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李婉秋】(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23177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前章链接:thread-10745064-1-1.html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刚一睁开眼,我就看到一旁闹钟上的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但我却一点都不
想起床。正在放暑假,爸爸去大陆出差了,至少还要两三天才能回来,菲佣也请
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家乡,已经好几周都没有打牌的妈妈前几天就已经约了她的那
些师奶牌友们,今天要聚一聚,所以,这整整一天,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为了享
受这难得的轻松时光,我昨天还特地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偷偷地给我妈替我报的
那一堆「名师补习班」一个一个地打电话,说我身体不舒服,今天要请假。反正
按照我妈的习惯,她今天一大早就会去赶赴牌局,不到深夜是不会回家的,也就
不会察觉到我其实根本就没有出门,只要补习班的老师不打电话来告状,我妈也
就绝不可能发现我翘课没去上补习班。「放假就要有个放假的样子…」我闭上眼
睛,舒服地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吹着冷气,什么事情都不干,才是最舒服
的呀…」但是很快,我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响了起来。我只好不情不愿地
起床刷牙,又从冰箱里找出果酱面包和牛奶,胡乱弄了些早饭吃,然后才百无聊
赖地坐在电脑前,想上网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消息。

  「无聊…」到我平时常去的那几个网站转了一圈之后,我却连一点好玩的事
情都没发现,「怎么会那么无聊啊…真是的…」我一边抱怨着,一边随手打开那
个暗网上的网站。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之后,我的目光却就再也无法从屏幕上移开。
原来,那网页上最醒目的位置竟然挂着一张李婉秋正抱着她那对惹火巨乳,把一
支阴茎包裹在自己乳沟里的照片。我马上就意识到,这一定是视频的预览图。于
是,我赶紧打开网站上的新视频区,果然发现,就在不久前,有人刚刚在这个网
站上发布了好几段视频,而且这几段视频的预览图上,竟然都可以看到李婉秋全
身赤裸的模样。「这些…这些都是…李婉秋…卖春的视频?」看着眼前这些淫靡
的照片,我不禁感到兽血沸腾。更让我感到兴奋的是,这些视频竟然都是免费下
载的。这简直是福利啊!我连忙把每一段视频都下载到了我的电脑上,就像是唯
恐我的动作如果不够快,这些视频就会莫名其妙地消失一样。幸好我家的网速够
快,没过几分钟,下载就完成了。在我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中,我咽着口
水,用颤抖着的手握着鼠标,急不可待地打开了其中一段视频。

  刚打开那段视频,我就听到一阵女孩颤抖的哭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一丝不
挂,正用双手捂住脸,哀羞地哭泣着的女孩,在那女孩的身后,有两个同样赤身
裸体的男人,他们的脸都被马赛克遮盖着,其中一个男人站在一边,正拿着录像
机,朝着镜头的方向,不知拍摄着什么,而站在女孩背后的那个男人却正用双手
分别抓着女孩的一条大腿,托起那个女孩沾满精液的娇小胴体,把她抱在怀里玩
弄着。因为女孩的双腿被向两边分得很开,她那已经被精液弄得一片狼藉的下体,
还有她身后男人的那支正肆意蹂躏着她牝户的阴茎自然也就一览无余地暴露在镜
头前,并且被纤毫毕现地拍摄了下来。然而,此时屏幕上最吸引我眼球的,其实
并不是女孩充满淫靡气息的私处,而是她丰满的胸乳。录像中的那个男人正粗暴
地不停摇晃着女孩的身体,好让他的阴茎在女孩的阴户里凶猛地抽插着,而随着
他的动作,女孩那对满是精液的性感酥胸也上下跳动着,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诱
人乳浪。虽然那女孩一直用手捂着脸,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光凭这惹火的胸部,
我就能猜到,她八成就是李婉秋。

  很快,我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臭婊子…把手…把你的手…都给我拿下来
…不准…不准遮住脸…好好看看…看看镜子里…你自己挨操…挨操的时候…有多
骚…哈哈哈…」那个男人一边喘着粗气,从背后抱着女孩,享用着她的阴户,一
边还淫笑着对她说,「你最好…最好听话…要是…要是你不乖的话…你爸爸…可
就…可就要倒霉了…」听到男人的威胁,那个女孩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轻声
抽泣着,乖乖放下了她的双手,露出了她那张满是眼泪和白浊精液的俏脸。果然!
这个女孩正是李婉秋!听到那男人刚才说的话,我似乎明白了,那个男人应该就
是来光顾李婉秋的恩客,在他和李婉秋的面前,有一面很大的镜子,李婉秋身后
的另一个男人拿着摄像机,就是正在拍摄着镜子里的倒影。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
那男人又为什么会提到李婉秋的爸爸呢?为什么还说,如果李婉秋不听话的话,
她的爸爸就要倒霉呢?难道,李婉秋的爸爸也和她卖春有关?

  「哦…好紧…好紧…」正在我觉得有些疑惑的时候,李婉秋背后的那个男人
却大声地淫笑起来,「太爽了…我受不了了…要射了…要射了…都射在…射在里
面…好不好?」「不要…不要啊…」李婉秋一边在那个男人的怀里瑟缩着,一边
楚楚可怜地呜咽着。「臭婊子…你…你说什么…听…听不清啊…」那男人一边急
促地喘息着,加快了在李婉秋的牝户里抽插的节奏,一边还促狭地狞笑着说,
「是要我…全都…全都射进去吗…好的…来了…这就来了…哦…哦…」在一阵畅
快的低吼声中,男人紧紧抱着李婉秋的娇躯,全身颤抖着,把他的阴茎几乎全都
插进了女孩的身体。而李婉秋却只是哭着用她的小手抓住那男人粗壮的手臂,无
力地摇晃了两下,就不得不放弃了象征性的抵抗,听任那男人摆布了。「好爽…
这妞真是玩不腻啊…」泄欲过后,那男人轻松地抱着怀里的李婉秋,看着镜子里,
有几滴白浊的精液正从她的阴户里慢慢流出来的淫靡景象,还淫笑着说,「都已
经开苞两三天了…这妞的骚逼少说也被操了几十次…没想到还是紧得和原装货差
不多…灌进去了那么多…就漏出来这么一点…真是太棒了…」

  「胡说…这妞的屁眼才更好玩…又紧又嫩…更妙的是…挨操的时候…她的屁
眼还会自动缩起来…就像是吸着鸡巴一样…让人忍不住要射在里面…」听到这个
男人对李婉秋的紧窄阴户赞不绝口,另外那个一直拿着摄像机,站在一旁的男人
却似乎有不同意见,「不过,她的屁眼还真是太嫩了…实在不耐操…刚才我操她
屁眼的时候,就差一点又把她的屁眼弄出血来…也许…也许再多操上几次就好了
…」「嘿嘿…差不多,差不多…前面后面…各有各的好…」李婉秋背后的那个男
人抱着怀里这个小巧玲珑的萝莉美女,继续淫笑着说,「这妞前两天才刚刚满14
岁…简直是嫩得出水…又长得那么漂亮…而且骚逼和屁眼都那么够劲,奶子还长
得那么大…我看,她要是出去卖的话,怕是那些站街的都要没生意了吧…哈哈哈
…」在这两个男人放肆的淫亵笑声中,李婉秋又一次双手掩面,痛哭起来。我看
到屏幕上的镜子里,有越来越多的粘稠精液正从李婉秋的阴户和肛门里滴落下来,
这幅淫靡的画面让我不由得感到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时候不早了,既然我们两个都玩爽了…」这时,那个抱着李婉秋的男人突
然淫笑着,把正瑟缩在他怀里哭泣着的赤裸女孩放在地上,并且还对他身边那个
拿着摄像机的男人说,「差不多也该办正事,给这骚货剃毛了…」虽然那男人说
话的声音很轻,但是「剃毛」这两个字却马上就钻进了我的耳朵。我这才想起,
记得几个月前,看到那两段李婉秋卖春的视频时,我就注意到她的阴户上连一根
阴毛都没有,显然是被剃过耻毛。而现在,在我面前的屏幕上,却可以清楚地看
到,李婉秋私处的稀疏阴毛已经被她双腿之间的粘稠体液和白浊精液粘成了一团。
「难道!」我在心里兴奋地大喊着,「难道就是这两个男人剃掉了李婉秋的阴毛?」
而当我看到那个手持摄像机的男人举起他的另一只手,就像是变魔术般地亮出了
一把闪着寒光的剃刀时,我更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天哪!这两个男
人真的是要给李婉秋剃阴毛吗?这真是太刺激了!

