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大观园记】第十三回:繁花落地探春裸呈 闺羞盈楼可卿尝香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hmhjhc
2013/06/20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第十三回  繁花落地探春裸呈,闺羞盈楼可卿尝香

  却说探春换上盛装繁花落地衫,要去天香楼。且和贴身丫鬟侍书倾诉衷肠。

  探春道:「侍书……其实今日情妃之意甚明。她是要我……要我去被主动被
她……淫玩……」

  侍书大急道:「姑娘,这却如何使得。」

  探春哀怨一叹道:「这又有什么使不得的。我今日的身份,只是一个姑娘。
她隔着小姐,小主,身为妃子,便是不如此隐言晦意,就是直接来传命要我晚上
去天香楼任她凌辱,我不敢也不能回绝。当初月姝姊姊来说得清楚,园子里上位
者自可随意奸玩下位者。这是规矩,我一个小小的姑娘,有什么所凭来抗拒?这
名份二字,我本以为总是虚幻了,谁想终究还是躲不开的?」

  接着又哽咽道:「我自然是不愿意的……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嫁不得
人,出不得家,连死都不能自己随意取死,被逼进园子来,要将这清白身子献给
主子,做他的禁脔玩物,逞他一时快意……这等事,已是让人羞死欲绝……居然
还要被女子淫玩,我……我竟是此生都没个好命。可是……情妃若是执意要亵玩
我?我又能有什么法子搪塞去?我虽也有几分美貌,但是在园子里貌美女子还少
么?何况谁又知道园子外有多少主子的其他性奴。就算我是处子,身子干净,主
子总有一日会来取我贞操……只是那又如何,园子里难道还少处子?主子视我,
至多不过是个普通人家小姐做了他的性奴罢了。所谓贞操,我自己固然视若瑰
宝,在主子眼里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他奸我时的多一层快感罢了,又有什么稀
罕?若说才情诗书,现放着薛、林这两个丫头,我更自知难及;若说风流妖娆,
又怎比情妃凤姐?我本以为嫡出庶出不论,却想如今……毕竟还是压不过情妃
去,她既要我……我……我就只能从她……」

  侍书听得呆了半晌,眼圈儿便红了,急道:「那姑娘何不找凤妃做主?」

  探春又戚戚道:「凤姐姐……我冷眼看来亦不能凭依的。凤姐姐其实心思更
是细密,看似对我们姐妹都好,其实忌讳我太聪慧,虽送这送那,却不言深意,
宁可多信邢家妹妹和二姐。我其实也劝过二姐,叫她持中不要太依着凤妃……其
实我瞧二姐伤心有心事,似乎有难言之隐……且不说她。情妃今日授意,我若不
从,她要用强,我岂非只有更加耻辱受尽委屈,她言外之意,若是我伺候她好,
她或许会提携我的,至少也能佑护我。我思来想去……左右都是性奴,其实被男
人奸污和被情妃奸污……又有什么区别,不就是损我们的清白,辱我们的身子,
我与其将来被情妃逼奸,不如今夜就委蛇主动献身给她,我……无非是遭些奸
辱,就当这身子不是我的,或者能得她信任心腹……难说就能护佑平安……又难
说能有些念想,破一破这位份之困。好歹,不输给二姐去……」

  侍书听得凄凉,便道:「那姑娘你今夜是……?」

  探春点头又道:「我今日寻这等盛装去见情妃,就做了她裙下之奴……我心
意已决。侍书,你是我的贴身奴儿。我要举动,总要有人服侍。你若肯帮我,悄
悄得带我去天香楼,明儿一早带一身素身衣服来接我。我们主仆一起,努力煎
熬,总有些个结果。」

  侍书咬牙呜咽道:「姑娘说什么,我怎么做就是了……,只是苦了姑娘…
…」

  探春点头,侍书便掌一盏新月黄昏灯笼,乘着夜色,引着探春自小道奔天香
楼而去……

  待到那天香楼院门,夕阳已下,月色渐浓,那天香楼院门已经闭了。侍书上
去敲门,出来的是外门的丫鬟,问是谁。侍书只让她去回话。过一阵,里面又换
出来一个年幼的丫鬟奴儿,却是瑞珠,见探春这一身华服如此华美性感,也不由
调皮得吐了吐舌头,笑着道:「妃子请三姑娘进去呢……」

