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Girl:小时代(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My Girl:小时代(2)

作者:MRnobody

2015年5月15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前文链接:

My Girl:大麻烦(1)

My Girl:大麻烦(2)

My Girl:大麻烦(3)

My Girl:小时代(1)

  二

  『哪有你这样的?把人吃干抹凈就说要分手……』

  阿水只把我的话当做玩笑,连头也没回,小手轻轻挠着我的脚心当表示不满。

  一时间,我竟哑口无言。

  我的手还在她屁股上放着,她整个人都在我身上趴着。这样暧昧的姿势说分手,似乎真

的不太合适。

  『大叔是嫌我没有好好补偿你么?』

  看我不说话,会错意的阿水爬起来转过身,将褪到一半的裤子完全脱掉扔在地上,把我

的双腿分开,又俯下头去亲吻起我的阳具。

  『这样子,大叔就不会不要我了吧?』

  在龟头上亲了一下,阿水摆摆屁股,谄媚似地笑了一下,张开嘴巴,一下子便将半根肉

棒吞进嘴里。

  噗,噗,噗……

  小脑袋卖力地上下摆动,小手在胯间灵活穿梭,一波波快感传来,将我的决心摧毁殆尽。

  算了,现在强调我是认真的,搞不好她会顺势一口把我的小丁丁咬下来,还是等等再说

吧。

  很快就在阿水的小嘴中发射,她笑吟吟地爬过来,伏在我耳边让我听她把精液咽下肚子

发出的咕嘟声,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便跑去卫生间刷牙。

  到底该怎么办呢?

  欲望平息了,话却没说出口,我苦笑着起身,从地上捡起散落的衣服。然后,在捡起阿

水的内裤的时候,我发现在她的裆部有一片微微的粘稠与湿润。

  这是……

  我用指尖摸了一下,又把鼻子凑上去嗅了嗅。触感与味道都不像女生的白带,那么……

  我试着在自己的肉棒上挤了挤,输精管中还留有一点残精,我蘸在手上,在内裤上抹开。

那痕迹,除了稍微浓稠一点,其它的,与开始那一片完全一样!

  被内射过的女生,无论多么仔细地清洗,也还是会有少许精液残留在阴道深处,会在走

路、运动时候流出。而我刚刚并没有插入她的小穴,即使以前做爱,也从来没有无套中出过!

  阿水的阴道里,有别人的精液!!!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这下子再没什么借口可以解释了!!!

  如果一开始,我还是在百般地逃避事实,把一切都归咎到阿水的过去,以为现在的她虽

然不算干凈,但仍然不失为一个好女孩,大家不合适,可以好聚好散,不必过多追究。可是,

此刻事实摆在面前,我是真真切切地被戴了绿帽子,这口气,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赵悦,昨晚你究竟跟谁再一起?』

  穿上衣服,我走到卫生间门口,铁青着脸沉声问道。

  『嗯?』

  依然赤身裸体,叼着牙刷满嘴泡沫的阿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的问题,转头看了我一眼。

看到我的表情,沉默着漱了口。

  『和同学啊,怎么了?』

  一面将刷牙缸摆回原位,她一面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只是,刚刚眼中那一抹惊惶,怎么

也掩饰不过去了。

  『穿上衣服,跟我下来。』

  我侧身让开一条路,她没说什么,默默地走到客厅穿戴整齐,与我一起下楼。

  停车场里,我们并排坐在车上,观看着行车记录仪拍摄下的早上的影像。

  『那个男生是谁?』看着阿水的脸色已经惨白,我尽量压抑着怒气问道。

  『宋晨。』她回答,声音有点颤抖。

  『你们昨晚在一起?』

  『嗯。』

  『有其他人吗?』

  『没有。』

  『你们做爱了?』

  『嗯。』

  也许是下定决心不再隐瞒,阿水对我的问题都干脆地承认。而原以为她会找找借口的我,

问完这些,竟忽然发现无话可说。

  骂她一顿?打她一巴掌?有意义吗?

  『你要听我解释吗?』阿水轻轻问了一句。

  『滚!』我回答。

  我不是爱听故事的人,也不想再对她动什么恻隐之心。即使她昨晚上是被强奸,也在她

决定对我隐瞒的时候,毁掉了我原谅她的可能性。况且,从她今早和宋晨的相处来看,根本

不可能是强奸!

