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対魔忍/对魔忍同人——凛子的潜入(一)行动开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arielLaw
2021.3.28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SIS001
————————————————分隔线————————————————
开个新坑,搞篇同人试试水,正好尝试一下凌辱係剧情的写法。
————————————————分隔线————————————————
【原创】対魔忍/对魔忍同人——凛子的潜入(一)行动开始

  在黑暗的存在·魑魅魍魉横行的近未来·日本。

  人魔之间自太古以来就恪守的「互不干涉」的不成文的规则,自人类堕落于
外道中而出现破绽,人魔勾搭成奸的犯罪组织与企业在暗中活动,时代堕落于混
沌之中。

  虽说通过缴获与交易取得了打量未曾接触过的魔导技术,但每当争端来临,
面对拥有强悍肉体与各类先天异能的未知种族,相对弱小的人类往往是被蹂躏的
一方,甚至出现过人类受魔族指使而袭击同类的事件发生。

  但即便如此,仍恪守着正义的人也不是无力的。

  当时的政府组织了能以人类之身对抗『魔』的「忍者」结成的集团,与人魔
外道之恶对抗。世人称之为「对魔忍」——

  随着魔族对人类社会的渗透愈发深入,即便是拥有着能与魔族正面抗衡的力
量的对魔忍,也由于接连不断的任务而疲于奔波。

  在这本就诞生于不平等对抗中的不利局面中,为了能让走少数精英化路线的
对魔忍组织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有生力量。

  终于,由优秀对魔忍前辈作为指导者,以培养新生代对魔忍人才为首要目标
的半官方性组织——五车学院,在政府机构的注资与各方面支持下诞生了。

  经过严格选拔后,为了使入读于五车学院的学生能在日后与魔族的对抗中发
挥更大的作用,需要在此学习相关的知识以及进行战斗训练。

  而在此之上,少部分表现极为优异的在读学生更是在毕业之前便以见习对魔
忍的身份进行活动,执行由导师所筛选出的低难度任务。

————————————————分隔线————————————————

  「好了,这次任务的总体情况大概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任何问题,在下会为了任务的完成,尽力完善事先準备。」

  天色渐暗的傍晚时分,本该空无一人的五车学院会议室中却有着两个身影。

  开口提出问题的是一位成年女性。

  得益于一刻都未曾鬆懈的锻炼,不见丝毫皱纹的肌肤让人难以相信这具身体
的主人已经过了可以被称为「少女」的年纪,那被一身OL服饰所包裹的丰满肉体
并未因时光的流逝而减去半分性感,反而无时无刻流露出一股如成熟蜜桃般诱人
的媚意。

  即便身负年长者特有的平和态度,但仅凭那双深邃而略显冰冷的眼眸,就不
难看出这位身为校内众多男性性幻想物件的冷豔美女曾经跨过过何等严酷的战场。

  井河阿莎姬,对魔忍五车学院校长,拥有着「最强对魔忍」称号的女性。

  「嗯,对于常常处于危险境地的我们来说,时常保持警惕的确是个好习惯。」

  面对眼前面容坚定的优秀后辈,阿莎姬冷豔的面容也挂上了极少流露出的关
怀神情,笑意也稍显温柔了几分。

  「话说回来,回过神来才发现你都已经高三了,算算时间这应该是你毕业之
前最后一次以见习对魔忍的身份执行任务了吧?时间过得真快。」

  「是,感谢校长的厚爱,在下保证,不会让自己见习生涯中最后的任务以失
败作为结尾。」

  「嘛~嘛~,现在已经是休息时间了,之前不是说好的吗?两个人独处的时候,
敬语什么的就算了吧。」

  「啊!抱歉。在下,啊不。。。我知道了,阿莎姬姐。」

  「算了,没关係。这次任务的任务以潜入为主,虽然有些许困难,不过我想
对凛子来说应该不算很难应付,毕竟前不久那次圣修学院的小队潜入,你们在那
种不利的环境下也能完美达成任务目标。我对你可是信心满满。」

