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草原上的一家人】(第五章)(姐弟初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草原上的一家人】(第五章)(姐弟初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老僧入腚
首发:SIS
日期:2021.1.31
字数:8787字

  感谢大家的点赞,评论。点赞是小惊喜,评论是大惊喜,都能让我更有动力。
希望大家对这个小弟弟的人设感到满意,希望大家多多讨论

           ***  ***  ***

                第五章

  几天后。

  桑籍,你自己在家,一定要注意安全,饿了的话柜子里有饼,锅里还有一点
焖羊肉,要热着吃。我们先走了啊。

  这一次洛桑的弟弟巴根联系到一个想要买马的买主,所以洛桑特意挑选了十
匹好马,给送过去。顺便探望一下桑籍的奶奶。

  路上小心点!桑籍趴在门口嘱咐道。眼巴巴的望着父母远去。

  中午吃过饭,桑籍再次骑上乌云出发。她嘴里叼着一根草梗悠闲的驰骋在草
原上。哼着草原上的歌谣,可心里却想:啊爸阿妈真是的,一天到晚就知道赚钱。
本来还想跟着阿爸阿妈一起去叔叔家玩的。没成想只是得到一句下次吧,这次阿
爸是做正事。

  其实桑籍的心里多少有一些失落的。一是自己秘密不再是秘密,心中有点怅
然若失。二是体验过男女欢愉,自己在湖边自己玩也显得无趣了。可不去那里还
能去哪呢?

  天空中,太阳不知何时被乌云遮挡。高空中一只雄鹰在展翅翱翔,盘旋天际。

  时间不长。桑籍来到湖边,跳下马,来到湖边,正当她准备脱掉衣服时。发
现不远处有一个黑影。像是一条狗,正在一颗大树下坐着。桑籍好奇心发作。走
近了才看清,果然。那是一直哈士奇,小狗不大,应该一岁左右。小狗发现有人
靠近顿时警惕起来,一双如狼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来人,同时露出森白的牙齿。

  仿佛再说:别过来,我可是很凶的呦,会咬你呦。看着小狗的神态桑籍感到
好笑,明明是一只小不点,却非要装成黑社会。

  桑籍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又走了两步。小狗更加紧张焦躁,开始向
她叫了起来。还来回转着圈。

  这时桑籍突然发现就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竟然趴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浑
身衣服破烂,脚上只有一只马靴。而眼前这只小狗明显是要守护那人。

  桑籍有些紧张。试探着问道:他是你的主人吗?小狗回答:汪!他睡着了吗?
汪!他是死了吗?汪汪!他~桑籍郁闷自己在干什么啊?在跟一条狗对话吗。难
道不是应该救人吗?

  想到这里桑籍快步向前,却再次被小狗阻拦。让开,你在不让开,你的主人
可能真的会死啊,现在只有我能救他。桑籍语气严厉大声喊道。

  嗷嗷嗷,小狗像是被大人训斥的小孩,低下头一阵悲鸣,果然让开了一条路。
桑籍惊讶,它还真的能听懂?不管了。桑籍快步跑了过去。

  她先是捡起一根树枝在那人身上搓了搓。喂!你还活着吗?见没有反应又绕
到另一面。这才看清那人的面目。原来是个小男儿。桑籍抓住男孩衣服,用力把
男孩翻了过来。

  男孩看起来也就十岁左右身上脸上脏兮兮的,脸上嘴上好多伤口,身上的藏
袍有些湿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湖水,好多地方已经磨破漏出棉絮。

  桑籍壮着胆子伸手在男孩鼻前试探一下。这才放下心来,还有呼吸只是有些
微弱,可能是昏迷了。

  桑籍找来水袋,把水轻轻的倒在男孩干裂的嘴唇上。果然有了反应,男孩虽
然依旧昏迷但本能的舔了舔嘴唇把水咽下去一点。不一会男孩表情像是很痛苦的
呓语这什么。桑籍把耳朵凑近。冷~好冷~妈妈我好了啊。桑籍把手放在男孩额
头上,可瞬间有收了回来。啊~好烫!应该是发高烧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桑籍焦急起了。

  对了~把他抬到马上,带他回家。经过一番折腾桑籍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别看是个十岁的孩子,可依旧也不是自己一个女孩子能搬得动的。桑籍找来手帕
打湿,敷在男孩的额头上。又找来干树枝,在不远处升起火堆。

  对于草原上的孩子来说这些生活技能只是家常便饭。又喂了男孩几口水,桑
籍耐心的等待了一会儿。冷!妈妈,我冷~我~我好冷男孩依旧呓语。怎么还会
冷呢?桑籍越加焦急,突然她灵机一动。