  「臭婊子…给我乖乖坐在地上…」那个刚放下李婉秋的男人一边伸出手来,
从另外那个男人手里接过摄像机,一边恶狠狠地命令着正颤抖着蜷缩在地上的李
婉秋,「朝着镜子,把腿分开…」镜头摇晃了一阵以后,我从屏幕上的镜子倒影
里看到,那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站在李婉秋的身边,几乎同时蹲下身来。当男人
在镜子前,把剃刀伸到李婉秋的双腿之间时,我看到李婉秋害怕地倒吸了一口冷
气,而她的胴体也战栗得更加厉害了。「小妞…不要害怕…」那个手持剃刀的男
人一边伸出左手,搂住李婉秋微微颤抖着的肩头,一边又淫笑着,用右手把剃刀
的刀锋按在李婉秋湿淋淋的阴户上,「给你把这里的毛毛剃干净…好方便操你…
放心…你只要别乱动…就不会有事的…」与此同时,镜头也聚焦到了李婉秋的私
处在镜子上的倒影。在李婉秋恐惧的呜咽和抽泣声中,我看到那把剃刀开始慢慢
移动起来,没花多少力气,那男人就用剃刀和着李婉秋阴户上的那些精液和淫水,
把她那一小撮本就稀稀拉拉的乌黑阴毛给剃了个精光,而李婉秋那两片已经红肿
起来的娇嫩阴唇自然也就毫无遮蔽地完全展现在镜头前了。

  「怎么样…小骚货…把你的骚逼弄干净了…喜欢吗?」男人戏谑的淫笑声再
度响起,「哎哟哟…看看…羞得脸都红了呢…都被操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那么
害羞啊…哈哈哈…」这时,镜头中突然出现了男人的手指。「剃光了毛…还要给
你涂点药…」男人一边淫笑着,一边伸出两支手指,在李婉秋的轻声呜咽中,轻
轻地用指尖把一种透明的药膏均匀地涂抹在李婉秋光溜溜的阴户上,「涂了这种
药,你骚逼的毛…就再也不会长出来了…哈哈…」就在我一边连连咽着口水,一
边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贪婪地欣赏着男人给李婉秋剃阴毛的香艳场景时,突然
听到了另一个男人低沉的淫笑声:「不错不错…把骚逼的毛都剃干净…就更加可
爱了…操起来也更加方便带劲…」而摄像机的镜头这时也突然剧烈晃动着,转向
了地面,我在屏幕上只能看到一条长满茂密黑毛的粗腿和一只正站在木地板上的
脚掌,看来,原本蹲在李婉秋身旁的地上,拿着摄像机的那个男人应该是站了起
来。

  「这么早就来了?等不及要玩这个妞?哈哈哈…怎么…就你一个?」那个拿
着摄像机的男人好像是正在和谁说话。「就我一个…怎么能喂饱这骚货呢…这次
一共来了十几个,都在这骚货的房间等着操她呢…听说你们把这妞带到了衣帽间
来,让她照着镜子,看着自己被剃毛…所以那帮家伙叫我过来…把这条小母狗…
牵回她的房间去挨操…」刚才那个男人的低沉淫笑声再度响起,「前两天…来玩
过这妞的家伙…都说玩得很爽…今天…我可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过瘾…哇…
这骚货的胸好大…这个真的是…真的是14岁学生妹?嗯…长得也够漂亮…确实不
错…只要一看到…这对奶子…还有这张漂亮脸蛋…我的鸡巴就已经硬了…」「要
不要…就在这里先尝个鲜?让那帮家伙多等一会儿好了…」那个刚才给李婉秋剃
毛的男人这时也淫笑着说道。「嗯…果然是个好主意…那我就先玩玩这妞好了…」
在那男人的淫笑声中,镜头又一次晃动着,对准了仍旧抽泣着,正分开双腿,坐
在那面大镜子前的李婉秋。

  「骚货!给我跪好!」在镜子的倒影中,一个面目被马赛克遮盖着的高个子
男人走到了李婉秋的面前,恶声恶气地对她命令着,「要是不想让你的死鬼老爸
身上再少个零件,就给我乖乖跪好!」李婉秋连忙呜咽着用双臂支撑起身体,听
话地跪在那个男人的面前。「把嘴张开…我喜欢让女人给我舔鸡巴…」那男人一
边弯下腰,伸出手来用力捏着李婉秋的下巴,让这个女孩不得不抬起头来,一边
又把他胯下那支早就已经抬起头来的阴茎凑到了李婉秋的面前,继续淫笑着说,
「虽然…据说你的嘴还需要调教…不过,我打算先来试试看…把舌头伸出来…给
我好好地舔…」只是迟疑了一两秒钟之后,李婉秋就驯服地伸出舌头,用舌尖在
那男人的龟头上舔舐了起来。「嗯…不错…舌头不错嘛…」那男人这时又得寸进
尺地对李婉秋命令道,「现在…把嘴张开…该吃鸡巴了…」李婉秋跪在那男人胯
下,应声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流着眼泪,让那男人把阴茎塞进了她的双唇之间。

  「哦…舒服…对…就这样…好爽…」那男人一边用双手轻轻搓揉着李婉秋头
顶的秀发,一边淫亵地继续轻声对她说着,「吸…用嘴唇吸…还要舔…就像吃雪
糕一样…对…学得很快啊…牙齿…牙齿不要碰…舌头…舌头舔得…再用力一些…
不是那里…那里不够爽…下来一点…再下来点…不…不是那里…别忘了…要用嘴
唇吸…吸得…吸得再深一点…哦…这个感觉…差不多…哦…该死…你的牙齿…对
…用嘴唇…不要牙齿…对…吸进去…都吸进去…再深一点…这就不行了?也不要
光吸…忘了还要舔…不对…不是舔那里…你要记住…记住舔哪里…才能让男人爽
…啊…牙齿…怎么又是牙齿…不行…不行…算了…算了…」那男人一边连声喊叫
着,一边抓着李婉秋的头发,悻悻地把他已经被舔得更加张牙舞爪的阴茎从这个
美女中学生的嘴里抽了出来,用有些不满的口气对李婉秋继续说,「扫兴…看来
…你可还得要好好练练…该怎么舔鸡巴…不然,怎么能把主人舔得爽上天…算了
…等一下,操你的时候…我会再来好好地调教调教你的嘴…现在…就先让我尝尝
你的这对大胸吧…」

  听到那男人的命令,跪在地上的李婉秋马上就直起身子,让她的胸部差不多
能够到那男人的胯下,然后她才抽噎着,用双手捧起自己的乳峰,用她白皙的乳
肉全方位地包裹住了男人那支早就被舔得湿淋淋的阴茎。「哦…爽…好爽…」李
婉秋才摇晃了几下她的惹火酥胸,那男人就已经爽得连连倒吸冷气,「喔喔…这
对奶子…简直是极品啊…太过瘾了…这…这简直…就是…小奶牛…这么骚的奶子
…受不了…受不了…」听到这一连串的大呼小叫声,站在李婉秋身边的另两个男
人也大声淫笑了起来。从李婉秋开始给这个男人乳交开始,我的双眼就根本不舍
得离开李婉秋那对不停地上下跳动着的丰满乳球,所以我自然也就清楚地看到,
在李婉秋的呜咽声中,一串串闪闪发亮的泪水不时地从李婉秋的脸上滑落下来,
打湿了她娇嫩的乳肉。「哦…哦…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要射了…要射了…哦…
哦…喔喔…」那个男人没能在李婉秋的诱人双乳间坚持多久,就低吼着,把一股
股白浊的精液射到了这个性感萝莉的胸口和脸上。

  「好过瘾…好过瘾…这妞的奶子…真是弹性十足…好爽…等一会…等一回我
还要再玩一次…」泄欲过后,那个男人一边意犹未尽地掐捏着李婉秋再一次被精
液玷污了的白嫩乳肉,一边淫笑着说,「被我的牛奶滋润过,这小妞的脸好像更
加漂亮了呢…正等着玩你的那帮家伙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等不及要操死你的
…哈哈哈…」说着,那男人就从他脚边的地板上捡起一个戴着铁链的狗项圈,他
把那个项圈套在李婉秋的脖子上,然后才拉着那条铁链,淫笑着继续对李婉秋说:
「小母狗…接下来…我就要牵你…去你的房间里挨操了…记住…每一个操你的男
人…都是你的主人…你可要好好伺候才行…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的…哈哈哈…」
在那男人得意的狞笑声和李婉秋的抽泣声中,镜头跟随着那男人,慢慢移向不远
处的一条走廊,而李婉秋却只能瑟瑟发抖地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被铁链牵着,用
双手和膝盖在地上慢慢爬行着,亦步亦趋地跟在那男人的身后。

