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司机老王
2021年3月31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8261字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放学后有许远舔脚,舔逼,甚至舔屁眼。舔得让人全身
放松,心花怒放。至于许远的鸡巴,我用脚,有时用手,帮他弄出来。连嘴都没
用上,更不用说逼了。

  倒不是我的逼不想鸡巴,只是许远的鸡巴虽然大小适中,硬度足够,可太容
易射出来。那时我又喜欢上脚踩鸡巴的感觉,脚还没玩够,许远就射了。常弄得
我脚黏糊糊,只好让他再舔一遍。我也担心鸡巴刚插到逼里就射,会弄得我逼里
更痒的难受。犹犹豫豫的,逼就一直没尝到许远鸡巴的滋味。

  再以后,我和班里的男生们越来越熟,校园里还认识了个高我两级的帅哥,
王天鹏。

  认识王天鹏是在操场上。他在打蓝球,我在看他。他个子高,皮肤白,粗看
不算壮,细看却一身肌肉。看他打球打的直出汗,汗水在阳光下发着亮,衬着一
身白白的皮肤,让人越看越爱看。不由自主的买了矿泉水,等他打完球,冲他笑
一笑递上矿泉水,两人就认识了。

  见面第一次,我主动去握他的手。当时想男人想的疯,想男人的鸡巴想的疯。
握住他的手,闻着他身上浓浓的男人味,心里高兴又舒服。

  没过两分钟,他搂住了我的腰,搂的还挺紧。这么快被搂在怀里,我一下就
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心里有点难受,很快又想开了。这就是个破学校,多的就是人渣。我自己,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成天想着鸡巴,还能找到好人吗?天生是个贱货,也就
是被人玩的命。只是,他到底想怎么玩呢?

  在王天鹏的怀里胡思乱想,靠着他热热的胸脯,闻着他身上的热乎乎的味道,
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我越来越放松。比起刘鹏骚逼不离口的一嘴脏话,王天鹏可
强多了。不光他的嘴,他的手也强多了,奶子被他摸得真是舒服。

  迷迷糊糊的想到他的手,才发觉他把手直接伸到了我的衣服里摸。我的脸一
下就红了,连忙把他的手往外拿。摸我其实无所谓,那怕是操我呢。可这就在操
场边上啊,那么多人看着呢。

  把他的手拽出来,我心惊胆颤的看向四周。已是傍晚,操场附近人不多,可
还有那么三四个人的目光在我身上暧昧的扫来扫去。我不要脸的样子肯定都被他
们看到了。气的我当胸给了王天鹏一拳。

  王天鹏坏笑着,低声和我说,「怎么样,刺激吧,喜欢不喜欢?」

  「喜欢你个头啊。」我站起身,拉着王天鹏的手就走。要说,大厅广众之下
被人摸,被人看,的确刺激。刚才回过神时,心慌的呯呯跳,下面的水却一下就
流出来了。

  离开了操场,王天鹏又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到不太怕男人对我动手动脚,
男人嘛,见到漂亮女人,有那个不想操的。刘鹏也是第一次约会就对我又摸又吻
的。只是,他还知道找个没人的地方,而王天鹏却不管人多人少。似乎,他还更
喜欢在人多的地方。

  是的,他就是喜欢在有人的地方。和他在一起不过两个小时,我就确定了这
一点。可是,我能怎么办呢,谁让我馋他的身子呢。更何况,这么玩的确刺激,
刺激的我又羞又恼又想,浑身都充满了欲望。

  和王天鹏的初次见面,让我欢喜也让我害怕。我被他又搂又摸,又摸又吻,
弄得浑身燥热难耐。只是在校里人来人往,不时就会遇到认识的人。我是真不敢
和他再在一起,一个控制不住,不知我会做出什么。

  匆匆分开后,一股欲火憋在我的心里,弄得我面红耳赤,骚水长流。只好回
到宿舍,用假鸡巴安慰自己。

  两天后再和王天鹏见面,约会地选在了校外小镇的小公园里。那里没什么学
生去,让我放心不少。

  王天鹏还是老样子,就在公园大门内,一见面搂着我就亲。不时有游人经过
的路边,足足吻了一分钟,我费尽力气才把他推开。看那几个游客看我象看怪物
似的,我也只能拉着王天鹏落荒而逃。