  探春点点头,冲侍书摇摇头叫她且回去,自顾跟着瑞珠进去。

  步过梨花园,踏过邀月池,上得天香楼。探春在情妃闺房外候着,门内却有
一醉人之声悠悠道:「进来吧。」

  瑞珠一笑道:「姑娘自请进去。」

  探春点头,便推门进去……

  但闻这屋内却又一股醉人的甜香,也不知是什么花香果香,但见内屋红烛光
闪摇曳,略有些昏暗,定睛细看,只见有一挂着粉红色纱帐的精细绣床,可卿已
经落下粉纱帘帐,正朦胧半卧在绣床上,床头案几上摆着一只鹤型古鼎正飘着香
雾,另有一盏星耀烛台,闪耀着一对红烛。看那帐中,红白相间。似乎可卿已经
脱了大衣服,正穿着透纱睡裙在卧着养神。

  探春心下突突乱跳,向前几步,一福道:「情妃姐姐……」

  可卿在帐中娇笑道:「三妹妹果然来了……」

  探春羞涩不堪,不知答个什么好,自己穿得这件繁花落地大裙,如此淫色满
满,难道还有不明的,只能含耻答个是字。

  可卿笑道:「探春妹妹……你且别怕……」说着,撩开帐子,站了起来,探
春看时,也是心下一动,真正是:

  玉骨冰肌罩薄纱,雪乳柳腰分窈窕,

  眉心一点倾城色,朱唇微启魂欲销。

  饶是探春知礼守贞,此时也觉得口干舌燥,心下更是惶恐,虽然她今日已是
决心过来献身,只是她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子,从不知风月是何物,何况女女交欢
这等妖娆之事,甚至都不知女子家欢好该如何施为,也不知可卿会怎生摆布自
己。

  她本是女孩子,自然也见过自己的乳房,阴户,也知道这等地方妖媚,最是
吸引男子,也知道女子美股妙臀,柔肩耸胸,最是让男子可意儿,只是未曾想
到,自己的第一次,居然要让一个女子奸玩。不由愈来愈紧张不堪。待到看到可
卿那薄薄睡裙下的玲珑身子,那已经若隐若现的胸脯嫩肉,那两条半遮半露的细
白长腿,竟更加慌乱。

  可卿却上前来,越步越近,竟然堪堪得几乎直接贴到了探春的身上。顿时。

  可卿那纱衣下的乳尖,便擦上了探春抹胸下的乳尖。两乳微微一擦,仿佛电
流一般贯穿两人心房,一个是享受刺激,一个是屈辱伤感。而那玉口瑶鼻更是贴
近,两人娟娟的女子香甜气息,互相喷入对方的口鼻,几乎可闻道五脏之息。

  可卿见那探春,两道女子家略显挺拔的俏眉,下衬一对杏目,眼中光彩流
离,还是少女家的雪亮瞳孔,此时也不知是情迷还是屈辱,已经堪堪泛出泪花
来。鼻子颇为小巧,鼻头微微鼓翘,更显俏皮,一对朱唇未着胭脂,却偏偏更泛
着少女特有的玫瑰粉红色。怎么看都还是只是一个情窦未开,不晓人事的碧玉女
孩;此时,却偏偏穿着宫廷艳妃才会穿的华贵大裙。真是有说不尽着半纯半淫之
美意。

  而那大裙衬托的一对娇小的乳房,两只细柔的香肩,更让人心醉神迷。

  可卿一手丝毫不客气,轻轻拨弄着探春那繁花落地裙露出来的香肩,但觉肩
膀细腻滑几乎不留手。一边如同婴儿呢喃一般,在探春耳边耳语道:「三妹妹…
…你真是美啊……」

  探春不敢不应,此时觉得从可卿嘴中喷出阵阵香气,也不由神魂不定,只得
忍辱含羞,轻声答道:「情妃姐姐,才是美人呢……」

  可卿笑着,继续在探春的肩膀上抚摸,只摸得探春开始喘息,知道探春虽然
今日来天香楼必然是心中鼓舞了半日,到底是小女孩子家脸嫩。便另一只手却抓
紧了探春的嫩手。接着道:「三妹妹……你真是……好香啊……」说着,实在爱
那玫瑰色的少女嘴唇,竟然一口亲上了探春的嘴唇。