  这段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我却还沉浸在亲眼目睹李婉秋被剃光阴毛的刺
激中,一时不能平静下来。就在这时,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把
我吓了一跳。我连忙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手机,又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来是
出差在外的爸爸打来的电话。「小杰,你现在应该是去上补习班了吧?你妈有没
有开车送你啊?」听到电话里爸爸严厉的声音,我不由得有些心虚。「那个…那
个…妈妈她…她今天出去有事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在电话里和爸爸瞎扯起来,
「我…我自己坐公车去补习班的,没问题,路上很顺利的…」一听到我说妈妈
「出去有事」,爸爸的声音听上去就显得有些不高兴:「哼!有事?又是出去打
牌了吧?唉,算了算了。小杰,你自己路上当心一点,晚上温习不要太晚…」
「好的…好的…」听到爸爸好像没有起疑,我连忙装作匆忙的样子对爸爸说,
「爸爸,不说了,我要赶公车了,BYEBYE…」挂断电话以后,我才敢长长地呼了
一口气。

  这个意外的电话让本来已经兴奋得几乎快要爆炸的我稍微冷静了一下,似乎
也使我稍微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想到刚才这段视频里那几个男人说的话,我觉
得好像有些奇怪。有一个男人说过:「如果她出去卖的话…」但李婉秋本来就是
卖春女啊,所以这句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另外,那个男人还提到过,李婉秋几
天前才被开苞,还说了李婉秋是刚满14岁。我记得几个月前,李婉秋失踪的时候,
好像就是刚过了她的14岁生日不久。那么,这段视频应该就是在李婉秋失踪前不
久拍的,但是作为一个淫荡的卖春女,李婉秋又怎么可能会是几天前才刚失身呢?
还有,男人用铁链和项圈把李婉秋牵走的时候说过,要带李婉秋去她的房间。难
道,那些男人就是在李婉秋家里的衣帽间镜子前玩弄她,还给她剃毛的?那未免
也太疯狂了吧。而且我总觉得,这段视频里的这两个男人对待李婉秋的态度,似
乎也不太像是嫖客对妓女的样子。这些疑问总让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是
一时之间,却又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的…不就是看个A 片吗…我想那么多干嘛呀…」苦思冥想了一会之后,
我才突然回过神来。我自嘲地笑了笑,就马上又打开了第二段视频。在许多男人
的淫笑声中,我看到一个娇小的女孩正赤身裸体地撅着屁股,跪在地上。一个面
目被马赛克掩盖着,身上却一丝不挂的男人正跪在那女孩的身后,用双手紧紧地
抱着女孩的翘臀,还肆无忌惮地捏着她的臀肉。虽然那女孩一直低着头,我看不
清她的脸,但是我却还是可以感觉到,她一定就是李婉秋。女孩跪在地上,不停
地扭动着她的小蛮腰,还不时地抽噎着,发出阵阵呻吟:「主人…主人好厉害…
哦…好…好爽…操得…母狗…屁眼…屁眼好爽…」在女孩断断续续的呜咽和娇啼
声中,镜头慢慢地转向她的面部。我看到那女孩把脸埋在她面前的一个硕大的狗
食盆里,似乎正在吃着什么。「小母狗正在吃东西呢…值得好好欣赏一下…」画
面外传来一个男人的淫笑声,我猜想他就是拿着摄像机的那个男人,「今天小母
狗吃的是…对…是尿拌饭…让我们看看小母狗…吃得开心不开心…」

  在那男人放肆的笑声中,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一只男人的大手,那只手一把就
抓住了女孩脖子上那个显眼的狗项圈,用力地拉扯着,让她不得不惊叫着抬起头
来。那女孩果然就是李婉秋,我看到她的俏脸上到处都是精液和泪痕,而且还沾
上了好多饭粒。「小母狗胃口不错啊…已经吃了那么多了?」那男人淫笑着,又
把镜头对准了那个狗食盆。我看到狗食盆里到处都散落着一粒粒的米饭,角落里
好像还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我还没看清楚那是什么,镜头却又突然转向正在轻
声抽泣着的李婉秋。「小母狗…主人给你准备的狗饭好不好吃啊…」那男人继续
淫笑着对李婉秋说,「你是喜欢吃今天的狗饭…还是昨天的精液吐司啊…」李婉
秋流着眼泪,一边呜咽着,一边还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回答道:「好吃…好吃…母
狗…喜欢…喜欢吃…今天的…狗饭…」「那好吧…既然你喜欢吃…」那个男人一
边松开李婉秋的项圈,用手掌把李婉秋的秀美脸蛋又一次按进了那个狗食盆,一
边继续淫笑着说,「那你就全都吃完吧…记得,一粒也不准剩下…」

  听到那个男人说李婉秋竟然是在吃尿拌饭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
朵。「尿…尿拌饭?真的假的?玩得这么疯?这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就算是卖春
妹也做不到吧?」回想一下刚才我在狗食盆里看到的东西,那好像确实是被什么
液体搅拌在一起的米饭。「是假的吧?应该是假的…」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
着镜头慢慢移动着,转向了李婉秋的臀部。随着李婉秋腰肢的摆动,她沾满精液
的白皙翘臀也不停地前后摇晃着,让她身后那男人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没入她的
后庭。每一次当李婉秋把屁股完全贴在那男人的身体上,让男人几乎把整支阴茎
都插进她的菊蕾时,她的臀肉都会颤抖起来,而她的嘴里也会发出一阵阵令人心
动的呻吟声。「快点…再摇得…快点…哦…爽啊…」李婉秋身后的那个男人拍打
着她的屁股,催促着李婉秋加快她身体扭动的节奏,并且还得意地淫笑着说,
「这妞的…屁眼…真是…没白调教…越来越…越来越爽…又嫩又软…还…还紧得
不得了…鸡巴…插进去…就好过瘾…操的时候…屁眼还会…还会缩起来…夹着鸡
巴…又来了…又夹我的…鸡巴了…夹得…夹得好爽…」

  「骚货…屁股…屁股快摇…摇得…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好爽…好爽…快要
…快要射了…快…快…来了…来了…」在男人的催逼声中,李婉秋的翘臀摆动得
越来越快,而她身后那个男人的呼吸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在李婉秋的婉转娇啼
声中,那男人突然用双手紧紧掐住李婉秋颤抖着的臀肉,连声低吼着,在李婉秋
的后庭中凶猛地冲刺起来。「出来了…全都出来了…操这只小母狗…真是太过瘾
…太过瘾了…」浑身一阵剧烈战栗之后,那个男人喘着粗气,用一只手继续按住
李婉秋的身体,而他的另一只手却向李婉秋的私处探去。在李婉秋的双腿之间鼓
捣了一会之后,那男人才在女孩的呜咽声中,淫笑着把他的那只手伸到了镜头前。
我看到他手里竟然抓着一支正在「嗡嗡」地不停旋转和震动着的电动阴茎。「看
看…这小母狗的骚逼…已经湿成什么样子了…」那男人一边淫笑着,一边还慢慢
转动着那支电动阴茎,让摄像机的镜头可以拍下那支粗大的电动阴茎上已经沾满
了白色的精液和透明的淫水,「明明是屁眼挨操…骚逼怎么也会湿成这样…你还
真是个天生的骚货啊…哈哈哈…」

  在镜头前全方位地展示了那支早已湿透了的电动阴茎之后,那个男人才意犹
未尽地站起身来,而镜头却马上就又转向了李婉秋娇小的赤裸胴体。「小母狗…
屁眼被操得爽不爽啊…」另一个脸同样也被马赛克遮住的男人蹲在李婉秋的身边,
他先是看了看李婉秋面前的那个狗食盆,又从地上捡起一条铁链,还继续对李婉
秋说,「狗饭也已经全都吃光了啊…那接下来,在母狗撒尿秀之前…我就先来遛
遛小母狗吧…」说着,那个男人就站起身来,他一边用力拽着手里的那条铁链,
拉扯着李婉秋脖子上的那个狗项圈,一边大声淫笑起来:「遛狗时间到…」在男
人淫亵的笑声中,李婉秋就象一条狗似的,被那男人牵着,在地上一步步爬行起
来,而摄像机的镜头也就在李婉秋的身后一路跟随着,拍摄着她撅着白嫩的屁股,
呜咽着在地上匍匐前行的淫靡模样。随着镜头的移动,我意外地发现这个房间的
墙都涂成了温柔的粉红色,而且还到处都贴着各种可爱的贴纸装饰,看上去似乎
像是少女的闺房。而当我惊讶地注意到墙上竟然还挂着好几张李婉秋的照片时,
我才突然意识到,这里应该就是李婉秋的香闺。

