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九集第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五章
第五美人

美丽的公主站在山洞深处的潭水里撩起清澈山泉,清洗着自己纯洁无瑕的玉体。

她绝美面庞上的表情一片平静,只在晶莹美目中,隐约有哀婉凄凉的光芒在微微闪动。

她的胴体美妙至极,酥胸高耸,被压抑许久的玉乳轻微弹动着,雪白晶莹,乳头嫣红,如樱桃般可口诱人。

腰肢盈盈一握,轻轻扭动时如风摆杨柳般可爱妖娆,玉臀柔滑娇嫩,正是坐龙椅的臀部,隐约现出贵气。

她的纤美玉手在身上轻轻抚摸,幽幽叹息,想起自己这十七年来的生活,泪水终于忍不住从美目中流淌出来。

人人都只看到她穿着龙袍威风八面的模样,又有谁知道她心中的苦痛?

为了父亲能够继承大宝,她从刚出生时就被当成了男孩抚养,并昭告天下,皇族的嫡长孙已经出世了。

即使父亲继位之后,她还是一直要以男孩的身份生活,所有的教育都是为了未来的皇帝准备。

但她终究是女性身体与心理,就算后天再努力改变,又怎么能够彻底成为男性心理?在男女之间夹缝中生活,心中的痛苦自然深重。

妹妹出生时,她也很欢喜,将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到妹妹们的身上。

可恨冰蟾宫仗势欺人,强行抢走了她心爱的妹妹,这成为了她毕生大恨,誓要穷尽一生之力将妹妹营救出来,从此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那是最艰难的任务,即使是显赫如皇家,想要与仙家对抗,也没有成功的希望,反倒是因此而被仙家一怒灭掉的皇朝在历史上早有先例。

她一个稚龄女孩,跪在宗庙之中,在列祖列宗之前发下庄严誓言,勇敢地承受了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仙家认可,收入门墙,并一直努力修行,希望能够早日达到目标,解救自己的妹妹。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努力了,而且天资也很好,因此才能在十七岁之龄就已经是中阶修士,此生大有希望踏入高阶修士之境,救妹妹回家。至于这个皇位,坐不坐都没有什么要紧。

可是这一切梦想,都在肉棒插入后庭时的刹那间彻底破碎!

那男孩看起来比自己还小得多,修为却十分精深,虽然比自己还差一点,但以他的年龄,这已经是骇人听闻的修炼速度了。

她受了内伤,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奸破后庭的耻辱是无法报仇了。而且,今后她还会变得更加淫荡,甚至可能扑上去苦苦哀求他的奸淫。

这样淫荡的事情她死也不肯做。之前与伊山近交欢的记忆已经让她痛苦万分,而未来的日子里,她宁愿永远都不要再发生这种事。

但那终究只是奢望。邪咒法力浸入她的身体,到了夜里很可能就会激烈发作;而毒蜂螯了小腿,让身体发热的奇异感觉,让她确定那是一只可怕的淫毒蜂!

想起妹妹淫毒发作时的淫荡模样,赵湘庐赤裸玉体都在激烈颤抖。「想到自己可能也会变成那副模样,她就宁可死去,也不要淫荡地跪在那男孩胯下屈辱求欢,将所有自尊都付于后庭与肉棒的狂猛抽插交合之中。

死,只有一死!

她的手轻抚酥胸,回忆自己这十几年来身为太子表面光鲜的生活,虽然是身居天下高位,心中极度绝望的痛苦又有谁能够体会?

身上的香汗渐渐清洗干净,那是在昨夜的激烈交欢之中兴奋挺动娇躯,因剧烈活动而流淌出来的汗液。

洁白纤美的玉手抚到后庭处,美丽公主红着玉颊,用清冷山泉洗去落红和精液残迹,心中羞愤欲死。

等到菊花重新变得清洁,她漫步走上岸来,玉体上带着晶莹水珠,即使菊花也有露珠轻柔地沾在上面。

她穿上衣衫,罩上龙袍,美丽容颜重新变得清冷,升起了习惯的威严表情。

她终究是皇室贵胄,会经注定要作皇帝的青年才俊。即使是死,也要保持皇家应有的尊严!

