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2号-2:梦与醒】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鬼故事2号-2:梦与醒】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四合院鬼故事
2021/2/1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422

  由于多视角实在太乱,满足了各位上次的意见,我们下次还是简单点上帝视
角算了。抱歉,水平有限。

  :「呵呵呵呵呵。。。。」关丽颖口中发出急促的喘息声,她已经无力再去
发出更多的哀求与咒骂。她依旧不知道身后侵犯自己的是什么人,只是在这持久
的性交里她渐渐有点迷失了。那塞进体内的肉棒简直像根上满了油的金箍棒,大
小正好把肉洞塞得严丝合缝,每一寸阴道里的嫩肉都被摩擦到,每一个隐秘的G
点都被精准的刺激到,时而会长到破进幼嫩的子宫,时而又迅速的退出到阴唇边
,它还一像把利剑,而她的阴道简直成了对应的肉鞘,匹配得完美无瑕。

  她在那仿佛无尽的奸淫下经历了数之不尽的高潮,忽然身后的家伙压在了她
的身上,只是这一次她听到了对方的声音,那是一把仿佛低沉又缥缈的声音:「
还想要吗?宝贝。」

  一时之间她竟不知该怎样回答,只因她正准备迎来下一个高潮,而身后人的
话说出的同时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连那双在胸前揉搓的双手都停了下来。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外头的日光已经很猛烈了,我赶紧用手挡住了眼睛。
但很快我就觉得不对劲,现在几点了?手在旁边一阵扑腾,总算摸到了手机,打
开一看,妈呀,都快下午1点了,我这是睡了多久啊?赶紧掀开被子下床,却发
现床铺上一片狼藉,我的下体处貌似还有点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一下画面闪过,
难怪我睡到这么晚,想起他昨晚对我做的那些事我现在都觉得腿脚有点发软,老
公就是厉害。

  一边想着,我已经把弄脏的床铺甩进了洗衣机里,同时回到淋浴间就开始洗
澡,今天的水温很合适,打在身上很舒服,这里的水压也很足,让我有一种被按
摩的舒适感,真没想到这老房子还有这等好处。

  舒舒服服的洗完澡,看着正午的好阳光,我决定先把工作放一放。这个房子
里有部老唱机,就是放黑胶碟的那种,也不知是怎么保留下来的,唱机的柜子里
还有一摞有年头的唱片,我尝试着放了一张上去竟然还能播,我不禁感叹前任房
主对这些东西的保养。

  伴随着老音乐特有的悠扬乐声,我开始打扫起二层来,自从搬进这里后还没
来得及细细的清理一遍。结果这个过程还挺有趣的,这个陌生的房子就像个尘封
已久的宝箱,在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惊喜。你能从那些看似古董的木制家具处看到
有人在上面刻了字,虽然这令桌子的价值大跌,却也让人感受到他之前主人存在
的痕迹。某些柜子低下,角落处往往能找出一些玩具,首饰什么的,年代不一,
代表着这里一直都有人居住,充满了烟火气。

  清洁完大厅和厨房我开始清理卧室,这里面的老物件更多了,有男有女的,
看上去都很精致,我把它们归置到一个铁盒子里等关仁回来他可能还能看出点什
么来,毕竟他对老东西特别感兴趣,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眼就看上这里的原因。

  当我准备清理衣柜时,却发现衣柜竟和墙连在了一起,好奇之下我开始在衣
柜里靠墙的一面摸索起来,结果还真让我发现了一个暗格。

  那暗格不大,里头就放了一套衣服和一个小盒子。衣服是件湖水绿的旗袍,
从用料到绣工都绝对是难得的上上之选,难怪它的主人对它如此的珍而重之。

  女人对于漂亮的衣服抵抗力总是比较低的,我也不例外。身为一个外地人对
本地的特色旗袍我早已垂涎已久,可惜那些手工做的精品太昂贵,路边的货色我
又看不上,如今看到这件端庄大气的古董我马上就爱上了。也不管它在里头放了
多久,我迫不及待的就站在落地镜前把身上的衣服脱去,换上这件美轮美奂的古
董旗袍。