  那个男人牵着李婉秋,在她的房间里转了一大圈。随着李婉秋屁股的摇晃,
我看到有一些白浊的精液从她的阴户和她刚被玩弄过的后庭中慢慢流淌出来,不
停地滴落在地板上。一路上,他们经过了好几个男人的面前。看到赤身裸体,象
狗一样在地上爬着的李婉秋,那些男人有的淫笑着直吹口哨,有的拿着湿淋淋的
跳蛋和后庭珠,淫亵地向李婉秋挥动着,有的还伸出手来,猥亵地抚摸着她的屁
股和酥胸,而李婉秋却一直都只是轻声地抽泣着。「好了…遛过了母狗,母狗就
该撒尿了…」牵着李婉秋的那个男人突然停下脚步,松开手里的铁链,又转过身
来,指着他身前地上的一个小号塑料盆,狞笑着对李婉秋说,「小母狗,自己蹲
上去吧…」而李婉秋这时却仍旧低着头,呜咽着跪趴在地上,就像是没有听到那
个男人的话一样。「小母狗…反正这也不是你第一次表演母狗撒尿了…你最好给
我动作快点…」看到李婉秋迟迟没有动作,那男人不耐烦地连声催促着她,「不
肯乖乖撒尿的话…那我就只好…帮你想想办法…好让你尿出来了…」

  那男人的凶恶威胁让李婉秋浑身一颤,她抽噎着抬起头来,哭着慢慢爬向那
个塑料盆。蹲在塑料盆上的时候,李婉秋还刻意把她弯曲着的双腿尽量朝两边分
开,好把她被剃光了阴毛的阴户毫无保留地展露在镜头前。「对了…这样才乖呢
…」在李婉秋身边那个男人的淫笑声中,摄像机的镜头向李婉秋的双腿之间慢慢
推进,给她早就被精液濡湿了的阴户拍了个特写。我看到李婉秋那两片红肿的阴
唇正不停地微微翕动着,直到一股混合着白色粘液的淡黄色尿水从她的阴户里喷
了出来,落在她身下的那个塑料盆里,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与此同时,我听到了
有很多男人淫亵地一起哄堂大笑起来,也听到了李婉秋的悲泣和哀鸣声。不知道
为什么,我觉得李婉秋这时的哭声中充满了屈辱和伤心,并不像是为了讨好恩客,
而故意装作哭泣的样子。而且,当众排尿…即使是对于一个援交妹来说,这未免
也有些太重口味了吧?于是,我开始感到有些怀疑,李婉秋是不是真的是在卖春?
还是…

  「小母狗今天也表演得不错啊…你的嘴…不能浪费…让我也爽一下吧…」我
听到了李婉秋身边那个男人的淫笑声,还有李婉秋「唔唔」的呜咽声。这时,摄
像机的镜头也从李婉秋的私处慢慢拉远,我看到站在李婉秋身边的那个男人正抓
着李婉秋的头发,把她沾满了白浊精液的俏脸扭到了一边,那男人的阴茎也已经
被塞进了她的嘴里。「嗯…不错…舔得…舔得好舒服…」李婉秋卖力地舔吮着她
嘴里那支阳具,而那男人却还淫笑着,对她的唇舌评头论足,「对…不错…舌头
…哦…这小母狗的…舌头…比前几天…给我舔的时候…灵活多了…哦…还有嘴唇
…好会吸…哦…好爽…对…就是这里…过瘾…舔得好过瘾…调教得…调教得不错
…这妞…已经很会舔鸡巴了…嗯…舒服…好舒服…」那男人一边爽得连连喘着粗
气,一边竟然还得寸进尺地继续对李婉秋颐指气使,「母狗…还有…还有你的手
…也别闲着…快表演…表演自摸…给主人们看…要让自己…高潮…才行…哦…好
刺激…舌头…舔得…好爽…」

  一听到那男人的淫亵命令,李婉秋马上就一边继续舔吮着那支几乎塞满了她
小嘴的阴茎,一边又驯服地把右手慢慢地伸到了自己的私处。摄像机的镜头也跟
着李婉秋的右手,转向了她的双腿之间,再一次给李婉秋的阴户拍了个特写镜头。
虽然李婉秋的小巧手掌多少遮挡住了一些香艳的春色,但我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
李婉秋几乎毫不迟疑地拨开了她那两片已经肿起来的阴唇,又把她的中指和无名
指深深地探入私处,在她自己的阴户里飞快地抽插了起来。与此同时,李婉秋的
食指也已经插进了她的下身,正轻轻地拨弄着她自己的阴蒂。随着李婉秋手指的
剧烈动作,她的阴唇一次次被翻开,越来越多的精液也就从李婉秋的牝户里流了
出来,弄得她手掌上到处都是,有不少白浊粘液还从她的后庭里流淌下来,全都
滴落在她身下那个装满尿液的塑料盆里。屏幕上虽然看不到李婉秋和那个男人的
样子,但是却可以听到他们俩的呼吸声都变得越来越急促。

  显然,李婉秋已经不是第一次像这样自渎了,她熟稔地刺激着自己的敏感部
位,很快就让她的身体兴奋了起来。没过多久,李婉秋包裹着阴茎的嘴里就发出
了一阵特别娇媚的呜咽声,她的双腿和阴户也猛烈地颤抖起来,好多精浆和体液
从李婉秋的下体涌了出来,不停地溅落到她身下的塑料盆里,而李婉秋的手指却
还继续在她的阴户里搅动着。几乎是与此同时,李婉秋身边的那个男人也畅快地
连声低吼起来。仿佛是不舍得离开李婉秋正在高潮的私处,镜头在李婉秋不停战
栗着的阴户上又停留了一会儿之后,才转向她的俏脸。这时,那男人已经喘息着,
把他湿淋淋的阴茎从李婉秋的嘴里拿了出来,满脸红晕的李婉秋也抬起了头,向
着那个男人张开了她沾满精液,甚至还粘着几根乌黑阴毛的双唇。「不错…全都
喝下去了…真是乖母狗…」听那男人淫亵的语气,他似乎显得很满意,「为什么
小母狗会那么乖呢?」那个男人突然淫笑着,在李婉秋身边蹲下身来,「过来…
拍这里…」那男人一边用手抓住李婉秋已经被肮脏的白浊精液弄得一塌糊涂的右
乳,一边朝着镜头说,「这里…来个特写…拍得清楚些…」

  摄像机的镜头马上就对准了李婉秋的胸前,并且还应那个男人的要求,调到
了最大的变焦。于是,镜头一阵剧烈摇晃之后,李婉秋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的粉
嫩乳头就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拍得仔细些…这里…有几个小洞…」那男人把
一根手指伸到镜头前,先是指着李婉秋的乳尖,然后又一边把指尖移向李婉秋的
乳晕,一边继续淫笑着说,「这里…就是这里…还有几块焦痕…」在那个男人的
提示下,我才发现李婉秋嫣红的乳头上,真的有几个细小得几乎无法察觉的小孔,
而李婉秋的乳晕上,也确实有几块和雀斑差不多大小的黑色印记。「这些是什么
呢?」那男人得意洋洋的声音再度响起,「就让小母狗自己说吧…」「这是小母
狗不乖的时候,主人…主人教训小母狗…留下的…」我听到李婉秋抽噎地悲鸣着,
「小洞…是主人…用针…刺穿…母狗的…奶头…焦痕…焦痕是主人用…用电击器
…电母狗…」在李婉秋的哭泣声中,那个男人却还是淫笑着,继续不依不饶地逼
问着她:「就这些吗?没有别的…更刺激的花样了么?看来是忘记了…要不要…
再给你尝尝那些滋味…好让你加深些印象啊?」

  「不要…不要…主人…主人不要…母狗…母狗记得…」那男人恶狠狠的恫吓
把李婉秋吓唬得魂不附体,害怕地用颤抖的声音连声悲泣起来,「每天…晚上…
母狗从学校…回来以后…主人都会在…母狗的房间里调教母狗…玩母狗…小母狗
不乖…不乖的时候…主人就…主人就会用…甘油和…和尿…给小母狗…灌肠…让
小母狗…让小母狗肚子…胀得…疼得要命…还…还把电击器…塞进…塞进小母狗
的骚逼…和屁眼里…把小…把小母狗电得…喷尿…电得…电得昏过去…因为…因
为坏母狗…不肯听话…主人们…主人们还…还把母狗…爸爸的…耳朵…还有手指
…也都砍了下来…呜呜呜…母狗…母狗会…会乖乖挨操的…主人…主人不要…再
折磨母狗了…」听到李婉秋这一连串痛苦和哀伤的哭喊声,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
的耳朵。原来,李婉秋根本就不是在卖春,而是在被那些男人轮奸和蹂躏,男人
们用上了各种酷刑,甚至还用李婉秋的爸爸来要挟她,逼迫她听话地充当性奴。
但这时,我却又想到,就在几个月前,我可是在那两段视频中亲眼看到过李婉秋
淫荡地向男人出卖肉体,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好了好了…不要再吓唬小母狗了…明天就是周末了…小母狗还要和男朋友
约会呢…把她吓坏了…还怎么找乐子…」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到了另
一个男人的淫笑声,「小母狗…只要乖乖听话…让主人操得爽…玩的开心…主人
当然就不用…再这样教训母狗了…会不会做一只…听话的乖狗狗啊?」在那个男
人放肆的笑声中,镜头逐渐调整回了正常的放大倍数,并且还转向了李婉秋满是
泪水和精液的俏脸。「会…母狗会…」李婉秋一边抽泣着,一边轻轻点着头说,
「母狗…会乖的…呜呜呜…」听着李婉秋的哭声,那个男人却继续淫笑着对李婉
秋说:「这样就对了…那小母狗…还不乖乖地撅起屁股来…让主人玩你?」在那
男人的命令下,李婉秋只好抽噎着跪趴在地上,站在李婉秋身后的那个男人也马
上就跪在地板上,他先是把李婉秋身下那个装满了尿水和精液的塑料盆推到一边,
然后又用他粗大的双手从李婉秋身后分别抓住了这个萝莉美女那两条早就被精液
濡湿了的大腿,根本没怎么费劲,就轻松地把李婉秋抱在他的怀里。