  面对尊敬前辈的讚赏,此时站立一旁的秋山凛子从心头涌现出极大的满足感。

  没错,上一次以凛子为主导,高阪静流进行前期侦查,凛子的弟弟达郎和与
其青梅竹马的水城雪风作为后备支援的四人小队,曾对有着与魔族进行非法勾结
嫌疑的圣修学院进行了潜入侦查。

  在行动的最后,年轻的对魔忍们发现了时间的真相:

  对外宣称是将培养商政界精英作为目的的圣修学院,其实早已在真实身份为
淫魔族的校长鹫津茂与黑井龙司的引导下成为了使用洗脑教育培养性奴隶,并以
此笼络人类社会上层阶级的魔窟。随着新人水城雪风的活跃表现,四人小队在决
战的最后将两位魔族主谋成功斩杀,同时以圣修学院每枢纽所衍生的罪恶交易网
也在后续调查中由对魔忍一併捣毁。

  照理来说,这一事件已将得到了完美的结局。

  不过,「照理来说」呢。。。

  一个月前,由警方破获了一起聚众卖淫案件,这一卖淫组织主要的业务除了
接客以外,同时也以互联网为传播途径,开展色情视频的销售业务。

  事实上,对日本这一性观念相对开放的国家来说,这并不罕见,性从业者甚
至可以通过获取相关营业执照,将卖淫合法化。

  但这次的案件与以往有些许不同。

  首先,这一团伙的主要服务物件皆是商政界出身的上流阶层。

  其次,也是最主要的问题所在。

  本组织所属的女性服务者自受到拘留起,直至现在也依然在精神和生理上长
时间处于缺乏自主意识的恍惚状态,但在此同时,全员的身体却都保有着对性行
为的强烈渴求。

  换句话说,这次收容的女性早已失去了身为人类的自我认知,只剩下一具如
性爱机器一般长期处于发情期的淫蕩躯壳。

  面对这种不合常理的情况,警方为其进行了身体检查。

  最终,经过血液分析发现,这群女性的血液中都或多或少能检测出同一种药
物的残留,且这种药物不属于人类已知的造物。

  药物来源这一案件的重点指向了拥有人类未知生物技术的异种——魔族。

  面对这种问题,政府自然而然地向对魔忍这群专业人士提出了委託。

  经过对魔忍组织内部药剂师的化验比对,最终发现该药物与资料库中所记录
的一种洗脑药物有着极大的相似度。

  而这份资料记录的来源正是凛子所参加的那次潜入任务。

  最后,一切的矛头又指向了那个魔窟——圣修学院。

  顺着本该已被彻底破坏的地下交易网重新排查之后,组织上层最终将目光再
次锁定在了一所名为「山田製药」的大型企业上。

  事实上,这所企业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对魔忍的视线中。

  上一次针对圣修学院交易网排查的收尾阶段中,就曾注意到该企业存在与圣
修学院间的交易往来,但根据当时的调查结果,表明山田製药只是通过正常途径
接下了生意委託,深入查证后也证实了其内部并没有魔族的渗入,于是当时便只
是将其当做一家在无意间卷入魔族阴谋的企业,从而并未採取行动。

  但当下,这份由魔族技术所製造的非法药物再度现世,曾经手过药物研製的
山田製药确实有着极大的嫌疑。

  综如上述,为了获取山田製药中有可能存在的,关于这份药物的相关情报,
对魔忍五车学院决定进行潜入搜查。

  因考虑本次只是相对安全的侦查,根据预测也并没有在行动中使用武力的必
要性。

  为避免打草惊蛇,上层决定只以相对隐蔽的两人小组形式进行派遣。人员则
定为了在圣修学院侵入中有着活跃表现的秋山凛子,并由同样参与上次潜入行动
的、秋山凛子的弟弟秋山达郎作为情报官,对凛子提供后备支援,同时负责与本
部进行情报交接。

  「放心吧,就算考虑到有採取武力行动的可能,相信凭你们也能应对得了,
毕竟凛子的力量现在已经比不少成年对魔忍要强了。即便遇到了极端情况,只要
凛子发出信号我们也会在第一时间前往支援的。」