  找来找去,总算在小公园里找到个僻静的地方。

  其实也是相对僻静,隔着两排树,就是条小路,隐约能看见不时有人在那儿
散步,还有带着小孩的大妈路过。小路一边,有个凉亭,几个半老的老头正在那
儿下棋,他们说话的声音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我没时间去找更安全的地方。王天鹏又把一只手伸到我怀里摸来摸去,
摸到了我的奶子就不停的又搓又揉,摸得我奶子越来越涨,浑身软绵绵的,那里
还走得动路。我用一只手搂住王天鹏的脖子,这才勉强站稳,只是身子和他贴得
更近了。他身上的热气一阵阵的传来,把我的身子泡得更软。

  一抬头,脸上是王天鹏炽热的气息,接着,他的嘴封上了我的嘴。他的舌头,
用力的挺了进来。又湿又暖的厚厚的舌头,带着男人的味道,挺进了我的嘴,在
里面抚摸,挑弄。

  我的嘴里好象有火在燃烧一样,舌头,从舌根到舌尖都是又麻又热。

  「嗯嗯,嗯」,不知不觉中,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我觉得整个
人都要化掉似的,身子周围像有火在烧,全身越来越热。而奶子,在他的手下,
早已涨得不行,奶头又肿又硬,就要裂开似的。

  他的手,还在奶头上一下一下的捏着,每捏一下,我的奶子,我的四肢,我
全身的各个部分就会颤动一次,一波快感会漫过全身,涌向下面。下面的逼水不
停流着,骚逼又热又痒。

  更要命的,耳边还能听清楚老头们的咳嗽声,说话声,棋子的拍击声,让我
感到他们就在我身边似的。这在公开场合当众亲密的感觉让我害怕,羞耻,羞辱,
疯狂。我哆嗦着,双腿没一丝力气,只能用手搂紧王天鹏。

  就要被操了吧,还要继续下去吗?我脑子晕乎乎的,心里充满了矛盾。

  手触摸着他的皮肤肌肉,充满了弹性,结实,健壮,比以前操过我的任何一
个男人都强。我是真想他的身子,他的鸡巴。可是,在这里?大白天,公园里?
不远便是下棋的人?

  我还在犹豫,王天鹏的手已经从我的奶子上移开,沿着腰,插进我的裤子,
抚摸我的屁股。又从屁股,继续摸了下去。

  「哦。」早已湿的不行的骚逼被他的手指进入,止不住的痉挛收缩,一股电
流从下直冲脑门,让人忍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呻吟。

  大脑里已是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不远处的小径,凉亭,下棋的人。唯一仅剩
的,只是越烧越旺的火。

  口腔里也象是一片火海。王天鹏的舌头还在里面磨擦着,纠缠着。又甜又爽
的快感随着他舌头的搅拌一波波的扩散着,和下面传来的电流融在一起,涌向身
体的各处。

  不知不觉中,我和他越贴越近。涨鼓鼓的奶子贴在他的胸膛,被他的肌肤挤
压着,磨擦着,挤得里面的欲望都要流出来了。

  下面的肚子,也被他硬硬的一大条东西顶得又痒又麻。用手一摸,又大又热,
一跳一跳的。跳得我的肉,我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跳得我再顾不得场合,羞耻,
只想着快点把这大东西塞到我的逼里。

  「嗯,嗯。」我喘着粗气,张开嘴,想呼吸的更痛快,想呻吟,想喊,想叫,
却发现他的舌头正从我嘴里向回缩。我连忙用嘴去追,我的舌头缠着他的舌头,
不愿让它离去。一股吸力传来,我的舌头纠缠着,被吸进他的嘴里。