  虽然知道这样可能不好,但为了救人现在也没有别办法了。哼~小家伙,这
次算便宜你了。桑籍快速把男孩的藏袍脱下,铺在火堆边。再把男孩彻底扒光,
用力拖到铺好的藏袍上,然后自己也快速的脱光衣服,趴在男孩身上。最后把自
己的藏袍盖在身上,把两人紧紧包裹起来。

  等做完一切桑籍才想起来害羞,感受着陌生男孩炙热的身体和棱角分明的肌
肉。少女顿时脸色通红,有些后悔,自己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啊。可又想想除了这
样又有什么办法呢?哎!算我倒霉吧,让这小子占了大便宜。

  可就在桑籍胡思乱想之际,她莫名的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顶在她双腿间。作
为已经初尝人事的「女人」,桑籍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她的脸色更红了。嘟起小
嘴,眯起大眼睛,气鼓鼓的道:够了啊,你个小色鬼,你都烧成这样了怎么还能
想些羞人的是啊?

  感受着男孩下身一挺一挺的,又听着男孩一直露出痛苦的表情呓语着。桑籍
顿时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哼!~果然阿妈说的没错,男人的身体和大脑是两个不
相关的东西。

  少女忽然想到反正这小家伙已经不省人事,那我如果做些什么他应该也不会
知道,那不如~想到就做,桑籍在男孩的身上扭动一下,感受到男孩的鸡巴刚刚
好顶在她的粉嫩洞口,这才缓缓挪动,让男孩的鸡巴一点点插入自己的小穴。

  嗯~一声轻吟,少女一坐到底,没想到男孩的尺码虽然没有阿爸大但也不算
小。

  一阵充实感传来桑籍舒服的有些飘飘欲仙,可能是因为男孩在发高烧的缘故,
他的鸡巴炙热无比,烫的桑籍舒服至极。

  少女白润如玉,男孩棱角分明。两具肉体叠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桑籍
感到双腿间的那物也在下意识的微微挺动。

  你这坏家伙,少女娇羞,把俏脸埋进被窝里,白嫩的小屁股却很诚实的加快
蠕动的速度。嗯,嗯,少女偷偷的用舌尖在男孩的乳头上舔弄一会吮吸一会围着
乳晕画圈。同时双手在自己的嫩乳上揉捏。

  嗯,嗯,少女感受着肉棒一进一出,摩擦着阴道里的每一处神经。节奏加快,
喘息声从被窝里传出,如同仙女的轻吟。不一会男孩眉头邹起可很快,一阵舒爽
的表情浮现在黝黑的小脸上。啊。一股热流注入桑籍体内,顿时烫的少女又是一
阵低吟,瞬间仿佛每个细胞都被这股热流点燃。被窝里的娇躯在一阵不受控制的
悸动后平静下来。享受着最后余韵,少女趴在男孩胸膛上喘息。男孩的肉棒因为
疲软,从桑籍的嫩穴中滑出,同时带出汩汩白色汁液。

  不多时。啊妈~快~你快走,不,我不走~阿爸~爷爷我不走。眼泪从男孩
紧闭的双眸中滚落。桑籍听到男孩呓语,小脑袋从被窝里钻出侧耳倾听。

  那是一场噩梦!如同梦魇把阿木尔牢牢的困在那一瞬间。那里昏天黑地,到
处是烟。熟悉的蒙古包上火光冲天。他躲在阿妈的身后,不远处阿爸拿着猎枪,
一边开枪一边大喊,阿木尔,快走,你们快走。爷爷蹲在一头死马的身后,也在
不断开枪。枪声很响不断在草原上回荡,火药味弥漫在空气中。而在他们一家人
对面的则是一群马贼。马贼一共有六个人,他们一边向阿木尔一家扔出已经点燃
的酒瓶,一边向阿爸和爷爷射击。

  阿妈慌了,不断催促着阿木尔赶快离开。

  儿子跑,快跑。就在这时她看到一个马贼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儿子,女人奋不
顾身用后背挡住了一颗子弹。

  嘭!的一声,子弹从女人的胸口贯穿而出带出一串血花。老婆!阿爸怒吼,
双眼通红。他失去理智般的离开掩体,举枪射击,顿时把杀害他妻子的马贼射倒。
爷爷也是一声怒吼,冲出去,一枪射中马贼头目的侧脸。可随即几发子弹穿透他
的身体,爷爷只是用最后的力气大喊:快跑别回头~快跑啊。

  阿木尔没有回头,骑上一匹马夺路狂奔。他全身发抖,面无血色。不知跑了
多久,不知方向,不知目的地。他只是麻木的疯狂的抽着马腿让它狂奔。终于马
倒下了,他就靠两条腿跑。