  听着眼前最强对魔忍所做出的保证和宽慰,凛子对于即将开始的任务也增添
了不少信心。

  「那么,任务中剩下的部分我再跟你详细叙述一下。」

  「是,校长,啊不,阿莎姬姐。」

  「嘛~~~凛子这点也是很可爱呢。」

  又过了两个小时,阿莎姬合上笔记型电脑,一言不发,只是带着鼓励对身旁
点了点头。

  凛子以同样的动作最为回应,眼中的神情是那么的坚定与自信。

————————————————分隔线————————————————

  「检查开始,凛子姐姐,听得清楚吗?」

  「嗯,通信系统确认,放心吧达郎,这次姐姐会谨慎行事的。」

  「好,最后确认一次身份资讯。姓名?」

  「还是秋山凛子不变。」

  「嘛~~~毕竟对魔忍对外进行了情报封锁,倒也不用担心名字这种资讯外泄
就是了。年龄?」

  「十八岁,高中刚刚毕业,通过面试进入山田製药的实习文员。」

  「家庭构成?」

  「父母早逝,只有我和一个小我一岁的弟弟,名字是秋山达郎,正在大阪上
学。」

  不知是否是下意识使然,原本凛子那在确认任务资讯过程中刻板的语气唯独
在读出弟弟的名字时显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

  「人设画师是?」

  「葵渚,CV是北板利亚。」

  「OK,三围?」

  「从上到下是87-60-90,罩杯是G…喂!达郎!你问的这是什么啊?!」

  发现自己遭到戏弄,脸色绯红的凛子凭藉经过锻炼的身手越过餐桌,突进到
达郎身侧,嗔怒地扯起了达郎的一只耳朵。

  若不是考虑到两人所隐藏的身份,这幅场景倒像是早餐桌旁一对普通姐弟的
嬉闹日常。

  「哼,谁叫你一早起来就不正经,在弟弟胡思乱想时给与处罚可是身为姐姐
的职责呢。」

  「疼啊!快放手啊凛子姐!话说,本来就是凛子姐的错嘛,穿的这种衣服在
我眼前晃来晃去!」

  「欸?!」

  此时任务即将正式开始,两人的位置是一间为了伪装而租下的单身公寓,为
了营造出独居的假像,凛子将一个人在此居住。

  而为了方便支援,隔壁的一间屋子也用伪造的身份租下,达郎将带着监视器
材于此进行情报收集。

  为了保持隐蔽,达郎在任务正式开始之后将禁止外出,直至任务结束之前与
凛子只能以通讯器交流,但如遇突发情况,也可以通过两间屋子互通的阳台进行
支援。

  而任务即将开始的现在,凛子已经换上了为了身份伪装而所需的服装。

  确实,一般而言作为初入职场的新人,纯黑色的正装套装搭配白衬衫和深色
领带是一个不会出错的万能选项。

  但显然,对于18岁这个一般而言刚刚高中毕业的年纪来说,凛子身材的发育
未免太过于成熟。

  得益于主人持之以恆的锻炼,被西装下摆罩住的腰肢没有半点赘肉,但在短
裙的包裹下却因此更加凸显了臀部的存在感。

  视线向下,被黑色半透明丝袜所包裹的修长双腿充盈着惊人爆发力的同时,
仍保持着匀称的线条,虽说并不算纤细,但更能让人直观察觉其恰到好处的肉感。

  两团单从罩杯而言已经更甚于成年人阿莎姬的丰硕巨乳几乎要将衬衫的纽扣
撑开,此刻正随着凛子的动作和达郎的挣扎而不停晃动,即便隔着衣料的束缚,
那水纹般的「波涛」仍彰显着其让人咋舌的柔软与弹性。

