谁没去过,而且也没有高级到哪里。
这里大概有200多个按摩房间,都是大保健的标准,跟很多高级会所有客房有
水床的配置确实比不了。

  服务的标准是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里「技师」会给你做超过30种的服
务,这个美女给我做服务的时候,我是一声没有的,她看我紧张猜到是第一次,
也不抚慰我,只是安心做她的「事」。桑拿按摩的过程很简单,一堆说不上来的
服务,起的天花乱坠的名字,我不记得都有那些,反正就是舔脚、舔屁眼、舔咪
咪、舔鸡巴,然后有点什么艳舞后面就是干屄了。整个过程我脑子还是懵的,不
过那时的兴奋也就至于没见过世面。

  一个半小时,我已经不知道是怎么个过程了,只记得那美女赞我很厉害,干
了那么久才射,这里没有冲凉房,她提醒我也快下钟了,不如让她去洗洗了,反
正她过一会儿可以来陪我过夜。没有过多的的聊天,我让她去吧,我也被她折腾
够呛,虽说只射了一次,也很累。

  到钟后小弟带我去淋浴,洗完了又可以去汤池泡泡,这边就光亮多了,很多
客人,洗完了,还可以去公共休息大厅,男女都有,又很多是一家人来的,一看
就只是洗正经澡的。小弟提醒我,到了2点可以到楼上的客房去睡觉,到时候有
美女会上来陪我,这个听上去还挺让我期待的,不过很多客人在做完了一次之后
就没兴趣让小姐陪睡觉了,老板们大多都会家去了,谁还在个澡堂里等几个小时。

  休息厅的环境很好,东西随便吃喝,不一会儿看到震子也出来了,他也是很
疲惫,出来俩人歇了一会儿,交流了一下心得,然后他居然提出一个想法——再
走一圈,我说我可没钱再玩一次,他却说只是去看看,下面人很多,再看看美女
也挺有意思的。

  下了楼,来到更衣室外后的大厅,我这才重新看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其实这
里只有200平左右的地方,很挤,摆了几排座椅,就更挤了,这里是供来桑拿
的客人等待房价或者技师的时候休息的地方,这天成了选秀大厅,这时候客人很
多而且根本停不下陆陆续续的走动着,美女当然也没有了刚才的阵势,只是由经
理带着一波一波的美女供客人挑选。

  我和震子换上了休息厅的浴袍所以没有小弟再过来招呼,我环视着周围忽然
见到一个高大帅气而且眼熟的面孔。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