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梳头】(第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为妈妈梳头】(第五章)

作者:taolee52
2020/09/1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734

  这一章的肉戏惊险而刺激,最后梦境和现实交织,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
是现实。——译者按

           ***  ***  ***

                第05章

  之后,我不得不离开了房子,看着妈妈在旁边不碰她实在太难了,所以我离
开了。我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可他们都已经有事了,再说我根本就不想有人陪
我,我只是需要一个人呆着,我已我就开车去乡下了,沿着二级公路,有时候甚
至要碎石路,颠簸在起伏不平的乡村。

  这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对妈妈的思念与电台播放的妈妈那个时代的「经典」
摇滚乐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我走过了数英里的美丽乡村,却没有真正观赏风景,
我的脑海里播放着一部由我和妈妈主演的电影。我回忆着妈妈的面容,妈妈看起
来并不比我的年龄大多少。我和妈妈做着一般会和我年龄相仿的的女孩一起做的
事,去看电影,吃汉堡,吃披萨,参加聚会,有时和朋友们一起厮混,但更多的
时候只是我们在一起。

  是在妈妈到爸爸之前,我和妈妈一起生活的那个世界。

  爸爸现在几乎不再出差了,我怎么才能让爸爸离开妈妈呢?我想让爸爸离开
一两个晚上,让我和妈妈可以单独相处,这样我就能在早上用温柔的爱抚唤醒妈
妈。或者我可以找个借口让妈妈去拜访一些亲戚或朋友,要找的亲戚或朋友必须
住的不远不近,驾车可达,但又不太能太近,因为我想要和妈妈在汽车旅馆过夜。
可是这些选择都需要放假才能变为可能,还要好几周才能放假呢,我等不了那么
久。我得想到其它能和妈妈单独相处的方法。

  把那么远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吧,先想想今晚怎么样。今晚我要给妈妈编辫子。
我可以想象妈妈在浴室里,妈妈在一缕缕把头发编成辫子,我则在在镜子里欣赏
着妈妈。妈妈自豪的向我展示她的乳房,拱起背收紧肚子,让乳房挺的高高的,
妈妈把赤裸的屁股挤在我的大鸡巴上,让我的大鸡巴埋在妈妈屁股的裂缝里。

  哇哦!上帝啊!我急忙把车开直,双手在方向盘上挥舞,倒车……倒多了……
重新倒,避开沟渠……终于回到我我这一侧的道路。

  「上帝啊!」我喊道,看着后视镜中那辆车在路上迅速消失,一只手直直的
地举到驾驶室窗外,显然是对我树起了中指。我如释重负,然后又紧张的大声笑
了起来。

  「我的天啊,肏,专心开车吧,麦克,」我对着自己喊到。

  我看两腿中间,那个高高的帐篷还竖在那儿,可是我刚才驾车心不在焉,心
里一直想着妈妈的无法否认的证据。

  「你差点杀了自己,你这混球!」我笑了。

  我放慢了车速,环顾四周的风景,但我的思绪很快又回到了妈妈身上。我极
力避免在脑海中再像刚才那样上演一幕浴室场景,可是不是十分成功。

  晚饭我回来晚了,非常晚,我到家时差不多天黑了。一到家爸爸就开始训斥
我。

  「你去哪儿了?」还没等我回答,爸爸又说:「你说了你今天要帮妈妈梳头
的。」

  「爸爸,对不起,」我说道。

  「我开车兜风忘记了时间。妈妈生气了?」

  「听见你开车回来,妈妈赶紧去给你热饭了,你妈妈从来不会生你的气,你
知道的。」

  我走进厨房,妈妈站在微波炉前等着微波炉运跑完。妈妈的右手和臀部靠在
吧台上,面朝着我。当妈妈看到我时,她逗笑的眼神朝客厅和爸爸瞥了一眼,然
后又回来看着我。妈妈的睡袍紧紧地系在腰上,看妈妈已经准备好上床了,我意
识到我回来的实在是太晚了。我欣赏着妈妈的身体,眼神经过睡袍,沿着妈妈的
大腿来到她脚上穿着的毛茸茸的拖鞋上,然后眼神又原路转回去。我不害羞,也
不介意妈妈从我的神情和我的动作上看出我的心思。

  「对不起啊,妈妈,」我平静的说。

  「不用对我道歉,」妈妈回答道。

  「驾驶的过程还好吧?」

  「没什么问题」

  「所有事情想通了?」

  「嗯。」

  「驾驶或者长时间漫步对思考很有帮助。」

  「是的。」

  就在这时,微波炉发出叮叮声,妈妈等到第五次叮叮声才打卡微波炉。妈妈
从来不在叮叮声结束之前打开微波炉,我有时候没等叮叮声结束就打开微波炉的
时候,妈妈总是很生气。说残余的辐射对我身体不好。妈妈把盘子递给我,说天
气很热,让我赶紧坐下。她倒了一大杯牛奶递给我,坐在桌子另一头和我相对的
椅子上。我吃饭的时候妈妈只是微笑的看着我,没有打搅我吃饭,直到我快吃完
饭才开口说话。

  妈妈在我身边让我感到胸口发紧,皮肤极度敏感。

  「那么,」妈妈声音有些沙哑的问:「晚上你还为我梳辫子吗?」

  我赶紧点头,不敢发出声音,因为我担心我的声音会因为紧张而变成古怪的
嘎嘎声。

  「很好,」妈妈微笑着。妈妈站起来前用脚轻轻蹭了蹭我的脚踝。

  「把盘子放好就上楼吧。」

  妈妈在门口停下,半转身看开着我的脸说:「你最好先换好睡衣,因为梳头
需要很长时间。」

  我模模糊糊地听到妈妈告诉爸爸她要上楼去,因为我要给她编辫子。他上来
时最好先锁好门,关好灯。我已经开始期待着触摸妈妈头发和妈妈柔软后背的感
觉。

  我不得不用很热的热水浇我的手,好让我的心思别全在妈妈身上。最后还是
冷水的冰冷让我从失魂落魄中缓过来一些,我走过爸爸身边上楼了。我冲进房间,
以创纪录的速度换好睡衣。我唯一能做到的是不要跑着去妈妈的房间。