  毅然决然地将阿水赶出了我的生活,一切又恢复原样。仔细想来,与她相处的这段时间,

除了心情被搞很差,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人生就是这样,遇见错的人便及早抽身,好过最后

两败俱伤。

  不必谈什么追究责任,也没必要去想要报复。如果阿水和宋晨的关系从未断过,那么我

才是第三者,真要讲起来,被追究的也应该是我才对。当然,最大的责任在阿水,只不过,

对她,我不想要再去纠缠什么。

  我妈问起我与女同事的发展,被我以一句『不合适』搪塞掉。生活还在继续,我又回到

写文、看AV的日子。一口气写下许多开头,让心情沉浸穿梭在各个故事之间,阿水那一部分,

逐渐隐匿于其中,消弭沉淀,再伤不到我。

  几天之后,我收到一个QQ好友申请,留言是:李翔,加我。

  那个号码与昵称都很陌生,但地址显示是在本地,又能叫出我的名字,想必是以前认识

的人,最近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我的号码吧?我通过了申请,然后给他发了消息。

  『请问你是?』

  没有回复。几分钟后,对方发来文件传输,是一段视频。我犹豫一下,点了接受。

  直到文件下载完毕,那边也没说一句话。发送成功后,他便隐身或下线。确认那段视频

不是病毒后,我点开播放。

  怒火,从看到第一个画面的瞬间便烧进大脑!

  视频中的场景是一间廉价酒店的房间,凌乱的床上,阿水像条母狗一样跪伏着,嘴里不

断发出痛呼,而在他的身后,一个男人粗大的肉棒正在她的菊穴中大力地抽插,一双手还在

用力抽打着她的屁股。

  一开始的声音有点模糊,听不清阿水在喊些什么。但后来逐渐清晰以后,我听的真真切

切,她喊的是:『李翔,救我!』

  我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拍摄日期,2014年11月25日。

  那时候,我才刚刚认识阿水,没有见面,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猜测是设备上日期设置错误,这段视频应该是最近才拍的。也就是说,如果这是阿水

被强奸的画面的话,现在的她,应该还在那个男人手里!

  我疯狂地发送信息,窗口抖动,那边始终不回一句。直到我说『你再不说话我就报警』

的时候,他才发了一句话过来。

  『看得爽么?』

  『爽你妈!你究竟是谁?赵悦在哪?』我急速敲下回复。

  『真的没感觉?』他又问。

  『操你妈!别逼我报警!』我知道遇上了一个变态,心里虽然想着不要激怒他,阿水会

有危险,但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全部自动变成文字跳进对话框。

  『不要着急,对你没好处。赵悦她好的很。』发来这一句,对方又没了音讯。

  我暴跳如雷,几乎想把电脑桌掀翻,尽管一个劲提醒着自己要冷静,仍是无济于事。鼠

标快被我捏烂,每一下敲击键盘都让我手指生疼,当初惊觉阿水的背叛也未曾让我如此失态

过。

  不管那女孩曾经怎样对不起我,说到底也只是感情上的事,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上

的伤害。分手之后再想起她,也谈不上有多反感,只当她是个曾经交往过,带给彼此一段开

头和过程很美好,结局却很不堪的回忆的女孩子,甚至对那段时光,隐隐约约有着些许的不

舍和留恋。现在,她切切实实地身处在危险之中,原本对她便没有那么大怨怼的我,根本无

法控制住自己的愤怒,和惶恐。

  『发一篇你在春满四合院写过的文章过来。』不理会我连番的咒骂质问,许久之后,对

方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你究竟要做什么!』我如坠雾里。

  『别废话,赶紧发!』对方催促了一句,紧接着,又发来一条语音。

  『李翔……』录音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但我无比确定,那是阿水的声音。

  操他妈的!我不知道我写过的文章有什么问题,当初阿水执着的要看,现在这个变态也

要看,难道里面还藏着什么藏宝图不成!

  情急之下我的思维一片混乱,点开储藏文章的文件夹,随便拖了一篇丢进对话框。

  对方接收文件后再次下线,五分钟后,当我几乎决定要报警的时候,接到了阿水的电话。

  『大叔,一切都只是误会,我很好,对不起。』

  不给我说一句话的机会,她切掉了电话。

  我觉得我快要疯了!

