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月芳菲】(6)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is989796
2021/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881

                (六)

  第二天一大早晨李萱诗就起床收拾了起来,徐琳听到动静连忙把弄好的协议
拿去给了李萱诗,李萱诗看看没问题就告诫徐琳不要和任何人说左京的事情,就
跑到厨房拿了很多净菜,准备今天亲自做饭给左京吃。

  李萱诗又去到郝叔那里看了一眼,郝叔依然和岑筱薇赤身裸体的搂在一起睡
在一起没醒。李萱诗想想便没有做声,径自开车去了长沙的老房子。一路上李萱
诗都在想着见到左京以后怎么和他开口,或者说道歉,也一直想着左京会对自己
怎么样?是冷言冷语的讽刺,还是大发雷霆的恶语相向?应该不会发火的,不然
他找自己见面就没有意义了,在之前他要断绝关系的时候自己去找他已经被他痛
骂了一顿,李萱诗记得左京手里拿着一只花瓶但是最终也没有向自己砸过来,而
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那花瓶落地破碎时巨大的声音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都回荡在
李萱诗的脑子里面。后来开庭的时候李萱诗记得左京都没有看自己一眼,结束后
李萱诗心如刀绞般的目送着左京被法警带走,哭的痛彻心扉,左京都没有回头。
如今来找自己想必是尝够了苦头,只有自己这里才是他最后一个安身的港湾。想
到这里李萱诗安心了很多,她拿定主意到时候见到左京就看他怎么说就是了,他
说什么都行,自己好言相与,放低姿态就可以了。

  不知不觉的李萱诗就到了好长时间没有来过的老房子了,这个曾经的家是她
和左轩宇、左京一家三口幸福生活的地方,而她现在的幸福却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里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也都物是人非了。看样子左京还没有到,李萱诗就自己
先进去了,她之前时常安排一家家政公司来这里打扫一下,所以里面还算是整洁
干净,李萱诗把带来的菜放进厨房,然后把所有的防尘布都取了下来,一切还是
以前的样子,只是客厅的墙上挂着左轩宇的遗像让李萱诗有点无地自容,可她又
不敢把遗像取下来,只好逃避似的到厨房里面忙碌了起来。

  左京一路开着黄俊儒的那辆天籁回到了自己的阔别已久家,他现在在帝都已
经什么都没有了,回到长沙目的就是开始新的生活。这就是他准备和李萱诗说的
自己以后的打算,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左京除了上厕所和吃饭没有耽搁的一路开了
过来,到家的时候已经有点疲惫不堪了,本来以他的身体和精力足以支撑这次长
途但是走之前那晚被叶儿吸的一干二净,要不是一路喝了十瓶红牛根本撑不到这
里。进门的时候他就知道家里已经有人在了,先是闻到一股非常熟悉的饭菜味道,
光靠闻就知道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左京突然一阵子恍惚,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以
前放学回家的日子,可是抬头就看到换了一身家居服的李萱诗含着眼泪看着自己
费力的提着两只大箱子在往家里走进来。

  「小京,你受苦了……」

  李萱诗过来一把就抓起了左京的手看着那残缺的手指哭的愈加伤心,左京等
李萱诗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就把手抽了出来,转身把放在门外的箱子继续搬了进
来,李萱诗看着左京一言不发的把东西统统搬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等到过了好
一会儿左京才出来,这时候李萱诗才仔细的打量了左京现在的样子,一头短发,
面容十分的憔悴,眼睛里面有不少血丝,眼角也似乎隐隐有了皱纹,其他的还是
一如既往的帅,但是现在的气质比以前成熟多了,也冰冷了许多,还有一点儿忧
郁,整个人变得深沉了很多。李萱诗突然感觉到面前的儿子变得和以前的左轩宇
一模一样,她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可是面前的人还是没有变,茫然中她想要转
身逃走的时候,面前的男人却开了口。

  「妈,我回来了,这句话我进门的时候就想说了,可是你一直哭,我怕你情
绪失控所以我现在才说。」

  李萱诗被这句话一下子拉回了现实,她仔细的看着左京的眼睛,目光虽然还
是冰冷却有了一丝变化,没错他是左京不是左轩宇,是自己的儿子不是丈夫。李
萱诗突然忘了她的丈夫已经是郝江化了,在这里她似乎把郝家的一切都忘了,回
到了以前的生活。可惜左京再次把她拉回了现实。