  探春心下一酸,自己少女初吻被人夺了也就罢了,居然是被女子夺了。不过
又想到今天晚上,自己许多的「第一次」要被女子夺走,实在是比被男子奸污更
羞耻之事,只是园中规矩如此,自己又是自来着天香楼上,这点初吻亦不算什
么,只得无奈应承,不敢抗拒回应可卿的吻意。

  可卿先是从探春的上唇啄吻起,然后至下唇,然后慢慢伸出舌头舔弄探春的
两唇。探春心下知道可卿要开始奸辱玩弄自己乐,也觉得激荡,身子里仿佛泛出
一股春意,让自己觉得四肢酸软,只得口舌上轻轻回应微微哼鸣。慢慢的,可卿
的舌头已经进入了探春的口腔,强行和探春的舌头搅合在一起,探春但觉一条软
滑湿润的丁香舌头在侵犯自己的口腔,既觉得恶心,又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想想自己身份和今夜来的目的,忙忍了眼中泪意,乖乖得就放开,和可卿缠吻起
来。

  两人唾液交欢,顿时火热,时而可卿的舌头直接搅入探春的口腔,时而倒过
来。时而两人的舌尖就这么直接的碰撞。唾液黏连在一起。

  探春虽然今夜来天香楼,已备着种种淫辱,她知书达理识文断字,亦曾偷偷
读过一些杂家之书,却总以为床第之欢,于女子而言,只是委屈是羞辱,定是万
般折磨千种艰涩,供男人一乐罢了。只是虽然也暗想过自己将来嫁人之时难免此
事,却未曾料到贾府事变,自己沦为性奴,断断此生没有「嫁人之时」了,总思
量着不知何时王爷临幸,自然要是取了自己的童贞,奸了自己的身子。虽一开始
也觉着羞耻屈辱,时日多了,见园中亦有少妇接受了这等命运,倒逐渐也坦然,
甚至觉得这是自己突破嫡庶之命之机会。至少不能凡事种种,皆落了迎春、黛玉
等人之后。

  只是从未想过,自己除了手淫之外,第一次性事竟然是侍奉女子,这女女交
欢,想来也是更加耻辱之事。实在也是难以承受。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真的和可卿肌肤相亲,口舌交缠,委屈、羞辱、折磨、
艰涩自然是有的。但是更有一种前所未有之酸酸涩涩苦苦甜甜的奇特感受,从可
卿那温软潮湿的嘴唇处传到自己的嘴唇处,而自己的下身,也是仿佛有一种奇特
之妙感直冲而上。竟如人在云端,脚下仿佛踏空,脑中好似梦呓一般轰鸣。心下
就有念头:难怪主子要鼓励园子里女女之事,原来这等事儿,竟然也有这等似最
难过,也似最销魂之意味。

  而这次,可卿的一只手已经隔着衣衫抚上了探春的初春小乳,探春的乳房不
大,但是异常的结实坚挺,虽然隔着大裙,但是自那雪白的露出的上半个胸脯向
下抚摩,却是可以清晰得感觉到胸脯的形态和起伏。少女胸脯,养育十六春,终
于让人抚摩玩弄起来。而另一只手,则强拉着探春的小手,也到了可卿的胸脯。

  探春不似可卿是人妇,隔着单薄的睡衣,摸上了可卿的乳房,其实是人生第
一次风月事,也是平生第一次抚摩其她人的乳房。当真觉得软软得酥酥得,想着
这般抚摩手感,自己胸脯遭可卿摸玩,这般激荡感受,想来可卿也是一般,便也
学样,只管柔柔的捏弄其可卿的乳房,讨可卿欢心起来。

  那可卿见探春识趣,不由得大喜,虽然隔着衣服,便对着探春的乳房大肆进
攻起来。那探春虽然耻于被如此玷污羞玩。但是觉得自己那从未被人抚摩的乳房
上,传来阵阵舒适的感受和搅动。心下只是哀想:「我的乳儿,终究还是给人做
了淫玩之物……」

  真在无所适从之际,可卿的手儿却已经到了探春的玉股。可卿感受那探春的
小臀娇翘,却发现探春的小臀之挺翘幅度,可说在园子中也是头等头的,玉股结
实无比,娇小玲珑而且高高翘起。当真是摸着煞是舒服。而且感受那裙子下一道
玉沟,分开两片雪花肉,想想如此清洁的女儿家,如今落在自己手上,自己凭着
妃子权威,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真是得意。只是隔着那繁花
落地大裙子,手上感受着丝缎的质感,又感受着处女臀部的曲线。竟然有所不
足。贪虐之心即起。