  妈妈坐在梳妆台前的长凳上等着我,就是那条我第一爱抚妈妈时她坐的那条
长凳。我慢慢地走近妈妈,看见妈妈的头发在睡袍外面均匀地散落在后背上。来
到妈妈身边,我可以看到妈妈的睡袍前面敞开着,两条衣襟相距大约10几厘米,
所以妈妈的胸并没有露出来,可是我的大鸡巴还是快像旗杆一样支起来了。

  妈妈的脸上是那种诱惑和理解的微笑,妈妈理解的是,正是她让我变得如此
敏感。在妈妈身后徘徊,我的眼睛不能始终注视着妈妈的眼睛,因为我的眼神顺
着妈妈睡袍的缝隙,在妈妈隐藏起来的乳房之间,来到妈妈微微撅起的腹部,看
着妈妈性感的、召唤我的肚脐眼,看着妈妈肉色的内裤。

  「喜欢屄柳吗?」妈妈问,嘴角一侧微微挑起,明显是在逗我呢。

  妈妈的内裤是前面刻有暗花的设计,不过妈妈知道那不是我现在关注的重点。

  「在某种程度上,我喜欢,」我答道,也开始逗妈妈。

  「你是一个鉴赏家?」

  「是的,某种程度上我是一个鉴赏家。」

  妈妈因为喜悦笑得更开怀了,在逗趣中,我感觉一种紧张的喜悦席卷我的全
身。

  「你要不要靠近看看?」

  妈妈把双膝分开一点,内裤露出更多一点。

  「我当然要欣赏一下,我想妈妈的屄柳很稀有,是收藏家的最爱。」

  「真的吗?」妈妈叫道。

  把双腿打开更多一些,大到我可以看见妈妈坐在长凳上打开大腿的性感的样
子。

  「你感觉怎么样?」

  「妈妈的屄柳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淫荡的品质。我不知道怎么能清楚的说明,
但妈妈的屄柳有一种无法压抑的生命力。」

  我觉得这话听起来很蹩脚,但妈妈似乎喜欢。妈妈的双腿张开得更多了,她
的内裤向前鼓着,如此清晰准确的描绘出下面丰隆的阴阜小丘的形状,以至于一
个永久的记忆镌刻在我的视网膜上,「屄」这个词永久的和我这个记忆联系在一
起了。

  「这是我所见过的对屄……柳的最生动的诠释,当然了,我得靠的更近一点
才能最终确认这一点。」

  「我不确定,」妈妈说,声音有点犹豫。

  「我丈夫在楼上呢。」

  「他一定不会介意的,」我抗议道,「毕竟我们这是在搞艺术。

  妈妈笑得很开心。我确信我挖到了宝藏,正准备俯身去收获我的奖品时,但
是大厅里的一声吱吱声让我僵住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整个人都吓得僵
硬了。

  妈妈的膝盖啪的一声合上了,睡袍也迅速拉在一起,并牢牢地系上。在爸爸
走进浴室前,我福至心灵的地抓起一把头发,开始把这些头发分成小缕。

  「还编辫子呢?」爸爸问,在去卫生间的路上瞟了我们一眼。

  「刚刚开始呢。」妈妈说,「我们在这儿打扰你了吗?」

  我想应该是打扰了,我们去楼下吧。

  「不用,」爸爸打消了我的主意,消失在卫生间里,紧紧关上门,随后就响
起了小便的哗哗声。

  我紧贴着妈妈的头发,伏在妈妈的肩胛间,我的大鸡巴挑逗似的嵌在妈妈身
后。

  「我们去楼下做吧,妈妈,这样爸爸就可以睡了,」我建议道。

  「爸爸怎么都能睡着,」妈妈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冷静的说。

  听到爸爸刷牙的声音,我真的开始给妈妈编辫子了。我干活的时候,妈妈一
声不吭,眼睛也不看我。直到辫子快扎好,她才看我一眼,但就在这时爸爸走进
房间,妈妈又朝着爸爸方向看过去。爸爸没管我是不是在,脱下衣服,穿上睡衣。
我开始编另一条小辫时,爸爸钻进被子里,拿起一本书,开始看书。

  「你不累吗?」妈妈问?

  「还好吧,」爸爸没抬眼答道。

  除了我扭妈妈头发和爸爸翻书的轻微声音外,没有其它声音。

  「你吃药了吗?」

  很长的停顿。

  「没有。」

  「克里夫,你最好吃药。」

  爸爸没有应声。

  「克里夫?」

  「我感觉我不吃药也能睡着。」

  「那会翻来覆去的老弄醒我,」妈妈抱怨道。

  「不会,我不会的,如果……好吧,我还是吃一颗吧。」

  「你保证?」

  「我保证。」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爸爸在看书,我在编辫子,妈妈平静地坐在长椅上,不
看我们俩。我已经编成了四条长辫子,我以为我都编完了,但妈妈示意头两侧头
发较短的地方,我开始在两边在头两侧编一些较短的辫子。

  我靠近妈妈,靠在妈妈的头上和肩膀上,我忍不住又把我的大鸡巴贴在妈妈
的背上,透过睡袍感受着妈妈温暖的肌肤。现在妈妈的头发都已经编成了辫子。
从妈妈的头的侧面望去,我可以看到妈妈的长袍前面有点裂开了,但裂开的又不
多,不让妈妈的魅力尽情展露。我看了一眼镜子,看到妈妈在看着我。

  她一直盯着我的眼睛,她的左手,离爸爸较远一侧的那只,出现在睡袍前,
把睡袍拉开,拉开的程度刚刚好,恰好让光线可以照到妈妈左边那赤裸的乳房上。

  我把我的鸡巴更用力地顶在妈妈的背上,妈妈身体向后挺,拱起身子,在我
身上蹭来蹭去。我把这边的两条小辫子扎好,换到了另一边。妈妈的手也跟着转
到另一边拉开衣襟,我很快就看到了妈妈右侧的乳房。我看到了妈妈另一个乳头
变得挺直,现在又看到这一侧的乳头在挺直。爸爸又翻了一页,我则继续把鸡巴
顶在妈妈背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不大声发出呻吟声的。