  「你一个人来的吗?怎么没把萱萱带来,这小丫头我也好久没见过了。我记
得你最喜欢她了,老是把她带着。」

  「哦,她已经上学了,现在带不出来了。小京,你还喊我妈,我真的是非常
开心,妈好高兴啊,你受苦了,都是妈害的,妈对不起你……」李萱诗立刻想起
自己对儿子干下的事情,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左京连忙把李萱诗的肩膀扶
住,让李萱诗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

  「妈,你别哭了,你这样我也很难受,之前我是一时冲动,气昏了头,现在
不是回来了吗?手指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好,才进去的时候脾气不好总是和人发生
冲突才会那样的。现在也没事了,再说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没了就没了吧。

  还有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都过去了。」

  「那你出来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打不通,发了那
么多信息你都一直不回。」

  「一开始你没来接我,我就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自己心里也有气,而且手
机出来的时候好久没用了就有了点毛病,所以我一直没有用,因为要办事情就直
接换了一个新机子和号码,后来修好了我也一直没看,那天我偶尔看了之后发现
你一直想要联系我,我才知道你是一直牵挂我的。」

  「那你怎么就直接决定要回来见我了?你原谅我了?」

  「我想想我这次进去要不是你没有追究还在法庭上给法官求情,我也不会只
坐这几天,在里面我早就想明白了。所以一联系上你我就回来了,再说我本来就
准备回来找你了,那天我看手机也是想打给你来着。」

  「那你回来就好,以后就住在这里,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吧。对了你以后有什
么打算?」

  「我是准备住这里了,以后我想开个饭店,我在里面管食堂也学会了不少手
艺,以前我就对烹饪很有兴趣,这次增长了不少对厨房的管理经验,再说我也做
不了别的了,我想我可以在长沙开个饭店创业。」

  「你想要做生意?有本钱吗?没有妈可以给你,要多少都可以。」

  已经止住了眼泪的李萱诗说着站起来想去把股份转让书拿给左京看,却被左
京一把按在了沙发上面,左京心里一直对李萱诗恨到极点,也不想要李萱诗的钱
这一下有点用力过度了。李萱诗一下子跌进了左京的怀里,左京一把想推开她不
想按在了李萱诗的乳房上面柔软的手感让左京没忍住的抓了一把,这也怪前两天
和叶儿一直打分手炮过度了,两人成天在家里就是做爱,往往一个眼神,或者一
个小动作都能勾起欲望,左京最后还是吃了一颗伟哥,才算是彻底把叶儿收拾服
帖,这会儿左京的确有点情不自禁了,反应过来后就连忙收手。

  「小京!」李萱诗脸一红,连忙推开左京的手。心想儿子一定是在里面待得
时间长了,想女人了,而徐琳也没有敢把左京不举的事情告诉她。

  「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其实有钱的。」

  「哦,你有钱?」

  「是的,我把北京的车房都卖了,离婚的时候家里不动产都归了我。所以本
钱我还是有的,开饭店要不少钱的,你给我也给不了那么多。我只是想和你商量
把这套房子给我住就行了,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想这房子应该是我的,
那个别墅我也不要了。妈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我没有别的要求了。」

  「不是的,小京,妈是想把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你一部分。嗯,是一半,这样
你也不用出去创业了,直接在公司里面当总经理就可以了。你想要这个房子,我
可以马上就过户给你,别墅你也可以留着住,妈知道你其实对这些不在乎,但是
妈只是想让你以后过的好一点。」

  「不对,你刚才说让我当总经理?总经理不是王诗芸吗?」

  左京没想到李萱诗出手那么大方,直接要给自己一半的股份,难道是她良心
发现,还是想用金钱来补偿自己,呵呵除非她立刻在自己面前杀死老狗郝江化,
自己才会真心原谅她,别的什么都是浮云,再说这一半本来就是属于自己的,如
果自己想要直接找律师上法院就能解决了,也用不着她来施舍一样的给自己,但
是左京也没有直接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王诗芸和她前夫去了北美后就失踪了,或者说失去联系了。
现在公司没有主事的人,乱的很,薇薇倒是还行但是有点年轻,而且她要是担任
总经理的话我还要给她一部分股份,我也不想这么麻烦。我自己做了几天就发现
现在公司和以前不太一样了,管理模式什么的我都适应不了,而且最近业绩也很
差,诗芸走了之后简直一团乱麻,加上我岁数也不小了,真的是力不从心。如果
你能来就好了,你是我儿子给你多少股份也无所谓,而且你的能力管理这样一个
公司也是绰绰有余。」

