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翻译文)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上瘾】(翻译文)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Pan
译者:Seventeen
首发:混沌心海
原文地址https://mcstories/Addictive/index.html
字数:6977

  「我在这儿呢!」我大声朝门口的女儿吼道。

  自从她十八岁以后,她就一直觉得她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而我在浴室里已经
无法自由自在地安慰我自己的小弟弟了。

  「爸爸快点呀」她在玄关那边发着牢骚,我听罢有些烦躁,揉了揉自己的眼
睛。

  「马上就好了,别急」为了快点结束这场浴室里的自我安慰活动,我女儿好
友爱丽丝的容貌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奋力地想象着她在我的胯下呻吟,最后
我达到了顶峰。这听起来可能很恶心,但是您必须要知道—我在现实中并没有任
何类似的想法,而且我的言行举止也没有任何不同。但是,当我一人静处时(当
你和两个女人合住时),她就是我自慰时的完美配菜……我女儿最好的朋友是一
个真正的辣妹。

  火红的头发,丰满的嘴唇,看起来就是为了吸吮我的大肉棒而准备的,而且
还有那一手掌握不住的巨乳。

  「爸你还没好吗」

  「马上就好」我回答,对自己的双关语不禁暗自发笑。不用担心,菲奥娜绝
对不会知道我在浴室里正在干什么。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她知道她的父母是如
何合作孕育婴儿的话,菲欧娜可能会认为她的老爹从未发生过性行为。尽管,离
我无法做爱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我叹了口气。你可能只是觉得是因为我在浴室里
手冲而已,然而事实上我和我的妻子茱莉亚早已失去彼此的热情。

  这听起来像是一场浪漫的消退,然而,我们不过是出于现实的考虑才选择的
结婚生子。她想要一个美满的家庭,我想要一个聪明勇敢的儿子,仅此而已。不
过至少,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不要误会,我同样爱我的女儿,只不过我更想要一
个能够与我更相似的儿子。然而那将永远不会发生了,就在我的女儿出生后不久,
我就因为新款可口可乐的副作用而永远丧失了精子的活性,是的,我患上了不育
症。

  所以,我大概是永远无法得到我的儿子了,不要误会,女儿同样是这上帝赐
给我最好的礼物。只是,再有一个儿子会更好吧,应该会吧。至少在我之后我的
姓氏还一个人可以来继承,对吧?

  「爸!!!」

  「好了好了,急什么」,我回应道,并清理了我的精液残留的最后一丝痕迹,
我这些年来干了很多这种事情,但我确信我一直没有留下任何让其他人尴尬的证
据。当我用马桶冲洗掉湿纸巾时,我打开门,对女儿大笑。

  「你的宝座,我的公主。」菲奥娜没有因为我的玩笑开心。取而代之的是,
她开始翻白眼,但随后停了一半。

  「……那是什么味道?」我希望她不会注意到我的脸上一定会出现震惊的表
情—我完全忘记了洗手,而现在她提到它了,我的精液的味道仍然可以被发现。
不是特别明显,然而就是有一丝轻微的腥味。」

  「什么气味?」我尽可能地天真地回答。

  「那……」她眯起眼睛。

  「那是什么?」卧槽。现在,我将被迫参加世界上最尴尬的爸爸女儿对话。

  「爸爸也是要生理需要的,亲爱的」闻起来令人难以置信,「菲奥娜叹了口
气,完全使我脱离了遐想。

  「什么?」

  「真了不起,」我的女儿说,在浴室里闲逛,试图找到气味的来源。

  「什么是新型空气清新剂?」我僵住了,困惑了。菲奥娜可能不是她父亲的
精液,也许茱莉亚买了一个新的浴室除臭剂,而我只是没有注意到。但是后来菲
奥娜的鼻子发现了我手中没有清理完的东西。

  「嗯,就是这个!」她说,在我阻止她之前,我的十几岁的女儿已经将我的
精液抹了一点起并放到她的嘴里。

  「蜜糖!」极乐的表情散布在菲奥娜的脸上。

  「天哪,」她高兴地叹了口气。

  「这个是我见过最好吃的东西。」我向后退了一步。父亲身份让我不知所措,
「您的十几岁的女儿热爱您的精液」绝对不是我所期望的。

  「呃……」我被弄糊涂了,所以我就站在那里,张着嘴,因为菲奥娜开始寻
找更多她挖出的神秘凝胶。

  「这是什么,新牙膏吗?天哪,爸爸,太好了。您必须尝试一下。」我早就
尝过了。我暗自吐槽。我的意思是,又不是天天当成调料来尝尝,但是哪个人还
没有品尝过自己的产品呢?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基于我和茱莉亚在蜜月期间的实
践报告显示:我绝对不会射出能引起这种反应的东西。那么,为什么菲奥娜表现
得像她刚刚找到了生命的灵丹妙药呢?