就在这时,一缕娇喘低吟传到她的耳中,让她不由得玉体剧震,听得呆住了。

那声音很是熟悉,她最亲密的妹妹在被她舔穴压制淫毒时,就是这么叫的。

赵湘庐美丽面庞因悲愤而变得通红,拖着疲惫娇躯,拚命地向那边跑去,却牵动了后庭的伤口,弄得菊花撕裂,痛得钻心。

但她却不顾一切,用尽最大力量,一瘸一拐地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山洞深处,她一眼看到远处洞底的赵湘云正骑着伊山近,嫩穴顶在肉棒上面,不由得震骇欲绝,呆立当场。

「不要……」她喃喃悲吟着,正要大声叫出来,突然耳边听到妹妹绝望的叫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在稚美萝莉的娇嫩蜜穴处,一片薄薄的象牙丝绸状物体净现出来,阻挡住了肉棒前进的脚步。

人被挡住脚步都很不爽,肉棒的脚步被挡住就更不爽。伊山近也悲愤低吟,狠狠向上一撞,龟头隔着法宝,撞得嫩穴一片痛楚。

此法宝变幻多端,效果因人而异,却一定都会阻挡插入这一美妙过程。伊山近即使能看到美少女嫩穴,却还是会在关键时刻被突然出现的法宝挡在嫩穴外面,无法深入。

赵湘庐长吁了一口气,为妹妹的贞操得保而庆幸不已。

可是身上却迅速滚烫起来,看到这样的淫魔场面,挑起了她的情欲,让蜂毒与符文邪力一起发作,让她娇躯颤抖,嫩穴也在衣中剧颤,痉挛着将大量蜜汁挤出处女膜,染在丝帛内裤里面。

她的脚发软,手撑洞壁,缓缓地向地面坐去,只觉浑身疲惫火热,只想先坐下来休息,可是目光却牢牢地盯紧那根粗大肉棒,香舌轻舔樱唇,说不出的期待渴望。

可是就在这一刹那,湘云公主已经欲火如焚无可忍受,焦灼痛苦地大声哭泣,拭泪尖叫道:「不能干前面,那就像皇兄一样被你干后面吧!」

会经在后庭紧密相奸的两人闻言大惊失色,都不及反应,美丽纯洁的小公主已经将菊花顶上硕大龟头,奋力向下坐去,随即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坚硬的龟头顶开美妙嫩菊,插入里面,撑裂了菊花,柔嫩菊肉中裂开伤口,鲜血迸射出来,顺着肉棒流淌下去,染得肉棒一片通红,如半红粗棍插在玉臀下面。

这一刻,赵湘庐的玉臀刚刚坐倒在地上,碰触到岩石地面,被同一根肉棒撕裂的伤口又迸裂开来,流出殷红热血,就像她凄楚绝望的纯洁心灵。

「好痛!」湘云公主扭动着稚嫩娇躯,痛苦流泪惨叫,玉臀却仍坐在粗大肉棒上面,被戮得泪血长流。

可是紧窄柔嫩的菊花抽搐狂夹肉棒的美妙触感,让伊山近大爽特爽,仰天爽叫,和美丽萝莉的惨叫声混在一起,如三重唱的仙乐一般,传人赵湘庐耳中,听得她泪流满面。

湘云公主扑倒在伊山近怀中哭泣流泪,许久之后,嫩菊中痛苦得麻木,才渐渐缓过气来,颤声悲吟:「我只看到皇兄那么快活,谁知道是这么痛的!」

在赵湘庐进来之前,当午就早已穿好了衣服,此时跪在他们身边,眼中含泪,柔声劝慰:「别急,女人第一次都会有些痛的……」说着说着,她自己倒哭了起来,这些话她本身都不太了解,用来劝人,实在太勉强了一些。