  衣服感觉有点紧,主要是在胸部的位置,束得我都有点气闷了,下摆处倒是
还好,那开叉挺高的,基本没什么问题。站在落地镜前,我细细的打量着,紧身
的设计把我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开叉几乎到了臀部,却显得若隐若现性感至
极,我乐得赶紧出去套了双高跟鞋,再次回到镜前我对这身打扮更满意了,如果
我再去弄个复古的发型,相信老公一定会以为我是电视剧里的那些民国美人。也
不知是不是心情好了,还是衣服被我的身材撑松了,反正那种气闷的感觉也没了

  我在镜子前又转了几个圈,实在是越看越爱。这时放在床边的小盒也引起了
我的注意。这是一个很沉的黑色木盒子,没有华丽的花纹,摸上去光滑,入手处
冰凉,掀开盒盖里头是一份垫底的红色丝绒,上面静静躺着一根古色古香的烟枪

  这烟枪和旗袍一样也是带着墨绿色的镀彩,甚至有着旗袍上类似的花纹,看
来这套装的主人十分讲究,只是这配件也是够个性的,竟然是杆烟枪。

  其实在我结婚之前也是烟不离手的人,可和关仁结婚后我就听他的话给戒了
。这种老式的烟枪我还从来都没有试过,一时之间好奇的我开始检查暗格里是不
是还有烟丝之类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正感到有点扫兴的时候,我却想起过去
放打火机的最好地方就是烟盒里,于是我把木盒里的衬垫给拿起,结果还真让我
发现了一个小铁盒,打开后果然是一盒烟丝。

  我学着电视里那些风尘女子的模样,坐到了那个向阳的窗台上,略显笨拙的
装上烟丝。点燃,摆出我自觉最优雅的姿势吸了一口:「咳。。咳。。咳。。」
生烟的味道实在太呛,加上已经很久没抽烟了,这一口把我呛了个跟斗。更严重
的是那劲道太大,一时间我竟觉得整个房间都打起了转。

  ———————————
———————————–
———————————–
———————————–
———————————–
———————————–
———————————–
——— 当哪个叫关丽颖的女人头向下的从窗台
上栽下来的时候,我眼疾手快的就一手将她接住了,那女人站定后抬头看了我一
眼,眼中却全是媚意的发声道:「主人。」

  随着女人在我的身上厮磨,那如灵蛇般伸出的小舌勾着我的耳垂,纤细的小
手直接伸进我的裤裆,我一下子就认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你是。。。烟罗?

  本来打算先把关丽颖的魂魄慢慢腐蚀干净再动她的身子的,如今却让烟罗控
制了,我也就不再客气的把她按趴在床上,更重要的原因是多年没见她如今表现
得饥渴难耐,竟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掀开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裙子,我的
家伙就自动钻进了她下面的两个肉洞中抽插了起来,这是我对这个忠心的手下的
回归最好的奖赏,也是我能想到让她回归理性的最好办法。

  :「啊~~不要停,用力的蹂躏我~~啊~~我想死你~~哈哈哈~~用力
~~给我~~给我~~」她在我的抽查下发出愉悦的求欢声,我则把下面的两根
家伙再度变大一倍,大到下面的肉洞已经能透过透明的水柱能看到里头粉色的嫩
肉,而那未经开发的菊门也被撑到了极限,不见一丝的皱褶,再大恐怕就会被撕
裂了。

  :「哼,你爽够了就赶紧出来,知道吗!她还没经过改造,我可不准备把这
个新香炉给弄坏了。」我冷冷的抛下一句,试图把陷进欲望里的烟罗叫醒,当然
身下的动作是不会停的,毕竟她可不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

  :「啊~~好的~~好的~~都听你的,求求你~~不要停,我什么都听你
的。」她口头答应着,屁股却拼命的往后顶,手也不老实的伸到下面揉捏着阴蒂
,另一只则伸进旗袍的侧面开口直接握住胸前的肉球揉捏,那表情和状态明显是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跟随者肉欲在行动和淫叫罢了。

  看她完全不在意我的话,自顾自的享受着久违的性爱我也是无可奈何,谁让
我当年把她训练,改造成这个样子呢?加上这不知多少年的封印,恐怕是把她憋
坏了。为了让她尽快得到满足,以保证关丽颖的肉体可以尽量少的受到影响,唯
有下猛药,速战速决了。