  可卿想着,手儿已经从探春的屁股上渐渐向上,开始拨弄探春的腰带。却不
扯开。只笑着几乎贴近得目视探春。

  探春虽然畏惧羞耻,但是今夜自己又所为何来,这一身繁花落地裙,本不是
遮掩艳妃身子的贞洁服,其实只是供君王狎玩的淫意衫;探春只得迎合着可卿的
动作扭动腰肢,渐渐的,可卿摸索找到了探春的腰带结,就这么一拉,腰带便松
了开来。

  那件繁花落地裙的设计极为巧妙,一旦腰带被解开,便失去了两侧束缚,顿
时便如无数朵繁花在刹那一并绽开,又一并缤纷落地一般,一件大裙就绚烂缤纷
滚落,顺着女子的胸膛高耸处微微一顿,道了女子的宽大臀部又微微一顿,才如
繁花绕树常不舍,一秋终来究散去之意境。才飘退到地上,真正是极品淫衣。

  花裙落地,幼躯娇显,再看那探春,娇小身材的白嫩身子终于暴露出来,站
在一地落花上便如洛神仙子一般华贵迷人。羊脂一般的肌肤,露了个干净干净,
肩膀下,果然一段娇小少女风流乳,乳头儿轻轻一挑,顶着大红荷花抹胸,;腰
身甚细,只堪一握,那屁股,依然漂亮精巧得翘起,只是一件粉红色的贴身小内
裤下,已经包不住股之皮肉,倒有大半已经露在外面凭可卿赏玩,两条细白挺拔
的玉腿,丝毫无瑕,一双玲珑剔透的秀脚,趾甲娇艳。

  可卿看得爱极,嘴里对探春的吻力更加加强,手上对直接探春乳房和屁股的
攻击,已经到了用力掐捏,使得探春的乳房和屁股连连变形,起伏平洛。探春不
想到被女子如此摸玩,也能产生这般浓烈的快感,但觉可卿对自己的乳房和屁股
的攻击,每一下都那么温柔又有力,仿佛要融化自己的心神。

  可卿言语上亦逗弄探春,含糊只道:「三妹妹……你这么香……啊……呜呜
……这么嫩……呜呜……啊……这么甜丝丝的……回头,啊,好好给姐姐我玩
玩,定让姐姐我快活死了……」

  探春闻之,既是羞辱,又是忍耐不住一丝甜蜜,便即忍不住也只得回应呻吟
起来:「啊……啊是……情姐姐……凭姐姐玩就是了……」

  可卿抠弄摸玩探春的身子,但觉手上这一具娇嫩的肉体滚烫着给自己以反
映,更是不足,只拉着探春的手儿也要她弄摸自己。探春事到如今,又怎能抗
拒,颤巍巍得也学习回应着摸弄起可卿的乳房和屁股起来。

  两人口舌相连,啧啧有声,可卿引导着,探春跟随着。可卿只觉得怀中少女
春意盎然,纯情可人,凭自己奸玩甚是快活,虽知她是纯洁无暇,屈辱无奈,但
是这等屈辱反而增加了自己的快意;而探春觉得受辱遭屈,却抚弄着可卿柔软的
肉体,竟然也是心下激荡异常,神魂颠倒。

  两人且自靠近贴上肉来,探春的荷花抹胸便和可卿的睡裙摩擦出莎莎之声,
这莎莎声销魂蚀骨,腻软磨香,分外淫靡。两对乳儿隔着衣服,且各自挤压各自
略略变形。连下体小腹都偶尔擦碰,每一次,探春心底都仿佛有一阵激荡,竟有
声音对自己所一般:「我的那里被人碰了……」魂魄里自言自语,都仿佛要勾走
那探春的三魂七魄入了天界一般。

  两人互相亲热了一刻,探春到底是处子,不仅胸乳处激荡,但觉下身已经是
潮潮乎乎,仿佛有水儿滴下,却又仿佛不满难登极乐一般,那可卿见探春已是情
迷,便在探春耳边轻语道:「妹妹,我们床上去吧。」