湘云公主却被她激起了万丈豪情,咬紧樱唇坚定地点头道:「我知道,多做一会儿就不会痛了,皇兄也是这样,我见过的!」

听到她这么说,伊山近与赵湘庐同时心中大震,痛苦万分。

湘云公主奋力挺起纤腰,玉臀狠拧着向下面坐去,粗大肉棒撕裂菊花,向着里面一点点地插入。

娇嫩菊道被寸寸撕裂,而美丽的小公主却仍咬着樱唇狠命下坐,樱唇滴滴鲜血涌出,就像她后庭菊花的凄美落红。

她脸上的神情勇毅刚烈,进行着这样伤残自身的行为,让赵湘庐看得落泪,深切感受到这确实是自己的妹妹,血缘相同,心志也同样的坚毅,不愧是皇家的血脉。

她已经快要晕过去了,神志昏乱,迷茫地看着肉棒上面流淌下来的鲜血,就像看到了同样血脉的自己流出的菊血落红一般。

在昨夜,自己的后庭也是这样凄美地流着鲜血,被这小男孩的大肉棒玷污的吧?

心有灵犀,伊山近也喃喃爽叹道:「好爽啊!简直跟你皇兄的后庭滋味一模一样,夹得好紧,果然是温皇后生出来的亲兄妹啊!」

他也爽得快晕过去了,符文的催情邪力涌起,让他意乱神迷,从前不会说的话,现在想也不想地顺口说出,听得湘云公主玉颜绯红,兴奋刺激之下,坐得更用力了些。

她并不是因为什么高尚的情操而做出这样的牺牲,而是心中熊熊烈焰的欲火逼迫她做出这么淫荡的事情,对肉棒的渴望让她咬牙拚命坐下,让粗大肉棒一点点地撕裂了娇嫩菊道,最终深深插入至底,直达最深处。

柔滑菊道紧贴肉棒的美妙触感,与赵湘庐给予他的爽感很像,可是却更显紧窄,毕竟湘云公主要小上三岁,身体更显稚嫩,菊道细小,箍得更紧一些。

雪白玉臀紧贴男孩胯部,湘云公主仰天哭泣,泪流满面。

菊道中胀满的充实感取代了处女蜜道中的空虚感觉,让抛在剧痛中感觉到奇异的满足快感。

体内的邪力涌起,配合着未清除的蜂毒让她心头火热,坐在伊山近胯间休息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咬牙挺腰,开始奸淫起伊山近。

菊道紧密摩擦着粗大肉棒,以处女鲜血和公主高贵的口水为润滑剂缓慢抽插,让快感在伊山近的心里迅速涌起来。

伊山近瞪大迷离双眸,伸手捏揉她的酥胸,将柔滑玉乳握在手中畅快捏弄,喃喃低吟道:「是女人,真好……后庭好紧,比男人好多了,果然我还是喜欢女人啊……我、我不是变态,不是,不是……」

邪力入脑,让他如宿醉一般,说话颠三倒四,胯部也向上猛顶,迎合着美丽公主的奸淫,恨不得立即射出精液,以证明自己对女性的强烈欲望。

可是刚射过没多久,现在又如有醉意一般,根本没法射出来。伊山近心中一急,伸手抓住美丽萝莉的极细腰肢,奋力上拉,然后又狠狠地抓着玉臀按下去,让粗大肉棒狠插至底,摩擦得菊蕾肠道一片火热。

「啊哇!呜呜呜呜,好痛,痛死人啦!」湘云公主嘶声惨嚎,再也不敢逞英雄,被肉棒插得死去活来。

可是伊山近兴致上来,醉意涌起,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就算听到也只当是自己做爱时的配乐,抓住纤腰上下狂晃,粗大肉棒在染血嫩菊中狂猛抽插,干得淋漓尽致。

