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6章 与许欣约定)(同人绿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6章 与许欣约定)(同人绿帽)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大明星爱上我】同人绿帽

作者:为你哀愁
2021-2-24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1,313

                第二部

            第06章:与许欣约定

  晚上小魔女又来到了酒店,房间里她笑嘻嘻的说道:「唐迁哥哥,明天周末
不上课,所以小欣又来了,你先别赶我走,今晚小欣不要求你什么,我们还和昨
晚一样分开睡。」

  我说道:「然后半夜就能睡一起了是吧?」

  小魔女反击道:「早上不知道是哪个大色狼钻进人家小姑娘被窝里了呢?」

  我早就想明白昨晚我为什么会睡到许欣床上,昨天半夜我尿急,因为怕开灯
影响小魔女,我就靠窗外的亮光去了厕所,回来的时摸一下感觉床上有人,我以
为是认错床了,就到另一张没人的床上躺下,于是就想明白了一定是小魔女昨天
悄悄爬到我床上,然后上厕所后我睡了她的床,她又偷偷爬过来,到了早上还反
咬我一口,这小魔女真是鬼精鬼精的。

  我看着笑嘻嘻的小魔女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小魔女,昨晚悄悄爬了两次床,
早上还故意作弄你唐迁哥哥是不是?」

  小魔女笑道:「嘻嘻,被你发现了啊?」

  我笑道:「是啊!有些人,可真是欠揍呢!」

  说着,我的目光已落在了她丰满挺翘的臀部上。

  小魔女是多聪明的一个人,一见我的目光不对,眼珠儿一转,立刻双手捂着
屁股,一边躲避一边说道:「小欣已经是大姑娘了,大姑娘的屁股不能打。」

  「你的屁股又不是没打过,站住别跑!」等小魔女跑到里面那张床的床头,
我趁机翻过床铺一把抓住她,在她屁股上虚打了一下。

  小魔女啊的一声软到在我怀里,抬起通红的小脸道:「唐迁哥哥,别打了,
以前小欣还小,被你打两下屁股还没什么。可是小欣现在长大了,大姑娘的屁股
是打不得的。」

  我笑道:「为什么?」

  小魔女羞红了脸,道:「因为……因为……屁股这个地方……好羞人,怎么
可以随便给人打的?就算是唐迁哥哥你……也不行!」

  我奇道:「是吗?」

  但我见她低着头红着脸,那付扭捏不堪的样子真是让人心里爱煞。我忍不住
心中一荡,不由得回想起多年前,我抓住她,第一次打她屁股的情形起来。

  那个时候,小魔女可真是野性难驯啊!要不是那两记屁股和后来的四记皮带,
她能这么服贴?

  回想起往事,我不觉得柔情一片,伸手抚着她的肩膀,轻声道:「放心罢,
我跟你开玩笑的呢,我不打你,上床去罢,我和你聊聊。」

  小魔女喜道:「真的?那太好了!」

  说着她双手一张,又勾住了我的脖子,将身体吊在了我身上嘻嘻直笑。

  我也欢喜无限,扶着她的腰叫道:「你好重……快下来,你还当你是小孩子
啊?」

  小魔女格地一声,放开了手,一下子跳到了床上,笑道:「唐迁哥哥,今天
晚上你愿意抱着我睡吗?」

  我走到床边坐下,笑道:「你刚不是说你已经是大姑娘了吗?大姑娘的屁股
都打不得的,抱着睡反而就可以了?」

  小魔女又晕红了脸,扭捏着道:「小欣全身上下,除了……屁股……都是你
的,你爱怎样,都没关系!」

  我更是奇怪了,不解地道:「为什么?」

  小魔女的脸更红了,吃不住害羞,抓起一个枕头挡在脸上。躲在枕头背后道:
「因为……因为……」

  小魔女因为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她从枕头后探出半个脑袋,
可怜兮兮地对我说:「唐迁哥哥,这……这是小欣心里的一点小秘密,可不可以
……不告诉你?」

  我虽然很奇怪,但想到一个女孩子,总有这样那样的隐私不方便告诉别人的。
况且这也不是很要紧的事,我没必要强人所难。所以我点了点头,道:「好,这
些不相干的事我们不说了,来聊聊正经事罢。」