  当我编完最后一根辫子时,妈妈站了起来,因为所有的辫子编完了。她为什
么不下楼来?妈妈绕着长凳走了一圈,绕过床头走去洗手间。我走出去,但我是
转身走出了卧室的门。

  「晚安,」我对爸爸妈妈说。

  「晚安,儿子,」爸爸回应道。

  「你去哪儿?」妈妈问,「你还没有完成工作呢。」

  「没完吗?」我有点迟疑的问。

  「没有,」妈妈说,向我伸出手,「你要给我的头发擦点油,这样我的头发
才会柔软闪光」,妈妈有点不耐烦的摆摆手,「继续。」

  妈妈带我进入浴室,没关门,所以我能从镜子看见爸爸。妈妈把一个可以挤
压的瓶子递给我。

  「给,」妈妈说,「给我的头发擦油。」

  我在掌心挤了点清澈的油脂。

  「别挤那么多,」妈妈说。

  我用手掌拂过妈妈的辫子,有点紧张的看着们。翻书的声音让我平静些,我
往前靠了靠,把坚硬的鸡巴顶在妈妈下边。

  「就这样,」妈妈大声说,「好好擦。」

  我很听话的地把油擦到妈妈的头发上,与此同时,我把鸡巴在妈妈的柔软的
后背上下摩擦。我很投入,擦到妈妈的第三根长辫子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已经有
一段时间没有听到爸爸翻书的声音了。我立刻开始有点着急了。

  有些违反物理定律,在关灯声想起前,我的心早已经笼罩在黑暗中。

  「你吃药了吗?」妈妈大声问,妈妈用平静的声音掩饰着危险的局面。

  「没有,」传来的声音是那种从枕头下发出的,或者最起码是在被子下面发
出的。

  妈妈没有回答,我则继续给妈妈编辫子,一动不动。两分钟过去了。我的鸡
巴忍受不了了,又开始从妈妈的两瓣屁股间向前顶,然后很快就开始全力摩擦。
妈妈被我冲撞着往前移动,所以妈妈的双手抓着吧台的边缘,让自己安稳下来。
我一只手拉着她的两条长辫子,把她的头往后拉,脸朝上,妈妈的眼睛一直看着
我。

  我做了个鬼脸,用力拉着妈妈的辫子,把我的鸡巴挺进妈妈的屁股。妈妈默
默地笑了笑,脸通红,眼睛火辣辣,流露出兴奋的神情。我十分兴奋的拽着妈妈
的辫子,对妈妈的下面来了一阵又快又猛的冲撞。

  我停了下来,喘匀呼吸。我意识到自己被迷住了。我瞥了一眼门和对面黑暗
的卧室,拼命想控制住自己的思想,或者假装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但当我回头从
镜子里注视妈妈的眼睛,我又迷失了自己。

  妈妈用她的屁股在爱我。妈妈的屁股变软了,放松,敞开着,欢迎着我。我
的鸡巴被妈妈的屁股包裹着,安放在妈妈的两瓣屁股之间。妈妈的热情让我的鸡
巴变得更大,更硬。我放开妈妈的头发,抓住她睡袍的翻领,扯开,露出让妈妈
露出赤裸的乳房。

  我知道如果我握住妈妈的乳房,我就会迷失自己,可妈妈用眼睛恳求我这么
做。当妈妈的乳头刺到我的手掌时,我无法抑制的想大声喊叫,我紧紧的抓住妈
妈的乳头,牙齿咬在妈妈的颈弯,身体弓在妈妈的屁股上。我调整手型,让妈妈
长长的乳头从我拇指和食指之间的圆圈中伸出来。

  我抬起头来,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在妈妈的脖子上咬出的深深的牙印,我
很惊讶妈妈竟然没有叫出来。我看着镜子,妈妈的乳头试图逃出我魔爪的方式很
神奇。妈妈的手不再紧紧抓着吧台,而是抓住我的手,努力把我的手拉开。我顺
从了,让妈妈把我的手拉了下来,放开了妈妈的乳头,妈妈的乳头立刻弹回了胸
前。

  妈妈没有放开我的手。反而把我的手拉到她长袍的翻领处,放在翻领的上端
靠近脖子的地方,过程中妈妈一直在镜子里看着我。妈妈放开手,又抓住吧台。
我很困惑。妈妈想要我干什么?妈妈则在镜子中充满期待的看着我。我终于恍然
大悟,我把妈妈的睡袍拉开,围在妈妈的肩膀上,让妈妈身体前面完全裸露,然
后把睡袍扔到地板上。妈妈赤身裸体地站在我前面,我贴在妈妈身后,大鸡巴隔
着我的睡衣紧紧地插在妈妈后面。

  爸爸躺在隔壁房间的床上,而且爸爸没吃药。我就和妈妈这样,简直太疯狂
了。我竭力想听到爸爸的鼾声,但听不见。求你了,求你了,我想,赶紧睡吧!
我又听了一遍,还是没有什么声音。

  我低头看着妈妈毫无瑕疵的后背,看着妈妈完美的肌肤,优雅地伸进脊椎底
部的凹陷处,弯曲着形成了妈妈美妙的屁股。只有我睡衣的棉布破坏了这优美的
景致。我退后一步,欣赏妈妈美丽的光屁股和和妈妈修长匀称的双腿。

  我呆呆地看着妈妈的双腿,像梦游似的,把的睡衣拉过我坚硬的大鸡巴,褪
到脚下,然后把睡衣踢在一边。我伸手捧起妈妈那可爱的屁股蛋,感受它们的质
感和重量,轻轻地挤压,从妈妈禁忌的肌肤上汲取最大快乐。因为给妈妈发辫涂
油,手上的残留的油脂可以让我的手在妈妈的屁股上轻快的滑动。我喜欢妈妈身
体的曲线和手掌在妈妈的身体上滑动时感受的弹性和阻力,但我享受妈妈把屁股
分的更开,以方便我手指的探索所表现出的妈妈的屈服。

  现在我完全无法理会另一个房间里爸爸现在的情况。我走上前去,把我的大
鸡巴挤到妈妈两片臀肉中间。妈妈在镜子里微笑着,我开始四处寻找,我开始乱
戳乱撞找妈妈的肉洞,流逝的每一秒都让我变得更加疯狂。

  镜子中看见妈妈的嘴撅起来了。

  「嘶嘶嘶……」

  我平静下来,妈妈的屁股在扭动,可是我什么也听不到。我倾身更加靠近妈
妈,脸和妈妈的脸贴在一起。

  「舔我。」

  我在镜子里注视着妈妈的眼睛,妈妈点着头,微笑着。

  我把头从妈妈的背上滑下来,一路舔到妈妈的屁股上,然后我跪了下来。我
轻压在妈妈的膝盖示意,妈妈顺从的把脚分开。妈妈把屁股朝我伸过来,渴望得
到我的恩赐。我向前倾身,把脸贴在妈妈的屁股上,伸出舌头,找寻充满我鼻孔
中那股麝香味的来源,我找到了。

  我开始在妈妈的屁股蛋间舔来舔去,舌头伸进妈妈屁股的裂缝里,我一圈一
圈不断扭动我的舌头,把舌头滑到妈妈屁眼和小穴中间,开始平着舌头舔妈妈的
散发特殊气味的屁眼,你应该看看妈妈是怎么在我脸上扭动屁股的,妈妈太喜欢
我这样了!