  意识到当下淫靡场景的同时,凛子也微微愣住。

  看准凛子难得发愣,达郎也开始了反击。

  「那照姐姐这种说法,激起了弟弟的欲望后给与安慰也是身为姐姐的职责。」

  「欸!?等等、呜——!」

  樱唇被弟弟封住,本该发出的训斥也遭到了中断。

  唇齿交融的同时,达郎的双手也覆盖着凛子的身体开始上下游走。

  随着短裙被微微掀起,挺翘的臀肉此刻已被置于手中,充满吸附力的绝妙手
感让达郎不自主加大了揉捏的力度,仅剩的丝袜虽说隔绝了手掌与臀肉间的直接
接触,但其所带来的滑嫩触感却更刺激了达郎的欲望。

  剩下的一只手自下而上滑过平坦的小腹,隔着外衣与胸罩让其中一团与年龄
不相符的丰满乳肉在手掌的活动中变幻成各种形状。

  「啊。。。呜呜呜~~~!」

  如果,让任何一个知道两人身份的人见识到此刻房间中的淫靡景象,或许,
不,是一定会为此感到大吃一惊吧。

  凛子与达郎,剑道名门「逸刀流」的传承者,货真价实的同父同母亲姐弟。

  两人间存在着外人并不知晓的不伦关係。

  事实上,随着比凛子小一岁的达郎出生,凛子就被双亲灌注了「身为姐姐理
当照料弟弟」的理念。

  凛子也确实做到了,甚至在达郎的成长中,凛子对其的陪伴与照顾要远多于
父母。

  但随着两人一天天发育成熟,凛子对达郎所倾注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产生
了变化。

  不知从哪一个瞬间开始,凛子对达郎的看法从单纯身为「姐姐」对「弟弟」
的照顾,慢慢向着一种未曾想过的方向转变——那是「女人」对「伴侣」所抱有
的关爱。

  当察觉了自身看法的瞬间,凛子立即用其于自幼开始的修行中所获得的强大
意志力克制住了这不合常理的感情。

  但随着时间慢慢流逝,随着达郎从「男孩」逐渐长成了「男人」,凛子的视
线便再也无法投向除达郎以外的其他男性。

  曾经心中为自己设置的束缚也在对禁果的渴望下被轻易冲破。

  但看着达郎与雪风这一对年龄相仿的青梅竹马在朝夕相处中情愫暗生,为了
不打扰两人,选择在这段感情中成为局外人的凛子,再次压制了内心的情感。

  在那之后,凛子不再奢求达郎的爱恋,但却仍旧对他抱有唯一的期望。

  或许,这是每个女性对魔忍都会有的、对于憧憬男性的所求。

  对于魔族而言,对魔忍无疑是碍眼的存在,一旦对魔忍任务失败遭到俘获,
往往面临着残酷的命运。

  男性对魔忍还简单,在撤离失败的一瞬间,其死亡的命运便早已注定。

  虽说或许会遭受折磨,但终归有着「死亡」这一解脱。

  但由于有着「淫魔族」这一魔界种族的存在,对女性对魔忍而言,遭到俘虏
只不过是苦难的开始。

  根据事后的记录,遭遇俘虏的女性对魔忍无一不曾遭受过由淫魔族为主导,
借由药物和魔界科技所进行的人体实验。

  那是一种将女性敏感度呈几何级提升的改造手术,受到淫魔族体液的影响,
性刺激对于受改造者而言将成为如毒品般几乎不可抗拒的需求。

  伴随着一次次被性能力远强于人类的魔族轮奸,接连不断的高潮和无法得到
满足的性欲会逐渐将被俘者的理性摧毁,最终堕落为只知渴求精液灌溉的魔族肉
便器。

  事实上,女性对魔忍自踏上这条道路起便基本都对这种下场有着心理準备。

  但对凛子而言,相比在某一次任务中遭到魔族的调教而堕落,还是更希望在
此之前能由弟弟达郎——她唯一能接受的男性收下她的初夜。

  除此之外,她已别无所求,但达郎面对凛子的请求却从未做出正面回应。

  在凛子已经觉得此事无望,打算不了了之的时候,变故终于出现了。

  还是上次的圣修学院潜入任务。

  面对身份未知的蒙面对手,孤身一人前往调查的凛子虽说靠着绝妙的战斗技
巧将其击退,但还是被其割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未曾想到来敌的武器上所涂抹
的并非毒药,而是针对女性对魔忍的强效催情剂。