  这次是我在他的嘴里探索了。继续和他的舌头纠缠着,在他的嘴里舔着,吸
着,磨擦着。他的嘴多热啊,他的口水多甜啊。我疯狂的吻着,索取着,感受着,
新的,不一样的甜美舒爽的感觉扩散开,从舌尖开始,奔走向全身。我的身体僵
硬着,颤栗着,感受着。

  感受着舌尖,胸前,手心,下体,一处处快感的火苗在点燃,燃烧,烧的越
来越烈,烧得上身火热,象要熔化在云端,只有屁股和大腿,还有一丝凉意。

  「为什么腿会凉呢?」我迷迷糊糊的想着,用手去摸。摸到的是我光滑的凉
凉的皮肤。

  我睁开眼,收回舌头,吸了口气,微微向下侧了下头。看到了我光滑的大腿
和白白的屁股,还有掉落在地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我下半身已经是光光的,
露在初秋下午斑驳的树影中。

  不止我的下半身,王天鹏的鸡巴也露在了外面,我的手正握着那粗大的鸡巴
撸着。

  林边的小路正有人经过,听着他们的说话声,看着他们的身影,早就不知那
儿去了的羞耻感又回到了我的身子里。我突然觉自己是这么骚,这么贱,这么不
要脸。竟会逃课到公园里光着屁股让人摸,就在太阳底下流着骚水撸着男人的臭
鸡巴。

  我想,我应该提上裤子回学校。可是,眼前的鸡巴是那么诱人,那么火热,
那么大,那么硬。我的逼是那么空,那么痒。里面就象有千千万万只蚂蚁在不停
的爬,不停的咬。咬得我下面的水流了又流,咬的我浑身抖了又抖,咬得我身子
烧的火一样,只想放声大叫,呻吟,乞求,乞求大鸡巴使劲的操。

  王天鹏的手按在了我的肩上,我顺从的弯下了腰,撅起了屁股。我知道我撅
起屁股象母狗,可我真的好想要。我知道撅起屁股就要挨操,没羞没臊,大白天,
小路旁,可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想要。我知道我堕落,我不要脸,我贱的不能再
贱,可这刺激的感觉我根本没法拒绝。

  我手扶着树,撅起屁股,两条腿上的肉哆嗦着,等着王天鹏来操。

  终于,火热的鸡巴顶上了我的逼,试了一下,再一下,大大的鸡巴头陷到了
我的逼里去, 痛快的,等了半天的无比舒服的感觉终于随着大鸡巴一起到了我的
身子里。我咬着嘴唇,忍住叫喊,全身颤着,抖着,迎接大鸡巴的到来。

  粗大的鸡巴一点一点的向我的逼里捅,刮过我骚逼里每一道缝,每一个皱褶。
捅的我的逼又热又麻,又胀又爽,又酸又痒。是的,大鸡巴搞的我浑身舒服,也
捅的我的骚逼更痒。我的逼缩着,抖着,渴求着,我的屁股也扭动着,向后顶着,
追着,缠着,盼着大鸡巴深深的操到我骚逼里。

  当王天鹏粗大火热的鸡巴完全的操进了我的逼,我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操进来了,被大鸡巴暴操的感觉真好。那怕是在光天化日的路边呢,不,也
许在路边更好。那害怕,担心,羞辱的感觉,那种彻底堕落的不要脸的感觉,真
的让大鸡巴操逼的快感成倍的增加。

  我抖着屁股,喘着气,全身的快感都在燃烧。王天鹏的大鸡巴一下又一下的
操进我骚逼最深的地方。粗大的鸡巴撑开了骚逼的每一个缝隙,我整个人都被撑
开了,撑得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欢喜和快乐。

  凉亭里的人还在下象棋,林边的小路还有人路过,午后的阳光有一缕穿过树
林照在我脸上。我眯着眼,扭着白白的大屁股,享受着,配合着王天天鹏操逼。

  操逼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下又一下。大鸡巴操逼的「噗嗤噗嗤」声,王天鹏
肚子撞击我屁股的「啪啪」声,我和王天鹏喘着粗气的声,在下午的小树林里,
是那么的明显。只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响就响吧,有人听见就有人听见吧,
还能怎么样。反正我就是个贱货,我要快乐,我要高潮。我只是咬着嘴唇,强忍
着不让自己大声叫出来。