「呜哇哇哇……」湘云公主骑坐在他身上大哭尖叫,瘫软在他胸膛上,可是雪嫩下体还是被他抓紧猛晃,肉棒一下下地捅着她的嫩菊,重撞菊道,干得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在山洞口,赵湘庐也在痛苦悲泣,看着自己亲生妹妹遭受这样惨烈奸淫蹂躏,伤心得痛不欲生。

她也想冲上去,和那个先后奸破了自己姊妹后庭菊花的男孩拚命,可是身体酥软不能动弹,连动一根手指都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妹妹激烈哭泣着被粗大肉棒奸插后庭,而无法施以援手。

就这样默默看着、默默流泪,她忽然感觉到,自己这一生,简直就像一个笑话,从来没有过上一天的高兴日子。

高高在上的尊贵太子、未来的皇帝,居然会痛苦至此,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

美丽公主躺在地上,清澈泪水不断地流淌,将地面岩石浸得大片殷湿。

粗大肉棒一直在娇嫩菊道中狂猛抽插着,摩擦带来的快感激烈涌入伊山近的心里,让他兴奋得忘记了一切,只是孤住小小女孩的纤美柳腰上下狂烈摇动,体会着肉棒在她美妙至极的稚嫩菊道中大力抽插的畅美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湘云公主哭泣嘶叫的凄厉惨呼渐渐化为柔美低吟,俏脸也变得绯红,美目含泪,水汪汪地看着自己身下的男孩,眼中蕴满柔情与欲望。

她无法不感觉到快乐,那根粗大肉棒在菊道最深处一抽一插,龟头在玉体深处的紧窄关窍处大力撞击,一下下地将关窍撞开插入,又猛烈抽出,剧烈摩擦的快感让她的冰肌玉骨都酥了。

「好像,真的好像……」伊山近仰头向天,喃喃叹息,感觉她和太子的后庭中都有那样的紧窄关窍,紧窄柔嫩程度和带来的快感别无二致,只是在肠道中的位置称低,这和她与太子的身高差异有关。

他的眼前晃动着一张张美丽容颜,不由自主地计算着,皇家究竟有多少美人和自己发生过超越界限的暧昧关系。

皇室最尊贵的第一美人当然是当今圣上、九五至尊的亲生母亲,青春美丽的少女太后,和伊山近的关系好得非同一般,会和他一丝不挂地赤裸相对,不顾羞耻地用高贵洁净的樱桃小嘴吮吸舔弄他胯下的粗大肉棒,将里面流出来的液体都喝下去。

天下身份第三高贵的美丽女子就是她贤淑温良、至德至孝的儿媳妇、母仪天下的威严皇后,会毫无遮掩地将窈窕玉体暴露在伊山近的面前,让他近距离看清纤美胴体、高耸玉乳,还有太子与湘云公主出生的蜜穴花径,都被他跪在她胯下看了个过瘾。

第三美人应该就是当朝储君了。伊山近虽然想起来很难过很屈辱,可是一回想昨夜与储君的疯狂交欢,那雪白柔滑的冰肌玉肤、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滑腻的柔臀,再配上拥有邪异魅力的绝美容颜,说是美女有些亏心,可若将赵湘庐排除在皇家美人行列之外,那就更亏心。

皇家第四美人应该就是和自己正在激烈交欢的美丽公主,她哭泣着用菊道夹紧自己整根菊道,兴奋得红霞满颊,可爱至极。

那么,皇室成员中可还有第五美人?

