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06章 出师未捷密先泄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337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等到列车平稳运行加速,韩玉梁借着窗户的反光,好好观察了一下坐下后就
一直面冲里没说话的杉杉表情。

  还行,看上去并不是太抵触,也没有特别戒备。

  想想也对,她一个已婚少妇,又不是什么清纯处女,都69吞精被舔屄到高
潮迭起了,一说只有他们两个过去还装样子难受也未免太矫情了点。

  不过她看上去还是有点心事似的。

  大概是在惦记自己老公到底吃没吃到绑匪承诺的鸡腿吧。

  为了装作不是专门在看她,韩玉梁清清嗓子,笑道:“这车我还是头一次坐,
可真够快的。”

  “地下的隧道线路更快,不过那个仅供特殊情况使用。应该是预防灾难突然
再来的。我小时候坐过一次,我都还没觉得困,就已经到目的地了。”杉杉打开
了话匣子,扭头看着他问,“那位沈小姐也是你的朋友?”

  “还是合作伙伴更准确些。”

  “你挑选合作伙伴……是看外貌的吗?她和叶所长,都是大美女呢。”

  韩玉梁挑了挑眉,看来是沈幽那一套紫色皮质紧身衣太过惹眼,容易给看到
的女性留下潜在压力,“我喜欢漂亮的姑娘,不管朋友、委托人还是合作伙伴,
能找女的绝不找男的,能找漂亮的,当然也绝不找一般的。”

  “你好色得简直像是个漫画人物……”杉杉浅浅笑了出来,比起之前一直带
着淡淡愁绪的面孔,登时平添了七分动人。

  “我倒觉得自己厉害得像个小说人物。”韩玉梁笑道,趁着这列车厢没什么
人,卖弄一样伸手一抓,凌空吸来了过道另一边椅背口袋里的杂志。

  这种高深内功,就是在他原本的世界表演,一样技惊四座。

  杉杉自然只有佩服到瞠目结舌崇拜不已。但她性子内敛,他一说是秘密,就
好奇不再多问,只是偶尔打量他手臂一眼,像是在猜里面是不是装备了什么先进
的高科技道具。

  列车很快就加速到了顶峰。杉杉并不受什么影响,但轻功和内功在身的韩玉
梁则感觉有些难受,身体所体会到的速度与眼睛观察到的不一致,而且不一致的
程度远超在汽车内部的时候,即使注视车窗外也难以缓解,很快,他就脸色苍白
觉得头壳里翻江倒海,难受得好像脑浆子要从鼻孔里喷出来。

  “你……不舒服?”

  “嗯,不太习惯。”他靠在椅背上,暗想还是骑马更爽。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见鬼的时代满世界都是马路却不见一匹马上路。

  “你换到靠窗吧,这边能舒服些。”杉杉抓起搭在身上挡着短裤下大腿的薄
外套,起身准备跟他换座。

  他从善如流,横挪过去。但这种好机会不吃一下豆腐,未免有悖淫贼职业道
德,膝盖轻轻一顶,就让杉杉哎呀一声,跌坐在他怀里,抱了个喷香。

  她急忙说了声抱歉,撑着他腿再次站起挪到旁边。

  韩玉梁靠着椅背闭上眼,默默品味了一下刚才瞬间采集到的背后拥抱信息,
这个女人,显然更适合背后位,那饱满柔软的臀部和纤细腰肢搭配出的曲线不仅
充满了视觉刺激,挤压时候反馈的弹力也无比销魂。

  再加上背后位时格外强烈的征服感,针对后庭更容易的进犯优势,真是搞定
她后的最优选择。

  他觉得,杉杉应该已经动了春心,只是没动真心而已,他上心勾搭勾搭,剩
下的,就看叶春樱不在的这几天,亲爱的绑匪大人能帮他助攻到什么程度了。

  想到绑匪那边的事,韩玉梁皱了皱眉,问道:“杉杉,春樱说过去那边后怎
么布置背景了么?”

  “没,等选好住处,再打电话问她吧。”杉杉看起来有些惆怅,“我爸妈那
边肯定不能回去,我……还不知道咱们要住到哪儿呢。我以前在老家,其实就没
怎么在外面住过。”

  “你不是十八岁就跟大绵羊出去开房了么?”

  “那也都是他拿着我们俩的身份证去办的。”杉杉低下头,眼神有些复杂,
“他在的时候,什么都不舍得让我来……我总觉得,自己被他惯坏了。”

  韩玉梁柔声道:“那,现在是你努力回报他的时候了。”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杉杉自嘲一样地笑了笑,“就是……用这种他可能再也
不会要我……的方式吗?”

  他淡淡道:“未必,也许经过这一次,他更爱你也说不定。你忘了他上次看
到你的视频,还铁树开花重新勃起了一次么?”