  王天鹏的大鸡巴啪啪的操着,每一下都操到我身子最深的地方。要被操穿的
奇妙的快感在身子里堆积,越积越多,多的将我的身体淹没,将我的身体化掉。

  我用一只手用力捏着我快要涨破的奶头,扭动着身子,追逐着王天鹏的大鸡
巴。我忘了害怕,忘了羞耻,忘了一切,就象一条发情的母狗,不,我就是一条
发情的母狗,一切的一切就是追逐鸡巴和精液。

  大鸡巴终于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就象火山暴发似的,射满了我身子最深的
地方。说不出来的感觉,又猛又烈,又浓又热,又酸又爽,又舒又麻,伴着眩晕,
冲击着我,占据了我身体的每一处,我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天堂。

  高潮过后没有一点力气,浑身是汗,身子瘫软的我根本站不起来,只好坐在
了掉落在地的我的裤子上。

  「来」王天鹏托起了我的脸。我抬头,眼前是一根又腥又骚的鸡巴,上面满
是逼水和精液。张开嘴,我乖巧的把鸡巴吃了进去,刚射过的鸡巴不软不硬,不
大不小,正适合吃。我挪着头,挺了挺身子,津津有味的舔着吸着,却忽然觉得
有东西从我的逼里流了出来。

  「操,我是真贱,自己逼里的精流出来了,还清理别人的鸡巴。」我想。不
过,鸡巴舔了一半,也不能不舔。我还是把上面的精液和骚水吃得干干净净。

  「茵茵,你的嘴真好。」王天鹏收起了鸡巴,边提裤子边和我说。

  「就只有嘴好吗?」我抬起头,挺着胸,看着他说。

  「那儿都好,你的奶子,身子,屁股,逼,都好。」王天鹏说。「茵茵,我
爱死你了。」

  「你是快操死我了。」我随口说着,觉得下面又有东西流了出来。低头看,
逼门大开着,又一股精液混着逼水流出来,沿着大腿根,直流到我屁股下的裤子
上。裤子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的裤子。还要穿呢。」我试着站起来,王天鹏伸出了一只手,拉了我一
把,靠他帮忙,我总算站了起来。

  捡起裤子看,内裤还好,牛仔裤大腿前面湿了好大一块。「这可怎么穿啊。」
我叹着气说。「王天鹏,都是你干的好事。」

  「我干的当然是好事。」王天鹏笑嘻嘻的说,说的时候持意强调了「干」字。
说完,又用手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

  「滚啊。现在可怎么办。」我推开了他的手说。

  「没事,就这么穿呗。就当是我第一次操你的纪念。」王天鹏说。「放心,
就湿了一块,没人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会儿就会干的。再说,你不觉得这么穿
走在路上挺刺激的嘛。」

  我想了又想,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好就这么穿上。

  走在路上,裤子上面一大块湿湿的精斑。用手摸一摸,又湿又粘,再闻闻手
指,淡淡的腥味。这,别人真的看不出来?

  越想,越觉得每一个行人都在看我,都盯着我的裤子,都知道我是个贱货。
越想,我的脸越热。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我心里想,是那次屁眼里塞
着肛塞?还是逼下面垫着刘鹏臭袜子?那几回东西可都在衣服下面,这回,可是
明晃晃的就在众人眼前。

  越想越羞,越想,也越刺激。想着想着,干脆放开了,搂住了王天鹏的腰。
王天鹏洋洋自得的笑着,手又开始摸我的屁股。

  这一回,我没推没躲,配合的让他摸着,享受着。屁股被人又摸又捏的感觉
其实不错。脸,早就没了,我也不想再要。反正我是骚货,就是喜欢被男人玩,
谁想看就看吧。

  小公园操了第一回,第二天,就在学校又操了两回。王天鹏的鸡巴够大够硬,
操起来真舒服。连着几回,好久没人操的骚逼总算解了痒。

  只是,找个操逼的地方成了问题。学校,小镇,公园,倒不是找不到个没人
的地方。空着的厕所,没人的树林,放学后的教室或是人全走光的顶楼楼梯,都
可以,还更刺激。可在这些地方,总是匆匆忙忙,不能尽兴。我们商量了半天,
才决定去他的宿舍。