  探春几乎想扭头逃跑,却知道规矩所制,终究是难抗拒的,只能点头嗯了一
声。可卿便拉着探春上了到了床边。低下头去,到探春脚踝处,亲自用手去脱探
春的绣花鞋。探春本觉得这越礼了要止。但是可卿手儿触到自己的小腿,却觉得
一身酸软。她虽然闺中幼稚,也读过几本杂书,便知道这亦是可卿轻薄自己一种
手法。便只管软软得由着可卿一边摸弄自己那骨骼细巧,线条柔和一对天足,一
边慢慢将自己的绣花鞋脱下。那布质鞋子褪下,足上还有一对小巧可爱的雪白裹
袜,柔柔和和将自己的足型勾勒得娇艳异常。

  可卿似乎是爱不释手一般隔着棉制的裹袜抚摸着探春的小脚。探春本以为女
子家胸乳、下身才是紧要之处,万没想到这脚丫被人如此摸弄,居然也能让自己
酸软羞涩。想着自己今日只怕还要见识到种种淫行床事,不由既是羞耻,又是激
荡,心下却也是软洋洋不可胜言。

  可卿就口儿下去亲了亲探春的脚踝,也不嫌脏,亲自将探春的袜子褪下。媚
笑道:「探春妹妹……你的脚儿真是漂亮……姐姐看了也是爱煞」

  探春但觉脚下传来一阵激荡,直至自己的小腹,处女不知风月,已是心神摇
曳,只能呜咽含糊答道:「姐姐……啊……姐姐喜欢探春哪里都罢,只管玩弄就
是了,探春啊……亦是姐姐……的……小性奴……啊,自愿……啊……受得姐姐
诸般淫玩,啊……呜呜……啊……且能换来姐姐快感,便是探春之福气。」

  可卿听她如此恭顺,便仿佛自己伺候弘昼时一般,便更是得意,媚笑着脱去
探春的袜子,轻柔的摸着探春的脚丫,见这处女脚丫,光滑柔软,脚掌软绵绵如
同温玉,脚趾根根白嫩细洁,脚后跟圆润却又坚实。舒坦摸弄之下,似乎能摸得
探春淫意纷纷。一时童心淫心一起,用自己的食指中指指甲,去都搔探春光滑几
乎无褶纹的软绵脚底板。

  探春毕竟只是小丫头,一时吃痒,心下凄然之情顿减,吃吃笑了出来,腿儿
也就一缩。只这一笑一缩,紧张的情绪终于倒缓解了几分。

  可卿笑着从下面凑上来,就口儿也笑着,亲一口探春的唇皮,一手隔着肚兜
抚摸着探春那一对美美软软的胸肉,只笑着道:「妹妹,你且别拘谨……既然进
了园子,自然是要奉上的……恩……如今侍奉姐姐,让姐姐快活快活,也是你性
奴的本分,知道么?」

  探春恩了一声,不知答什么才好,想着可卿所言也是自己所思,可卿之言也
有责问之意,一思量,竟要表达心意。伸过手,到自己光滑的背后,解开后绑肚
兜的绳子,挪动腰肢,轻轻一挣,将那肚兜就手儿除下,顿时,一对活泼淘气的
胸前小玉兔儿便暴露出来,白玉无瑕之上,更有两点嫣红色的乳头,周围一圈粉
红色的乳晕缺是圆圆得颇为可爱。探春的乳儿并不大,只是那粉色乳头尖俏,却
微微向上倾斜,正是人中少有之「翘翅之豆」。

  可卿见探春自褪肚兜表面心迹。又喜又爱,上口去琢吻了一口探春的乳房,
道:「三妹妹真乖……妹妹……你来把姐姐的衣衫也都除去吧……」

  探春心下本是悲辱,只是今夜也颇见可卿一身美肉诱人,口中便答道:「是
……妹妹……啊……当得要伺候姐姐……」说着,便也凑近来,见可卿不放手,
便只能咬牙挺了挺胸膛,好任由可卿更舒服得轻薄亵玩自己那翘起的乳头乳晕,
强自忍耐着从胸上传来的酸软和下身里传来的空虚,伸手去褪可卿的衣衫。

  好在那可卿的衣衫甚是单薄宽松,只是一件透纱睡裙,轻轻解开肩上的系
绳,就着可卿的肩膀也就是褪下了。却见可卿内里所着,却不是普通肚兜,而是
一件松松的抹胸丝缎的粉色平衫,无绳无带,只是绕着身子一圈,用一角在胸口
这里系一个穿花小结罢了。轻轻一解,其实就是一方大缎子丝巾,就手解开,也
不用挪动腰臀,就垫在身下如同床单一般。那可卿的一身资本,柔软细腻的腰
肢,修长细腻的大腿,浑圆娇俏的屁股,雪白颤抖的乳房就露了出来。再看下
身,竟然连内裤也没穿,裸着,一片细洁的黑森林,根根耻毛都仿佛活泼可爱,
呈一个心形,护着可卿那诱人的下体肉缝。