  左京不想要那股份,也不想当总经理,那样就太惹眼了,也不方便做事情。
他的计划是在山庄弄点事情做做,能混个一段时间就可以了,便于是出言婉拒。

  「算了,我只想自己开个饭店,不想再去管理一个公司,再说以前的事情我
虽然可以不计较但是也不想再多和郝家牵扯。」

  李萱诗见左京不愿意来公司的原因是左京不想再和郝家有什么牵扯,但是她
又想让左京回到自己身边,要是左京在外面的话她总是不放心。不过让他做总经
理的事情还没有和郝江化商量,对于这个事情李萱诗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毕竟才
做出的决定,李萱诗准备以后慢慢的和老郝说。

  「要不这样吧,小京你还是来我这里,你不是要开饭店吗?其实你在食堂管
理的经验其实用处不大,在那里面你也不用出去采购,也不用出去拓展业务,你
们做什么人家吃什么,除了卫生问题其他都没什么要求。你先来山庄帮帮忙,我
就管管餐饮部门和采购,这样经验会积累的快一点,全面一点,对以后才会真正
的大好处。」

  左京心想就等你这句话了,你要是不说我说出来的话万一你不答应或者为难
那就不好办了,立刻低头装作思索了一会儿。

  「妈,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听你的好了,先去那边做一段时间。我也知道
现在山庄忙,不过我做不了多长时间,等时机成熟了我就自己出去创业。」

  李萱诗倒是害怕左京不愿意去公司更不愿意去山庄面对老郝,会把自己的提
议否定掉,却没想到左京只是想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要是以前李萱诗肯定会对
左京这么爽快的态度产生怀疑,因为任谁对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不会没那么容易的
过去。而过去的事情今天母子二人都没提,李萱诗不提很正常,左京不提就有点
异常了。左京之所以不提是怕自己到时候旧事重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对李
萱诗大发雷霆,到时候事情就被搞糟了。这就是王诗芸不在的坏处,要是王诗芸
在的话李萱诗和徐琳商量的时候一定会拉上聪明过人的王诗芸想想办法,而以王
诗芸的心思一定会提出左京会不会别有用心的疑问来,而且王诗芸也会对转让股
份的事情发表意见,熟悉规则的王诗芸当然清楚这公司股份左京占一半是理所当
然的,那么左京一半股份在手则对郝家有了威胁,那么李萱诗就不会那么冲动的
给那么多,说不定还会堤防一手或者改变策略,会换一种方式来安置左京。然而
现在的李萱诗一门心思的想要补偿儿子得到左京的原谅,所以对左京是关心则乱
没有想的太多,见到左京答应下来立刻满心欢喜的连忙招呼左京起来吃饭。

  左京也是好久没吃过李萱诗做的饭菜了,虽然心里面满怀怨毒但是饭菜一入
口就是那熟悉的味道让左京还是一阵子感慨,要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了,
那样的话现在就过着非常幸福温馨的家庭生活,可惜……想到这里左京也忍不住
的落下了眼泪。一旁的李萱诗看到儿子情绪上来了,心里又是一阵子愤怒和难受。

  「小京啊,妈妈之前是对不起你,以后再也不会了,妈妈会好好的补偿你,
让你以后再也不受任何委屈,不受任何苦。」李萱诗还是忍不住上前抱住左京的
头眼泪又哗哗的流了下来。

  左京哽咽了几下,好不容易硬把胸中的燃起的怒火强压下来,反手搂住李萱
诗的细腰。

  「妈,以前的事情你不要再提了,我在牢里面想了那么长时间,这个事情其
实都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两个狗男女,你其实都是有苦衷的。」

  「那你还恨妈妈吗?」

  「我……现在不恨你了,怎么说你都是我妈妈。」

  「太好了小京,我还有一件事,就是你以后要来山庄了,见到你……你郝叔
叔就不要和他计较了,他现在也改了而且对我也很好,再说还有四个弟弟妹妹在
那里,这事情算我求你了好吗?」

  「我……我答应你,虽然我不能原谅他,但是也不想再提过去的事情,少见
面不说话就是了。」

  左京这时候发现自己又和李萱诗的很暧昧的抱在一起,他搂住了李萱诗的腰,
而李萱诗却把一对硕大的乳房贴在左京的侧脸上。左京松开了手,可是李萱诗却
是搂的很紧,这时候的左京也不知道是昨天的伟哥的药效没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裤裆了里面的家伙居然勃起了。左京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绪下他还能勃起,
为了不出丑他只好无奈的使出最后一招握紧了自己了拳头让幻肢痛如期而至。