  在女孩的悲泣声中,那个男人淫笑着抱起轻声呜咽着的李婉秋,大摇大摆地
站了起来。「哦…哦…主人…主人好厉害…母狗的屁眼…被操得…好舒服…用力
…主人…请用力操…操小母狗…」在镜头前,那男人的阴茎长驱直入地插进了李
婉秋沾满了白浊精液的菊蕾,凶猛地侵犯着她的肛门和直肠,把李婉秋蹂躏得不
停地哀鸣和呻吟起来。「前面…这母狗前面还有个洞…」在李婉秋的连声娇啼中,
那男人一边享用着李婉秋的后庭,一边淫邪地朝镜头喊叫着,「要不要…再来个
三明治?」「嘿嘿…是个好主意…我这就来操她的骚逼…这个玩意…有点碍事…
我先关掉…」在另一个男人得意的淫笑声中,画面突然变成了一片漆黑。好像是
那个一直在拍摄着录像的男人急不可待地关掉了摄像机,要赶着去玩弄李婉秋了。
我忍不住想象着李婉秋的阴户和后庭被两个男人同时奸辱的淫靡画面,觉得胯下
的老二也胀得更硬了。但是当我想到可怜的李婉秋其实是正在被那些男人强暴和
凌辱着的时候,却又不禁为她感到心疼和哀伤起来。

  李婉秋怎么会落入那些男人的魔掌?后来她又怎么会去卖春,还被拍了那两
段淫靡的录像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紧接着就又打开了刚下载的另一段视频。
「呜呜呜…呜呜呜…」刚一打开视频,一阵悲惨的少女哭声就让我心头一颤,这
样的痛苦哀鸣声,我今天已经听过了好多次。果然,屏幕上立即就出现了李婉秋
满脸是泪地痛哭着的模样,而且我还听到了一个男人的淫笑声。「可怜的小妞…
真是好惨啊…自从昨天被开了苞以后…就在这张床上…不停地挨操…一直到现在
…这妞已经被操过多少次了?三十次?还是四十次?都被操昏过去了…足有十几
回…还被操得…把自己的床…也给尿得一塌糊涂…哈哈哈…」随着那男人淫亵的
画外音,摄像机的镜头也慢慢地从李婉秋的脸上移开,转向她娇小的胴体。我看
到李婉秋赤裸的娇躯正不停地颤抖和摇晃着,随着她身体的晃动,她那对丰满的
乳峰也在她的胸前掀起阵阵涟漪,让我不由得更加心猿意马,恨不得能赶紧把手
伸进屏幕,在她的性感酥胸上抓上一把。

  随着镜头渐渐拉远,我终于看清李婉秋正撅着屁股,跪在一张既华贵又漂亮,
床头还挂着薄纱帷幕的公主床上,而床上铺的那块水蓝色床单却早就已经被精液
和尿水完全濡湿了。李婉秋的上半身悬空,她的双臂却笔直地反背在她自己的背
后,还被跪在她身后的那个赤裸男人牢牢地抓在手里,完全动弹不得。那男人的
脸上被马赛克遮蔽着,他正一边用双手紧紧钳住李婉秋娇弱的手腕,粗暴地拉扯
着这个美少女纤细的玉臂,一边还不停地前后摇晃着他粗壮的腰,用他铁塔般的
强壮身体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撞击着李婉秋沾满精液的翘臀,让李婉秋的娇小胴体
不由自主地剧烈震颤着。我注意到,李婉秋身旁的那面墙是粉红色的,而且还贴
着几片可爱的蒲公英贴纸,看来,这段视频应该也是在李婉秋的闺房里拍的。这
时,就在李婉秋悲哀的阵阵呻吟和那男人的粗重喘息声中,摄像机的镜头又向着
李婉秋的赤裸胴体渐渐推进,最后还定格在李婉秋和那男人交合的位置上。在屏
幕上,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随着那男人身体的摆动,他那支粗大的阴茎正肆无忌
惮地在李婉秋的娇嫩阴户里凶猛抽插着。

  「小秋…不…不要…」在一阵男人的喊叫声中,摄像机的镜头又迅速拉远,
屏幕上也就出现了李婉秋跪在床上,正在被她身后那个男人强暴的全景。一个头
发花白的中年男人这时却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镜头,那个中年男人身上只穿着一件
破破烂烂的背心和一条几乎被撕成了碎布条的长裤,双手还被一副闪着寒光的手
铐反绑在背后,他刚踉踉跄跄地走到床边,一个全身赤裸,面容被马赛克遮盖着
的男人就快步走到他的背后,先是伸出手来,用力按住了那个中年男人的右肩,
然后又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腿弯上,让他痛呼着跪倒在地。跪
在床上的李婉秋听到声音,呜咽着回过头来,当她看到那个中年男人的时候,瞬
间就痛苦地大声哭喊起来:「爸爸…爸爸…救救…救救我…」而那个中年男人这
时也一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靠近那张离开他不远的公主床,一边用嘶哑的声音
大声呼喊起来:「小秋…不…天哪…放开她…快放开她…」原来,这个男人竟然
是李婉秋的爸爸!难道他也被抓了?怪不得之前的视频里,好像那些男人曾经在
李婉秋的面前多次提到过她的爸爸,还用她的爸爸来要挟她。

  李婉秋爸爸不顾一切的剧烈挣扎让站在他身后的那个裸体男人几乎快要按不
住他的肩膀,于是那个男人就一边用另一只手揪住李婉秋爸爸的头发,野蛮地用
力拉扯着,一边又抬起脚来,朝着李婉秋爸爸被反绑在背后的双手狠狠地用力一
踹,这一脚踢得李婉秋的爸爸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全身剧烈抽搐起来,再也
无力挣扎。「不…不要打我爸爸…」看到爸爸被殴打,李婉秋心疼地连声哭喊着,
「不要…不要打他…爸爸…爸爸…」但是,随着李婉秋身后的那个男人加快了在
她阴户里抽插的节奏,李婉秋很快就又痛苦地全身战栗着,呜咽和呻吟起来。
「你给我老实点…」看到李婉秋爸爸无力地跪在地上,不能动弹,他身后的那个
裸体男人拉扯着他的头发,得意地狞笑起来,「被拔光了手指甲以后,手指头再
挨上一脚的滋味怎么样啊?都说十指连心,这回,你可是深有体会了吧…哈哈哈
…」「小秋…不…你们竟然…不…不要…放开小秋…放开小秋…你们这些…禽兽
…禽兽…畜生…」李婉秋的爸爸虽然已经疼得全身不停颤抖,却还是继续狠狠地
咒骂着他身后那个男人,「魔鬼…你们这些魔鬼…不得好死…」

  「你怎么可以咒自己的女婿不得好死呢…」这段视频一开始时的那个淫笑声
又再度响起,「这房间里的每一个男人都上过了你的宝贝女儿,还都不止一次…
所以,我们都算是你的女婿了…你怎么可以咒我们呢…哈哈哈…」听到那男人的
羞辱,李婉秋的爸爸跪在地上,把脸转向镜头的方向,愤怒地狂吼起来,「不!
不!混蛋!混蛋!老天…老天绝不会放过你的…」看来刚才那些话就是拿着摄像
机的那个男人说的。在李婉秋爸爸怒不可遏的咒骂声中,他身后的那个裸体男人
却只是继续扯着他的头发,又朝他的双手狠狠地踢了一脚,就让李婉秋爸爸的怒
吼变成了痛苦的惨叫声。而就在这时,床上的那个男人却在一阵疯狂的冲刺之后,
抓着李婉秋的手腕连连低吼起来:「爽…小婊子的…骚逼…真紧…真爽…不行了
…射了…要射了…」而李婉秋这时更是浑身颤抖,不停地哭喊着,甚至还有不少
尿水和精液从她的双腿之间倾泻出来,全都喷洒在了她身下那块早就湿透了的床
单上。一时间,父亲的惨叫声,女儿凄惨的哭泣和呻吟声,还有男人淫亵的吼声
交织在一起,让我感到简直不忍心再听下去。

