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月芳菲】(9)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四月芳菲】

作者:sis989796
日期:2021/1/18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10866字

                (九)

  第二天左京忙碌了一上午,现在事情很多,要到外面找一些厨师在郝叔生日
的那天过来帮忙,这个一定要提前预定好,不能到时候临时找人。买了一拖拉机
砖头回来码好,等着到时候搭大灶,老黄忙的连轴转,到处采买鞭炮,食材,器
皿什么的,看来得忙好几天了。左京记挂着还得要去把摄像机取回来,在这会儿
估摸着岑筱薇已经上班去了,就闷头跑到了内宅。

  一进门就看到了李萱诗,李萱诗今天在家里没去公司,难得的又遇到了左京,
连忙招呼左京过来。左京没法推辞,就只好跟着李萱诗进了客厅里面。

  「小京,你来这里做什么是来看我的吗?」

  「妈,我是来看你的,顺便盘点一下小库房。」

  「我看你是来顺便找薇薇的吧,薇薇这会儿已经去了公司,失望吗?」

  「我真的不是来找她的,其实遇到你也是没想到,我就是来盘库的。要是说
找谁,也是找晓月姐。」

  「那你吃午饭了吗?在这里吃吧,吃完了就去忙你的事情。我们母子也难得
吃顿饭了。」

  「那最好了,我虽然天天在这里,但是见妈一次也是很难,就一起吃吧。」

  李萱诗就招呼小保姆去安排饭菜,还叮嘱了几句让厨房给左京加两个菜。等
人走了,就让左京去了旁边的饭桌上,先吃茶。

  「你昨天和薇薇说了些什么?回来后薇薇心情好了很多。」

  「也没说什么,就是聊了聊工作的事情。」

  「聊工作聊的那么开心,薇薇和我聊工作怎么没那么开心。」

  「妈,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是想知道你和薇薇的关系怎么样?你有没有对她有意思?你和她算是青
梅竹马了,薇薇的心思我是知道的,不晓得你怎么样?」

  李萱诗虽然不大愿意岑筱薇和左京发展下去,但要是左京实在是喜欢,那她
也只好顺水推舟了,毕竟白颖的事情发生后,她自觉也没有资格再去干预左京的
私生活。她现在对左京只有百依百顺,才能小心翼翼的把母子关系慢慢的恢复。

  「我是岑筱薇是没有任何的喜欢的,她对我的心意其实我也能感觉到,但是
我现在心灰意冷,就算以后我要找人也会找一个完全和这里没有任何瓜葛的女人。
妈你别生气,这是我心里话,现在我在这里也都完全是为了你。」

  「小京……妈真的是……算了,你不喜欢薇薇也好,回头我敲打她几句,让
她以后别老是缠着你。还有一件事情,等老郝过完了生日薇薇该去英国改签证了,
可能要有一段时间,到时候你就来公司做我的助理,把她的那一块暂时接管一段
时间,先熟悉熟悉情况,等薇薇回来,你就交接工作,直接当我的副手。」

  「这样也好,不过以后要是我想走,你一定不能拦我,但是你放心昨天薇薇
也和说了公司现在的困难,我走也是等公司过了这一道坎再走。」

  「如果你执意不愿意在公司做时间长,那么这个公司也开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岁数越来越大,老郝做完这一届县长我看下一届也是不可能在干了,到时候就
一起在家等着养老吧。」

  养老?真是想的美,俗话说六十三、七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郝老狗今年
正好六十三,我是不会让他好好过去这道坎的。不对啊,他怎么六十三了还做着
副县长,这不明显超龄了吗?难道在政府里面他虚报年龄了,年龄红线这个可是
硬杠杠啊,居然以前一直没想到这层。

  「妈,其实这个公司不开也好,反正家里钱也够用,以后安稳点好,再说不
还是有山庄吗。我在这段时间发现其实山庄的收入就足够开销了,再说你还很年
轻,不知道的人看你一定以为四十岁不到。」

  「真是乱说,没大没小的。你这段时间应该也发现了不少问题,但是我看你
也没有想问题搞大,只是低调的搞了些规章制度出来把这些问题以后发生的可能
给杜绝了,这个做的很好,有些事情我并非不知道,只是不想寒了人心,再说也
都不是什么大错。」