  「啊……啊。」虽然左京早已习惯了这种痛觉但是他这次发出了略带夸张的
吃痛声。

  「怎么了小京?你怎么了是不是磕到哪里了?」李萱诗连忙松开左京查看儿
子的情况。

  「没事儿,是断指的地方痛了。」

  「怎么还没好吗?还是旧伤复发了?」李萱诗有点着急了。

  「不,是幻肢痛。」

  「幻肢痛?这是什么病?」

  「就是明明手指已经不在我身上了,可是原来有手指的地方还会痛,所有被
截肢的人或者身体有所残缺的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对身体无碍就是会疼。」

  「怎么还有这种病?那么是精神上的?」

  「不是精神上的,是神经上的,一般都会有几个月或者一两年,严重的可能
会一辈子都这样,现在好多了只是疼一会儿,以前我经常疼的一晚上睡不着,就
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给我来一下子,算是后遗症吧。」

  李萱诗听到左京此刻的卖惨心里更难受了,简直是伤心欲绝。这些都是自己
给害的,当初就不该由着郝江化那个混蛋乱来,现在儿子被害成这样都是自己的
错。这次反正郝江化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都要让儿子留在身边,然后想办法把
公司和股份交给他,让他接受自己的补偿自己才能彻底心安。

  左京算是把勃起的鸡巴给软化下去了,见李萱诗不做声在一边想着心事,就
连忙一边吃饭一边岔开话题。

  「其实发作的时候只要分分心就很快过去了,对了你刚才说王诗芸失联了,
是怎么回事?」

  「对了,我想问问你,你似乎和他们家关系不错,她前夫说要去美国了就想
让诗芸和他一起演场戏,把女儿送到寄宿学校,诗芸就去了,谁知道一去不复返,
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上,你在帝都的时候他们还没走,你和黄俊儒联系过吗?有没
有知道点什么?」

  「这个我出来之后确实联系过他,也只是听他说要去美国了,之后就再也没
有消息了。我还不知道王诗芸和他一起去的。不过我看这件事情很简单,一定是
两人看在孩子的份上把以前的事情都给说开了,而且两人一定都有复合的意思,
就顺理成章的和好了呗。黄俊儒怕王诗芸再回来后发生什么变卦,就不让王诗芸
回来了,王诗芸可能看到既然不回来了干脆就断绝联系,这样也算是给黄俊儒一
个态度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就是觉得诗芸难道说一声都没有时间吗?不过她和前
夫复合也是好事儿。哎……你要是能和小颖复合就好了,你们也有两个孩子哪。」

  李萱诗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好,这后半句确实是自己多嘴了,李萱诗恨不得扇
自己一个耳光才好,再一看果然左京脸立刻冷了下来。只见脸上立刻浮出血色的
左京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抬眼向李萱诗射出两道凌厉而冰冷的目光。

  「我希望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她,你提郝江化都可以但是就不要提她。」

  李萱诗连忙上去讨好的拉着左京的胳膊。

  「好了,好了,都是妈不好,妈刚才不是嘴快吗?对不起对不起。」左京觉
得此刻的李萱诗虚情假意到了极点,心中十分的厌烦,但是也不想再发作下去。

  「算了,以后别提她就好了。对了你今天就先回去吧,我想你让我去山庄的
事情还没和那边商量好吧,你回去商量一下说不定有人还不愿意我去。」

  「说的也是,不过你放心好了,你郝叔叔肚量还是可以的,你去山庄的事情
一定不会有问题。」

  「如果实在勉强就算了吧,我也不想让你为难,再说我也是因为你说王诗芸
不在了才愿意去你那边帮帮你的,没了这个北大才女确实不行。」

  「我说过了,这个一点都不勉强,你来帮我我真的很开心。不过你说的也对,
你在这里先住一天,我回去安排一下,明天就来接你。」

  左京这时候已经很疲惫了,没在说什么就去洗澡休息了,李萱诗把厨房和饭
桌都收拾完后,就想想还是先离开吧,省的自己心情波动太大忍不住说错话,再
说确实要先回去摆平郝叔,别的人都还好说。也真是奇怪以前徐琳总是时不时地
和自己唱反调,或者暗地里使点小坏,最近好像老实不少了,凡事都向着自己,
也不再挑拨离间了和其他几女关系也缓和了许多。

  李萱诗见左京已经休息下了,就赶紧回去山庄,这个事情她一定要把郝叔给
摆平,好在暂时不用先给左京股份,郝叔那里难度不大,今天郝叔一定是没什么
工作呆在家里了,不然昨晚也不会那么放浪形骸的搞岑筱薇一夜。回到山庄的时
候已经是快到傍晚了,李萱诗因为劳累了一天就赶紧稍事休息,好养足精神晚上
来说服老郝。李萱诗睡了时间不长就被岑筱薇叫醒吃晚饭了,李萱诗这会儿精神
好了不少,赶紧起来补补妆就到了大厅里面。