  探春此时已被可卿搓揉得情动心淫,心下只思:「我只道自己闺阁处子,身
子是极美的,伺候主子必然得主子之怜爱;如今且看看这情妃之体,比我更娇媚
柔软不说,乳儿阴儿都越发娇艳,难怪主子如此热衷……」

  探春正自胡思,那可卿被探春解怀,心下也是舒爽,就口儿再和探春追吻,
直直品尝探春的香舌。

  两人擦身清热,乳头就互相直接摩擦到了。都是心下一整酸软激涩。可卿便
摇动自己的乳头儿去剐蹭探春的嫩乳,探春此时还有什么躲藏,便也只得乖乖迎
合,将乳儿左右上下只管拨弄,两人一上一下微微摇动上身,两对颜色略不同的
乳头儿,便只管碰撞,摩擦,忽是轻柔,忽是激烈。从乳上传来另一女之麻麻酥
酥的乳房触感。乳肉也各自挤压触碰,两人都难以忍耐,呻吟起来。

  可卿满口只是,「啊,啊,真美,妹妹……啊……啊……你真是懂得……妹
妹你的乳儿,让姐姐这么弄可美?妹妹的乳儿第一次,却是给姐姐弄了……美啊
……姐姐比主子还早就玩到三妹妹的乳头了……姐姐好高兴……」

  探春到底腼腆,只是「啊」「恩」的低声耻叫。

  可卿用胸乳磨了一阵探春那娇嫩的处子之乳,见探春还要羞涩,但觉胸前触
感细腻柔滑,实在可爱,便沉下头去,口中只管嚷嚷道:「且让姐姐好好尝尝…
…」改为用舌尖去深厚得舔弄。

  这次却非亲吻,而是只管用整条舌头馋馋的重重的舔玩,舌尖一触,探春更
加身子绷紧吃淫,口中却忍耐不住,终于亦当顺着可卿之意淫叫起来,「啊……
情姐姐……好羞……啊……情姐姐只管玩妹妹……啊……好羞……呜呜……姐
姐,你吃妹妹的这里吃得真的……呜呜……好羞……妹妹是姐姐的……任凭姐姐
处置吧……啊……任凭姐姐弄……啊……姐姐……你口里好热……啊……那里…
…姐姐……」

  可卿见探春情动,伸手下去一探,果然探春的处子嫩穴处已经湿润得不成样
子。想着这小处子大家闺秀,一向谨慎守贞,如今三分为着规矩,五分迫于形
势,七分也是释放内心之天然性情,和自己这般裸体相向欢好,欢乐之余,觉得
自己下身也堪堪留出水来。

  便道:「妹妹……啊……啊……既然任凭……啊……美……舒服……啊……
既然任凭姐姐我处置……你来让姐姐快活快活。」说着,引导者探春的手儿便先
到了自己的阴户。然后自己的手儿也伸到了探春的阴户。

  可卿先是撩拨探春那稀疏的阴毛,在探春那处子从未被人触碰过的肉缝四
周,只管用指尖厮磨打圈。探春但觉下身遭到侵犯,心下又有那声音响起:这次
终于我女儿家最隐秘的所在了,要被情妃玩了。即是为了迎合讨好可卿,其实也
是更希望有物能充斥体内之空虚,便乖巧的挺动臀部主动用少女的阴唇肉缝去摩
擦可卿的手指,仿佛要哀求可卿手指进入。可卿却吃吃笑着不肯进入。探春心下
一空,才知道可卿今日务必要将自己身子奸污不说,也必要让自己拿出淫靡来臣
服。便开始学着用自己的手指慢慢挖进可卿的阴户。

  可卿见探春会意,大乐,探春进入她的阴户,她的手指也进入了探春的阴
户。

  探春磨她便也磨,探春转她便也转,探春慢慢深入,她便也只管慢慢深入。
偏偏要弄得仿佛是探春自己在指奸自己一般。

  可卿如此有样学样,只让探春满口昏沉,仿佛自己拿手儿不是在抠弄可卿的
阴户,而是在淫玩自己一般。一边口中「啊……啊……啊……」的昏叫,一边实
在难忍,手上开始激烈抽动起来。