  小魔女放下了枕头,眨着大眼睛,不解地道:「什么……正经事?」

  看着这个精灵般的少女我真不舍得失去,但是为了许舒我不得不做取舍。

  我柔声道:「小欣,今天我想了一天,你知道我和你姐要在一起已经是千难
万难,如果你再插进来,那就可能让我失去你姐,我就算做不成你姐夫,也不会
和你在一起的,因为那时候我也活不下去了。」

  小魔女睁大了眼睛,泪水在眼里打转:「唐迁哥哥,那你就忍心,不要小欣
吗,你知道如果失去你,小欣就能活得下去吗?呜呜呜……」

  一时间,那种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地感觉袭来。我的眼圈儿一红,心脏难受
得直抽紧。我把她的小脑袋按入怀中,喃喃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唐迁哥哥
也不想这样的,唐迁哥哥是没办法啊!」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我听到她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唐迁哥哥,刚才,
我把我们相识以来所有在一起发生过的事全部回忆了一遍。那些事情对我来说,
就好象发生在昨天一样,记忆犹新。唐迁哥哥,以前的事,你都还记得吗?」

  我想起过往和许欣之间的那些事,道:「当然记得!」

  「那……你知道小欣,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吗?」我心中一动,是啊!
我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小魔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甚至至今也不明白
她到底喜欢我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也从来没有认真去想过,也从来没机会去问
她。

  现在听小魔女提起来,我便道:「是啊,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小魔低着头娓娓道来:「我从小就是个调皮鬼,无法无天惯了。我爸是司令
员,部队的事情很多,他从来都没空管我。我妈……我妈又一味地惯着我,什么
事情都依着我,却从来没花心思管过我。我哥和我年龄相差太大,而且和我妈有
矛盾,所以我从来都不听他的。只有我姐,才会真正关心我,管我,我和她,也
最亲密。

  但是自从我姐成为歌星之后,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就很少了。我在学校里,老
师们不敢批评我,同学们都怕我。所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任性胡为,想干嘛
就干嘛。因为,那时没人关心我,没人来管我,我感到……很孤独。

  就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你,唐迁哥哥!呵呵,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了,我
姐的脚扭伤后回家来休养,我好几次看到她拿着一条围巾发呆。我很好奇的过去
逼问她,她只好说了你背他去医院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唐迁哥
哥。

  虽然我姐死都不承认她喜欢你,但我还是很好奇,很……嫉妒!因为,我姐
是我最亲密的人,我不允许,有人和我分享她的关心。」

  我第一次听说了这些事情,原来,小魔女那时的心境是这样的。原来,那年
我和许舒第一次邂逅的雪夜,我就已经进入了许舒的心里……

  小魔女继续道:「后来我在家里见到你上门来,看见你我觉得太奇怪了。就
这样一个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还一脸土气的普通男人,怎么可能被我
姐看中了?刚好……刚好我家里发生了点事」

  (我后来才知道许欣是发现她的母亲出轨)

  「我一生气,就离家出走了。真巧,我在咖啡店看到你扶盲人过马路,当时
我心里就想,这人好好笑,把自己当成活雷锋了罢?又背我姐去医院,又扶盲人
过马路,怎么当今时代还有这种天真的人?」

  「所以我立刻决定要捉弄你一下,顺便报复一下你竟敢惹得我姐为你生相思
病!后来……后来我被你抓住后,开始以为你会报复回去的。没想到你居然鸡婆
的要把我送回家,我跑你竟然还要追来,还……还打我的屁股。我当时好生气,
我堂堂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居然被一个男人,管得没脾气!」

  我听到这里,想着往事,不由的回忆起与许欣的点点滴滴。

  「可是,那时我才知道,被人管着,原来也……蛮不错的,你这个男人虽然
鸡婆,但也还算是真正地在关心我,爱护我。我看到你以为我又跑掉了,而气急
败坏,心急如焚地冲下楼去找我。那份急切,那份担忧,让我好感动。我当时想,
这个男人,难怪……我姐会喜欢,换了我,那……那也一样要喜欢的。」

  汗!难道小魔女那时就开始喜欢我了?