  我一个仰身,丽颖或者说烟罗的整个身子就被我两交合的两根粗柱给撑了起
来。四肢腾空的烟罗却未见惊慌,反而更兴奋的尖叫,更用力的在身上揉捏。

  我口中快速的念动咒语,两根水蓝色的柱状物迅速的变红,里头原本平滑的
表面开始产生一个个的突起,我手上十指也同时冒出无数细丝般的小水柱向着女
人身上所有的敏感位置飘散而开,刹那间她仿佛变成一只落入蛛网的猎物般全身
布满细丝,细丝的那头像细针一般从那些极为微小的毛孔一一钻进了她的体内。

  当一切准备就绪,丽颖的身体几乎没什么变化,可当一丝丝浑浊的白色液体
源着这些粗粗细细的管道流进她的身体时,她马上就四肢绷直双眼圆瞪。这些是
我这些年通过网络学习的现代知识,合成的激素加上微量的电流模拟出了一个个
虚假的高潮刺激,也许这东西还达不到真正高潮的程度,可它是人造的就代表着
可以多次的重复产生。结果自然是80多年前的女鬼被这种连续而短促的快感迅
速的推上了高峰,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感觉那张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好似两个
人的意识在变换着。

  :「主人啊~~这女人有什么好的,胸没我大,屁股也没我翘。」肉欲得到
了满足后,烟罗终于变得可以沟通了,她就站在那张大床上捧了捧胸脯,又捏了
捏屁股,最后还跑到镜子前一通的瞎照:「连脸蛋也没我长得好看。」那笑容依
旧甜美,只是这里面又多了一种世故的妩媚,那是烟罗的表情。

  :「你当年还不如她呢。」我坐到窗台边,拿起烟枪就有抽的冲动,可刚放
到嘴边就想起这里头的某样东西正寄宿着烟罗最后的残魂,如果是烟草的话吸没
了,她可就完蛋了。赶紧放下开始追问她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从主人的口中我才知道如今已是2021年,还记得那时我在主人的帮助下
成了醉烟居最红的头牌,无论是军阀还是外国人都是我的座上宾,比起那些名流
夫人我也是丝毫不逊色的,那一年我才25岁。

  那时的我在男人的眼中就是一匹野马,性感奔放,却难以驯服。其实那些男
人在我的眼中又何尝不是一匹匹的种马,我乐意和那些多金的,健硕的,美丽的
男人有那么一夜的缠绵,却忍受不了谁成为我的主人,当然主人是个例外。他把
我从无名的小丫头变成头牌,也只有他能在每次的缠绵中带给我新鲜感与无上的
快感。

  直到我遇上了另一个他。他姓张,是当时城里程大帅带来的客人,第一次见
面他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是个道士,那个年代这种江湖骗子还是很
多的,可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一类的——长得肥头大耳,鼻梁上还挂着那时候还挺
少见的西洋镜。

  这种一丝仙气都没有的道长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难得的是另一边的程大帅对
他却是青睐有加。介绍的时候还说:「张道长啊可厉害了,他刚刚才把我那偷男
人的姨太太给捉奸在床。」

  大帅的话又一次让待客无数的我目瞪口呆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既惊讶于如此
强势的一个军阀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的事实,另一方面则疑惑,
什么时候这道士还兼差捉奸了?还很厉害?大帅是对道士这个职业有什么误解吗

  看着现场一下子冷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该给出什么样的表
情,大帅笑嘻嘻的说:「你们是不知道,我那姨太太偷的可不是普通的男人。」
接下来的话他把声音压得很低,却在这安静的房间里依旧清晰的传进每个人的耳
中:「她呀,是被黄仙给迷啦。」

  此言一出,场子里顿时反应各异。有些虽依旧面带笑容的点头,可眼神里却
是充满了不屑,这些人明显是对所谓的黄仙之说嗤之以鼻的。可更多的却是窃窃
私语起来,我身边一个只有十多岁的小雏儿就在我耳边问道:「烟姐姐,什么是
黄仙啊?」对她们这种年轻人这词儿有点新鲜,其实对桌上的许多人这称呼也是
挺陌生的。