  杉杉苦恼地捂住了脸,“可那……那不是因为他啊……”

  “不管因为什么,他的问题解决了,才是最重要的吧。”韩玉梁微笑道,
“满足一个人有各种方式,但不管什么方式,首要就是他本人喜欢。比如,我喜
欢吃肉,你就最好别整天对我说素菜对身体好,要少吃肉多吃菜。那只会让我越
吃越少。”

  杉杉楞了一下,跟着连忙说:“啊,对不起,这几天我会……多买肉做给你
吃的。之前我是听春樱说你那样吃,觉得……不太好。”

  “这就是我说的,你觉得不太好的事情,也许正是别人的心头最爱。我敢这
么直接告诉你,可你老公未必敢。不然,你也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老公的敏感
带吧?”他拍了拍杉杉低下的头,“等救出来他,跟他认认真真坦诚一切地谈谈
吧。”

  “包括……我和你做过的事情?”

  “包括。”韩玉梁笑道,“你只有真的下决心坦白所有秘密,他才会有对应
的勇气来告诉你一切。再说,你我之间也没什么吧?”

  杉杉扭头瞪着他,涨红脸说:“你……你都让我……我吃了那个了!我连老
公的都没吃过!”

  这事儿看来对她的打击当真不小,这会儿一说眼圈就红了。

  “这不是绑匪要求的任务中发生的一点小意外么?”韩玉梁笑道,“之后要
是有更过分的要求,你也是不得已的,你老公会原谅你的。”

  原谅色的帽子,和他应该挺配。

  杉杉沉默了一会儿,自我安慰一样地轻声说:“咱们一定得赶快找到他们才
行……求你了。”

  “我会加油的。”

  嘴上这么说,但一想到拖延下去能玩更多次人妻惩罚游戏,韩玉梁就动力不
足。

  而且他人生地不熟,找男人又不专精,磨蹭上十天半个月找不到,很合理嘛。

  两天就惩罚到舔下面的地步,有半个月时间,估计能把身上的眼儿肏个遍。

  想到这儿,他才算有了几分精神。

  嗡嗡嗡,杉杉挎包里的新手机震动起来。

  她掏到手里,不太适应新的解锁方式,划拉了好几遍,才看到上面的内容,
跟着,刚才还满是羞红的面庞霎时间一片雪白。

  “怎么了?”韩玉梁忍着头晕问道。

  杉杉哭丧着脸,把手机直接递给了他。

  “你们还挺厉害,这就上车来找我了啊。看来,是我小看你找的侦探了。下
车找到住处后跟这个地址联系,还是老办法,否则,呵呵。”

  下面附带的照片,是杨明达肿起了半边的脸部近景特写。

  “咱们都还没开始找……就被他发现了。”杉杉捏紧小拳头狠狠捶着自己的
腿,“为什么啊,明明我连手机都换了,电脑也是做过系统的,春樱不是说不可
能被追踪了吗?”

  韩玉梁其实已经想到了答案,目光落在头顶置物架上的旅行包,对方指定的
那些惩罚道具,杉杉可是一定会带在身边的,那个箱子不知什么时候就放在那里
等着取了,里面想要动手脚,实在是容易得很。

  不过春樱不在,他也没必要玩揭秘游戏来炫耀聪明才智。

  毕竟这个所谓的绑架,本质上就只是人妻游戏,既然最后救出杨明达的结局
是已经注定的,他自然生不出多少紧张感。

  柔声安抚了几句,等列车到站,他们两个就急忙踏上了寻找住处的路途。

  和新扈比起来,HJG03区更加荒凉,也更加安静。

  小小的车站外,十一点十五分才过,道路就已经安静而沉寂,连揽客的黑车
司机都懒洋洋坐在驾驶席上开着车窗抽烟,没兴趣过来张罗。

  左右两侧顺着路灯的光张望过去,视野里除了远处隐约的建筑轮廓和稀稀拉
拉的灯光,就是大片荒芜的野地。

  没有田,也没有屋,有的只是杂草,灌木,叫不出名没修剪过的歪脖树,和
几处破败的旧工厂房屋,红墙断壁,残砖满地。

  如果不是另一个方向的远处就有巨大的工厂建筑正在发出怪兽一样的轰鸣,
向着天空吐息出脓痰一样的黑绿烟雾,这个城镇真看不出是否还活着。

  这一批出站的,就只有他们两个。

  没有出租,只有三辆黑车。

  这种地方在新扈用起来都勉强的叫车软件根本覆盖不到,网购的快递小哥大
概就是当地能享受到的最大信息便利,杉杉犹豫了一下,只能向黑车那边走去。

  看了看排头那位五大三粗膀子上纹得花花绿绿的模样,杉杉拽了一下韩玉梁
的衣服,往第二辆的瘦高个司机那儿走去。

  但对方指了指排头那辆车,喀哒一下,锁死了车门。

  “坐进去吧。”韩玉梁走去第一辆后门,拉开指了指里面,“有我呢。”

  司机扭脸盯着韩玉梁,皮笑肉不笑说:“哥们儿一看也是练过的啊。卧推多
少?”