  当我开始假装帮助女儿找到更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时,我想知道这是否真
的是洒出的沐浴露或口香糖软膏或类似的东西。我的意思是,其中一些味道很好—
再一次,还不足以使人大吃一惊(因为我的女儿在搜索时继续这样做),但肯定
比她对我的精液的反应更有意义。对?在闻完或品尝完药柜中的所有东西后,我
的女儿似乎变成了某种猎犬。她站着不动,鼻孔微微张开。

  「我仍然可以闻到……」她说,而且她那不会说谎的鼻子用不到一分钟的时
间就将她引到我的手上。我震惊地看着女儿的粉红色小舌头伸出来,抚摸着我的
手掌。

  「就是这个!」她大叫,我还没来得及把手抽开,她的舌头就伸了出来,开
始舔我的手。我女儿的舌头贴在我粗糙的皮肤上的感觉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敢
肯定,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经历),我不得不喊了三遍她的名字,她才猛地跳了出
来,收回了舌头,把手还给了我。

  「哦,哇。」她惊讶地抬头看着我。

  「对不起,爸爸。」

  「没关系,亲爱的,」我谨慎地说。

  「不过,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的,」她同意了。

  「我完全忘了——我要崩溃了。」我开始离开那间小浴室,但在出门之前,
我感到她的手在我的手臂上。

  「爸爸,」当我转过身面对显然是疯了的女儿时,她说。

  「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是护手霜。」我撒谎,不完全确定该如何应对。

  「哦,」她说,在她问任何后续问题之前,我离开洗手间并关上了门。他妈
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凌晨3点,我失眠了。为了确保不吵醒我熟睡的妻子(尽管近19年没有性生
活,我们仍然共用一张床,所以我只能在浴室里自慰)我下楼给自己倒了一杯牛
奶。

  「好吧。」我大声说。

  「有几种不同的选择。」

  「嗯?」我女儿回答说,我吓了一大跳。我设法避开了她一整晚,把自己锁
在我的书房里,直到我听到她上楼到她的房间,但我下来时不知怎么没注意到她
坐在厨房的桌子旁。如果她不是我的女儿,我将不得不承认菲奥娜是一个非常有
魅力的年轻女人。长长的棕色头发,黝黑的皮肤(她的母亲比我更黑,而菲奥娜
继承了她的肤色)和蓝色的眼睛,这显然是我母亲父亲的隐性基因,但是继承到
了我女儿的身上。

  当然,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所以我一直非常努力地从未注意到她的长而修长
的双腿,或者她那惊人的大乳房(她当然不是从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不,就
我而言,她只是我的宝贝女儿。但是,当她坐在桌旁时,只穿了一条内裤和一件
白色的薄T恤,很难不注意到他她发育地已经如此成熟了。

  「工作中的东西,亲爱的。」我喃喃地说,菲奥娜扬起了一条眉毛。

  「真的,爸爸吗?」她问,站起来朝我走去。我想起了一只老虎在跟踪它的
猎物。我的女儿在她的眼睛里有着同样可怕的掠夺性表情。

  「嗯。」

  「这与你无关……你说我发现了什么?」她天真地问,向我扑打着眼皮。我
对此只能装傻。

  「洗手,」我说。

  作为回应,她的眼睛张开了眼睛,并指责了我的一根手指。

  「不,」她咆哮,「你说护手霜。我问妈妈;她说,自从她和你认识开始,
您从未购买,拥有或对护手霜没有任何兴趣。然后,当我翻遍了浴室和卧室中的
每个抽屉时,您知道我没有找到什么吗?」

  「马德雷山脉的宝藏?」我开玩笑,但是我的幽默尝试被忽略了。

  「手霜,爸爸。我没有找到护手霜,没有洗手。没有什么可以解释那神秘的
粘糊糊了。」她停了下来,我深呼了一口气「但请记住我的话,爸爸,我要去找
它。我已经有一些……」她的目光转向我的裤子,自从我发现她潜伏在厨房里以
来,这是她第一次犹豫不决。

  「……我已经有了一些发现。」

  「我确定你会的,亲爱的,」我尽最大的努力微笑。菲奥娜在上床睡觉前向
我深深地瞥了一眼,意味深长。耶稣基督。我女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确定?
我到底该怎么办那天晚上,我几乎没闭上过眼。喝完一杯牛奶后,我决定尝试弄
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无论我多么努力地搜寻,无论我怎么想,我都无法提出
一个合理的解释。最终,我将其归结为三种理论。要么:A)我的女儿出于某种
原因生气了。B)我的女儿正在玩某种精心制作的恶作剧。