  虽说明知在被俘后会有怎样的下场,但在药物的作用下,当时被强制发情的
凛子已经无力反抗。

  正当凛子束手无策,打算对即将到来的悲惨遭遇默默接受时,意想不到的救
援出现了。

  看着一直以来受自己照顾的弟弟为了自己而不顾安危赶来,除了感动以外,
不知是否是春药的作用,凛子心中已然遭到自我封存的爱恋——对自己弟弟、达
郎的禁忌之情再一次燃起。

  随着达郎的活跃,最终二人成功脱出。

  回到安全地带的两人不得不正视眼前的问题。

  被春药浸染的凛子此时已经处于无法正常思考的发情状态,而按照以往的经
历来看,一旦被魔族催情药物感染到这个程度,若不想被强盛的性欲冲破思想造
成精神崩坏,便只有一个解决办法。

  而当时,作为唯一在场的男性,达郎为了将凛子的精神从即将崩坏的边缘挽
回,只能亲自进行了唯一的解毒方法——做爱。

  姐弟二人便这般互相交付了自己的初夜。

  翌日清晨,因一夜激情而终于恢复思考能力的凛子在染上处女鲜血的床铺上
醒来。

  看着躺在身边与自己同样一丝不挂的弟弟,感受着下身与胀痛一併传来的、
前所未有的满足感,纵使没有记忆,但凛子也还是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伴随着罪恶感。。。和一丝难以忽视的庆倖,凛子与达郎接受了事实。

  从那天开始,知晓了达郎一直以来对自己抱有的异样感情的凛子,对其的态
度也不仅仅只作为弟弟,同时更作为被自己认可的「男人」来看待。

  在外人看来,两人只不过是过着正常姐弟的同居生活。

  但在只剩彼此独处时,姐弟便会抓紧每一分钟的时间,沉溺于禁断的爱与肉
欲中。不到半年,爱巢的每一个角落便都布满了一次次高潮迭起所留下的印记。

  或许是因凛子初夜前曾沾染过春药的缘故。

  虽说初期尚能保持身为姐姐的矜持,但随着二人做爱次数的增多,凛子也仿
佛逐渐被开发完善。

  意识到了这点时,达郎已经成了性爱中被所求的一方,而为了满足身下欲求
不满的凛子,达郎每次也都是用上不同体位全力以赴,而遭受达郎猛烈「攻伐」
的小穴在每次高潮后也都更加渴求下一次异物的插入。

  这般迴圈之下,如今凛子的身体已经变得极为敏感,只需少许挑逗都能使其
进入发情状态,就连最开始因乱伦而产生的自责对如今的凛子而言也转变为了使
其沉沦其中的快感之一。

  就比如说像现在吧——

  在达郎经过「锻炼」后愈发嫺熟的手法下,凛子虽说一直尝试着反抗,但还
是在快感的刺激中败下阵来,原本挺直的上半身也逐渐被压倒了榻榻米上。

  眼见凛子几近失神,达郎恋恋不捨地放开了软嫩挺翘的的臀瓣,将手从正面
探入了两腿之间。

  「嗯!等、等等。。。达郎。。。现在。。。咦咦咦咦咦——!」

  随着阴阜和阴蒂隔着衣服遭到手掌的揉弄而逐渐充血,达郎也没让另一只手
閑着。

  原本揉捏一侧乳肉的手顺势探入西装外套,将即便隔着衬衫与胸罩也分外凸
显的坚挺乳头用两指夹起,用稍许粗暴的手法拧动了起来。

  感受到对敏感点挑弄的频率逐渐加快,凛子所受到的刺激也瞬间攀至巅峰。

  刹那间,上下同时传来的快感让凛子几乎失去理智。

  「(好、好舒服。。。达郎在摸我的小穴。。。快要高潮了。。。不行。。。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的话。。。不行。。。忍不住了。。。任务。。。任务
会!)」