  现在坐一起吃晚饭的全是自家人,郝老爷子和郝奉化一家全部去县城了,郝
龙自从二叔当了官原本混黑社会的郝龙就跟着飞黄腾达,在县城里面到处吃得很
开,通过郝叔的关系做了不少拆迁运渣土的事情也算是发了家,就在县城里面盖
了大房子,现在一家子都在县城住了,不过平时在山庄的时间也多,郝老爷子也
常常来看看孙子,而且郝叔才是他家的正主儿。

  李萱诗先拖着徐琳出来商量,徐琳见到李萱诗心里有点虚,她其实还是有点
后悔把左京情况告诉李萱诗的,毕竟她和左京那天很是不愉快,而且左京也看穿
了她的目的。徐琳现在很害怕左京把事情告诉了李萱诗,要是李萱诗发火郝叔肯
定没什么事情,那么自己就是替罪羊了,左京说的没错这事情成不成自己都是替
罪羊,好在没成就是有罪也还好说。

  当心里面七上八下的徐琳听李萱诗说要她等会儿帮帮腔,敲敲边鼓的时候心
里才落下那块大石头,忙不迭的满口答应下来。徐琳转身抹去额头上面的虚汗,
看来左京还不错,没有提起那天的事情,只是李萱诗把左京弄来山庄当个管事的
让徐琳有点摸不到头脑,按理说左京那天的表现应该不愿意再来这里呀,和李萱
诗和解是一回事毕竟是母子亲人,可是愿意来这里工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难道
左京不恨郝叔了吗?现在左京原谅了自己母亲那么第一个恨的一定是郝江化了,
左京愿意来难道有什么目的?不过徐琳自从那次之后对郝叔也算是失望透顶了,
反正和这边也没什么关系,说白了也就是个情人吧,山庄的工作也是无所谓的东
西,徐琳虽然在乎能赚不少钱,但更多地是离不开郝叔那根大屌带来的高潮罢了,
而现在有了更加年轻力壮的郝龙,徐琳这次肯定不会多管闲事的。至于李萱诗请
她帮忙说服也就是动动嘴巴而已便满口答应了下来。

  李萱诗没等郝叔喝酒的时候就把事情给提了出来。不仅仅是郝叔,旁边除了
徐琳以外,其他几个人也都被这个事情给惊讶到了。岑筱薇心里暗自高兴,心想
以后京哥哥要来的话就可以和他天天相处了。何晓月是外人没有多插嘴,但是心
里觉得有点不妥可是一下也想不出哪里不妥。吴彤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她
既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在这事情上面发表意见。

  郝叔倒是直截了当的反对了,不过他也不敢提白颖的事情。

  「不行!你给他钱,把房子给他都行,但是不能来这里工作,还管食堂,要
是哪天他把我毒死了怎么办?你不能听他的鬼话。」

  「这个不是小京要求的,是我提出来的。我还想让他管理公司做总经理哪,
可是他不愿意要自己创业,我费力好大劲才说服他来这里帮忙的。诗芸不在以后
现在的公司很乱,业绩也下滑不少,马上就要亏损了,你成天就知道花钱也不想
想没有公司你哪来的钱花,这么一大家子的生活怎么维持下去。」

  「那也不行,万一他把公司故意搞垮怎么办,或者把我毒死怎么办?」

  徐琳知道该自己出场了,于是说道:「老爷呀,你乱担心什么呀?他是管食
堂和餐饮部门又不是管我们这里的小厨房,怎么能毒死你哪?再说萱诗姐也是想
儿子了,公司的事情不是还有我们盯着吗,不会让他胡来的,而且一开始只是帮
帮忙,又不是做总经理。小京要是好好干就以后再说,要是不好好干就任由他出
去创业不就好了吗?」

  「那……那我看他不顺眼,他上次捅我三刀,现在我还一到阴雨天就就伤口
发痒。」

  岑筱薇满心想让左京来这里立刻说道:「干爹呀,你和他也见不了什么面的,
就当来了个打工的不就好了,你们以后少见面不说话就是了。」

  「是呀,他捅了你不也是坐牢了,而且还……还在里面断了手指头,你也该
解气了你还想怎么样?小京真是苦命啊……」

  李萱诗想起左京的断指又情不自禁的掉下了眼泪,众人一看尤其是郝叔立刻
慌了。

  「夫人,夫人你别伤心呀,我……我答应就是了,大不了就像薇薇说的以后
见面不说话,他也别到内宅来,我也不去山庄食堂就是了。好了,好了别再哭了,
他断手指头是挺可怜的,我还不知道这事情哪,你要是早说我早就答应了。」