  这实际上不太可能,我很了解菲奥娜,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恶作剧行为。C)
我的精液对女儿做了些什么。……第一种似乎不太可能—我没有精神萎缩,但突
然发作的疯狂完全表现为对寻找精液的过度积极反应?是的第二种是可能的,但
是……嗯,我的菲奥娜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恶作剧型。这只是第三个选择。我坐在
书房里,直到房间开始变亮。当鸟儿开始鸣叫时,我意识到我必须做的事。

  我必须知道—如果我的女儿在胡闹,那当然无关紧要,但是如果她真的疯了……
那我必须要早点弄清楚。知道这是否正确的唯一方法是进行一些实验。几分钟后,
我爬到妻子的旁边准备睡觉,我想知道自己做对了吗。如果我的精液确实具有改
变人心的品质,也许正确的做法是去看医生或政府。当然,他们可能会把我锁起
来,或者其他更残酷的方式?

  但是直到我排除了女儿在玩某种恶作剧的可能性之前,我是真的不想向医生
讲述我的这次诡异羞辱的经历。于是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希望我的妻子能注意
到我遗留在套间洗手池旁边的小盘子,以及盘子里的小东西。

  几个小时后,我被妻子疯狂地摇晃给惊醒了。

  「马克,」她小声说,带着一丝疯狂。

  「马克,我需要问你一件事。」

  「嗯?」我说,翻身,慢慢睁开眼睛。我的妻子穿着她通常睡过的睡衣。我
妻子比我小几岁,而且我不打算说谎,她保持着比我好得多的身材。她有着一双
可以媲美我们女儿的大长腿。她说:「我发现了一些东西。」

  我想起了前一天晚上设置的那种小「陷阱」。

  「哦,是吗?」我问。

  显然,茱莉亚比我的女儿更能读懂我的表情,因为她对我的眼神做出了回应。

  「我知道你把它放在那里,」我说。

  「嗯?」

  「而且我需要知道……」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我妻子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困惑,
好像她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么需要她。

  「……我需要知道你是否还有。」

  「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任何东西,」我打呵欠,然后翻身睡回去。我的好奇心
得到了满足——显然我精液的神奇特性同样地影响了我的妻子和女儿,现在我只
是想要好好地睡一觉。

  「它是什么?」我的妻子在我耳边嘶嘶。

  「我能得到它,只要让我知道它是什么。」

  「等到我醒来,」我说着把枕头拉得更紧贴我的耳朵。停顿了很长时间,在
妻子大声疾呼之前,我感到睡眠开始再次压倒我。

  「我不能。」她断然地说。

  「你当然可以。」

  「不,」她说,她的声音足够严肃,以至于我强迫自己翻过去,睁开眼睛。
我的妻子凝视着我,凝视着我。

  「我不能,马克。我……我需要更多。」十五分钟后,我来到了车上。我无
法告诉我老婆真相——我将精液和一点面粉混合在一起——所以我告诉她我要去
商店买了一些回来。我没有生气,我的女儿也没有。这不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恶作
剧(或者,如果是的话,菲奥娜也设法将茱莉亚捉弄到了)——出于某种我不了
解的原因,我的精液具有某种上瘾的性质。菲奥娜只是尝到了一小团,这足以让
她在几个小时后一直来向我求着精液。

  我的妻子吃了混合物(并且大部分都是食物),但似乎和菲奥娜是一样的反
应——她督促我快点再弄些回来。我的脑海里回荡着无数个个问题。如果我再给
他们一些精液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不这样做会怎样?而且我的妻子和女儿并不傻——
当他们最终弄清真相时会发生什么?我本来可以开车几个小时,我的脑海里出现
问题,看不见任何答案。但是二十分钟后,我的电话开始亮起,传来了我妻子的
消息。

  「你在哪」

  「我认真地问你,你在哪」

  「打给我」

  「现在打电话」两分钟后的第四段文字后,我停下来打电话给我的妻子。

  「嘿,亲爱的,」我说,试图听起来很随意。我妻子正在气喘吁吁,就好像
她刚刚参加马拉松比赛一样。

  「你到底在哪里??」她问。

  我考虑过撒谎,但是在她下一句话之后,我庆幸自己没有撒谎。

  「我在看着你的定位,你好像只是在兜圈子」

  「嗯,是的。」我结结巴巴地说。

  我是一个有很多优点的人,显然包括令人上瘾的精液,但是用脚思考并不是
其中之一。

  「我有点分心了,我现在正在去商店的路上。」

  「好吧,」朱莉说,声音中充满了怀疑。

  「只是……」她的语调变得柔和,我不禁对着电话微笑。

  「能快一点吗」

  「我会的,亲爱的。我很快回来。」

  15分钟后,我带着一瓶精液回到了家中。

  停在路边,快速手冲把精液放进了化学试剂瓶中,这不一定是明智的主意,
但我没有选择。与我妻子在一起的十九年时间告诉我,当她想要某事时,挡着她
的路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以前从未试过一次能射出多大的量(确实从未觉
得过有必要),但是事实证明,一个高潮,我可以装满大约四个小瓶。我把另外
三个藏在车里,把一个藏在里面,这样我就能看到我妻子对礼物的反应了。