  「但是就在我下了决心,要好好听你的话,不再调皮,不再逃跑的时候,我
哥来了。我当时简直气坏了,又是愤怒又是委屈。人家好不容易在你身上找到了
被关心爱护的感觉,你怎么可以骗我?怎么可以就这样不管我?」

  再汗!

  「我回去以后,没有一刻不在咬牙切齿的恨你!不是因为你骗我,而是因为
你把我交给我哥,不管我了。我按耐不住,当晚又溜了出来,叫上二黑子他们连
夜赶回来教训你,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你知道我是个坏小孩,别人又管不了,只
有你,唐迁哥哥,只有你管我,我才会开心。」

  真的……假的?

  「唐迁哥哥,你那四记皮带,打得我好痛,可也把我给打醒了。我发现,我
根本不是迷恋你管我时的那种感觉,而是迷恋你这个人。我才知道,为什么我这
么喜欢你来管我了,原来,是因为我……我爱上了你。

  很早很早的时候,从你在江边追我的时候,从你扛着我,打我屁股的时候,
从你给我烧面条吃的时候,从你摸着我的头,叫我调皮鬼的时候。我就已经无法
控制的爱上你了,当时我就明白了,我喜欢这个男人,我一定要嫁给他,一辈子
和他在一起!」

  我总算听明白了,小魔女之所以会爱上我。是因为她内心其实是个很孤独的
人,从来都没人象我一样的去关心她,爱护她。虽然她表面上反抗我,抵制我。
但其实她心中是十分欢喜,十分满足的。所以她会对我产生了依恋之情,依恋之
情深了,又变成了男女之情了。

  小魔女当年正处在情窦初开,少女怀春的年龄,喜欢上我那是一点也都不奇
怪。奇怪的是现在小魔女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和以前一样那么迷恋我呢?难道
说,初恋,真的会使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小魔女又道:「唐迁哥哥你现在知道小欣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了吗?」

  我叹道:「知道了!」

  小魔女转过身来,横着脑袋看我,又说:「那唐迁哥哥,你知道小欣爱你有
多深吗?」

  这个,不用她说,我也知道了。小魔女爱我,可以为我不顾生死跳下瀑布。
她的爱最单纯,最无私。她的爱,是天底下最纯粹的男女之情,可是我要是接受
了许欣,那许舒怎么办?菁菁怎么办?

  我苦笑一声道:「小欣,我知道你对我的爱和你姐一样,是深入骨髓的,但
是感情不能勉强,现在你还小,可能过几年你就会觉得没那么爱我了。」

  许欣想反驳,我继续说道:「你先听我说我,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以治愈
一切,你答应我现在你以学业为重,就把我当成你的哥哥,如果等你毕业了,你
还是爱着我,那时候我会试着接受你,但是你姐和菁菁我是不会放弃的,就算你
说我自私也好,贪心也好。」

  小魔女低头想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自信的说道:「好,唐迁哥哥,
小欣答应你,等到那时小欣有信心能让你忘了她们,只爱小欣一个人。」

  我叹了口气,轻拍着她的肩膀,道:「今天就聊到这儿罢,早点睡吧。」

  小魔女略有些失望,道:「唐迁哥哥,那你呢?」

  我道:「我再去开间房,我可不想再被人说成大色狼。」

  说着,我俯身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轻轻离开了房间。关门时,我听到了小魔
女鼻子里发出重重地「哼」一声。

           ***  ***  ***

  两天后,回B市上飞机前我打了许舒电话,许舒在和老爸爬狮子山,我和许
舒约好下飞机后在老地方见面。

  下午四点下了飞机我就来到华夏小区的老房子,我掏出了手机,打给了许舒:
「喂,许舒,我已经到我们的小天地了。」

  电话里许舒说道:「嗯,我还在路上,大概半个小时才能到。」

  我:「好的,不急,我先洗个澡,然后在我们『爱的小床』上等你!」

  「爱的小床」就是老房子里的那张我从小睡到大的小床,这张不到一米五的
小床本来我是打算换掉的,但是许舒说她和我第一次做爱就在这张床上,所以要
一辈子都留着,还为它取名「爱的小床」。