  马贼没有追来,可能是还没找到他的踪迹。也可能是,头领受伤赶回去医治。
就这样又过了不知多久鞋子也丢了,他没有表情跌跌撞撞。双眼只能死死的盯着
远处天空中的雄鹰。

  他脑子里一直记得爷爷告诉过他:孩子如果有天你在草原上迷了路,不要怕,
不要慌,跟着雄鹰,它会带你找到家,找到希望。不知多久可能是一天一夜,也
可能是两天?终于在一处湖边他摔倒了,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知道自己可能要死
了。

  他心中自嘲:能和阿爸阿妈爷爷一起走好像也还不错。紧接着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过了多久。喂!你还活着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听到声音,他尝试着努
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到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是了,那一定是妈妈,一定
是。可紧接着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好暖和,好滑,好舒服。好舒服。阿木尔失
去意识。

  等意识再度回归,眼帘再度打开时。他看到自己的身上正趴着一个浑身赤裸
的女孩。女孩侧脸趴在他的胸膛,应该是睡着了,因为他感觉女孩的口水顺着嘴
角滴在自己的胸膛上。他努力动了一下。

  桑籍感受到来自身下的震动,忽的从睡梦中惊醒。连忙擦了把口水,看向男
孩。发现男孩正愣愣的看着她。

  你醒啦?你终于醒了。桑籍惊喜的从男孩身上爬了起来,她那粉嫩的乳房和
雪白的小腹顿时暴露出来。发现男孩的目光正盯着她的乳房看,这才感到,不对
啊!我还没穿衣服呢。

  桑籍连忙又趴了回去,可这一趴幅度有点大,向后挪动的小屁股刚好再次剐
蹭到男孩的肉棒。

  咦~这家伙竟然又硬了,桑籍心中腹诽。硬邦邦的东西正好抵在她的穴口。
可现在男孩醒了,那就不能再让他占便宜了。

  桑籍灵机一动连忙抓起藏袍就地一滚把衣服紧紧的裹在身上。

  这下轮到男孩窘迫了,因为他现在正浑身赤裸的晾在光天化日之下,尤其是
那里根本不受控制的一剑指天。他连忙努力的坐起身把自己的衣服裹在身上。

  喂~小孩儿,我跟你说,你可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哦!我看你发着高烧而且
已经昏迷了,嘴里还一直喊冷,所以~所以才。

  少女不好意思说下去,表情羞赧。所以我这样完全是为了救你,我是你的救
命恩人,你知不知道?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费劲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不一会桑籍和男孩都穿戴整齐。桑籍好奇的开口问道:喂~小弟弟!你为什
么会在这?男孩沉默。

  那你家在哪?男孩沉默那你叫什么名字?男孩依旧沉默桑籍心中恼火,怕不
是个哑巴吧。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是哑巴吗?男孩依旧沉默。

  桑籍气道:哼,不说算了,没想到好心没好报,我救了你你却连话都不愿跟
我说。说罢桑籍边想骑上乌云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呜呜呜呜,哭声从男孩嘴里发出。再一看男孩已经哭的稀里哗啦。
像是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

  桑籍无奈了,最看不得小孩哭了。一种疼爱之情油然而生。连忙把男孩的头
搂在怀里。

  好啦好啦,不想说就不说嘛,哭什么?安慰片刻感觉男孩情绪好转,桑籍看
了一眼天色,太阳快落山了。

  好了,你然你没事了,就赶快回家吧,姐姐也要回家了,好吗?见桑籍要走
男孩终于开口道:我~我叫阿木尔,姐姐~我~我的家人都被马贼害死,阿爸阿
妈还有爷爷,他们都被打死了,我好怕~我当时真的好怕,呜呜呜我只能跑,拼
命的跑,我真的好害怕,呜呜~阿木尔说着说着再次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滚
落。

  桑籍一惊,怎么会这样?马贼?一家人都死了?真是可怜的孩子。桑籍忙问
道:那现在呢?马贼捉住了吗?阿木尔摇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跑了很远很
远,我不敢回头,只能一直跑。

  男孩抓着自己的头发,表情痛苦,情绪激动。好啦好啦。桑籍捧起阿木尔的
脸,为他擦拭眼泪。一切都过去了,走!跟姐姐走,你饿了吧,跟我回家,等吃
饱了再让我阿爸想办法。

  汪!见到阿木尔要走小狗努力的刷着存在感。这是你的狗?

  嗯,他叫小狼,应该是跟着我的气味追过来的。

  小狼?有趣的名字,好吧,跟我一起走吧。

  终于在桑籍的搀扶下阿木尔终于骑上马和桑籍一起回家。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