看着眼前的美丽面庞,想起那张与她一模一样的仙家少女,会与自己同床共枕的香雨师姊,他的心猛热跳动,脸色发白,手微微一软,无力再撑起湘云公主的玉体。

可是湘云公主却不满地叫了起来,自行奋力挺动纤腰玉臀,用染血嫩菊吞吐着粗大肉棒,大肆奸淫着他,感受到菊道中酥痒至极的快感,兴奋得仰天尖叫,雪臀吞吐肉棒的动作更趋猛烈。

摩擦的快感狂涌入他们的心中,伊山近被情欲所迷,也渐渐放下心事,挺腰狂干美丽公主,两人激烈交欢的疯狂之处,不下于昨夜在赵湘庐后庭中狂猛抽插的景像。

他们这样在兴奋极乐中销魂狂欢,不知缠绵了多久,伊山近终于感觉到肉棒开始跳动起来,高潮的快感涌入心中,让他的虎躯剧震,奋力抓住小公主雪白柔嫩的玉臀,拚命地按在自己胯间,肉棒颤抖地整根深插入凄美菊花,睾丸都紧贴在雪臀中央处,兴奋地缩成一团,被染遍落红。

湘云公主甚至不用他奋力下按,她已经爽得魂飞天外,口中狂浪淫喊,淫荡地扭动着稚嫩纤美的小小胴体,拚命将雪臀顶在他胯部奋力摩擦,紧窄菊蕾大力收缩,几乎要将肉棒连根夹断。

肉棒整根插在菊道中,龟头顶在最深处的快感让她极乐销魂,感觉着体内肉棒的跳动,让她兴奋地达到高潮,仰天淫喊,嘶叫声充满了快乐狂喜。

这声音穿越空间传到赵湘庐的耳中,让她心中痛苦悲愤,可是修长娇躯剧烈震动,嫩穴中喷洒出大量蜜汁,已经自行爽到了高潮,和她妹妹高潮的时间毫无差异。

伊山近也在同时高潮,肉棒在紧箍抽搐的凄美血菊中狂烈跳动,大量精液从肉棒中疯狂喷射,直接射到纯洁处女公主的肠壁上,滚烫灼热,烫得她玉体乱颤,口中尖叫嘶喊声更是淫荡得不堪入耳。

三人都陷入高潮狂乱之中,头脑晕眩,几乎昏迷。

湘云公主一头扑到伊山近胸膛上,兴奋哭泣,菊道中升起强劲吸力,抽搐挤压着粗大肉棒,恨不得将所有精液都搾出来,吞到她的无底洞中。

菊道深处甚至自行吸取精液,让伊山近的精液直接渗入她的身体,成为她纯洁玉体的一部分。

当菊道大肆吸收精液之时,她的玉体剧烈震动,极度销魂的恍惚之间,彷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喘息了许久,她才抬起头来,柔媚微笑着,欣赏着伊山近闭目轻叹的畅爽表情,充满了对他的征服快感。

可是娇喘声还从耳边传来,她转过头,惊讶地看到自己的皇兄躺在洞口的地上,痛苦地乱滚,双手在腿间抚摸,满脸通红,一副欲火中烧无法克制的模样。

『刚才的事难道他都看到了?』湘云公主惊讶地想道,高潮后邪力消退,渐渐有些清醒,羞得面红耳赤,扑倒在伊山近的胸膛上大哭起来。

她终于得到了那根梦寐以求的大肉棒,坐在它上面爽了个过瘾,满足了心愿,并大肆吸收了她梦想中的精液。但也因此而获得了清醒,以及清醒后的极度痛苦。

但那边太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响,让她忍不住担忧皇兄,抬起头望向那边,突然想起那根大肉棒还插在自己后庭,看着哥哥通红的面庞,不由得羞得死去活来,泪水涟涟。