  阿水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很平静,不像是有事的样子。那么,她是与人合伙拍了一段肛交

视频,就为了骗我一篇文章?

  我交往了一个月的女友,是神经病吗?

  我拨回阿水的电话,但是很快被按掉了,好友列表里也再找不到那个人,应该是被拖入

了黑名单。

  不过,总不至于连学校也不去吧?可笑的小孩子。过去的一切我已经既往不咎,却偏偏

在这种时候又来招惹我,真当我没有脾气的吗?

  趁着说好话的时候赶快离开,这句话,你还真是不懂啊。

  结果还他妈真的没去学校!操,离开校园太久,我早就忘记了寒暑假这回事。

  阿水的状态没有问题,虽然不接我电话,但是换了号码打过去她还是会接起来,然后听

到是我的声音后立刻挂断。给她留了许多质问的留言,全部泥牛入海,看来这丫头真的是神

经病,準备骗我一篇文章后就彻底消失了。

  又过了两天,收到了久违的云的信息。

  『大叔,快过年了,社里要给所有作者快递春节礼物,给我个地址。』

  妈的,这算是近期唯一的好事了吧?我发了地址给她,她也没再理我。其实我心情正郁

闷,还挺想找个人聊天呢。不过,算了,她可能还得统计其他作者的地址,忙得很。

  可是,直到除夕,我也没收到任何礼物。自然,我也没好意思刻意去问。

  又是一个波澜不惊的春节,各种被相亲、被逼婚,面对着一个个三姑六婆与一位位在哪

哪哪渡过金、哪哪哪高就的歪瓜裂枣,我竟开始有点怀念阿水。

  也许,是因为她能够让我暂时忘掉自己终将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子的事实吧。

  『新年快乐。』

  我用手机群发了拜年的信息,只有这四个字,发给所有人,也包括阿水。

  很可笑,在我小的时候,拜年都说万事如意、阖家欢乐,当然,最少不了的,就是新年

快乐这四个字。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拜年的话语越来越长,发来的号码却越来越

陌生,很多人的短讯记录里,只有每年除夕的一条信息。而里面那新年快乐四个字,也不知

在何时悄悄变成了恭喜发财。在相亲的时候,每个女孩问的问题,绕来绕去都会回到房子、

车子、收入相关的话题上,我感觉好像整个生活都堕入了一堆铜臭,怎样也脱不开身。

  这种时候,忽然很想念为阿水上课的日子。

  以前和一位读者聊过天,不知怎么的话题聊到钱的问题上,当时我问了一句:钱真的是

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吗?而他的回应是:钱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可是,没钱绝对是最重

要的事情。仔细看一看,你的每一篇文章也都和钱,尤其是没钱这种事有着很大关系呢。

  他说得没错,我写的故事中,很多角色都为了钱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这是我的写作习

惯,也是我的生活写照。尽管我喜欢在很多场合故作清高,但事实上我的周围确实已经满是

铜臭,就连和阿水初见的时候,我想得更多的也是依靠物质上的东西去吸引她,而不是我这

个人。

  我讨厌这样活着,却不得不这样活着,也正是因为如此,和阿水在一起的日子才会觉得

那么惬意,大概这世上她是唯一一个能让我不会联想到金钱、物质这些俗烂的东西的女生吧。

  春节过后回到自己的房子,我在QQ里写下一句『我有点想你了』,然后停留在对话框中

不知道是否该点击发送。

  那个视频,我不知道该如何用阿水所说的误会来解释。

  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扣除掉不会见面的工作日,我和阿水从第一次聊天到后来分手时候

朝夕相处的时间算起来不比一对炮友更久,她在我面前所表现的真的是她自己吗?

  一个可以在做爱过程中滴水不漏地全程伪装的女生,想要扮作一个呆呆的萌妹子很难吗?