  「我知道你是这个想法,所以也没有想怎么样,连敲打他们一下我都懒得做,
现在山庄的财务状况好了不少,所以这次办事也可以把规格搞上去一些,还有这
个车的事情。」

  「什么车的事情?」

  「就是昨天你给配的那台,今天一早郝虎哥就来把我的钥匙给拿走了,说是
我用不多,先给郝杰开着。我一想确实我用不了几回就交了出去,我想这事情你
还不知道,所以先和你说一下,省的以后知道了和人生气吵嘴,而且也先不用给
我再配车了,确实用不着还惹人注目,真的不要了。」

  「这个老东西,回头我再去找他算账。难得你宽宏大量,以后遇到谁故意刁
难你或者找你的茬,你就当面弄他们,回头我给你撑腰,这帮人成天就知道吃饭
不干事,挣钱的事情一个都不会干。」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会生气,早知道我真的就不说了,本身我也不在乎这
些事情,你为这些生一场气真的不值当,饭菜都好了我饿了先吃吧。」

  左京说完也不客气的就吃起饭来。李萱诗想了想说到:「还是我儿子好,处
处都为我着想,以后还得指望你,吃完饭你就去忙你的吧,你也真是的这些琐碎
的小事情成天忙的干劲十足的。」

  「对了,晓月姐今天怎么没看到,我盘库最好她在场。」

  「她去看孩子去了,昨天就去了,马上后面要忙,她这次去了两天。孤身一
个人带个孩子不容易,放在一个寄宿制的私立学校里面。她孩子你见过的吧?」

  「哦,我是见过的,是个男孩子,现在上小学了吧,在哪里上啊,那么小就
一个人在寄宿学校真是挺可怜的。」

  「哦就在长沙上的,离我们别墅那边很近,晓月也不容易,这辈子就只有这
个儿子是她的心头肉了,那孩子长得和晓月很像非常漂亮可爱。」

  「那一定是个很帅气的小正太了,真想看看有多帅,有我小时候帅吗?」

  「我手机里面有一张她和儿子的合影,是上次来玩我照的,给你看看,不过
没有你小时候可爱就是了。」

  「你别给我看了,发给我吧,我马上要去盘库房了,和你吃饭耽误了好长时
间了,那边还一大堆事情哪。」

  「你也是,看一眼不就行了还要发给你,哪有那么着急的。」李萱诗说着也
没多想就把照片发到了左京的手机上面。左京急急忙忙的就跑去小库房盘库去了。

  这会儿没人,左京连忙先去把放在岑筱薇房间里面的三台针孔摄像机拿了出
来,然后就进了小库房里面开始了盘点,左京把那些高档烟酒茶叶的数量统计清
楚,发现居然还有一个柜子里面全是中药,左京不认识中药,但是他猛地想到了
这应该是做大补汤的用的,这个郝家的大补汤左京是一直都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的,可是配方郝叔一直都是讳莫至深,左京在很久以前就问过李萱诗,可是李萱
诗却不知道配方。那么左京之前是知道大补汤老早就由何晓月来做了,那么她会
知道吗?左京把每样都拿了一点,用纸包好,准备找机会去中药房咨询一下这些
药的名字。

  一切都弄完之后,左京就离开了内宅,之前的账目查起来太麻烦了,左京只
是把现有的数量给统计出来,以后只要清清楚楚的就可以了,其实左京主要是想
拿住何晓月的把柄而已,现在和李萱诗闲聊的时候得知了何晓月孩子的事情,就
无所谓把柄了。用小孩子威胁人虽然下作,但是左京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了,只
要他能够完成计划就行了,谁要是挡自己的路搬不走就砸掉,徐琳被搬开了,王
诗芸被砸掉了。

  晚上左京故意安排两个小姑娘做事情,所以就没人来看电视。左京把针孔摄
像机里面的内容拷贝到自己的笔记本里面,把门反锁上,就点开来开始观看视频。
郝叔居然是直接光着身子挺着大鸡巴进来的,岑筱薇似乎一开始有点不情愿,但
是后来一被鸡巴插进去后就主动了起来,不时地拔出来给郝叔口交一会儿,主动
凑上去和郝叔接吻,最后淫贱的跪在地上让郝叔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中间有十
来分钟没有人,过了一会儿两人赤身裸体的拥抱着出来了,看来刚才是去洗鸳鸯
浴去了,这次岑筱薇更加主动,把郝叔的大屌舔硬了之后自己坐了上去,这次像
是对着岑筱薇屁眼坐上去的,这次一直操到了摄像机快没电才结束,郝叔似乎是
射在了岑筱薇的体内,射完后岑筱薇主动的用嘴巴清理起郝叔那根刚刚在自己屁
眼里面射过精的鸡巴,清理完以后,岑筱薇把头向下移动,最后舔起了郝叔的肛
门……这时候视频就结束了,左京把三个都跳着看了一遍,虽然清晰度差了一点
但是基本能认出来里面的人。