  「正巧…你的宝贝女儿又被操得尿出来了…你看…你女儿挨操的时候…哭得
真是好可怜啊…」看着李婉秋父亲惨遭折磨,那个正在拍摄录像的男人却似乎显
得更加兴奋,他一边拿着摄像机,向李婉秋的爸爸步步逼近,一边继续淫笑着说,
「你想不想知道…这已经是她第几次挨操了?让我算算看…哦,抱歉…她被操的
次数太多,我也数不清楚了…哈哈哈…谁让你不肯说…你把你弟弟的老婆…还有
那些证据藏在哪里了…那你的女儿…就只好吃点苦头了…」「不!不!小秋!小
秋!啊!上帝啊!上帝啊!」李婉秋的父亲被他身后的那个男人抓着头发,按着
肩膀,根本无法动弹,他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受辱,痛不欲生地哭号起来。
「哈哈哈…这个表情…这个表情太棒了!我要拍下来…」拿着摄像机的那个男人
大声狞笑着,「我最喜欢…看人绝望的痛苦样子…我要把你的表情…保留下来…
好好欣赏…」镜头摇晃了几下之后,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李婉秋爸爸泪流满面,
涕泪交加的悲惨模样,我看到李婉秋父亲的脸上到处都是可怕的焦痕,血渍,伤
口和瘀青,看来,他已经遭受过了一番残酷的毒打折磨。

  「不过,我要恭喜你…你的女儿很乖巧,一直很听你的话,没有和别的男孩
乱搞过…因为就在昨天,我刚在她的床上…亲自给她开了苞…你看,这块床单上
…还有她的处女血呢…哈哈哈…」那男人一边拍摄着李婉秋爸爸痛苦万分的扭曲
表情,一边更加得意地淫笑着,「可惜…可惜你那时候不在…没能亲眼看到你的
宝贝女儿开苞…所以今天…我才带你来这里…弥补一下这个遗憾…」那男人话音
刚落,摄像机的镜头就剧烈摇晃起来,几秒钟以后,我看到镜头已经又一次对准
了李婉秋的那张梨花带雨的娇俏脸蛋。「小骚货…用手…把你的屁股掰开…」那
个男人恶狠狠地向正瘫软地趴在床上,屈辱地哀鸣着的李婉秋发号施令,「把屁
眼也掰开…接下来,就该给你的屁眼开苞了…」「不…不要…不要…」虽然不管
是从李婉秋脸上的表情和她的眼神,还是从她瑟瑟发抖的模样都能看得出,她对
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畏惧,但是听到那男人匪夷所思的淫亵命令,李婉秋还是嗫嚅
着,小声表达着抗拒,「求求…求求你…不要…那里…那里不行的…」

  听到李婉秋的拒绝,那个男人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在镜头前伸出一只手,
把一个电击器放在离李婉秋不远的地方,并且还连连按下开关,「刺啦刺啦」地
在李婉秋眼前打出一道道可怕的银白色电弧。然后,那男人才在李婉秋恐惧的惊
呼声中,一个字一个字地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命令:「用手…把你的屁股和屁眼都
掰开…要给你的屁眼开苞了…」接着,那男人还一边轻轻挥舞着手里那个电击器,
一边继续恐吓着他眼前这个萝莉美女:「如果…你敢再说一个不字…那就只好…
让你再尝尝这玩意的滋味了…」李婉秋似乎是已经被电击器折磨得够呛,自从男
人拿出那个电击器,跪趴在床上的李婉秋就害怕得直打哆嗦,几乎都不敢用正眼
看这个可怕的东西。听到那男人恐怖的威胁之后,李婉秋抽噎着,迟疑了大概十
几秒钟。直到那个男人不耐烦地把电击器伸到她的鼻尖前,再次打出电弧,李婉
秋才哭着闭上双眼,在镜头前向她自己的屁股慢慢伸出了双手。

  「这样还差不多…」看到李婉秋的屈服,那个男人满意地淫笑了起来。我刚
看到那男人好整以暇地放下了他手里的那个电击器,屏幕上的画面就又一次剧烈
摇晃起来。镜头平静下来之后,我看到屏幕上竟然出现了李婉秋下体的特写,不
管是李婉秋撩人的翘臀,还是她已经饱经蹂躏的牝户,都被一览无余地展现在屏
幕上。近距离地看着李婉秋的臀肉上到处都是白浊的精浆,她稀疏的阴毛也已经
被那些肮脏的粘液濡湿,并且黏成了一团,更是让我感到一种别样的兴奋和冲动。
在女孩哀羞的呜咽声中,李婉秋先是在镜头前用双手分别抓着自己的两片臀瓣,
向两边分开,然后她又把两根食指伸进了后庭,用指尖拉扯着她自己娇嫩的肛肉。
看着我眼前竟然就是李婉秋紧紧缩成一团的菊蕾,我觉得我的胯下胀得更加难受,
心脏更是都快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嘿嘿…小妞,很听话嘛…」拿着摄像机的那
个男人一边把他的阴茎顶在李婉秋依旧紧紧闭合着的肛门上,一边大声淫笑着说,
「接下来,我就要在你爹的眼前,给你的屁眼开苞了…哈哈哈…」

  「不!不要!放过小秋…放过她吧…我说…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找的…她…
她就在我的…我的山中小屋…我马上就…就带你们去…还有那些证据…我已经藏
好了…我也带你们去拿…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放过小秋…」听到那个男人
兴奋的淫笑声,李婉秋的爸爸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苦苦哀求着那个男人,「求
求你们…不要再欺负…不要再欺负小秋了…放过她吧…」「不!不不不!不要!」
李婉秋这时也惊恐地大声哭喊起来,「我…我…我还没…还没准备好…还没准备
好…等等…求求…再等等…」听到李婉秋父亲的苦求,那男人却大声淫笑起来:
「你总算想通了?可惜…太晚了…等我操了你女儿的屁眼…你再告诉我吧…那么
嫩的处女屁眼…我又怎么可能放过呢…」然后,那男人又用他没有拿摄像机的那
只手按住了李婉秋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着的屁股,淫笑着对李婉秋说:「还没准
备好?去你的吧…我可等不及你准备好…你就等着…屁眼被开苞吧…哈哈哈…」
在那男人的狂笑声中,我看到他的阴茎竟突然向前一顶,粗暴地撑开了李婉秋的
菊蕾,把他的半个龟头都塞进了李婉秋的后庭里。

  「啊!疼啊!好疼!救命!」「不!不!不要!上帝啊!」李婉秋和她的父
亲同时惨叫起来。但那个男人却只是淫笑着说:「好紧啊…骚逼紧…没想到你的
屁眼更紧…好爽…就是要紧一点…才有开苞的感觉啊…你说对不对啊…小骚货…」
说着,那男人就用力按着李婉秋的屁股,更加凶猛地再次向前一顶。在屏幕上,
我看到男人的龟头已经几乎全都插进了李婉秋的菊蕾,而李婉秋的肛肉却已经被
拉扯得就像一张纸那样薄,就连她肛门上的褶皱竟然也都已经消失了。「救命!
救命…要死了…我要死了…」李婉秋用颤抖的声音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哀鸣,
她的屁股也疼得战栗起来,「放过我吧…求求你…饶了…饶了我吧…求求你…求
求你了…呜呜呜…」「小母狗…你的处女屁眼…那么紧…那么爽…都快把我的…
鸡巴…给夹断了…你觉得…我可能会放过…你的屁眼吗?」李婉秋的求饶似乎让
那个男人更加兴奋起来,「小妞…我这就…再给你开一次苞…哈哈哈…」

  「不!不!救命!救命!啊!上帝啊!」那个男人变本加厉地继续把阴茎塞
进李婉秋的后庭深处,让她更加痛苦地连连惨叫起来,「爸爸!爸爸!救救我!
救救我!我要…我要死了!」我惊恐地看到,那个男人的阴茎已经侵入了李婉秋
的菊门,而李婉秋的肛肉也就被残忍地撕扯得更加悲惨。还没等李婉秋的惨叫声
结束,那个男人就更加粗暴地在她的菊蕾里连续推进了好几次,我看到李婉秋的
臀肉甚至疼得在那男人的手里剧烈地抽搐起来。但奇怪的是,李婉秋却并没有继
续发出惨叫,我只听到了她父亲嘶哑的哭号声。「总算操进去了…难得操到这么
紧的屁眼…可真过瘾…」那男人淫笑着,把镜头聚焦在他的胯下。从屏幕上我可
以看到,那男人的大半支阴茎都插进了李婉秋的后庭,但是李婉秋的肛肉却竟然
已经被撕开了两条小口子,嫣红的鲜血染红了李婉秋的菊蕾,还有那男人的阴茎。
「屁眼被操出血来了呀…开苞嘛,当然是要操出血来才对…你说是不是啊,小妞?
小妞?」呼喊了两声之后,那男人才更加得意地淫笑起来,「哈哈哈…原来…原
来,这小母狗…已经被操昏过去了…」