  我用胳膊搂住妈妈的大腿,把妈妈抬起来,让妈妈的屁股和我的脸平齐。妈
妈现在几乎平平的趴在吧台上了,头枕在交叉的胳膊上,乳房在在吧台边缘垂着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我又把脸深深埋在妈妈的屁股里。

  我舔啊舔,舔舔舔,把舌头塞进妈妈的身体体内,在妈妈的小屄儿里乱冲乱
撞,然后收回舌头,滑到妈妈的屁眼儿,快速的舔一下妈妈的屁眼,然后再回去
舔妈妈的小屄儿。我的手指伸进妈妈的大腿内侧,直到手指尖触碰到妈妈的阴唇,
我轻轻把妈妈的阴唇分开,这样我的舌头就可以更深地进入到妈妈的小屄儿里。
晃动着我的蛇,直到她的汁液流过我的舌头和窥探的手指。

  她的阴蒂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我的舌头像蛇一样扭动,妈妈的爱液开始流
到我的舌头和我分开妈妈阴唇的手指上,妈妈的屁股开始在我脸上打颤。

  随着妈妈的高潮消退,我收回舌头,最后一次把舌头从妈妈的小屄儿拖到妈
妈的屁股上,舔了最后一下作为道别。但我在最后一秒改变了主意,马上用舌尖
舔弄妈妈菊花上的肉褶,并把我的舌头强行穿过妈妈的括约肌。

  嗯,我引爆了妈妈。妈妈的屁股剧烈地颤抖着,大腿在我的怀里颤抖,大腿
绷得紧紧的,把脚趾头伸出来试图着地。我能感觉到她的肉穴再次渗出液体,妈
妈颤抖着登上另一个更加强烈的高潮,妈妈叫出了声音。

  我惊呆了。我放松手臂,让妈妈的脚落在地板上,当妈妈高潮妈妈平复时,
只有脚趾支撑着妈妈颤抖的双腿,趴在浴室的吧台上。我把脸转向门口,等着父
亲闯进来。

  等了一会儿,爸爸并没有闯进来。我挣扎着站起来,又等了一会儿,爸爸还
是没来。然后我的耳朵听到一种熟悉的声音,他的鼾声。我努力倾听辨别是不是
鼾声,我是在自己吓唬自己吗?

  是的,是爸爸的鼾声,比平时更平稳和平静。

  妈妈还在吧台喘着气,尽力想平稳呼吸。我转过身,把搭在浴盆边缘的厚厚
的浴垫扯过来,铺在地板上,然后抓住妈妈的腰,轻轻地把妈妈从吧台拉起。妈
妈一点没有迟疑的顺从着我。我让妈妈侧身躺下,双腿蜷曲。我推了下妈妈右大
腿后侧,打开妈妈的双腿,让妈妈的腹部稍微拱起。

  我用手搂住妈妈的臀部,把手伸下去包裹妈妈湿湿的小穴,然后拉起妈妈,
让妈妈转过身,把我的膝盖插进妈妈的双腿中间,引导我硬硬的大鸡巴进入妈妈
温湿的小屄儿。

  我滑进妈妈的身体,一部分是靠向前顶,一部分是靠把妈妈的身体向后拉,
让妈妈戳在我的肉棒上。我没有浪费时间,用一直手捂住她的臀部和阴部,用另
一只手抓住一根长长的辫子,这样妈妈就不会从我身边滑脱了,然后开始肏干妈
妈。在妈妈妈自己浴室地板上肏妈妈,我爸爸睡在离我们不远的床上。肏,简直
太他妈狂野了。

  我冲撞着妈妈,我的屁股撞的妈妈屁股噼啪作响。我现在不担心噪音,我相
信爸爸即使没吃药也不会醒来。我很想肏我的妈妈,而我现在就在肏我的妈妈。
我让她的身体在垫子颤抖,我插进去、拔出来,我每次肏干都让妈妈颤抖。

  我用力的插入妈妈,我能感觉到我长长的鸡巴完全插入了妈妈的小穴,我每
次深深的插入都能感觉到妈妈阴道肉褶的颤动,我细细体味妈妈湿湿的阴道柔软
的感觉,我每次都深深的进入妈妈,我都紧紧抓住妈妈,让妈妈无法逃避我深深
的插入,妈妈也在用力肏我,妈妈的阴道夹紧我、再放开,妈妈阴道内壁紧紧的
包裹住我深深插入的鸡巴,我像蛇一样深入,然后转身,妈妈的阴道排斥我的入
侵,然后马上又把我的鸡巴吸入她的小穴。

  妈妈尽可能弯腰翘臀,把屁股朝我转过来,让我更用力的肏她。妈妈扭过头
看着我,她那双狂野的眼神告诉我她需要更多。

  妈妈极度的热情和渴望让我快要射了,我想更用力的操妈妈,可是我抑制不
住,我的精液在妈妈身体内喷射,灌满妈妈的阴道。我无力的跌在妈妈身上。

  「你是我的,妈妈,你属于我,」我喘息着,我的臀部战抖着,喷射着我的
种子。我一直躺在妈妈身上,直到最后一股精液喷射进妈妈的阴道。

  妈妈平躺在地上,双腿张开,我的大鸡巴还插深深地插在妈妈的小穴中。当
我最后一次喷射完身体痉挛时,妈妈向后推着我,身体侧到一边,然后抽身离开……

  她面对洗漱池站着,放水。我仰面躺着,看着妈妈浸湿一块面巾,清洗了阴
部,然后抓过一条毛巾擦干身子。妈妈弯腰吻了,用手爱抚的面颊,然后站起身
走进卧室。我听见妈妈钻进被子,然后屋里除了爸爸轻轻的鼾声外,一片寂静。
我站起来,穿上睡衣,关上浴室的灯,穿过黑暗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是母亲节。