  左京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来利用这段视频,他本来想发给岑筱薇在英国的父
亲,他在之前已经通过岑筱薇的推特确认了他父亲的账号了。可是左京怕发过去
后,一是他父亲岁数也不小了这个视频实在是太震撼了,万一被气出个三长两短
来就不好了,二是她父亲知道了万一不顾一切的跑过来把事情闹大,这是左京阻
止不了的,要是这样的话就过早的打草惊蛇了。左京想了想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串
钥匙,这串钥匙是昨天在车上找到的,今天试了一下这个是王诗芸房间的钥匙,
左京想找个时间去王诗芸房间搜寻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不过最近左京就
算找到什么东西也不会发动的,最起码要等到郝叔的生日过去一段时间,等大家
对自己没什么防备的时候再动。

  左京忙忙碌碌的过了好几天,终于到了郝叔生日的前夜了,明天就要暖寿,
工作基本都是左京完成的,左京指挥着众人在院子里面搭起了大灶,这次规模很
大,暖寿酒十五桌,正日子午宴四十桌,晚宴十桌,加一起六十五桌,还得备五
桌一共七十桌。厨房外面的院子已经被杀猪宰鸡的弄得尸山血海,到处都是人在
忙碌,大灶上的十几口大锅统统烧着开水,左京早早的买来了一吨煤炭正在为大
锅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热量。

  今天一早山庄就开始停业了,所有人员都为即将到来的寿宴服务着,丁静和
张洁也都在布置着山庄的大厅,租来的一张张大圆桌面被从卡车上面卸了下来然
后被两个一抬,抬进大厅里面盖在了方桌上面。大厅的也是张灯结彩,左京买来
好多灯笼挂满了穹顶,在这即将进入盛夏的时节里整个山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李萱诗满意的转了一圈,今年是没有让自己操心,所有的事情都在左京的安排下
井井有条的进行着,比起往年搞的还要热闹还要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帝都白家在白颖的房间里面,童佳慧和白颖母女二人这时候已经吵红了脸。

  「反正我不同意你这次去郝家沟,李萱诗想孩子为什么不自己来看,非要我
们送过去,这都一年多了,她倒是不想孩子,现在想起来倒是要我们送过去。她
以为她是谁呀?」

  「妈,昨天她说的倒是很可怜,我一时心软就答应了,我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再说孩子也有点想奶奶了,我觉得就是最后一次了。」

  「有了一次就有下一次,你和小京离婚的时候他家不是放弃抚养权了吗,但
是探视权还是有的,小京坐牢看不了,她怎么不来看。对了你今天可以说说你和
小京离婚的原因了吧,当时小京取保候审的时候,我昏了头以为你们离婚是他在
外面沾花惹草的缘故,所以就没管这件事情,结果小京进去了。就算是他有错也
受到惩罚了,但是为什么离婚的原因到现在你还守口如瓶。」

  「妈,你是不是见过他了?以前你不这样咄咄逼人的追问我,他是不是和你
说什么了。」

  「我是见过他了,他现在好的很,还交了个女友,不过好像现在又分手了。」

  「妈,你能说具体点吗?他到底有没有说什么?」

  「我是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后来找机会见了他一面,当时他和那个女人在一
起。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和我说,他说如果你不说他也不会说。你们一定是串通过
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可以带我去找他吗?」

  「他好像十几天前就找不到了,我派人跟踪那个女人到现在,那个女人都是
一个人,没再看到小京了。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一个那种地方上班,
对了,是不是因为她你们才离的婚?」