  当时我还觉得有些好笑,女人就喜欢弄这些花样,但是我早晚还是要把它给
换成大床,虽然小床还很结实但是因为太小了,做爱的时候总是缩手缩脚,有时
还会掉下床,所以太不方便了。

  许舒:「……嗯。」

  我感觉许舒顿了一下才回答,可能是爬山有些累了或者在忙其它事,我没有
在意。

  挂了电话,我就脱了衣服洗澡,洗完澡我又把洗干净的被褥铺上,然后坐在
床上,本来还想把房间地板拖一下,但是摸了一下还比较干净,就算了,没多久
听到许舒开门进来,我走过去想要给个突然袭击。

  许舒今天画了淡妆,穿的还是和上次差不多的运动打扮,不过下身是一条黑
色短裙,淡咖啡色的丝袜和运动鞋,许舒刚摘下鸭舌帽和大墨镜,我就便迫不及
待地抱住她说:「许舒,我好想你。」

  「呜……让我洗……呜……」

  温香软玉入怀,不等她回答我就抱着她狂吻,自从那天爸妈发现我和许舒的
关系,我和许舒便因为各种原因快一个月没做爱了,虽然这段时间我用邱解琴的
视频几乎每天都手淫,但是感觉自己还是有发泄不完的精力,手淫毕竟不能和真
正做爱相比,而且对象还是许舒这个级别的女神,我还怎么忍得住。

  此刻的我就象一只发情的狗,一边吻她,一边在她身上乱摸,想到我们俩那
么久没有做爱,许舒是不是也有像我一样饥渴,下面会不会已经淫水横流了。

  当我把手伸进许舒裙底的时候,她愣了一下,然后好像想到什么,想要夹紧
大腿,可是已经迟了,我的手已经隔着薄薄的布料,摸到了一片温湿软绵的卫生
巾一样的东西,但比卫生巾薄很多,那是护垫。

  我知道这个是因为前几天出差我在范云婷私处摸到过,我当时也以为是卫生
巾,我还松了一口气,因为不会犯错误了,结果范云婷告诉我说不是卫生巾,是
吸收私处分泌物用的护垫,因为她每次和我接触,甚至是想到我都会流水,所以
她见我之前就会垫这个。

  可是许舒为什么会垫这个?想到这儿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甚至护垫都快湿透
了,身体是不会骗人的,许舒和父亲在山上做了什么?这才勾起了她的欲望。我
心里一阵酸楚,转念一想,我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就算是,我也不怕,因为我能
喂饱她。

  我笑着问道:「许舒,是不是这今天勾引老爸,自己也受不了了?」

  许舒妩媚白了我一眼,道:「是啊,今天小舒被你爸抱过了,嘴也被亲了,
爸好厉害,亲得人家好舒服,下面都湿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为了刺激我编出来的,但是听了我就觉得非常兴
奋马上问道:「快说说,什么情况?」

  许舒脸色红红得说道:「今天爬山时,我踩的一块台阶,突然摇晃,我没站
稳,还好爸眼疾手快,把我抱住了,才没摔倒。」

  我继续问:「那怎么抱的,为什么会亲嘴?」

  「就是面对面的抱,我们不小心嘴对嘴了,你爸就开始抱着我亲了,但是我
没有张嘴。」

  我吃惊道:「真的假的?我爸会这样大胆?你有没有拍照留下证据?」

  许舒红着脸看我一眼道:「我这次是真的摔倒,所以没提前准备,后面被你
爸亲懵了,忘记拍照了。」

  「太可惜了,那抱着你亲的时候,什么感觉?」

  许舒看了我一眼,底下头道:「没什么感觉,爸胡子拉碴的,扎得我难受,
嘴里还一股子烟味儿。」

  「不是吧?那你怎么下面湿了,是不是爸还用手伸进你裙子里摸你了?」

  「是啊,你把直接把手放我屁股上,用手抓住。」

  我一下兴奋起来,问道:「所以你就湿了?」

  许舒点点头。

  「当时什么感觉?」

  「你怎么老问我有什么感觉?你告诉我你听到爸亲我了,摸我了,你什么感
觉?」

  「我感觉很兴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菁菁那事之后,就有这样的癖好
了,你快说说。」