  我睡了懒觉。当我揉着眼睛跌跌撞撞地走进厨房时,爸爸妈妈早就已经下楼
吃完了早饭,把睡意从眼睛里抹去。妈妈的样子健康美丽,但妈妈青春的发辫也
无法遮盖她的性感和成熟的魅力。妈妈穿着一套卡其色的徒步旅行套装,一件快
干材质的宽松衬衫和一条与衣服搭配的短裤,短裤紧贴着妈妈的下身和臀部。短
裤很短,腿部有些宽松,大腿的上部到远足靴之间的肌肤裸露,袜子露出远足靴
差不多3厘米。

  「也是你这个懒家伙该起床的时间了。」妈妈开心的说,「我等你带我去野
餐差不过一个小时了。」

  「去野餐?」

  「是啊,今天是母亲节,我想让你带我去老秃山,去我们家的秘密观景点。」

  妈妈指的是我们当地山上观点下面的露头。步行大约一个小时可以到达观景
台,下面有一块长满苔藓的岩石,观景的视野非常好,但这个更适合野餐,因为
几乎没有人愿意沿着难走的岩石小路爬到那里。一想到可以和妈妈在一块长满青
苔的岩石上独处几个小时,让我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充满了期待。其中有一块骨
头的期待尤其强烈。

  「赶紧的,别磨蹭。」妈妈催促道。

  「赶紧自己找点东西吃,我要赶紧把午餐做好」

  我很听话的跑着去给自己冲些麦片。

  「爸爸去哪儿了?」我问道。

  「在外面喝咖啡呢。你赶紧的。」

  我以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妈妈催我赶紧上楼换衣服。我同样匆匆忙忙的换
好衣服,回到楼下的时候,妈妈已经在门边了,旁边是好几个塞得满满的小背包,
已经准备好出发了。我更是迫不及待的要和妈妈早点到达观景台。

  「别忘了你爸爸。」妈妈指着后院说。

  「好的,」我跑着穿过厨房去和爸爸道别,用一只手撑着墙把上身探入后院,
「爸爸。」

  爸爸手里拿着咖啡,转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正要道别,可爸爸的衣服
让我把话吞回肚子里。

  「准备好了?」爸爸问,爸爸穿的是和妈妈同款的远足套装。

  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时间差不多了,」爸爸说。

  从我身边穿过走进门。

  「艾米莉,你也准备好了?」爸爸喊道。

  「就等你了,」妈妈也喊着说。

  「真遗憾。」我暗暗说。

  我们上路了,爸爸开车,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登山小路的起点。爸爸和我背
着背包。唯一好的地方是爸爸带路,我跟在妈妈身后,一路看着妈妈性感的后背
就是我的风景了。在路上我们遇到过几个人,有的上山,有的是下山,还有两对
夫妇欣赏优美的景色。我们也闲逛着看风景,大约花了十五分钟,其他的人都走
了。在爸爸确认他们已经走了,应该也不会有其他人会来了之后,我们小心翼翼
地绕过悬崖往下走,来到了我们计划到达的地点。

  我们喜欢的这个地方没有其他人,由我们完完全全独自拥有。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妈妈从包里拿出一条大毯子,铺在苔藓上。然
后把我们包里的午餐都取出来,我们一家人开始边吃边欣赏四周的风景。爸爸最
先吃完饭,用肘支撑着头放松自己,妈妈和我还坐着,妈妈的双腿交叉着,我的
胳膊肘放在膝盖上。几分钟后,爸爸把其中一包放在头下,仰面躺下。妈妈和我
继续一边欣赏风景,一边默默地吃完午饭。

  妈妈吃完三明治,拿起水瓶仰头喝了一大口水。我则借此机会欣赏妈妈的衬
衣紧绷在小巧的乳房上的样子,我能确定妈妈肯定没戴胸罩。妈妈把瓶子侧的太
多了,结果水从妈妈嘴里溢出,顺着脖子流了下来。妈妈赶紧把瓶子从嘴边拿开,
放下,然后举起一只胳膊用手背擦嘴。我继续欣赏妈妈身上的风景,妈妈则对我
轻轻的微笑。我不担心爸爸,他的头挡在妈妈背后,所以啥都看不见,再说我基
本可以断定爸爸的眼睛是闭着的。

  失望不禁再次涌上心头,要是这儿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该是多么美妙啊。

  妈妈放下水瓶,开始掸掉腿上的面包屑。开始妈妈的动作是机械的下意识的。
但当妈妈抬起头来看到我在盯着她看时,妈妈就不再那么漫不经心了。妈妈伸出
一条腿,另一只脚蜷缩在伸开的腿的大腿下面,然后,用慢动作的方式,妈妈开
始继续掸面包屑,事实上现在妈妈身上没有一点面包屑都没有。掸啊掸……掸啊
掸。妈妈的动作变得懒洋洋的,但绝对更加感性,妈妈的指尖在大腿顶部清除着
看不见的面包屑,似乎那里到处都有面包屑。

  妈妈对我眨了眨眼。

  「你那儿还有水吗?」

  我回答说有的。我低头看着妈妈放在毯子上的水瓶,水瓶还半满着。尽管如
此,我还是把我的瓶子拿过来递给妈妈,可妈妈根本不理我,继续拂去身上子虚
乌有的面包屑。我拧开盖子,再次把瓶子递给妈妈,但妈妈还是不理睬。我朝妈
妈倾过身体,直接把水瓶口放到妈妈的嘴唇上。

  妈妈喝了一小口。我把瓶子从妈妈的嘴边拿开几秒钟,然后又给妈妈喂水,
妈妈又喝了一口,这次有点水从妈妈嘴里洒了出来。顺着妈妈的下巴流到下面的
大腿上。我很惊讶,因为我根本没把瓶子倾斜太多,倒进妈妈嘴里的那点水根本
不至于溢出来。

  妈妈看看大腿上的水,然后再看看我。我小心的把水瓶盖好,放在身后的苔
藓里。我转回身面向妈妈,伸出一只手撑着自己,另一只手放在妈妈的腿弯。看
着妈妈的眼睛,让手落在妈妈湿漉漉的大腿上。妈妈的眼睛看起来闷闷不乐,本
来那点水妈妈看一眼就可以擦掉。虽然有水,可还是感觉到妈妈的大腿被太阳晒
得很热。