在盈盈泪光之中,她看到自己的皇兄躺在地上呻吟打滚,龙袍掀开处露出雪白小腿上面一个通红疙瘩,让她看得大为震惊。

那疙瘩有些奇异,隐约有蜂首蜂针形状,却与她从前所受的螯痕有些相似。

「是淫毒蜂!」湘云公主震惊想道,拚命地从伊山近身上爬起来,粗大肉棒从嫩菊中抽出,鲜血与部分精液一同喷溅出来,撕裂菊伤玻牵动,痛得她玉体剧烈颤抖。

但她已经顾不得这些,连滚带爬地冲过去,一丝不挂地跪倒在太子身边,颤抖地掀起龙袍,果然看清那个疙瘩正是淫毒蜂所螯出来的特有伤痕。

太子的内裤被撕得粉碎,红肿的菊花上还有撕裂伤痕,就像她现在流血的菊伤一样。

「怎么半,怎么半?」湘云公主惊慌地喃喃低语,却看到太子脸色越来越红,彷佛要燃烧一般。

『会死的,皇兄会死的!』一想到这里,灼热泪水就从她的眼中奔涌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她也研究过那种毒蜂身上所带的淫毒,并听太子说起过一些,知道如果中了淫毒的人如果不能得到高潮,泄去心中欲火,很可能会因欲火焚心而死,或是因高烧而变成白痴、花痴。

就像上次她被毒蜂所螯,太子就要牺牲自身,不顾储君的尊严,含羞忍辱舔她的下体蜜穴,一次次地让她高潮泄身,以发泄欲火保住大脑不被烧坏。

想到那一幕幕羞人的情景,她美丽的小脸如同火烧,却也感动至极,含泪想道:『皇兄那样对我,现在他有难了,我该怎么半?』

贞洁美丽的小公主,把心一横,含泪将俏脸贴下去,渐渐接近皇兄下体,心中充满了自我牺牲的崇高情感。

『要是用嘴不能满足皇兄,那我就让他来插我后庭吧!』她心里毅然想道,可是一想到伊山近刚把肉棒从自己处女菊蕾中拔出来,现在后庭中还残留着他的精液,就不由得痛苦至极,羞惭欲死。

当灼热泪水洒落到赵湘庐雪白娇嫩的下体时,透过泪幕,她惊讶地看到,那里还有一条守贞裤,将皇兄的下体紧要部位遮得严严实实,只有后庭菊花还在微微张合,红肿得就像她现在的后庭一样。

小公主的樱唇微微张开,愕然看着那有着明显裂伤的美妙菊花,不知所措。

那边的伊山近正闭目养神,舒服地享受着高潮余韵,心里想着:『还是公主的后庭好啊,干女孩确实要舒服多了,至少心理上更舒服!』

他还没有爽多久,残酷的现实就打破了他仅有的闲暇时光,一双充满力量的柔滑小手将他拦腰抱起来,向着远处狂奔,耳边传来悲伤焦急的哭泣之声:「快、快来帮帮我皇兄,他不行了!」

伊山近吃惊地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一个美丽至极的小女孩抱在怀里,纤巧小手淫亵地抓紧自己的肉棒睾丸,还在快速套弄着它,清丽俏脸上泪珠滚滚,令人怜惜。

「怎么、怎么反过来了!」伊山近惊慌叫道:「这种方式,该是我抱你的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你的力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他没法不惊讶,湘云公主原本体质娇弱,被他抱住或是按在地上都没法反抗,现在按住他的手,没法反抗的倒成了他,这奇异的巨力怎么来的,实在让人莫名其妙。

奔跑中的湘云公主也是一呆,心中涌起奇异的感觉。

刚才菊道吸收他的精液时,就感觉到体内剧震,彷佛有什么屏障被冲破,她的身体就有些不一样。现在看起来,难道是吸收男子精液后,她的身体发生变异?

这又是什么原因,是符法邪阵与淫毒的效果,还是她自己身体与旁人不一样,拥有着奇异的特质?