  「妈,左京一直都很好,没有在外面乱搞过。你也不要再问了,我真的没办
法告诉你。」

  「那我问你,左京出狱那天你去哪里了?」

  「我哪里都没去啊?」

  「你胡说,当我不知道吗?你是不是去找左京了?」

  「妈,你怎么这样想?」

  「你洗澡的时候我去了趟卫生间,你扔在纸篓里的东西一股子腥味,如果你
没去找左京,那么你就是在外面有了男人。」

  「妈,怎么还翻那个脏东西,也不嫌恶心……」

  白颖此时心中大骇,果然心细如发的母亲找到了蛛丝马迹,但是看来她还不
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要是知道了现在已经闹翻天了。也怪郝江化那个老东西非要
带孩子去见一面,不然自己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了,可是带孩子去一定要说实话
不可,不然回来小孩子不会说谎,那时候要是被母亲知道了,还不如现在说明白
了反而不会被怀疑。就是没想到母亲会发现自己一时疏忽换下的护垫上面的精液,
那次郝叔也射的太多了,这个老东西精液就是多,上次因为生气所以没洗澡就走
了。好吧既然母亲怀疑自己去见了左京,那就赖在左京身上好了。

  「你怎么不说话呀?这次反正你要是不说清楚,就哪里都不要去。」

  「好吧,好吧。我说就是了,那天我是去接左京的,后来他看到我后想要和
我那个,我想他一年多没有过了,就心一软从了他。但是后来他又不和我联系了,
他出来后还把原来的房子给卖了,我想他一定是会长沙了,这次我想顺便去找找
他,把孩子带着也想让他看看孩子,我现在也想和他和好,他一看到孩子说不定
会改变主意。」

  「这还差不多,那你们都那个过了,为什么他后来又不理你了,还在那种地
方找了个女人?不过你去主动找他也好,但是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会不会不方便,
要么我陪你一起去找他。」

  「妈,你就别去了,我一个人可以的,再说那个……婆婆不是还在吗,怎么
说她也是孩子的亲奶奶,不会委屈孩子的。对了你说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我
想去看看她。左京和她的事情我也不想去追究,我们现在有不是夫妻。」

  「你真的想去看啊?我倒是早就摸清了她的行踪,你要是去看她什么样子现
在去倒是来得及,我和你一起去吧,说好了只是看看,你自己也说现在和左京也
没有什么关系了,为什么还要去看她?」

  「这个我……我就想看看左京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以前就认识的。」

  白颖和童佳慧把车停在了会所的停车场里面,童佳慧指着旁边的那辆斯玛特
对白颖说到:「这辆车就是那个女人的,等会儿她就会来,快到点了。」

  「原来你说的那种地方就是这里啊,这不是会所吗?我知道这里就是那种场
所呀,他怎么出来后会在这里认识一个女人还同居了一段时间。」

  「我怎么知道,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这个女人你们才离婚的,可是现在看来
你们好像之前都不认识她,别说话她来了。」

  「太晚了,看不清楚,我想下去看。」

  「你去吧,反正你们不认识,我就不去了我和她见过面的。」

  白颖开了车门下车,一抬眼就看见这时候一个长发烫着大波浪的发型,身穿
一件低胸连衣裙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白颖潜意识里面已经对她产生了敌意,但
是这个女人实在太漂亮了,虽然比自己岁数大了点,那成熟的魅力,光彩照人的
外表,还有走路屁股扭动的姿势,让白颖觉得这女人简直就是风骚入骨的典范。
左京就是被这样的一个女人给勾走了?

  「对不起,请你让一下,你挡住我车门了。」叶儿看到白颖站在自己的车门
边上,就向她打了招呼。

  「哦,对不起。」白颖慌忙的向旁边闪开,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她看到了叶
儿脖子上面的一丝闪光,白颖立刻就目不转睛的注意到了叶儿雪白脖子上面的项
链。

  叶儿对面前这个漂亮女性也很感兴趣,看到她盯着自己看就忍不住问道:
「那个,你有什么事情吗?」

  「啊,没事……那个你的项链好漂亮啊,能让我看看吗?对不起我没有别的
意思,这个应该很贵重,我就这样看看就好了。」

  「哦,那你看吧,这不耽误时间。」

  「这个是在哪里买的,真的很漂亮。」

  「哦,是我男……是别人送的。」叶儿也仔细的打量了几眼白颖,看到她不
再说话了,就径自上车走了。

  白颖看着远去的斯玛特呆呆的发一会儿楞才回到车上。童佳慧一边开车一边
问道:「怎么样,看清楚了吧,你们说了些什么?」

  「她很漂亮,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长得丑想做也做不了,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妈,她戴了一条和我一样的项链,说是别人送她的,我的这条也是左京送
的订婚礼物,她的那条钻石很大,不像我这个,那时候左京还没什么钱这都是他
用省吃俭用存下的钱,能买的最贵的一条项链。」