  「这是什么?」我的妻子问,在我有机会回应之前,将瓶子开瓶并放下。与
前一天晚上的菜不同,我的瓶子中没有食物和面粉了,现在是纯正百分百的精液。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妻子的眼神高兴地回头。

  「感谢上帝」她长出了一口气。当我走进屋子时,朱莉的脸看上去有点狂躁——
当听到供应不受限制的消息我看到她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了,平静的表情出现在她
的脸上。她说:「太好了。」

  令我惊讶的是,她没有提出任何后续问题。相反,她只是坐在沙发上,对我
微笑。

  「想看电影吗?」我说。

  当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我瞥了一眼,发现我妻子睡着了。我趁机溜回车里去
拿剩下的瓶子。回到房子,我惊讶地发现女儿坐在我的床上等着我。

  「你好公主,」我说,试图保持镇定。

  「你好爸爸,」她回答,声音有些紧张。我认出了她眼中的表情,这是一种
强烈的,迫切的需求。那天早些时候我在她母亲的眼中看到了它。我不是科学家,
但在我看来,菲奥娜的小剂量减轻了精液的作用,或者至少使它们的作用来的晚
了一些了。

  「你去哪儿了?」我随便问。

  她对我微笑。

  「我一直在想,」她说,一只手顺着身体走。第一次,我注意到我的女儿穿
着什么——深蓝色的百褶裙和白色的上衣。这条裙子比我以前见过的裙子要短,
很明显,她没有在衬衫下面戴胸罩,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嗯?」她继续说道,「我一直在思考,」『护手霜』的质地非常熟悉。」

  「什么护手霜?」我问,但菲奥娜没有买。她只是对我微笑,一只手放在我
的胸口。

  「你知道我不是处女,不是吗?」我的眉毛扬起了。

  「是的。」我完全诚实地回答。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我的女儿很吸引人,并且她有男朋友,而且这一代人……
确实比较开放。

  「真的?」她撅起性感的嘴唇,手开始向下移动时,我的身体开始变得僵硬
了。

  「你以为你的女儿是一个善良,天真的女孩,从来没有……」我大声咳嗽。
菲奥娜站在脚尖上,将嘴移到我的耳朵上。

  「我吃过很多肉棒,」她小声说,我想厌恶地把她推开。那不是我想知道的
关于女儿的事情。

  「菲奥娜!」

  「我已经吃过很多肉棒,」她轻声重复。她的手停在我的皮带扣上。

  「而且我知道精液的味道,爸爸……」

  「菲奥娜,」我坚定地说。

  她的手开始解开我的皮带。

  「菲奥娜!」我抓住了她的小手,将它们从裤子上移开,将它们举过头顶。
令我恐惧的是,这似乎使她兴奋—她咬住嘴唇,睁大的蓝眼睛凝视着我。

  「我想要更多,」她喘着粗气。

  「拜托,爸爸……我只想要更多。我会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我要你去你的房间,」我严厉地说。

  「这是命令!」令我震惊的是,我刚说完几句话时,火热的眼神进入了她的
眼睛。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是否要服从。

  「马克?」我松开女儿的手臂,震惊地转过身。朱莉昏昏欲睡地盯着我们,
脸上有些困惑。即使她没有听到任何谈话,菲奥娜的衣服也让我束手无策,但仍
有很多可疑之处。

  「朱莉,」我说。

  「我可以解释……」

  「没关系,」她轻声说,她的脸笑了。

  「菲奥娜,不是该睡觉了吗?」

  「是的,妈妈。」我们叛逆的女儿反常地回答。

  「晚安,爸爸。」

  「晚安,亲爱的。」朱莉拥抱我,把头靠在我的胸口。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她说着平静而快乐。

  「我很高兴,」我说,不太确定我是如何摆脱困境的。

  「你准备睡觉了吗?」

  「我是,」她回答,对我微笑。

  「在我入睡之前——还有那种东西吗?我真的想吃那个。」

  「当然,」我回答。

  「我这里有一些东西。」当我打开另一个小瓶时,朱莉的鼻孔张开了。当她
吞咽下去时,她的眼睛睁大了,完成后,满足的表情弥漫在她的脸上。我去厨房
洗瓶子的时候经过了女儿的房间。当我经过她的卧室门时,我忍不住听到了一系
列非常微弱的呻吟声。我本能地停了下来,可以清楚地从墙上听到女儿的声音。

  「哦,爸爸。是的,操我,爸爸,为了你的精液,我什么都可以做,爱丽丝
我也可以叫过来的,我们都是你的小奴隶,我们只要……只要你的精液。」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