  千钧一髮之际,几乎沉溺于肉体快感的凛子脑海中仅存的、作为对魔忍的责
任感最终还是让她取回了些许理智。

  「不行。。。达郎。。。嗯!不行。。。快要。。。任务。。。要开始了。。。
现、现在。。。现在不可以!」

  高潮来临的前一刹那,凛子用仅存的理性和力气将达郎一把推开。

  「呼。。。呼。。。呼。。。」

  「(好险。。。差一点。。。如果高潮了的话,我可能。。。)」

  已然从地上坐起的凛子喘着粗气,脸颊泛红地庆倖着。

  同时,一双蒙着朦胧水汽的杏眼也带着尚未散去的媚态看向达郎。

  「总之。。。呼。。。现在已经算是任务中了,虽然很抱歉,但是达郎还是
先忍耐一下吧。」

  上一刻还在享受着身下凛子的丰韵肉体,被推开后尚在短暂失神中的达郎被
凛子稍显严厉的语气惊醒。

  「啊!凛子姐。。。我刚才。。。对不起,明明是在任务中。。。」

  「没关係,达郎。。。毕竟刚刚我也差点。。。啊,时间差不多了,达郎,
姐姐要走了。」

  缓过神的达郎听闻指示,连忙坐了起来,开始进行后援工作的準备。

  「嗯,凛子姐注意安全,后援就交给我吧。」

  「好的,放心吧,有你负责后援姐姐也会很安心的,毕竟达郎很可靠嘛。」

  随着交谈的结束,凛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随着门锁合上的撞击声如信号一般传进耳朵里,这对强装镇定的姐弟终于都
松了一口气。

  达郎此时面对器械却无心工作,正为自己刚刚未将任务的顺利进行放在第一
要位的过激行为而自责。

  但同时,脑内却不知怎的,一直回蕩着凛子出门时的背影:在西装短裙包裹
下,随着双腿迈动而左右摇摆的肉臀,和那因过于丰满以至于即便从背面望去也
清晰可见的侧乳轮廓。

  不知不觉间,尚未软去的肉棒在滚烫中有更加挺立了几分。

  门外。

  随着身后的门重重关上,凛子靠着门边的墙壁,仿佛脱力一般蹲了下去,身
体也开始不自然地颤抖。

  小心翼翼地把手指伸向两腿之间,轻轻抹弄了一下。

  「啊!」

  短促的叫声尚未完全发出之前,凛子便用手堵住了嘴。

  现在对高潮之前强行刹车的凛子而言,即使这般轻微的触碰也是莫大的刺激。

  将从裆下抽回的手指放在眼前。

  微微粘稠的液体浸润其上,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同时,也在清早阳光下反射出
淫靡的光芒。

  虽说包裹下阴的内裤和周边的丝袜已经被淫液浸透,但所幸水渍没有透到外
裙上,在外人看来并不会有什么异样。

  凛子对此微微庆倖,随手将指尖沾染的液体在墙壁上抹去。

  随着身体恢复到可以正常行动的状态,凛子站起身。

  「呼~~~」

  「呼~~~」

  「等任务结束后,求凛子姐穿着这身衣服陪我做一次吧。」

  「等任务结束后,就穿着这身衣服好好满足一下达郎吧。」

————————————————分隔线————————————————
  凛子乘上电梯后,目睹了凛子出门后所有行为的人影从楼梯间推门而出。

  在确认房间门口的走廊尚未受到监控后,这名身着清洁工制服的不起眼中年
男性拿出刮刀,将刚才被凛子用手指涂抹后,尚未完全乾燥的墙壁部分连同墙皮
的泥灰一併刮下,放入密封袋后,便装作无事发生一般离开了。

  刮取的过程中发出了轻微声响。

  但此时,修炼风遁而获得极强听觉的秋山达郎却心神不宁,未曾发现什么异
常。
————————————————分隔线————————————————
待续
————————————————分隔线————————————————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