  「这么说小京真的变心了?可她是这种女人呀?」

  「这次我一定要去找到他,和他当面说清楚。」

  「好吧,现在我同意你去了,你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

  「妈,那个前面停一下。」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我去做个头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京忙里偷闲的把徐琳拉了过来,徐琳这段时间也恢复如常了,这次左京找
她过来她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徐琳姐,我有个事情问你,这个郝小天怎么没见到啊?」

  「这个……啊?」

  「怎么了,他难道出事了?」

  「不是,不是,他犯了点错误被老郝赶出去了,给他花钱上了一个末流32
大专,那学校管得挺严,出不来。」

  「郝江化对他娇惯得很怎么会赶出去,肯定不是小错误,到底什么事情?郝
江化过生日也不回来?」

  「这个我不太清楚,就知道出去上学了。至于回不回来我也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

  「小京,我要是知道一定告诉你,但是我确实不知道。」

  「那好吧。你忙去吧,我这里事情也挺多的。」

  徐琳那里敢把这件事告诉左京呀,去年出事后,白颖就再也不来郝家沟了,
郝小天捞不到白颖了,只好把目标重新锁定到李萱诗身上了,终于找到一次机会
强上了李萱诗,可惜只是刚刚插进去,他老子就回来了,一顿好打后被赶出去了。
事后郝叔有点后悔但是不想把这个祸害留在家里,就让徐琳找了人把他送进一个
严格的学校里面管教起来。徐琳害怕这个事情要是左京知道了肯定又是操刀子上
了,这次可能捅的是郝小天,不过也可能还是先捅郝江化,要是出了事被李萱诗
知道是自己多嘴那么自己也就完蛋了。这个事情只有内宅几个女人知道,大家对
此事讳莫如深,李萱诗也在那次之后对郝家人开始冷淡了起来除了郝叔,好在郝
龙在县城搞了不少买卖,郝家人大多去了那里混饭吃。而这次郝小天回不回来徐
琳倒是真的不知道。

  左京也想不到会是这种事情,如果刚才徐琳真的多嘴了,就真的不知道左京
会做什么了。左京决定不再想这件事了,正准备出门干活。这时候,李萱诗来了,
左京看到李萱诗来了正好可以问问她。谁知道李萱诗期期艾艾的开口说到:「小
京,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没有准备周全吗?」

  「不是这里的事情,是……是小颖来了,还带着孩子。」

  「你来告诉我做什么!」

  左京已经把拳头给握了起来,企图让幻肢痛来压制住自己即将到来的各种情
绪,但是这回他所期待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但是左京发现自己居然一点负面情
绪都没有,只是觉得很自嘲,自己当年居然能看上这样一个女人,还和她一起许
下那么多誓言,这会儿左京有点想念叶儿了。临走的时候叶儿没有送他,只是一
个人早早的出去了,留下左京独自安安静静的离开。在左京驶出帝都的时候,收
到了一条短信「感谢上天,哪怕是命运的捉弄,和你的邂逅让我感觉很幸福。」
左京把车直接停在了下一个服务区,看了这条短信很久……最终左京还是没有掉
头。

  「那个是这样的,我是想孙子了,就是想见见,你看我都一年多没见到了两
个孩子了,这次借着机会想看看孩子,而且你在这里小颖也不知道,不如你们见
面好好聊聊吧,再说你也可以看看孩子。」

  「我不想见她,她来做什么我也不管,现在我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孩子你
想见就见吧,我想见的时候我会去的。我要忙了,你自己坐一会儿吧。」

  强压着怒火的左京说完就离开了宿舍,出去准备找个事情做做,正好后院还
在杀猪,左京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其实他也是在那里心不在焉的想着心事,旁
边的杀猪匠见到老板看了半天了似乎挺有兴趣就过来给左京上了一支烟。

  「左老板,你是不是想试下子杀猪呀?」

  左京倒是没想过要亲自杀猪,但是杀猪匠看到递过来的点红刀,心里不由的
想起那次把刀子插进郝老狗身体里面的事情了,他不由自主的把刀接了过来。就
叼着烟走到被摁住的活猪前面,定定神后回头问那个杀猪匠。