  「太棒了!昨天…我操了小母狗…前面的处女…今天…小母狗后面的处女…
也是我的了…」发现李婉秋已经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之后,那男人非但没有一点怜
香惜玉的意思,反而显得更加疯狂,「好!那接下来…我就要…操一操这妞…又
嫩又紧的处女屁眼了…让我好好爽一爽吧…哈哈哈…」在那男人放肆的淫笑声中,
镜头又剧烈摇晃了一阵,然后,我眼前的屏幕就又一次骤然黑了下来。虽然这段
视频结束得好像有点突然,然而,我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我知道,这一定是因
为那个男人放下了他手上的摄像机,好尽情地在李婉秋还未经人事的处女菊蕾里
大肆享受一番。事实上,我想,如果换作是我处在那个男人的位置,我一定也会
这样做的。也许是因为刚见识过李婉秋的后庭被强暴开苞的暴虐场景,我觉得我
现在特别亢奋,虽然时间已经不早,我的肚子好像也有些饿了,但此时的我却根
本就顾不得午饭,而是急忙又打开了下一段视频,欣赏起来。

  这段视频刚开始播放的时候,屏幕上几乎是一片黑暗,我只能勉强看到几个
模糊的光点。过了几秒钟,镜头才突然变得逐渐清晰起来。我猜想,这可能是因
为拍摄视频的人启动了摄像机的低光照模式。我看到了一个昏暗狭小的房间,似
乎没有窗户,挂在房顶上的那几盏暗淡灯光就是全部的照明。一个全身一丝不挂
的女孩正跪在地上,一边用双手扶着她面前那个赤裸男人粗壮多毛的双腿,一边
把头埋在男人的双腿之间,还不停地前后摇晃着她小巧的螓首。随着镜头朝那个
女孩的脸越推越近,我很快就看清,那果然是李婉秋正用她的双唇吞吐着男人的
阴茎。「唔…不错…不错…舔得真爽…」那个脸上打着马赛克的男人一边随手拨
弄着李婉秋的头发,享用着她的唇舌,一边还淫笑着说,「调教了…调教了…几
天以后…这妞…这妞现在……舔起鸡巴来…真是…越来越爽了…舔得…好过瘾…
哦…哦…」在那男人得意的笑声中,李婉秋轻蹙眉头,不停地流着眼泪,还羞耻
地低声悲鸣着,却不得不继续吃力地翕动着双唇,舔吮着那个男人的阳具。

  看着那男人的阴茎在李婉秋的樱桃小嘴里不停地出出进进,我感觉到我的老
二越来越硬,越来越胀。但是当我看到李婉秋脸上那悲伤而屈辱的表情,又想到
李婉秋其实是被迫沦为那些男人的玩物,我的心情就变得复杂起来,有些兴奋,
有些期待,有些悲伤,甚至还有些…羞愧。为了让情绪稍稍平复一些,我把目光
移向一旁,却意外地看到在李婉秋身边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中,有个显眼的庞然
大物,似乎看上去有点眼熟。「天哪!怎么会是那个?」看清那东西的样子以后,
我马上就惊诧地认出了那竟然是我们学校首任校长的铜像。听说从我们学校建校
之日起,这座胸像就一直放在学校的大门口,直到去年,五十年校庆的时候,学
校专门做了一尊新的铜像,才把这座历经风吹雨打,显得有些陈旧和褪色的雕像
替换下来,锁进了学校的杂物房里。「怎么会…怎么会在这样的录像里看到这座
雕像?」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上的铜像,心里感到又是讶异,又是惊恐,「难
道…难道这段录像竟然是在…在学校的杂物房里拍的?这些男人竟然…竟然还到
学校里来…强暴李婉秋?那可真是太胆大包天了!」

  「哦…哦哦…喔…喔…」就在我因为这座铜像而暗自惊骇不已的时候,李婉
秋面前的那个男人却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哼声,「到了…到了…要出来了…要出
来了…哦…哦…喝掉…全都给我喝掉…」那男人连声低吼着,双手用力地抱住了
李婉秋的后脑勺,把她的脸按在自己胯下,全身都颤抖了起来。直到那男人松开
双手,李婉秋才能抬起头来。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李婉秋又赶紧向着她面前那个
男人仰起脸来,抽泣着张开了她的双唇。「嗯…不错…小母狗越来越听话了…」
那男人淫笑着对依旧跪在他面前的李婉秋说,「把主人赏你的牛奶全都喝掉了…
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好了好了…少说些废话…中午时间有限…」就在这
时,另一个赤身裸体,同样被马赛克遮掩着面目的男人却淫笑着走到了李婉秋的
身边,「该轮到我来好好玩玩这个贱货了…」说着,那男人就急不可待地俯下身
来,轻松地一个公主抱,就托起了李婉秋的娇小胴体。然后那男人又站起身来,
一边把李婉秋微微战栗着的赤裸娇躯仰面放在旁边一张废弃的课桌上,一边还淫
笑着对她说,「小母狗,主人操你的骚逼…你开心吗?」

  「开心…开心…」在那男人面前,李婉秋只能呜咽着,无奈地回答道,「小
母狗喜欢…喜欢被主人操…」在李婉秋的悲鸣声中,那男人站在这个萝莉美女的
双腿之间,用双手各自抓住了李婉秋的一条美腿,用力拉拽着,直到李婉秋双腿
的腿弯分别被他扛在肩头上。这样一来,李婉秋柔弱无骨的性感娇躯就几乎被那
男人折叠了起来。「主人操你的骚逼…也不会亏待你的屁眼…」那个男人在李婉
秋的屁股上摸索了一阵,又在李婉秋的一阵呜咽声中,把手里的一个什么东西硬
是塞进了李婉秋的菊蕾,然后才继续淫笑着说,「再奖励你个跳蛋,让母狗的骚
屁眼也爽一爽…」说完之后,只见那男人抱着李婉秋的柔软蛮腰,身体猛地向前
一顶,李婉秋马上就颤抖着,轻声哭喊了起来。「小母狗…不是让你…让你每天
中午…一到午休的时候…就马上…到这里来…挨操吗?」在李婉秋哀羞的哭声中,
那个男人一边摇晃着身体,蹂躏着李婉秋的阴户,一边还凶狠地逼问着李婉秋,
「这次…怎么…来得比前两天…都晚?」

  「因为…因为…因为…」李婉秋被那男人凌辱得连连悲鸣着,却一时说不下
去。「来的时候,这妞在路上…被一个小兔崽子缠住了…所以耽搁了一会…」这
时,刚在李婉秋嘴里发泄过的那个男人在一旁插话道,「那小崽子好像认识这妞
…他憋了半天,才和这妞说…他会…好像是说…他会等着这妞的决定…不知道是
什么意思…这妞倒是没敢跟那小崽子胡说八道些什么…也就是稍微敷衍了两句…
要他再等两天什么的…然后就直接来这里挨操了…」听到这个男人的话,我不由
得暗自心惊,原来,即使是在学校里,李婉秋竟然也被这些魔鬼严密监视着。
「对了,那个小崽子…倒是长得高高帅帅的…」那个男人还在继续说着,「不知
道…是不是这母狗的男朋友…」「不…不是…不是的…母狗没有…没有男朋友…」
李婉秋一边在课桌上继续扭动着腰肢,迎合着正在奸淫她的那个男人,一边哭着
说,「他…他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前两天…刚刚向母狗…表白…母狗没有
…没有答应他…主人不喜欢的话…母狗…母狗马上就去…回绝他…」

  「回绝?为什么要回绝他呢?」那个男人一边继续在李婉秋的牝户里凶猛地
抽插着,一边不怀好意地笑着说,「你应该答应他…有个男朋友多好啊…我们也
可以多找点乐子…」「主人…主人…不要…」李婉秋似乎听出那个男人有什么不
可告人的居心,哭泣着哀求道,「求求主人…不要啊…不要把他…也卷进来…」
听到李婉秋的请求,那个男人却勃然大怒地伸出双手,用力抓捏着李婉秋丰满的
酥胸,让她疼得全身一阵抽搐,还恶狠狠地向李婉秋吼叫着:「怎么!敢不听主
人的话!想要造反么!你是不是还想尝尝灌肠的滋味?或者想让你爸爸再吃点苦
头?去!下午就给我去约你的男朋友!让他这个周末和你出去郊游…」「是…主
人…母狗…下午…下午就去约他…呜呜呜…」在那男人的威胁和恐吓下,李婉秋
恐惧地哭泣着,不得不再一次向魔鬼投降了。「对…这样才是乖狗狗…」听到李
婉秋这样说,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他继续揉搓和玩弄着李婉秋的乳峰,还更加
兴奋地淫笑了起来,「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主动…主动去约他…那个…
那个傻小子…一定会…一定会…去赴约的…哈哈哈…」