  许舒在我手臂上掐了一把,然后回想了一下,说道:「当时就感觉像是发烧
一样,脸特别红,告诉你个秘密啊,当时我把腿夹得很紧,因为你爸……」

  我吃惊:「爸用手抠你了?」

  许舒顿时羞红了脸「恩」了一声。

  一阵悸动直冲脑门,我的手也像爸那样从屁股后面摸到许舒的双腿间,隔着
内衣抠去。

  而许舒被我抠到之后,也不客气,伸手到我的下面抓住肉棒,这时候我的肉
棒早就硬了,许舒眼睛看向我,我们四目相对,嘴角露出了笑容,之后便彼此拥
吻在一起。

  我一边吸着许舒热情小香舌,一边双手剥着许舒服的衣服,许舒脱了我的衬
衣又开始解我的皮带,我们一路乱扔衣服直吻到了卧室的床上,许舒被我剥成只
剩丝袜和内衣,而我却被她剥成一丝不挂。

  我剥掉许舒的蕾丝内裤,一股香水混合许舒私处特有的淫水味道迎面而来,
让我的小弟弟一阵机灵,我仔细盯着许舒的私处看去,白嫩的一线屄因为兴奋充
血而微微分开了些,但没有红肿,只有顶部微微露出一颗充血的阴蒂,我放下了
心,忍不住轻轻对它吹了一口气。

  许舒啊的叫了一声,羞道:「啊,别逗我了,快进来吧,里面痒死了。」

  我继续调笑:「痒死了,怎么不去找王队长啊?」

  其实我心里闪过是那位和许舒演对手戏的韩国长腿帅哥,但是我绝口不提那
个让我自卑的男人,因为我说到他明显是加深许舒对他的印象。

  许舒娇哼一声:「哼!你怎么知道我没找他啊?」

  我已经知道王炳章这段时间一直没跟着她,但嘴上还是问道:「说,你这段
时间和他做了几次?」

  许舒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这段时间啊,我可数不清楚了,我和他可是
每天做爱好几次哦,嘻嘻。」

  听着许舒的淫荡的话语,我心里又想到父亲,因为许舒这断时间和那韩国帅
哥拍戏,被他撩拨得难受了,回来又找不到我,正好勾引老爸。禁忌不伦的公媳
接触挑起了她的欲望,我感觉他们很可能还有更刺激的事情,我心里一阵兴奋,
忍不住了,我站床下飞快的戴上套,就提抢插狠狠地插入。

  许舒马上抓住我的腰,发出一声满足地呻吟,轻叫道:「哈啊?……王队长,
用力的……爱小舒罢!」

  接着我左边手环抱许舒的一条丝袜长腿,右手抓住一只因为我的插入还在不
停跳动的乳房,我的肉棒插入后,马上就感觉被一圈圈软肉吸住,腰跨开始不由
自主的挺动。

  我一边干着许舒,一边问着王队长怎干她,一会儿我看到许舒的美丽的小脚
又问父亲上次怎么按摩她的脚,结果许舒说:「爸还舔小舒的脚呢,哪像你从来
都不亲人家的脚。」

  我抱着许舒的黑丝长腿,看见做了钻石美甲的脚趾,我脑海里不时浮现老爸
给许舒搓药的情景,老爸就是在我面前把这只脚玩了半天,我捏住许舒的小脚,
手感真软,按下来放在鼻下,嗅了嗅,好香!我一遍闻一边继续问道:「那爸舔
得你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死了。」

  「那你还去让爸舔。」

  「小舒想……马上就……让爸舔……还想让……爸的大肉棒干我。」

  听许舒这样说,我心里一阵兴奋,我对着她的脚舔了上去,肉棒大力抽插,
「噗呲噗呲」「啪啪啪」,许舒的脚就算没洗我也愿意给她舔……

  许舒被我舔脚的一瞬间呻吟声就变得更大了,一浪高过一浪,因为我们的这
个老房子是单位房,隔壁的王叔也和我们一样早就搬走了,来了几次都没碰到过
邻居,所以不怕被人听到,许舒就放松的呻吟:「啊!爸快插……啊……嗯……
再插深点……对就是那儿……爽……不行了……小舒要丢了……要丢给爸了……
啊……」