  我把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上抚弄,把洒的水在妈妈的大腿上抹开。水很快就蒸
发掉了。手抚摸妈妈大腿内侧的过程中,我一直凝视着妈妈。在我的手摩擦她大
腿内侧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妈妈看。妈妈唯一的反应就是张开双腿,让我有足够
的空间来爱抚妈妈的大腿。一边摩擦,我的手指一边慢慢地向上移一点点,很快
我的指尖就伸进妈妈短裤下面了。妈妈一动不动,让我就一直这么凝视着。

  我把我的手指向掌心卷曲,同时让手靠近妈妈。妈妈阴阜的肉馒头很突出,
圆鼓鼓的,我用指节在妈妈的小丘上爱抚。妈妈惊讶地张大了嘴,唇上掠过一丝
喘息。我逗了妈妈几分钟,找到妈妈的肉缝,把我的指节陷入妈妈的肉缝上下摩
擦,然后我把手翻过来,用手指上下摩擦,同时前后摆动手指。

  我微笑着。一边感觉阳光暖烘烘的照在我背上,一边爱抚着妈妈的小屄儿,
感觉简直太奇妙了。我原谅了妈妈在属于我俩的日子把爸爸也带来了。妈妈简直
太特别了,丈夫坐在身后,自己张开双腿,把她的小屄而献给儿子。我点了点头,
眼睛越过妈妈的肩头看妈妈的身后。妈妈也回头看了看,然后又回过头注视我的
眼睛,并点了点头。

  我举起手来,看着妈妈因为我的手离开她的小屄儿而露出失望的神色。当我
解开妈妈衬衫上的几个扣子后,妈妈脸上的失望又被期待所取代。我的手滑入妈
妈的衣服,爱抚妈妈一直等待我爱抚的乳房,爱抚妈妈已经变硬挺直的乳头,然
后再转过手移到妈妈乳房的下方,用手托起妈妈的乳房,感受妈妈乳房的重量,
大拇指则一直爱抚着妈妈的乳头,妈妈嘴边无声的叫喊就是对我的最大奖赏。

  爸爸的手突然出现在妈妈的肩上,把她往后朝自己拉,我和妈妈都吓了一跳。
妈妈有些不情愿的地顺从了,很快就躺在爸爸旁边。爸爸的胳膊搂着妈妈的脖子,
让妈妈的脖子正好靠在爸爸的肘弯里,手拉着妈妈的手。我现在能看见爸爸的脸
了,爸爸的眼睛仍然闭着,胸部起伏,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我看了爸爸和妈妈几分钟。母亲看上去很担心,僵硬地躺在爸爸的胳膊上,
因为妈妈敞开的衬衫证明妈妈可不仅仅是看风景了。爸爸则就是想睡觉,在第一
次满意的呼吸之后,爸爸的的姿势和表情就再没变过。

  妈妈的双腿现在都伸直了。我把手伸向妈妈露出的大腿,这一举动引起了她
的注意,妈妈的表情非常清楚地是警告我不要靠近她,我几乎可以看到妈妈在摇
头了。妈妈生气的看着我的手滑入她的两腿中间,妈妈本来要夹紧双腿不让我的
手滑进去,可是妈妈的动作没有我的快。所以反而把我的手夹紧在双腿中间,我
则把手指按在了妈妈温暖饱满鼓胀的阴部。

  我的手动不了,可是我可以按压手指,我正是这样做的,用手指按压妈妈饱
满的阴唇,一次,一次,一次……

  我的手在妈妈两腿之间活动,妈妈躺在爸爸的臂弯里生气的瞪着我。我能理
解她的反应,如果此时爸爸睁开眼睛,我对妈妈做的事就会被爸爸抓现行,那我
和妈妈就都完了。尽管如此,我还是继续玩弄着妈妈,几分钟后,妈妈的怒视变
成了温柔的凝视。与此同时,就在那一刻,妈妈的双腿放开了,不再紧紧夹着我
的手限制我好好的爱抚妈妈。我立即开始尽情的爱抚妈妈的小屄儿了,很轻揉很
贴心。妈妈把腿张开得更大了。

  我把手指对准妈妈潮湿的肉缝,扭动着指尖,把动作从在妈妈小屄儿上划线
改成浅浅的插入。我移近一点,躺在妈妈旁边,我的手伸到她半抬起的大腿下,
让我柔软的手指伸进分开妈妈阴阜的不断加深的肉缝中。我知道妈妈很喜欢我这
样玩弄她,所以我把手伸到妈妈的腰上,迅速地用手指拧开妈妈的短裤,我后退
的指尖在妈妈速干材料的短裤上烧出了一条小道。现在只有妈妈的内裤把我的手
和妈妈潮湿的阴毛分开了。

  我的手到达妈妈馒头穴的底部时,我把我的手指往下伸,伸进妈妈的短裤和
短裤中间,妈妈的小屄儿又热又湿。

  爸爸胳膊伸直了,向一边软软的垂下来,差点撞到我的头。爸爸睡熟了。过
了一会儿,我两手放在妈妈的胯部两边抓住妈妈,把妈妈从爸爸的胳膊上拉出来,
拽到毯子上。我等着一小会儿,让爸爸在新姿势下安稳下来。我把妈妈的臀部转
向爸爸时,妈妈没有反抗。现在妈妈的姿势有点别扭,一边的屁股朝我翘着,可
身体仍然平躺在地上。

  我的手从妈妈的臀部滑落,滑过妈妈的下体,爱抚妈妈丰满的尻蛋。这是一
种禁忌的爱抚。但与刚刚在妈妈短裤前面戏弄的摩擦相比,现在的爱抚更是一种
心有灵犀的爱抚。随着爸爸的呼吸加深,妈妈放松下来,我的手继续着对妈妈的
下体进行清白无辜的探索。也许是因为我无声的鉴赏,再或者是因为妈妈的姿势
太别扭,所以妈妈改成整个身体侧卧着。我推了推妈妈的右屁股蛋,让妈妈的身
体向前弯,屁股更突出。

  然后把我的手滑进妈妈的两腿之间,安放在妈妈的阴部下方,大拇指则塞进
了妈妈的两瓣屁股之间。

  我开始轻柔但有节奏的挤和压。妈妈虚情假意的把手伸到后面想把我推开,
当然没有任何效果了。妈妈的手无力的拉了几下后,妈妈的手安静的垂放在大腿
的外侧,这样妈妈臀部的曲线看起来更诱人了。几分钟后,我用我那只空闲的手
一下把妈妈的短裤拽下来,然后又把手放回到原来的位置,不同的是这次是放在
妈妈的短裤与她赤裸的屁股和小穴之间。