我不是毛头小子,知道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很多男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见得到自己妻子完全

真实的一面,所以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想要挽回阿水,挽回一个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她有

结果,我也不一定了解她真面目的女孩子。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犹豫,我关掉对话框急忙地起身。

  说是敲门,其实用砸门来形容更合适。鲜有来客拜访的我完全想不到有哪个人会如此急

切地想要见我一面,我趴在猫眼上看了一下,门外是个陌生的女人。

  相貌平平,满脸怒容,我依稀觉得她有点眼熟,但很确定我们不认识。也许是小区里哪

个住户不小心走错了楼层吧。虽然这种解释很牵强,但看她一脸心焦,应该也说得过去。我

打开了门。

  『你……你是李翔?』

  见到我的时候,她的愤怒一下子收敛起来变成了疑惑,犹犹豫豫地说话,证明她没有走

错门,也证明我们之间确实不认识。

  『是。』

  我不明所以,沉声回答。然后她的愤怒又烧了回来,一把推开我就进了屋子。

  『悦悦呢?你把她藏在哪里了!?』

  她像在自己家一样四处穿梭,搜寻着每一间屋子,口里不断质问着。而我呆楞了一下才

反应过来,同样用愤怒的语气质问她:

  『什么悦悦?你是谁啊!?』

  『我?我是赵云!说,你把悦悦藏在哪里了?』

  赵云这名字我很熟悉,不过是在三国游戏里,我不相信那个白马银枪的偶像派古代人会

穿越成一个其貌不扬的女生跑来我家找一个叫悦悦的东西,但是,云和悦这两个字让我很快

有了一丝联想。

  『赵云?你是那个网编?』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以往我总是感叹自己已经过了能吸引小女孩的年纪,只能跟那

些大龄剩女们玩相亲游戏,自掏腰包去忍受折磨。可是加入了那个该死的文学社后,却接连

有两个原本只该存在于虚拟空间的年轻女生走进现实,闯进了我的生活。

  赵云在高跟鞋踏遍了我所有房间之后也没有寻到阿水的蹤影,终于愿意坐下来跟我谈谈。

这个时候,尽管对她的突然闯入很不满,但因为似乎是阿水出了什么事请,我也只好对她客

气相待,急于让她告诉我事情的始末。

  这是一件很戏剧化、很狗血的事情。赵云是文学社网编没错,但阿水并不是一个来源不

明的文章写很烂的小女生,而是她的堂妹。两人同在一所学校,一个是本科,一个研究生在

读。

  赵云读文学,会加入文学社做网编完全是因为与课题相符,而阿水则真的是想要赚钱,

所以才会缠着这位堂姐,其实以她的水平根本就没能成为正式的成员,只是因为赵云的关系

才可以进到几个QQ群里,有点类似于大学里不会得到学历的旁听生,所以当初不是她不愿意

发照片,而是根本就没有资格加入到成员的全家福里面去。

  听到这里我有点疑惑,当初我要加入时候也只不过几句话的事,没觉得文学社有多高的

门槛,为何有点关系的阿水会不得其门而入呢?

  赵云犹豫了一下向我解释,当时本该要对我进行一个测试的,但是后来测试取消的原因

则是因为看到了我的笔名。

  玄素这个名字,在色文界其实算是小有名气的。我那时候只是一时好玩又刚好在和那个

变态聊天所以用了这名字,没想到赵云真的会拿它去搜索,更没想到她会去真的读那些变态

的文字,更更没想到她竟然依靠那些变态东西断定我的文学功底还可以,又有一点名气作支

持,所以可以不必经过测试。

  后来赵云这爱沖动的丫头才想到了我也许是冒名顶替的可能,懊悔不该只是凭着我『以

前是写色文的』和『笔名玄素』这两点就轻信我就是那个变态写手,尤其在看了我上交的短

篇之后更觉得我们文风差很大,所以几次问我要以前写的文章想要证实,但都被我搪塞掉了。

  不过还好的是,不管是不是玄素本人,我的东西都还算入得了她的法眼,所以即使没能

求证,她也没有想过要开除我,再后来,证实身份的事也慢慢忘了。

  再后来,阿水加入QQ群的时候,赵云曾经指着我的名字告诉她:『这个人是变态,你千

万别去招惹他!』

PS:

  这两天鸡汤大人又是卖sister又是卖father,让我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这篇卖girl。这

一章在春节前就已经完成大部分,所以稍作润色补充之后就发布了。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其内容和玄素童鞋有关系,因为前段时间玄素英年早逝,所以我也

觉得没什么必要写下去。但既然现在他又诈尸了,那么还是来填一填吧,毕竟所有坑里这一

篇应该是最短的。

  再另外,《伊凡先生的遗产》不是我不想写,实在是有两段卡的厉害,期待那一篇的读

者还请稍候,抱歉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