  郝叔喋喋不休的变着法子安慰着李萱诗,达到目的后的李萱诗也就不再流泪
了。

  「好吧,既然你答应了,我看这样吧,小京就住在外面的员工宿舍里面,我
给他弄个单间就行了,平时也不和我们一起吃饭,过年过节的时候在一起吃个饭
就好了。你没事也别去找他麻烦,我会叮嘱他别乱来,你们反正少见面,见面就
当做不认识好了。他工作的事情你也别管了,我安排就是了。」

  「一切都有夫人说了算,我可以喝酒了吧。现在人难得这么齐喝完酒今天晚
上还要好好乐乐哪。」郝叔一脸淫笑了起来,在桌子下面把两只大脚搭在了岑筱
薇和吴彤的大腿内侧,同时蹭着两女的私处。几个女人被郝叔这句淫话说得都面
若桃花起来,一个个红着脸陪着郝叔吃饭喝酒。

  郝叔确实心里很不舒服,左京一旦进来怎么都对自己是个威胁,上次徐琳事
情没办成他就隐约觉得不对劲,总是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他相信左京的手
指是残缺了,听到左京有了不举毛病时候当时还是挺开心的,可是事后一想这不
太可能,但是徐琳当时信誓旦旦的打了包票。不管左京有什么毛病,可是人还是
好好的,来了之后还是要小心防范才是,而且夫人的财产有一半是他的,万一他
哪天要分这个财产怎么办?郝叔可不想把钱还回去,看夫人那个样子还想以后把
公司给左京管,一旦那小子掌了权以后一定没有好日子过。别看夫人对自己百依
百顺可是这次却没和自己商量就决定了,还有那几个女人,一个个都不帮自己说
话还帮着夫人,都想让左京来。尤其是岑筱薇那个骚样,一听到左京要来就两眼
放光的发骚,嘿嘿回头就遂了她的心愿,和夫人商量把这个破烂货嫁给左京,以
后还是继续戴绿帽子。

  郝叔来到温泉池子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女人穿着泳装在里面正享受着温泉,
一个个燕瘦环肥,由于今天没有外人加上李萱诗的吩咐都穿着十分性感的那种比
基尼,郝叔最喜欢女人穿这种泳衣,把奶子大部分露在外面,下面的雪白屁股中
间一条细细的带子卡在臀沟里面若是扒开臀沟就能见到那根带子只是遮住了屁眼
和小屄。郝叔一把扯下身上唯一的大花沙滩裤,把里面已经听得老高的大鸡巴漏
了出来。几个女人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就看郝叔先弄哪个了,郝叔一般李萱诗
在场肯定是先接近李萱诗,今天李萱诗也知道郝叔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自己也要
给些好处给他,连忙上去把丰满的身子贴在郝叔的身上慢慢的扭动起来,郝叔感
受着李萱诗滑腻的身子,两只手已经攀上了李萱诗的两只乳房,郝叔在泳衣外面
抓揉了几下,就掀开了李萱诗的比基尼两手掐住李萱诗的两个大乳头用力的捏了
几下,把李萱诗捏的淫叫连连。李萱诗就喜欢郝叔这样粗暴的欺负自己,她爱死
了郝叔这种粗暴的性爱方式,每次郝叔这样她下面骚屄都会快速的湿润起来,郝
叔也不客气的用手指拨开那根带子用力的把手指插进李萱诗的阴道里面快速的搅
动起来,然后松开和李萱诗接吻的嘴巴,把手指伸进李萱诗的小嘴里面让李萱诗
把自己手上的淫水舔干净。

  李萱诗乖巧的用小香舌舔着郝叔粗糙的手指,直至舔了个干干净净,舔完郝
叔手指李萱诗就自觉的跪了下来抓住郝叔的鸡巴把龟头含住轻轻的嘬了起来。郝
叔一声召唤,徐琳会意一笑就扭着细腰过来了,郝叔今天要好好的在这两个给左
京说好话的身上发泄一下,拉起李萱诗,一手抓着徐琳的手就进了旁边的按摩房
里面。

  进了房间,郝叔已经把两女给扒光了,李萱诗以为郝叔要自己换上情趣内衣
连忙就去开柜子,郝叔一把把她拉了回来,把李萱诗给按在了床上,然后从床边
的小箱子里面拿出一个跳蛋,拨开李萱诗阴唇给塞了进去。李萱诗知道今天郝叔
是不会让自己好过了,对于郝叔的手段她是又爱又期待,只见郝叔把徐琳的骚屄
里面也塞进去了一个跳蛋,然后拿起遥控器直接就把跳蛋的震动频率调到最大。