恍惚之中,她将心中疑惑喃喃自语出来,听得伊山近大为吃惊,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精液会有这么奇异的效果。

可是这时他明显感觉到湘云公主身上有灵力波动,而且还十分强烈。虽然还不见她施展出仙法,可是身体的力量却已经比自己还要强了,尤其是在自己爽得骨软筋酥的情况下。

转瞬之间,他们已经来到赵湘庐面前,看着倒在地上打滚娇吟的美丽太子,以及颤抖抽搐的饥渴嫩菊,伊山近脸色煞白,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他的预感立即得到了证实,纯洁可爱的小公主强行把他按得跪在赵湘庐修长雪腿之间,让他对当朝储君行跪礼,并毫不客气地抓住被她小手揉硬的粗大肉棒,用力向着红肿菊花顶去。

「不要,不要啊!」伊山近恐惧地嘶声惨叫:「我不要男人,让我干女人吧!公主殿下,求求你啦!」

可是皇室人都拥有冷酷无情的一面,天真美丽的小公主即使羞得抽泣流泪,还是不顾他的哀求挣扎,纤手抓紧肉棒顶在皇兄嫩菊上,颤声叫道:「皇兄命在旦夕,如果失去储君,天下就要大乱,你就不能为了国家牺牲一下吗?」

「为什么牺牲的总是我?」伊山近痛苦地哀号,双手撑住太子雪白柔嫩的臀部,拚命挣扎着含泪叫道:「我已经跳出尘世,这个国家跟我没关系!」

他的惨叫震醒了在淫毒中苦苦挣扎的赵湘庐,美丽公主睁开迷离美目,愕然看到这小男孩又将他的大肉棒插到自己纯洁的后庭菊穴上,不由得菊蕾微缩,感受着硕大龟头粗硬触感,羞惭悲愤至极,颤声娇吟道:「滚开!我就是死,也不要你……插进来……」

「插进来?好的,遵皇兄旨意!」湘云公主慌忙地回答道,抓住大肉棒,另一手按住伊山近的腰部,狠命向前一推,强行将粗大肉棒推进了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姊姊受伤流血的高贵菊花之中。

「啊!」被迫交欢的两人同时惨叫,第一公主是因为后庭被粗大肉棒再次撕裂伤口,而伊山近却是被夹得痛爽不堪,龟头插入紧窄菊花,感受到肉环紧箍肉棒的强大力量,不由得悲愤莫名,与赵湘庐一齐颤抖悲嘶道:「又被强奸了!」

他的声音大些,赵湘庐声音小些,难得的却是同声说出口,就像排练好的一样。

施暴的湘云公主不管不顾,按住他的屁股,以新得到的巨力强行将伊山近的肉棒奸入亲姊姊的菊道深处,看着肉棒一点点地撕裂菊花上的旧伤,纯洁鲜血奔涌流淌,染红亲爱皇兄雪臀,不由得冰心欲碎,扑到伊山近背上,放声大哭起来。

「该哭的是我好不好!」伊山近愤然含泪道,被压得倒在赵湘庐身上,泪水奔涌,洒在她美丽面庞上,与她的泪水混夹在一起,一同流到她温软的香唇之中。

赵湘庐双眸如火,悲愤怒视着他,伊山近却也咬牙含泪,颤声申诉冤屈:「干嘛这么瞪着我,难道是我想强奸你的吗?从前暂且不说,就是单看今天晚上,明明是你们兄妹联手强行淫污我的!」