  「噢噢噢噢噢噢噢,」妈妈呻吟着,然后把脸转向毯子,妈妈唯一的抵抗是
用屁股推我,效果却更像要我给她更多。

  所以就这样,我把两根手指滑进妈妈湿湿的小屄儿,让妈妈发出了压抑着的
「嗯嗯嗯嗯嗯嗯嗯。」

  咕嗞、咕嗞、咕嗞。我变换着节奏和速度,手指在妈妈的小穴中进进出出。
我的手指插入的慢一点,妈妈就自己把屁股向后压,妈妈的阴道内壁夹着我的手
指,把我的手指向身体更深处吮吸,然后让我深深的留在那儿,挣扎着不让我的
手指离开,当我的手指返回的时候,妈妈的膣腔像欢迎凯旋的英雄那样接纳我的
到来。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妈妈的身体太美妙了。

  感觉到我的大鸡巴滑入妈妈湿滑小穴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表现出惊讶,
开始挣扎。妈妈应该知道我一定不会满足于紧紧用手指啊,妈妈应该知道我会不
管有多大风险,都会用鸡巴肏她啊,妈妈应该知道如果爸爸醒来看到我这样,我
不会有任何借口和托词,可是我还是一样会操她。妈妈的挣扎着不让我鸡巴插入
让我兴奋的无以复加。妈妈先是扭着屁股,然后再抖动,不让我进入,然后想摆
脱我,这一切把我无比兴奋。

  和妈妈做爱怎么会这么刺激!我抓住妈妈长长的辫子,压在妈妈的背上不让
妈妈动,但我无法阻止妈妈扭动臀部。妈妈的上半身一动不动,可妈妈的的屁股
却像一匹小野马一样翘起,掀开毯子,让妈妈的形体在细腰上更突出。肏,去他
妈的。去他妈的!妈妈高潮来的比我预想的快得多。

  在我的想象中,我可以更深入、耐心、仔细的肏妈妈,又不会打扰爸爸,可
是在我再一次深深的进入妈妈,我开始射精了,把我的精子狠狠喷射在妈妈身体
里,我邦邦硬的鸡巴在妈妈没有任何保护的阴道喷射。

  我颓然倒在妈妈背上,然后又滚在一边倒在地上。我尽力让我的呼吸平稳,
同时伸手下去拉起短裤,伸手遮挡炫目的阳光,在午后的艳阳中睁开眼睛。在那
里很高的地方,在可以俯瞰我们的悬崖上,有两个人正在往下看。我瞟了一眼妈
妈,妈妈挺着胸,屁股高高抬起,正在把短裤提起来。我回头看去,现在看得更
清楚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微笑着看着我们。

  我坐起来,有点惊奇的发现爸爸不再是仰面朝天躺着了,爸爸现在侧身躺着,
脸朝着我和妈妈相反的方向。我都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换的姿势。妈妈扭动着坐
了起来。

  「我们该回去了。」我说。

  「嗯,」妈妈答应着,转过身摇爸爸的肩膀。爸爸一惊之后醒了过来,我们
赶紧收拾东西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爸爸走在前面,似乎很匆忙。我们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路程
时,遇到了三个人,一个像我们这样远足的家庭。爸爸很快从他们身边走过,但
妈妈认出了那个女人,停下来打招呼。很明显,这些人应该是妈妈在本地健身房
里的熟人。

  我认出那个女人是从悬崖上俯视我们的女人,那个年轻人是当时和她在一起
的那个年轻男子。年轻的男人看着我,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个笑容让我
很不安。那个女人和妈妈说话的时候,瞟了我几眼,妈妈看那个女人在看我,就
介绍说我是她儿子。那个女人对我打招呼时,脸上的笑容和她儿子的很不一样。
然后我们就走了。妈妈最先转过走开,我急忙跟上妈妈。我脚步轻快地走着,试
图追上一直没有停下脚步的爸爸。

  我的思绪转到了那个刚才那个女人,她长的虽然不是很漂亮,但身材很好。
她说的那句话「慢慢来,你不会后悔的。」真的很意味深长。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那个女人——除了妈妈的短裤的占据我全部思绪的
时候。她和妈妈认识,她和她儿子见过刚才我和妈妈的激情。如果她把这情形告
诉认识妈妈的人怎么办?妈妈不知道刚刚我们做爱的时候有别人看到,我应该把
实情告诉妈妈么?回家的路上我很安静,爸爸妈妈同样也没说什么。

  今天是母亲节,最起码,是属于妈妈的夜晚。

  尽管我和爸爸都不想吃东西,晚餐还是因为餐后的甜点和咖啡拖得很长。当
我们终于到家的时候,我因为下午发生的事情而感到劳累,可爸爸妈妈都没有一
切如常。爸爸当然就应该这样,因为爸爸下午已经睡得很好了。我想母亲节一定
是我父母一个特别的夜晚,所以今天晚上我和妈妈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活动了,
和爸爸妈妈一起看了一段电影后,我就对他们说晚安了。

  我得想办法,一定要在明天我上学前与徒步旅行中遇到的那个女人交流一下,
这样万一妈妈遇到那个女人或者她们俩人共同的熟人,妈妈能有点准备。

  那天晚上我做了最疯狂的梦,梦见那个女人在我身上,兑现着向我暗示过的
狂野的性爱承诺。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从床尾偷偷钻进了我的被子。那女人用她
僵硬的舌头沿着我敏感的足弓下侧,舔我的脚底,她一次一个地把我的脚趾吸进
她的嘴里,然后又吻又啃我的腿。她的舌头在我的大腿间弹来弹去,伸长到够到
我的卵子了。

  我抓住她的头企图把她的舌头拉起来,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鸡巴从她的喉咙
里塞下去,可是那女人太强壮了,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把我的双手死死按在我
身体两侧。

  她无情地戏弄我,用舌头狠狠地打我的蛋蛋,然后再卷到我的阴茎上。在这
个梦幻的世界里,时间流逝的太慢了,那个女人用舌头缠着我的爱情棒,一直一
点一点向前舔,感觉用了几年时间才舔到龟头——这个过程所花的时间,比我脑
海中现实世界这个过程的时间长太多了。她终于还是舔到了我的龟头,滴滴嗒嗒
流着大量的唾液,用她的大而幽深的嘴包住我的阴茎,一直滑下去,直到她的嘴
唇撞到我的阴毛上,摇着头,徒劳地试图使我尽快射精。