  可卿下身吃这般舒服,便也回应探春用力用中指在探春的阴户里抽动起来。

  两人此时连对嘴缠吻的力气都已经没有。都只管受用着下体传来那女儿家最
浓之乐,最欢之愉。

  两人先是浅浅蹭刮,再是深入捻挖,虽然女子之手指比不了男子阳物,只是
两人却似更知女子之穴,何处一片小肉壁更敏感,何处一颗小肉芽更娇嫩,慢慢
再是深入,仿佛要探到更加深处。抠挖上三四十下,可卿仿佛魄飞九霄,探春更
是魂在天外,口上也终于淫语起来:

  「好三妹妹……你这里真嫩……真嫩……稍用力些……可让姐姐我爱死了…
…」

  「好姐姐……妹妹这里是姐姐的了……妹妹整个都是姐姐的了,呜呜……妹
妹真是淫荡无耻啊……」

  「好三妹妹,你小小年纪,怎么那么懂……」

  「呜呜,姐姐别说了,耻辱死了……呜呜……姐姐只管用妹妹就是了……啊
……姐姐轻些……」

  「妹妹。你重些,深些……对……对对……就这般……舒坦,真舒坦……真
美死了……」

  「姐姐……姐姐……不要了……呜呜……不要了……」「妹妹,你是……姐
姐的小性奴不?」

  「是的……呜呜……自然是的,妹妹是姐姐的小性奴,啊……小奴隶……
啊……小玩物……啊……小狗狗……啊……身子让姐姐辱了……啊……上天了
……」

  「好三妹妹……你用力些啊,深一些……啊……啊……真好,真是舒服,姐
姐不行了,姐姐真的不行了……没几下……要上天了啊……啊……啊……」

  「好姐姐啊……妹妹也不行了……姐姐只管往里……只管往里……啊,上天
了……」

  两人一片淫语艳声,终究竟然一起泄了身,只是可卿下身是潮涌而出,探春
却是一阵痉挛,却软倒在一起,探春此时已经仿佛忘记了自己是个闺阁处子,今
日来此的悲愤耻辱之心,情欲满胸,尤自不足,手儿也不抽出,只往可卿深处继
续抠挖,仿佛也是哀求可卿只管往自己深处淫弄一般。

  可卿却已经泄身泄得舒服,吃吃笑道仿佛是在叫醒昏死过去的人儿一般:
「妹妹,妹妹……」探春恩了一声,还仿佛在云中梦中。

  可卿笑道:「妹妹……妹妹……泄了便是了……姐姐却不能再往里了……」

  探春这才一惊,仿佛从淫靡之梦境中醒来,微微睁开眼帘,看着眼前可卿那
红潮迭起的脸蛋。

  可卿笑道:「你的落红,姐姐可不敢用手取……那……是我们主子的……
你,是姐姐的玩物……但我们……更都是主子玩物……这是不可僭越的」

  探春一番风月,本觉得女女交欢竟然如此暖心,仿佛已经忘了自己初来此处
的目的,此时才想起来……顿时,贾门遭祸,身为性奴,圈入园中,自己的处子
身子其实是为一个男子备着淫玩奸污的,自己今夜来,其实是不顾廉耻,任凭女
子奸玩,好换来接近主子的点点机遇,凡此种种悲凉无奈,伤怀命运,一时立刻
冲破了淫荡的心境,奔涌而出。不知怎么的,竟觉得依靠在可卿身边反而得一份
温暖。泪珠儿如断线珍珠颗颗滴落,将一头秀发靠在可卿的胸乳处,却哀声抽泣
起来。

  可卿本来心满意足,要调笑几句,见探春忽的伤心,亦想起这园子里富贵虽
然依旧,其实却终究是个性奴后宫,自己风流虽然依旧,其实论身份也不过是他
人玩物,不由得也伤心败兴起了。又思,却也幸亏这园子如今的情形,自己才得
享用探春这等处子佳人的身子,便又鼓起兴致来,温柔得摸了摸探春的脸蛋,只
幽幽道:「莫哭了……姐姐……今后自会疼你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书分解

  这真是:

  几多云催雨
  一夜花落痕
  名份千古有
  身心难由人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