  我感觉到许舒阴道内的软肉一阵收缩,禁忌的快感竟然让许舒不到几分钟就
来了一次高潮……

  之后我继续快速抽插,许舒也使出浑身解数,也是丝毫不落下风。许舒又高
潮两次后感觉我的肉棒一点射的迹象都没有,还是一直坚硬无比,神情惊喜,一
边双手双脚缠着我,一边叫道:「爸,你……好勇……猛……不……不行了……
啊哟!来了……又要丢给你了……啊……真……真舒服……」

  一个小时不到,许舒已经丢了三次了,而我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微弱的能量
从脑部输送到肉棒,让我越战越勇,直到又一次把许舒干到开始全身不停地颤动。

  我知道许舒这是第四次高潮了,便停了下来,侧抱着她轻吻她的脸颊,许舒
潮红着脸,闭着眼偎在我怀里,幸福得一塌糊涂,过了很长的时间许舒才缓过劲
来,轻喘着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小时,我都丢了四次了,你还没射出
来,你是不是故意忍着想把我干趴下,有借口可以可以收了我妹妹。」

  汗,我说道:「我根本没想到这个啊。」

  「真的吗?」许舒半信半疑。

  我看着许舒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有什么好骗你的?」

  许舒疑惑道:「那你为什么那么久不射出来?原来你可是十分钟不到就射了
啊,虽然这段时间配合你角色扮演刺激大增,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一个多小时不射
啊。」

  我苦笑道:「我也很奇怪呢,以前我一直很平常的呀,可是最近不知道身体
是不是有了什么异变,这方面好象特别的精神,不会……是得了什么病罢?」

  许舒吃吃地笑道:「这病得的好啊!别人求都求不来呢。唐迁哥哥,以后你
真的要还是这么勇猛,我……我就开心死啦。」

  我轻轻吻她,低声笑道:「那好,以后我每天都让你这么开心,好不好?」

  「嗯!」许舒伸出手指,在我胸膛上乱画着,轻声道:「不过花妖精怀孕了,
就怕我一个人吃不消你呢,哦,对了,等花妖精生下宝宝,最多让你收了我妹妹,
三个女人,足够应付了罢?」

  我已经说服自己放弃许欣,为什么许舒还要提她,我苦笑道:「许欣,我是
不想她了,如果被菁菁知道被你父母知道,还不得天翻地覆。」

  许舒忽然幽幽地道:「其实,办法还有一个,可以让你得到我妹妹,而又不
会天翻地覆,就是太难,不知道你办不办得到?」

  我喜道:「哦?什么办法?你先说来听听。」

  「很简单,打消我妹妹的野心,让她容忍我和花妖精甚至更多的女人。我们
大家和平共处,共侍一夫,这样她到时就会为自己保密。」

  我吃惊地道:「和平共处,共侍一夫?许舒,你……你开什么玩笑?」

  「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你以为我愿意和那么多女人一起分
享你啊?我容忍了花妖精,现在都已经后悔死了。谁让你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
开的?而且还都是我的亲人和好朋友,你要我有什么办法?」

  我叹着气,道:「除了这个,我们再好好想想罢,那些办法,都不现实的。」

  「唉!明说了罢,我妹妹是不可能没有你的。她老是报复我,现在我也明白
了她那是得不到你的爱,嫉妒所为。我和她亲姐妹的,真不愿意看到现在这个样
子。本来这事情挺棘手,可是现在你承认心里有她了,所以……所以……」

  许舒顿了一下,继续道:「所以,唐迁,你放开自己,去爱她,去接受她罢。
我想,这是我们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方法了。我妹妹得到了你的爱,她就
不会再嫉妒我,怨恨我,也绝不会再做有害于大家的事。我和她的姐妹情谊可以
保持,你又多了一个心肝宝贝。多好啊?这样一来,不就皆大欢喜,天下太平了
吗?」