  韩玉梁看对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拉住杉杉让她往后撤了半步,淡淡道:
“平时不去健身房,你看这样卧推有多少?”

  说着,他弯腰单手握住车底盘,吸气沉腰,玄天诀充盈臂膀,屈膝一提,将
那辆高头大马的旧越野掀起了半米高。

  后面第二辆车的司机当即把上半身钻出车窗,丢掉烟头就要给手机开摄像模
式。

  韩玉梁瞥他一眼,弯腰把车放回原处,起身道:“这位兄弟,还有什么问题
么?”

  “没……没了。您和嫂子要去哪儿?”

  他扭脸看了杉杉一眼,伸手拍了拍呆若木鸡的她,“上车,说地方,咱们赶
紧出发了。”

  HJG03作为灾后专门划分的工业区,整个城区的职责就是保障工业生产
的最大效率运行。因此,城区中心基本就是三个大厂分割占据,配套生活设施都
算是自家厂内的福利,据说和大劫难前更早的某个历史时段惊人的相似。

  不过和那时相比,这时的工厂控制区并没有那么封闭,更像是因为共同所属
而自然增强向心力的松散生活集体。

  三家主要工厂昼夜都不休息,靠技术和多班三倒的工人连轴转。

  能感觉得到,杉杉很不喜欢运转中的工厂,看向那些钢筋水泥构筑的巨大阴
影时,就像是在注视什么洪荒巨兽。

  所以最后他们选择了穿越大半个城区,到了近郊一所厂区下属职校附近。

  这里远离厂房,因为年轻学生多,被称作炮房的民宿也就多,而且距离HJ
N07较近,步行到动漫展将要开办的文化馆也就半小时多一点。

  至于网络环境,工业区的信息基础建设比卫星城都要好些,多少下层网红借
此翻身,完全不必担心。

  一路上韩玉梁都在观察。

  这里比新扈小很多,在地图上,也就和南城区差不多大。

  但实际行驶在里面,依然会感觉自己无比渺小。

  如果真刀真枪拼命找绑匪的位置,这一栋栋高大冷硬的居民楼,要去调查询
问到什么时候?

  他以前一夜之间可以探遍一座小城。宅院好进,人丁也没有多么密集。

  而现在,他真要凭功夫硬找,一晚上恐怕也就能探遍一座小区。

  和叶春樱一起选择新的生活方式,是正确的。易霖铃,不也适应得很好么。

  杉杉一路沉默,韩玉梁胡思乱想,直到该付车费时候,才算是有人开口说话。

  “哥们儿,嫂子,咱们只当是交个朋友,车钱我一分不要。”那司机停下车
一看杉杉打开了挎包,马上很热情地说,“你们要是来办事儿的,呐,这是我的
名片,白天我是跑销售的,时间自由,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杉杉当即就要摆手。

  但韩玉梁接了过来。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哪怕是条烂泥沟子,也好
过无路可走。

  “刘钢……兄弟。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车钱不能不给,这大老远的,不
能让你白跑。这么晚还在外面讨生活的,都不容易,你就别客气了。”他给杉杉
递了个眼色,示意她继续掏钱,笑道,“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么需要委托人帮
忙的地方,联系我们所长就好。”

  一看是需要花钱请的侦探,刘钢的热络劲儿也下去了些,不过收钱之后还是
忍不住问了一句:“哥们儿,你这力气,到底怎么练得啊?我开车想了一路也没
想明白,我这车……再加上我,起码一吨半呐,你……你一只手就捞起来了?”

  “只是斜一下,又没举到头上。”韩玉梁开门下车,“反正需要苦练,这事
儿没捷径。”

  “不是,哥们儿,我说……这他妈不是苦练的事儿吧?卧推带背心儿的世界
纪录也就五百多公斤,不带装备三百多公斤就能上世联的报纸了。哥们儿……”
司机说到这儿,对上了韩玉梁的视线,明智地选择了闭嘴,“成,算我扯屄,哥
们儿走好,有事儿打电话。我帮忙不收钱。拜拜。”

  韩玉梁把名片塞给杉杉,“拿着,明天联系一下把大绵羊照片发给他几张,
让他帮忙找人,悬赏点钱。嗯……别说是你老公。就说是我仇家。这样他能积极
点。这种跑地面的人,能用得上。”