  「捅哪里?」

  杀猪匠上去拿着一根木炭在猪的身上做了个记号。

  「老板就照这里捅,一刀捅到底,顺着刀刃划一下,把刀子抽出来就行了。」

  左京闻言照着猪身上的那块黑色的印记就是一刀下去,点红刀锋利无比左京
没怎么费力就捅到了底,在与此同时那头濒死的猪绝望的发出凌厉的嚎叫声,就
像郝叔被左京捅第一刀的时候。左京按照杀猪匠的嘱咐把刀向下一带,就拔出来
了,真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鲜红的猪血喷溅了出来,一点都不浪费的淌进了
血盆里面。

  左京深吸了一口嘴里的烟,里面带着血腥的空气,抓刀的手有点微微的颤抖,
刚才没有来的幻肢痛也猛烈的袭来了。这就是杀戮的快感吗?左京觉得虽然这次
痛的很厉害,但是有一种全身放松的感觉,四肢百骸的血液回流就像伸懒腰一样
的舒服。同时亲手结束一条生命的罪恶感也涌了上来,这种感觉让他情绪发泄了
出来,可惜那次被王诗芸给砸了后没有了意识,不然杀人一定更有罪恶感。

  「老板,你挺厉害的,应该以前干过的吧?」

  「哦,我没有杀过猪,这是我第一次杀猪。」

  「那老板你是做大事的人,我第一次杀猪的时候捅是捅进去了,但是那头该
死的猪一叫我就被吓得忘记拔刀了,结果那猪带着刀到处跑,我被师傅给骂死了。
老板你出手利索的很,胆气比一般人要大的多。」

  「我不是也怕猪跑吗,再说你都教过我了。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

  左京回敬了一根烟给杀猪匠,又把烟散了一圈给周围几个帮忙按猪的。

  就在左京杀猪的时候,一辆奔驰停在了内宅的前门,一个气质高雅,身材窈
窕的美丽女人下了车,两个小孩子一看就是双胞胎,快乐的下了车大呼小叫的直
奔一个早已等候多时的美艳妇人怀里。

  「哎呦我的心肝宝贝啊,奶奶都抱不动了。」

  「那个……妈,你就别抱了,我现在都抱的费力。静静翔翔快下来,奶奶吃
不消你们。」

  白颖从李萱诗身上拉开两个双胞胎,和李萱诗一人牵着一个,后面跟着提着
大箱子的郝虎向内宅走了进去。远处的左京放下了手里望远镜,这是出来后第一
次见到白颖,她依然和以前一样靓丽,就是现在的发型看起来很眼熟。对就是很
眼熟,和叶儿一样的发型和发色,这让刚才左京看得有点恍惚了。既然你们送上
门了……左京嘀咕着向厨房走去。

  「小颖,你快坐吧,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就是左京现在在我这里,他就是在
这正常的上班,帮我管理公司。」

  「什么,老公在这里?他在什么地方?我能见到他吗?」

  「看来你心里还是有他,你别着急了,见是一定能见到的,但是他不想见你,
我昨天还和他谈过了。」

  「那为什么他会在你这里,难道他和你和好了?」

  「我们是母子嘛,而且我这里的财产都有他一半的,他那么能干公司迟早有
一天给他管理,他不回来还能去哪里,我这段时间也是什么事情都顺着他,他说
不见你我也不敢多说话,万一他再发脾气一走了之,以后我就真的失去这个儿子
了。」

  「那他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我这一趟也是想来找他的,我在帝都的时候一
直找不到他,我想他一定回来了,没想到果然在你这里。」

  「你不要着急,我看小京就是一下子转不过弯来,这个事情你要慢慢来才行。」

  「妈,你不知道,左京在北京找了个女人。」

  「什么?小京有个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我妈发现的,我还去看了她一回,长得很漂亮,不过是在那种地方上班的。」

  「那种地方?」

  「就是会所,也不知道是不是卖淫嫖娼的地方,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

  「小京现在怎么会这样?他以前很老实的,不过我想小京找这种女人也只是
玩玩而已。他在里面待得久了难免不想女人,我看不会长久的。」

  「这个我一开始也是那么想的,但是他送了一条项链给那个女人,和我这条
一模一样的,而且钻石也比我这条大。应该是非常贵重的,我查了价格起码要十
几万。」

  「那小京来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直没和我说过这事啊?难道他真的想和这
女人相处?那怎么不带来啊?」