  我深情的道:「许舒为什么你总是对我那么好,这样会让我犯错的,其实,
拥有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满足?」许舒的手滑到了我的下面,顺手就握住了我的肉棒。笑道:「怎
么还硬梆梆的?你真满足了吗?唐迁哥哥,是不是穿了小雨衣没什么快感,实在
不行,这回就不戴套直接进来吧,现在菁菁怀孕,小舒有义务把你喂饱,让你满
足。」

  说着许舒就剥掉了我肉棒上的束缚。

  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一个翻身趴在她身上吻住了她的小嘴,坚硬的肉棒直
接肉贴肉的插入许舒柔软紧致的小穴,用尽我的力量来表达我对她的爱意。

  我吻许舒香甜的小嘴,身体趴在她雪白的娇躯上,把她丰满坚挺的乳球压成
肉饼,不停的耸动着,肉棒一次次的深深插入。

  许舒身材苗条可是特别有肉感,我们两人身体虽然紧贴在一起,但是我还是
能在她柔软的娇躯上随意蠕动。

  有经验的男人,可以自己相像一下,你的整个身体趴在一个身材丰满肉感的
女人身上,胸膛压着一对巨乳,当身体用力的时候,还会有惯性带动下体抽插,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位举世美女,国际巨星,内心会有多么
自豪,多么满足。

  我们一边接吻一边做爱,呼吸有些困难,但是我的嘴还想继续碰着许舒,于
是嘴从红唇滑过她的下巴,舌尖在她洁白香滑的颈项上不断地游淌,亲吻着她滑
腻芬芳的肌肤,肉棒继续没有任何隔阂的摩擦着她温暖紧窄的阴道,想到被我压
在身下的美丽女人还是一位国际巨星,那种征服的快感真是让人爽快的要爆炸。

  许舒喘着气道:「唐迁哥哥……嗯……小舒已经高潮了五次了……嗯……这
回该让你舒服了……唔……你就直接射进来吧……啊……」

  许舒宁可自己吃药,也要让我痛痛快快的直接内射,我感动得说不出话继续
埋头苦干,忽然感觉许舒的阴道内产生一股子吸力把我的肉棒吸进一个无底洞,
感觉里面就好像一张小嘴拼命吮吸,就像要把我的魂给吸走。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爽了,我抱着许舒,艰难的抽出肉棒,缓了几秒,再次
把肉棒对准肉洞插进,龟头又一次被阴道吸住,我忍不住一颤,马上就有种要射
的冲动。

  许舒感觉到我快坚持不住了,双腿交叉使劲夹肉棒不让我逃出去,继续用力
的蠕动小腹的肌肉。我只觉得她阴道内的吸力越来越大,「嘶……要射了……」
马眼一松,把一股精液射入久违的子宫。

  等我回过神来,许舒也早已累趴下了,而我虽然射了但是身体一点都不累,
所以善后工作都有我做了,我帮许舒擦了擦阴户内的精液,还有她额头的汗水,
然后抱着她抚摸着她的光滑细嫩的娇躯,没多久许舒就缓了过来,我抱着她去洗
澡……

  洗完澡我又去下了面条,许舒心情愉悦一边看着我烧面一边哼着歌,和上次
在父亲家洗澡时哼的同一首:「白月光在照耀,你才想起她的好,朱砂痣久难消,
你是否能知道,窗前的明月照,你独自一人远眺,白月光是年少,是她的笑。」

  吃面的时候我问道:「刚才你唱的这首歌,真好听,优美动人很有诗意。」

  许舒停下筷子,看着我说道:「难得啊,还是第一次听你夸奖,说起来,以
前你可是一点都不关心我的歌呢。」

  我只好低头不语,许舒笑了一下,道:「这首歌是从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
玫瑰》改编而来,白月光是心中最完美的恋人,是对爱情最美好的想象,但是现
实中是不存在的。所以说,白月光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同时也是拥有不了的。
朱砂痣则是爱过之后留下的记号,是永远埋藏在心底刻骨铭心的痛,张爱玲说,
也许每一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
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
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原来这首歌还有这样的寓意。」我喃喃道。

  许舒左手托着下巴,美目看向我道:「我哼唱了几句你就觉得好听,说明这
首歌在和你产生了共鸣,不知道你心中的白月光和朱砂痣是谁呢?」

  我沉吟着,在没有得到许舒之前,许舒就是我的白月光,日思夜想,但始终
是虚幻,可望不可及,得到她之后呢?她成了我衣服上的一粒饭吗?