  李萱诗和徐琳立刻疯狂的扭动起身子来,郝叔在一边嘿嘿的淫笑着,听着这
两个女人的浪叫声他的鸡巴似乎勃起的更大了,然后拿起两幅手铐把两女拷在了
床脚上。然后就径自出去了,这时候李萱诗已经率先达到了高潮可是被铐住的双
手使她无法摆出舒服的姿势,简直难受极了,她不知道郝叔已经不在现场了,只
好弓着身子在地上拱了起来,这次高潮使她难受的要疯了,不一会儿那边的徐琳
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境遇好在她那里离墙近一些她能够勉强靠着墙使自己舒服一些。
此时的李萱诗和徐琳都想把骚屄里面的跳蛋给取出来可是两人的双手都无法动弹,
只能任由那个可恶的跳蛋在小屄里面继续作恶。郝叔在外面已经把何晓月给按在
了池边身子一拱一拱的操干起来,看来郝叔是准备等跳蛋里面的电量耗尽才会进
来解除两人的痛苦。吴彤在后面舔着郝叔的屁眼,岑筱薇在前面把自己的双乳凑
到郝叔的脸上让郝叔在自己的乳头上面吮吸舔弄着,时不时的还献上自己的香吻
让郝叔品尝自己的香津,两人都在等着郝叔换人,可是今天郝叔就认准了何晓月,
插完了小屄插屁眼,或者让何晓月给自己做深喉,但是何晓月的深喉技术不那么
厉害就换成吴彤来吞咽郝叔的鸡巴,只见吴彤毫不费力的把郝叔的大鸡巴一口吞
了进去直至全根尽入,吴彤保持这个姿势好一会儿。吴彤这样第一次吞的时候直
接让郝叔兴奋的射进了自己的食道里面,现在郝叔好多了,虽然依然很刺激但是
他已经可以忍住刺激享受了,郝叔享受了一会儿吴彤的深喉就开始拿吴彤的嘴巴
当做小屄开始抽插了起来,吴彤有点难受,这种样子的抽插她是一点快感都没有,
但是她也知道郝叔喜欢这种侍奉的方式,就像郝叔喜欢插岑筱薇的屁眼一样。

  旁边的何晓月已经缓了一口气过来,说实话她的体力和身体都吃不住郝叔超
强性能力的狂轰滥炸,每次高潮她都会处在昏厥的边缘,也经常昏厥过去。这次
郝叔因为心中有火所以刚才有点用力过度了,何晓月实在有点不堪鞭挞了。她为
了转移郝叔的目标连忙把旁边的岑筱薇拉了过来,扒开岑筱薇的屁股舔起了岑筱
薇的肛门,岑筱薇被她舔的娇喘连连,郝叔早已会意,毕竟吴彤的小嘴也不能长
时间的插,等到何晓月把岑筱薇的屁眼舔的足够湿润了,郝叔就从吴彤的小嘴里
面把鸡巴给拔了出来,何晓月立刻把郝叔沾满唾沫的大鸡巴给牵引到了岑筱薇的
肛门上面,然后绕到郝叔的后面把郝叔的屁股一推就把郝叔的鸡巴给推进了岑筱
薇的屁眼里面。旁边的吴彤还在干呕着,一边干呕一边心里感谢着何晓月给自己
解了围,不然她就会当场吐出来,这会儿干呕的眼泪都出来了。

  郝叔最后还是没有放过何晓月,他知道岑筱薇本来就喜欢左京,吴彤没资格
说话,而平时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何晓月居然不帮自己,实在是可恶。郝叔知道平
时表面是自己是一家之主,包括李萱诗在内所有人都对自己百依百顺,可那都是
在小事情上面,平时公司里面经营的事情他统统插不上手,他想安插个郝家的人
进去管帐都不行,郝叔只知道公司很挣钱但是挣多少他是不知道的,每年的分红
也到不了自己的手上都在李萱诗那里,自己虽然零用钱不少但是总有一种受女人
控制的感觉。李萱诗也多次发过誓说爱自己,孩子也生了四个了,郝叔也知道李
萱诗做的事情都是为了郝家,可是就是心里不爽。他不是不能容左京进来,而是
今天没有一个女人帮她,说到底这个家的主人还是李萱诗。