  杉杉点了点头,收起名片拿出手机,联系眼前的公寓楼门口挂的牌子上的号
码。

  现在仍是暑假,职校的学生都还在家里疯狂挥霍青春,炮楼的生意并不好,
知道有顾客,房东乐颠颠穿着背心裤衩就趿拉着拖鞋出了门。

  他们不是学生不缺钱,考虑到私密性,直接租下了一层带后院的一个整户,
冰箱厨具空调电脑一应俱全,网线单拉,在周边学生心目中算是小富家庭孩子才
舍得带女友长租同居的那种。

  确认好是直连光缆后,杉杉直接预付了一周的租金,房东喜滋滋就帮忙送行
李进了屋,和韩玉梁一起住进了房东的对门。

  两室一厅,两个卧房都有双人床,算是很合适的地方。

  不过电脑很破,韩玉梁瞄了一眼,就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插上了网线。

  简单收拾一下,杉杉坐到已经打开的电脑前,带着认命一样的表情连接了手
机上提示的网页。

  代理中转已经预先准备好,剩下的操作杉杉做过很多次,戴上耳麦后,很熟
练地敲下回车,正式连通。

  “喂,请问能看到了吗?”

  “你们安顿得还挺快。职校附近的房子,不算太舒服吧?”

  杉杉不知道到底怎么被追踪的,也已经放弃去想,皱眉说:“怎么住都无所
谓了,我就想……赶快找到我老公。”

  “我早说过了,杉杉小姐,你最好的救他方式,就是耐心地跟我玩这场游戏。
其实,我原本给你准备好的奖励里,就有对地点的提示。等你赢几次,看到你老
公被关押房间的全貌,我就会让你来到工三区。来到这个装满你们夫妻俩回忆的
地方。”

  杉杉噙着泪问:“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要是对我有什么想法,你说,
我……我这就去找你,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你放了我老公好不好?”

  韩玉梁大概能猜到她焦虑着急的原因。女人的身体毕竟是诚实的,身体对心
理的影响也是诚实的。刚才下车,他伸手,她就很自然地拉住借力出来,肢体接
触上,已经不再存在任何隔阂。

  再加上,对方对她行踪的掌握,让她救出老公的希望更加渺茫。

  “我这不是正在要求你陪我玩游戏吗?你连这都做不到,我怎么相信你做什
么都可以?”

  杉杉突然摘下耳麦离开摄像头前,打开卫生间进去捂着嘴巴闷声尖叫了十几
秒,然后才红着眼睛出来坐回到茶几边的沙发上,对着电脑屏幕说:“快点玩吧,
我……我什么都没问题。”

  “你打乱了游戏步调,所以,要先对你追加一次惩罚。”

  “你说,你说吧。”杉杉撑着膝盖扶住额头,有气无力地回答。

  “让我看你的裸体,什么都不许在身上,耳麦也不要戴,摄像头拉远些,让
我把你全身上下都看清楚。”

  杉杉愣住了。

  但短短几秒后,她就解下耳麦放到茶几上,“韩玉梁,帮我把茶几拉远点。”

  说话间,她就已经解开了短袖上衣的扣子,反手脱下。

  前扣胸罩打开,雪白的乳房弹跳出来。

  短裤解开扣子,连着鞋袜一起脱下甩到一边。

  内裤扯掉,团成一团扔到沙发角落。

  抬手拽掉发圈和发卡后,散落下头发的杉杉,就已经成了初生婴儿一般的模
样,双手连私处都没有去捂,就那么站在了摄像头拍摄的范围内。

  她望着屏幕上的小窗口里显示的自己,犹豫一下,缓缓原地转了一圈。

  “很好,看得很清楚。”屏幕上和韩玉梁的心里同时冒出了这句话。

  杉杉走过去抓起耳麦,“我还需要做什么,你说吧,是要和我请的侦探做爱
给你看吗?你是不是就喜欢看这种表演啊,变态!我都说愿意给你了,你为什么
不敢要!就只是看看你就满足了吗?你是不是男人!”

  她面红耳赤,柔软的胸脯急促地起伏,看来,情绪已经绷紧到了极限。

  屏幕上呈现出的,依然只有文字。

  冷冰冰,没有语气,没有抑扬顿挫,感受不到任何情绪的文字。

  “今晚我要好好想想被你打乱的游戏步骤该如何继续进行。作为惩罚,明天
游戏开始前,最好今晚,我要你身上脖子以下的部分,看不到一根黑色的毛。明
天我会先检查你做到了没有,那么,再见。”

  韩玉梁忍不住撇了撇唇角,有的保守特政区脖子以下不许描写,这位看来是
憋得,脖子以下不许有毛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