  「妈!他要是带过来你难道还要认下吗?」

  李萱诗刚才确实有点想法了,如果左京真的喜欢那么她说不定也就认了。不
过现在白颖很不满,她连忙说到:「不会的,不会的,我只有你一个儿媳,他带
谁回来我都不会认的,何况是个这种女人。」

  虚伪,白颖心里想着,刚才还说对左京百依百顺的,要是左京真的把人带来,
你又不知道她以前是做什么的,说不定你就真的认下了。当年自己被郝叔第一次
强上的时候李萱诗也是这样的口吻来对自己又哄又劝的。当下白颖没有什么心情
再去说这件事了,这会儿她也看出了李萱诗在这事情上一定是左京说了算,反正
来都来了找个机会和左京见面应该是没问题的,就是到现在还没看到左京。

  这时候,门外一阵子喧哗,就听见郝叔的嗓门在大声说着话。

  「哎呀,两个宝宝来了,让我抱抱。」接着就是两个孩子的尖叫和嬉闹的声
音。

  郝叔看到白颖的双胞胎十分的开心,日思夜想的人儿总算是来了,今天他也
是迎来送往的忙得很,一接到郝虎打来的电话立即就回内宅来看白颖。说话间白
颖和李萱诗就从房间里面出来了,郝叔看到白颖立刻上去想把她抱在怀里,被白
颖一下闪开了。

  「郝叔叔,你干什么呀?那么多人。」

  「小颖啊,我不是高兴吗,来我们到房间去说话。」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还要看着孩子。」白颖刚才情绪还没有下去,
这时候对郝叔有点厌恶,何况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也对他肆无忌惮的亲热举动十分
的抗拒。

  李萱诗看到白颖羞愤难当的样子连忙上来解围。

  「老爷呀,你那么忙,有什么话晚上再说吧,现在小颖刚来有点累了,想休
息一会儿,晚上还要吃暖寿酒,到时候什么话都可以慢慢说。」

  郝叔没法子,确实前面一大堆客人要招呼,但是白颖那愠怒带点而羞涩的样
子简直美极了,郝叔实在是心痒难当,但是这时候白颖已经把两个孩子牵住准备
去房间了,郝叔只好把李萱诗拉住。

  「夫人,来我有点事情要对你说。」

  「什么事情啊?非要这会儿说。」李萱诗说着话已经被郝叔推进了房间,一
回头就看见郝叔已经把裤子褪下露出了那根已经勃起的大鸡巴。

  「老东西一看到小颖就兴奋成这样,是不是想我给你泄泻火?」

  「夫人都是你把小颖给弄走了,要不然也不用你来啊。」

  「人家小颖不愿意你看不出吗?」李萱诗知道,刚才自己正和白颖谈论和左
京的事情,老郝过来白颖肯定要抗拒的。哎看来还得敷衍一下这个老东西才行,
只好跪了下去。

  「夫人啊,小颖这个样子,晚上不和我玩怎么办呀?」

  「唔……啊,你担心什么呀,等会儿我去说就行了,你过寿的日子还不随你
怎么玩都行。」

  「那你刚才和小颖说什么了,上次可不这样……」

  「上次……你们上次什么时候见得面?」

  李萱诗还不知道上次是什么时候,郝叔也一直没有和她说过这事情。

  「额,就是我去帝都的那回,其实我见了小颖,那次小颖还是对我不错的,
被我操了好几次哪,我都忘了和你说了。」

  「没想到你还会去找小颖偷吃。」

  「夫人,你别停呀,就快射了啊,我不是顺便吗,再说小颖离婚后一直心情
不好,也好久没被人操了,我正好去安慰她一下,不然怕他忘了我。」

  「我有急事儿,你找个别的人吧,不行就忍到晚上再说。」

  李萱诗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出去……

  郝叔看着自己布满李萱诗口水的大鸡巴有点哭笑不得,只好又出去拉进来一
个漂亮的小保姆,很干脆的一把扯下了她裤子,按在床上,从嘴巴里面吐出一大
口口水抹在了光溜溜的小屄上面,再把鸡巴对准阴道口就插进去猛操了起来……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