  我感觉不是,但又不知道是什么,华菁菁呢?她让我累,让我痛,是我的朱
砂痣吗,我不知道……我看了看许舒,她正歪着头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但是我
张了张嘴,却无法回答。

  许舒笑道:「好了,人们经常说在男人心中都会有一块自留地,那是留给他
心目中的白月光的,他会一直记得想着惦记着,但其实白月光和朱砂痣一样,是
一种遗憾,一种得不到的遗憾,所以我不想成为你的遗憾。」

  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父亲的事,许舒告诉我,之前许舒说的话是为了增加
情趣添油加醋,虽然父亲抱着许舒,也不小心亲了她,但是并没有做其它,许舒
说:「其实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父亲,明明是喜欢我的,但是还是像圣人一样。」

  我想想也是,但是听许舒这么说我就有点索然无味。

  忽然许舒皱着眉道:「唐迁,你明天到医院问问医生,看看这变化是什么引
起的。万一真的是什么病变那就麻烦了,这不但关系到你的健康,还关系到三个
女人的……嘻嘻,性福问题呢,你可千万不能马虎啊!」

  其实我也正有此意,便点头答应了。

  正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是我妻子菁菁打来的吗,我接通,道:「菁菁,什
么事?」

  菁菁:「老婆也不叫,小舒是不是在边上啊?」

  我:「嗯!」

  菁菁:「刚刚出差回到B市也不回家见大老婆,就去找小的啊,你还有没有
良心。」

  许舒刚才听到是菁菁的电话就悄悄过来贴着手机偷听,这时就忍不住说道:
「喂,花妖精,谁是大的,谁是小的,妈可是说了我们俩媳妇儿一边大好不好?」

  菁菁:「好哇,你这大魔女还偷听我们夫妻电话。」

  许舒:「谁偷听了,你自己声音这么大,我不想听也没办法。」

  菁菁:「正好我有事问你,刚才你和唐迁做爱做了几次?」

  许舒羞道:「……没事你问这个干嘛?」

  菁菁:「不是,你不觉得他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吗?你在外地拍戏的那段时间
我都用口帮他解决,半夜还不满足偷偷看着手机里的A片打手枪呢,哪有人像他
一样的?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别抹不开脸,实话实说。」

  我汗,那天幼儿园回来之后,我看着邱解琴的出轨视频特别兴奋,虽然菁菁
帮我用口解决了一次,但是比起来总感觉不如邱解琴和那个男人那样刺激,我也
不能像那个男人那样强制插入菁菁的深喉,所以在只能又看视频打手枪释放,没
想到却被菁菁发现了。

  许舒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对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菁菁:「喂,怎么不说啊?」

  许舒想了想刚才我在床上的表现,红着脸道:「……讨厌!人家脸都被你问
红了。是,我也感到唐迁最近和以前不同了,我还想他去医院检查检查。」

  菁菁:「嗯,西医要查,中医也得去看看。我爸爸认识一个神医,听说医术
很高的,什么疑难杂症到了他手里,都轻松治好。但愿唐迁平安健康就好,老是
这么亢奋的,真是为他担心。」

  许舒:「菁菁,唐迁一定没什么事的,放心罢!没准儿是老天看他有两个女
人怕他应付不过来,所以特别赏赐他一副好身体呢?呵呵!」

  菁菁:「切!你这喂不饱的小淫娃当然是高兴了!刚才八成是高潮连连爽到
底了罢?要是唐迁恢复了原状,你只怕心里还不乐意呢!」

  许舒羞红了脸,反击道:「是是是,小淫娃还没爽够呢,现在就要挂电话了,
因为要小淫娃要继续和你丈夫做爱,气死你,哼!」

  接着我们又爬上床继续做之前爱做的事……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