  「篮球队长?男朋友?表白?郊游?难道…」我这时才意识到,原来,竟然
是我眼前屏幕上的这个淫魔逼迫着李婉秋接受了刘晨风的表白,并且让李婉秋约
刘晨风周末去骑车郊游,好在刘晨风的身边玩弄她,还拍下了那段淫靡的录像。
这个发现让我感到非常震惊,甚至还有些同情起刘晨风来。「臭婊子…别忘了…
别忘了叫床啊…」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屏幕上的那个男人却喘着粗气,向正
断断续续地轻声抽噎着的李婉秋更加凶狠地喊叫起来,「教过你…教过你多少次
了…要叫床…还要叫得骚…才能…才能让主人更爽…」在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恶
狠狠的叫骂声中,我看到那男人正用双手狠狠地抓着李婉秋的酥胸,甚至把她柔
软白嫩的乳肉都捏得变了形。「啊…主人…好疼…饶了…饶了母狗…母狗会叫…
会叫床…」李婉秋被那男人折磨得全身剧烈颤抖,哭着连连求饶,「主人…主人
的鸡巴…鸡巴好大…操得…操得母狗好爽…母狗…母狗骚逼…骚逼好痒…要主人
…要主人的鸡巴…用力…用力操…呜呜呜…」直到听见了李婉秋痛苦的呻吟,那
男人总算才淫笑着稍稍放松了他手中的那两团乳肉。

  在李婉秋的哭泣声和呻吟声中,那个男人继续肆意揉搓着李婉秋的酥胸,并
且还愈发凶猛地侵犯着李婉秋的阴户。随着那男人的剧烈冲击,李婉秋那两条白
皙纤细的小腿也挂在他的肩头,就像是狂风中的花朵般,不由自主地不停地摇晃
着。在那个强壮男人的疯狂蹂躏下,李婉秋的婉转娇啼显得越来越淫靡和风骚,
而她的娇躯也无法自控地颤抖得越来越激烈。「好爽…好爽…这样操…你的骚逼
…真是好爽…今天晚上…你放学回家以后…我要在你家里…也像这样…这样操你
…」尽情享用了一番李婉秋的阴户之后,那男人似乎终于接近了爆发的边缘,他
急促地喘息着,紧紧抱住李婉秋的翘臀,兴奋地在这个萝莉美女的阴户里冲刺起
来,「高潮…高潮…我要把你这贱货操到高潮…」而李婉秋这时也已经被刺激和
撩拨得全身颤抖,她甚至一边淫荡地不停扭动着腰肢,主动迎合着那男人的冲刺,
一边还意乱神迷地呻吟着:「高潮…要高潮…母狗…母狗要高潮…主人…让母狗
高潮啊…」很快,在男人的阵阵低吼声和李婉秋的婉转娇鸣声中,那个男人和李
婉秋的身体就几乎同时地剧烈痉挛了起来。

  「爽…高潮…这高潮…可真爽…这只小母狗…可真是…真是好玩的极品…」
从极度亢奋中慢慢平静下来之后,那个男人才淫笑着放开了李婉秋的赤裸胴体,
让满脸红晕的李婉秋喘息着,瘫软在那张满是灰尘的课桌上。这个刚在李婉秋身
上发泄过的男人刚走到一边,镜头就一路摇晃着,径直向那张课桌和李婉秋逼近。
「小骚货…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当镜头移动到李婉秋身前的时候,画面外传
来了一个男人的淫笑声。我猜,这应该就是那个拿着摄像机的男人。在镜头前,
一只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悬在李婉秋双腿之间的那根电线,粗暴地硬是把一个
正在震颤着的跳蛋从李婉秋的菊蕾里拉拽了出来。后庭被撕扯的疼痛让李婉秋呜
咽着蹙紧了眉头,而那男人却还淫笑着对她说:「我喜欢从后面…玩你的屁眼…
快…把屁股给我撅起来…」听到男人的命令,李婉秋无力地抬起头来,用她那对
泪水迷蒙的大眼睛望向镜头,然后才抽噎着,乖乖地翻过身来,把上半身趴在那
张课桌上,同时还踮起脚尖,撅着屁股,主动把她的翘臀和阴户都送到了那男人
的胯下,就像是在邀请着那男人来品尝她的性感胴体一样。

  「小母狗…你还真是骚啊…」看到李婉秋用赤裸娇躯摆出了如此诱惑的淫荡
姿势,那个男人的淫笑声也变得更加兴奋,「这个跳蛋…不要浪费了…就让你的
骚逼过过瘾吧…」那男人狞笑着,在镜头前把手伸到了李婉秋仍然颤抖着的双腿
之间,我隐约可以看到那男人用手指拨开了李婉秋刚经历过性高潮,还在不停地
翕动着的阴唇,把他手里的那个正在剧烈震动着的跳蛋塞进了李婉秋被精液灌满
了的阴户里。「小骚货…你的骚逼都被玩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是那么嫩…刚刚
才被操过…现在就紧得…想要塞个跳蛋进去都难…真是少见的极品啊…」那男人
一边得意地继续羞辱着李婉秋,一边把他的手从李婉秋的双腿间缩了回来,然后
又在李婉秋楚楚可怜的呜咽声中,淫笑着用双手掰开了她早已被精液和汗水弄得
湿淋淋的臀肉,「小母狗…我现在就来试试看…你的骚逼和屁眼…到底是哪个比
较紧…哈哈哈…」男人淫亵地狂笑着,粗暴地把他的阴茎塞进了李婉秋蜷缩成一
团的菊蕾。在李婉秋的哭喊声和那男人放肆的淫笑声中,镜头突然再一次剧烈摇
晃起来,短短几秒钟以后,屏幕上的画面就消失了。

  这段视频虽然结束了,但我心里的欲火却已经熊熊燃烧起来,再也无法扑灭。
我不由自主地回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幕令人血脉贲张的香艳画面,还有李婉秋
那一串串充满魅惑的婉转娇啼,而我的心脏也就跳动得越来越快。我仿佛看到李
婉秋正娇媚地朝我笑着,在我眼前分开双腿,用她一丝不挂的性感胴体和她被剃
光了阴毛的牝户勾引着我,她淫荡地向我连连招手,还在我眼前风骚地伸出香舌,
舔着她沾满白浊精液的嘴唇。光是想象着这幅充满欲望的淫靡画面,就足以让我
兽血沸腾,忍不住就在电脑前自渎起来。「李婉秋…李婉秋…我要操你…操死你
…操死你…」我一边喘着粗气,喊着李婉秋的名字,一边套弄着自己硬邦邦的老
二。其实,在刚才听着李婉秋的叫床声,还看着她扭动着娇躯,主动迎合男人的
时候,我早就已快到极限了,所以我只是稍微刺激了几下自己的老二,一股直冲
大脑的强烈快感就让我就忍不住连声低吼起来:「射到你…都射到你的骚逼…不
…你的屁眼…屁眼里面…李婉秋…李婉秋…啊…啊啊…」

  在一种难以描述的极度快感中,我的老二在我的胯下剧烈跳动着,像火山一
样喷发起来。发泄过后,从兴奋中渐渐平复下来的我一边扯着纸巾,清理着手上
的一片狼藉和地板上的那一滩滩粘稠精液,一边却还不由自主地回想着刚才看到
的这段视频。「原来…原来就算在学校里,恶魔们也没有放过李婉秋…每天中午
…她都要在杂物间里…被男人们玩弄…那些…那些家伙一定是在李婉秋身上装了
窃听器…或者别的什么高科技设备,才能这么严密地监视她,连她遇到过谁,说
了什么话都一清二楚…所以,李婉秋根本没办法逃脱…她真是太可怜了…」想到
李婉秋的悲惨遭遇,我不禁自言自语地为她暗自嗟叹着,「不过这些家伙还真是
聪明…他们选择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玩弄李婉秋简直就是完美…学校的杂物房
在一个偏僻角落里,而且还是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面放的又都是一些几乎毫无
价值的东西…所以平时根本就没有人会去那里…而且,李婉秋平时在学校也没什
么朋友…午休的时候,大家又各自忙着干自己的事情,谁也不会在意李婉秋去了
哪里…看来,这些魔鬼可不简单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后章链接:http://38.103.161.132/forum/thread-10747996-1-1.html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