  按说郝叔也应该知足了,李萱诗确实很爱他,比如说白颖的事情,这个可不
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李萱诗当初也是怕左京知道才对此事进行遮掩的,只是没
想到后面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她的预料,而且一到了床上她就被郝叔搞昏了头,所
以一直放任郝叔乱来,最后让白颖也彻底沦陷在了郝叔的大鸡巴下面。后来的事
情让李萱诗后悔不已,她其实也不是没过办法解决,上次她让左京给郝小天道歉
的时候,也是想激怒左京让左京和自己翻脸,那么就顺理成章的断绝了关系,以
后白颖也不可能来郝家沟了,谁知道自己儿子对自己是那么的顺从,居然忍辱向
郝小天道了歉,李萱诗后来想想左京是有点善良的过了头而且对自己也是十分的
孝顺和信任,可惜自己辜负了儿子的一片真心。所以现在的李萱诗只想对左京好,
来补偿儿子的受到的委屈和侮辱。至于郝叔对自己的淫虐她也是忍受下来了,而
且也是乐在其中的感觉非常的刺激,获得了巨大而又另类的快感,这也是她离不
开郝叔的地方,这个老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那么多玩女人的手段,也不怪这
这么多漂亮优秀女人沦为他的玩物和性奴。

  李萱诗现在内心的感受就是渴望郝叔赶紧进来操她,骚屄里面的跳蛋早就没
电了,而她却想念起刚才使她难受万分的高潮感觉,终于等到郝叔进来了,却没
有看她一眼,而是把旁边的徐琳给解开了,拿出小屄里面跳蛋放到床上干了起来,
徐琳也是和李萱诗一样的想法极度渴望郝叔过来干她,这会儿遂了心愿,所以浪
叫的非常淫荡也一点都没有收敛音量。让旁边的李萱诗听得难受极了,郝叔还把
她的眼睛给蒙上了,李萱诗听着徐琳被郝叔插出的噗嗤噗嗤的淫水声,和徐琳嘴
巴里面大呼小叫,觉得自己夹着一个没电跳蛋的骚屄痒到了极点,而郝叔现在正
在操着徐琳,想来和自己一样憋了半天的徐琳不会轻易放开郝叔的,那么自己只
有忍了。只见李萱诗这会儿拼命的夹紧两条大腿,扭动着身子好从身体里面塞着
的那只跳蛋里面获取一些感觉好来稍稍安慰自己一直在膨胀的情欲。

  郝叔把一切都看在眼里,郝叔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床上来征服这些女人,用
手段来虐待她们,让她们为自己的不听话付出代价。他知道李萱诗这时候已经忍
耐到了极点,就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身体移到李萱诗的身边,自己坐在床上,让徐
琳坐到大鸡巴上面自己动,而郝叔把自己的大脚趾在李萱诗阴唇上面来回的摩擦
着,李萱诗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扭动着身子把两腿分的大开凑到郝叔的脚
边迎合着郝叔长着厚厚脚茧的大脚趾来回的摩擦,郝叔故意只是在李萱诗的阴唇
上面摩擦着,粗糙的脚趾摩擦在了李萱诗的阴蒂上面,让李萱诗发出了一个长长
的呻吟声。

  「老爷,快来干我吧,我求求你了,快来干萱诗吧,萱诗好想被你的大鸡巴
操。」

  「操哪里啊?夫人。」

  「操我的骚屄,用老爷的大鸡巴操我的骚屄……狠狠的干我……」

  李萱诗现在一点廉耻心都没有了,就想让郝叔来临幸自己。这时候郝叔已经
把脚趾塞进了李萱诗的阴道里面,郝叔的脚趾只能在李萱诗的桃源洞口处摩擦着,
虽然没有鸡巴的深度但是胜在够粗糙,刮擦着李萱诗的阴道外壁使得李萱诗十分
的止痒,渐渐的呻吟声规律了起来。郝叔见状笑道:「夫人你真是骚啊,我的一
个脚指头都能让你快活。」说着把脚趾从李萱诗的下体抽出,递到了李萱诗的嘴
边,李萱诗一口含住这根刚才在自己小屄里面作怪的脚趾头,一点不嫌弃的舔着,
她知道只有尽快的取悦郝叔才能尽快的得到郝叔大鸡巴的到来。果然郝叔被这淫
荡的表现给刺激到了,立刻放开正在高潮的徐琳,解开了李萱诗的手铐,把她翻
过来直接趴在李萱诗的身上把鸡巴对准李萱诗的骚屄一下子插了进去。这下李萱
诗算是得偿所愿了,发出的浪叫声比刚才的徐琳还要大,这时候外面的三个女人
已经悄然离场了,而得到满足后的徐琳也偷偷的溜走了。房间就剩下这两人在里
面大呼小叫的继续酣战不已……

               (待续)

  新年第一更,感谢大家支持,特别感谢那位帮我排版的朋友,祝大家新年快
乐。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