  我还是没能挣脱双手抱住她的头。我非常想抱住她,让我控制她,把我的鸡
巴用力摔在她脸上。但她太强壮了,怎么会这样呢?她身形并不比我妈妈高大啊。
为什么把鸡巴身上插入她的喉咙时,我仰卧着,她还在被窝里,她的脸看起来竟
如此清晰?唉,在梦里,凡事皆有可能。

  她舔我鸡巴时,嘴唇在我的肉棒上拖曳感觉好奇妙啊。她的舌头在我的阴茎
下面滑来滑去的感觉太强烈了,她用嘴用力含我的龟头的感觉,在她深深吞入我
的鸡巴的感觉,她新吐的唾液在我的鸡巴上流动的痒痒的感觉,我用力一直把鸡
巴插到她的嗓子眼的感觉。这些感觉都是如此的美妙,让我仿佛在天上。上帝啊,
一个女人怎么能把鸡巴吸得如此舒服呢,一个已婚的,有家庭的女人?

  我忍不住了,我要泄精了,可已经来不及警告她了,因为精液已经涌入我的
阴茎,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了。

  疼,操,她在挤我的卵袋,噢,噢噢噢噢,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她的嘴离开了我的身体,她的双膝在我身体两侧抽搐着,爬到被子里。

  「就这样完了可不行,她喊到,现在母亲节还没过去呢!」

  什么?我开始抗议,抱怨没能射精出来,解释说我比她丈夫年轻,我现在还
可以很好地服侍她,但我的嘴突然被一个屄盖住了。兴奋而发出强烈气味的屄掴
在我脸上,我的鼻子充满了亢奋的熟女的味道,而脑袋像被一个老虎钳子一样紧
紧夹住了。

  「舔我,」她喘着气说,她像骑一匹裸背的母马那样骑着我,她的大腿紧紧
夹着我的胸。她的膝盖用力朝床垫里面压,让她的臀部可以降得更低,让她的屄
可以更多的接触我的脸,「舔我」,她喃喃的重复着,「吃我!」

  我别无选择,只好把舌头伸出来,使它尽可能地僵硬,希望能给她饥渴的小
穴足够的刺激,让我免于被她阴部继续蹂躏。她现在疯狂地运动着,用力撞着我
的脸,把我深深地压在枕头里,她大腿张开着也随着压下来。我喘不过气来,只
好用鼻子用力的吸着。

  「太舒服了……太太太太舒服了……太太太太太太太舒服了!」她叫着这不
是梦境,这就是现实,她不是梦中情人,也不是另一个妈妈,这个就是我现在的
妈妈,妈妈在强奸我的脸,我的嘴。

  我突然沐浴在一股她从阴部涌出液体中,弄得我湿漉漉的,妈妈富有弹性的
阴唇滑过我的鼻子,又滑回来经过我的嘴唇,压到我的下巴上。我的整个脖子都
湿了。妈妈气喘吁吁地呻吟着,妈妈的臀部失去了控制似的震颤着。慢慢地,慢
慢的,只剩下轻微的抽搐和颤抖。最后,妈妈终于一动不动了。

  我举起胳膊抓住妈妈的腰,抬起妈妈,把妈妈朝我脚下方向推,妈妈伸腿配
合着我。最后整个身体趴在我身上,胸部起伏着用力冲撞着,硬硬的尖尖的乳头
刺着我的胸膛,我用胳膊搂着妈妈,把妈妈汗流浃背的身体拉向我,用手指捋过
妈妈起伏的头发,咦,妈妈的辫子不见了。我抱着妈妈,直到妈妈的呼吸恢复正
常,我轻轻拂过妈妈的头发,妈妈后部,亲吻妈妈的头顶,手滑过妈妈臀部优美
的曲线。

  直到妈妈的呼吸完全平稳了,她才对我说话。

  「把你的大鸡巴插入我的小屄儿,」妈妈轻声说,抬起臀部方便的大鸡巴立
起来寻找妈妈的小穴。

  「母亲节还没有过去,我想让你肏我,用这种我喜欢的方式肏我。」

  我别无选择吧?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妈妈的洞洞现在又湿又嫩,我只能把
我的大鸡巴深深的插入,努力工作。当我累得抬不动妈妈的体重时,妈妈接手,
她抬起身,几乎让自己的小穴离开我的龟头,然后砰的一声落下来,再用力一压,
有时也貌似痛苦的用紧紧的小屄儿扭我的鸡巴。

  「你喜欢吗?」妈妈的声音有点哑,「狂野吧?」妈妈用力向下压,用力扭
动。当我试着把妈妈拉倒在我身上时,妈妈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压下去,咬
紧牙关,更用力的肏我。

  「嗯?」她大叫,「我这是教在你在你爸爸身边怎样肏我!」

  妈妈粗暴地骑着我,直到我筋疲力尽的躺在那。这次射精真是猛烈异常,我
动不了,也不用动。我喜欢妈妈的身体软塌塌的伏我身上的感觉,虽然我的鸡巴
几分钟以前滑出了妈妈的小穴,可是妈妈的屄还盖着我的鸡巴。妈妈把手伸到身
后抓住我搂着她腰部的手,拉着我的手抚摸她屁股起伏汹涌的曲线,让我的手停
在两边的屁股蛋上,再引导着我的手指陷入妈妈的腚沟。

  妈妈把我右手的中指挤入腚沟,按压,一直按到指尖碰到了她那棕色的小星
号,那是通往妈妈幽深洞穴的皱巴巴的入口。昨天下午骑在妈妈屁股上令人兴奋
的情景突然浮现脑海。妈妈想要我干什么?妈妈真的想让我干我想干的事吗?妈
妈拉着我的手在她的菊蕾反复摩擦,妈妈太用力了,我的手指插进去一点了。

  「你爸爸让我在父亲节为你做点特别的事情。」妈妈轻声说。

  「什么?我的脑海中仿佛刮起了飓风,搞得头都大了。真的吗?」

  我晕了过去……

           ***  ***  ***

  小说一共6章,这章之后还有最后一章,最后一篇我会把完整文发出来给喜
欢的朋友们。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