赵湘庐雪颈一仰,几乎气晕过去。下体菊花因心情激愤而下意识地用力狠夹,弄得伊山近大声爽呼,惨叫道:「轻点,肉棒要被勒断啦!」

娇嫩菊道紧贴在肉棒上面,狠夹之中带来更大的力量,鲜血从美妙菊花中流出,染红了粗大肉棒,凭添一分凄美色彩。

湘云公主哭了一阵,想起皇兄命在旦夕,只得咬牙爬起来,坚强地抓住伊山近的臀部,用力前推,让肉棒以惊人的速度开拓菊道,将菊伤重新撕裂,而且还有新伤出现。

赵湘庐痛得倒吸凉气,发出丝丝惨鸣,伊山近也含泪回头,悲愤诉说:「轻些!你吸了我的精液得到这么大的力气,难道就是用来强奸我的吗?」

「上天所赐,不敢违命!万民命运系于一身,事急从权,当断则断!」湘云公主回嘴道,含泪强推屁股,直接将伊山近的肉棒推到最深处,胯部顶上她姊姊雪白柔腻的玉臀为止。

「你们皇家子弟说话还真是一套一套的,这是强奸民意……哦,好爽……」伊山近被太子菊道紧紧箍住整根肉棒,爽得低声呻吟,伤心地道:「还有强奸我……」

可是他还是抵挡不住皇家的暴力,被温柔纯洁的小公主抓住屁股,狠推狠拉,逼迫着他对当朝储君行奸。

赵湘庐呻吟流泪,虽然悲愤羞惭欲绝,可是粗硬肉棒对菊道的大力摩擦,让她心中升起奇妙的快感,悲吟声渐渐化为爽叹,玉体由僵硬变得柔软,甚至开始扭动腰肢,迎合着妹妹的动作,联手奸淫起这可怜的小男孩。

就这么干了一会儿,她忍受不住渐趋激烈的快感,在淫毒和入侵体内的邪咒作用下,翻身坐起,羞惭悲泣着骑在伊山近身上,自动挺起纤腰玉臀,用紧窄菊花吞吐着粗大肉棒,摩擦得越来越快速剧烈,几乎要将后庭菊道磨出火来。

「不要、不要这样!」伊山近虽然也被邪咒影响心志,却还能勉强保持清醒,为了保住清白之躯,奋为反抗。

可是湘云公主却凭借上天和伊山近赐给她的怪力,按住伊山近的身体,逼迫他仰躺在地上,承受皇兄奸淫,眼中流淌着灼热的泪水,用歉疚的目光透过泪幕看着伊山近,可是动作上毫不手软,将他按得丝毫无法动弹。

伊山近绝望地躺在地上,看着上下晃动的美丽储君,和身边含泪公主的那两张酷肖的面庞,暗自悲叹:「可怜我的清白之躯……你们兄妹下手还真狠哪,联手玩弄俺干净的身体,将来说不定还要把俺囚禁在后宫满足你们的淫欲……哦,好紧!』

为了减轻心中痛苦,他不得不唤起扔到一边的龙须针,指挥着它们到处飞射,算是为自己分神,免得精神太过痛苦而崩溃了。

天空中,大片针雨漫天飞舞,化成各种图形,时而悬停在那一对美丽公主头上,却没有射下来。

『毕竟是同舟共济,虽然他们做的事很可恶,可是如果杀了他们,恐怕我就回不去,也不能向冰蟾宫报仇了……思,今天的事也要报仇,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绞尽脑汁考虑如何报复今天的奸淫,同时控制着龙须针四面飞射,在被奸淫的快乐与痛苦之中,控制法宝的技术竟然有了极大提升。

就在赵湘庐爽得死去活来仰天娇吟的时候,被她用菊穴紧夹肉棒的伊山近却咬着牙驱使天空的龙须针组成巨斧形状,在她头上大肆虚劈,些微发泄心中的怨愤。

时而又让群针化为狼头形状,突然飞下来冲到湘云公主面前,张口欲噬,吓得她跳起来尖叫,在美少女的惊恐之中,得到了极大的复仇快感。

为了不至于爽得太过忘了大事,他分心驱使着天空百余龙须针变换形状,玩得不亦乐乎,胯间肉棒也一直坚挺地插在美丽公主殿下的嫩菊之中,让她紧夹套弄,在他身上自娱自乐,从中得到了极大满足。

就这样玩了半夜,伊山近的技术越发娴熟,已经可以将龙须针分为三个部分,以不同的速度和方向旋转飞射,同时攻击三方敌人。那逼奸他的小公主赵湘云被组成怪兽形状的可怕针群追得四面奔逃,尖叫声与她姊姊的淫浪娇喊声汇聚在一起,震动整个山洞。

当午早就害羞地躲了出去,在山洞外面替他们望风守门。在经过他们身边时,羞得掩面不敢偷看交欢中的淫美画面一眼。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