  :「狐仙知道吧?这黄仙呢,从名字就能看出,就是黄鼠狼修炼成仙憋。」
我团扇掩口,细声的告诉小雏儿,她现在还小,其实在我们这一行中不少人拜的
就是这类狐仙,黄仙,毕竟我们这一行不是被叫狐狸精就是狐媚子,不拜这个还
有什么神佛保佑我们呢?当然拜归拜,这真的信的有几个就说不好了。

  :「那大帅说得兴起就给我们细细的说起了那胖子道长捉妖的过程。」我趴
在主人的胸膛细细的说着那些往事,主人却拍了拍我的肩膀。

  :「她男人回来了,你先回去,我们再找机会说,另外我也会想办法把你给
保住的。」这地方就像主人的身体,他肯定是感受到了那男人进来了。我答应一
声就去把旗袍换下,并把从暗格里拿出来的东西重新放了回去,躺倒床上。主人
很温柔的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就重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老婆,我回来了。」被老公进门的声音叫醒,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第
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旗袍却已经不翼而飞了。。。还有
烟枪。。。好像还有。。。我不敢再想下去,如果我刚刚不是做了一个梦,那我
肯定是遇上鬼怪了。

  :「老婆,怎么还在床上?你不是还没起来吧?」关仁一进门就这么说着。

  :「还没起来。怎么可能,你没看见我把房子都收拾干净了吗?」我有点不
自信的说着,语气里忍不住的有些颤抖,如果。。。万一。。。那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就得赶紧离开这里了。

  他摸了摸旁边的柜子,然后向我展示了一下那带着灰尘的手指:「你确定?

  我没有回话,心里既感到疑惑,我没有打扫卫生?难道一切真的只是个梦?
同时也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是梦就好,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梦里所
见的东西,那些带颜色的触手,那些奇怪的液体。。。那种强烈的高潮。想到这
里我感觉自己的脸都红了,我怎么就梦到这些东西了呢?

  :「老婆,你没事吧?」关仁坐到我身边,手背摸着我的额头关心的问道。

  我也不确定是为什么,反正我给他的答复就是一个热烈的吻,和求欢的讯号
。我把他领进了浴室,打开淋浴的花洒,不顾身上的衣服被打湿,紧紧的和贴在
一起,热烈的亲吻着。也许是想到那个梦让我想掩饰那些尴尬,也许是想到那个
梦,让我想把梦中的那种感觉重温一遍。我不知道,反正我就这么做了。

  关仁也从来不会拒绝我的求欢,当我湿漉漉的转过身子,隔着已经湿透的睡
衣,向他递上一个眼神后,他马上从一个书呆子变成一只野兽。拉开拉链,他硬
是用瘦弱的双臂撕烂了我睡衣的下摆插了进去。

  :「啊~~老公,大力一点,插深一点~~哦~~~我要~~我要~~啊~
~~就是这样,老公你好棒啊。」我把着水龙的杆子,他把着我的双峰,我们就
站在水花底下尽情的交欢,这是我和我保守的老公从未尝试过的,而他的表现也
让我惊喜。不知是不是这种新颖的刺激让他特别的兴奋,我总觉得他的肉棒比过
去变大了,隐隐的竟和我梦见的那些触手大小相仿。他的双手也是很有技巧的刺
激着我的乳头,而不像平时那样只知道死命的去掐。更重要的是他好持久,久到
我迎来了与他结婚以来的首个高潮。

  :「啊~~」随着他在我体内的爆发我的高潮也同时到来,我的头高高扬起
,长发带着水珠向后挥洒,整个背都弓了起来,整整持续了10多秒。高潮过后
,我舒服得整个人软倒在他的怀里,任凭那里依旧紧紧的交合在一起,不管水花
的落下,此刻我只想依偎在他的怀里。

  :「老公你好棒啊今天,你猜我们会不会有宝宝啊?」我亲昵的在他的胸口
蹭了蹭说道。

  :「呵呵,不会的,小傻瓜。」身后回应我的竟是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我连忙扬起头看去,还是关仁的脸,此刻他正笑着说道:「我们还在水里呢
,你想要宝宝,要不我们回床上再来一次。」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安心感,感动,各种难言的情绪涌上,唯一能表达的也
许就是再次吻上我最爱的丈夫的唇,再次用肉体的交合去确认这一切的真实与存
在。

  下一期我们回到胖子与陈太太的故事,那再下一期你想看谁?

  1:现代,关丽颖

  2:近代,烟罗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