  男生宿舍可比女生宿舍管的松,看大门的老头基本什么事都不管。一间宿舍
五个人。据王天鹏说,有人的时候少,没人的时候多。时常夜里就一两个人在宿
舍,据他说,是都去网吧上网了。至于白天,上课的时候,更是肯定没人。

  听了王天鹏的话,星期二中午午休完,出了女宿舍,别人向教室走,我向男
宿舍走。见到王天鹏,一起溜进了男宿舍。

  男宿舍果然没人,只是一股臭脚丫子味。我脱光衣服,躺在王天鹏的床上,
分开双腿,让他好好操了一回。直操得我浑身痛快,大汗淋漓。操完紧紧搂着王
天鹏,一起躺在小床上。摸着他也微微有些湿润的后背,我心满意足。

  「嗯,真好。在床上操真好。」我说。

  「是吧,我就说宿舍好吧。以后还来。」

  「嗯,好,以后还来,让你操个够。」我把头贴着王天鹏的肩膀说。

  「这儿什么都挺好,就是太臭。」我又说。

  「那有。男生嘛,可能是没女生那么讲究。」王天鹏紧靠着我,一只手还放
在我的奶子上。

  「切,男生就是脏,不洗脚。脚都是黏的,我那次舔…」话一出口,我的奶
子猛的一紧。

  我连忙住了口,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心里骂自己是个傻逼,什么都向外说。
只是我从来就不聪明,说出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才能遮掩过去。身子一僵,张着嘴
不知说什么才好。

  「哟,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会玩。来,你也舔舔我的脚,我的脚不黏。」
王天鹏一下又一下的揪着我的奶头,揪得生疼。

  「别,别揪了,天鹏。」我抓住了他的手。「我,就舔过一回,是被逼的。」

  「来,好茵茵,你也舔舔,就一次。」王天鹏说着,把我的头向下拉。

  「你,你怎么就知道欺负我啊。」我无可奈何。

  想了想,知道不好躲过去。干脆调转了身子,把头冲向了他的脚。「说好,
就一次噢。」

  男生的脚就是臭,王天鹏也一样,虽然比刘鹏强了那么一点点。

  捏着鼻子舔王天鹏的脚,一边舔,一边心里气苦的看着他满面享受的样子,
看着他的鸡巴,又一点点的由小变大,直挺挺的向上立了起来。

  想想自己,才享受舔脚的服务没几天,就又开始舔别人的脚了。真是个下贱
的命啊。

  看着王天鹏的鸡巴越来越硬,我放下了他的臭脚,把脸凑到了他鸡巴旁蹭着。
「天鹏,脚舔好了。」

  「嗯,好,茵茵你干的真好。以后你就天天舔吧。」

  「什么呀,」我直起了身。「说好就这一次的。」

  「不行,绝对不行。你要好好补偿我。」王天鹏摸着我的脸说。

  「补偿,补偿什么呀。你个混蛋。你操了我,操了大姑娘的逼,还要我给你
补偿?」

  「我不管,你能舔别人的,就要舔我的。」

  「不是说了我是被逼的嘛,而且就一次。我刚刚不是也给你舔了嘛。你的脚,
那么臭。」

  「那不行,反正,你要舔,天天舔。嗯,就算不天天舔,也要有补偿。」王
天鹏说着,又去揪我的奶头。

  「别,别再揪了,痛。」我用手拨开了他的手。「要不,我的屁眼给你操。
我的屁眼,操过的都说好。」

  看到王天鹏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我知道,我又说错话了。在王天鹏眼里,
我恐怕已经从一个有点放荡的普通坏女孩,变成了被人玩烂的贱货了。

  「唉。」我叹了一口气。话已经说出了口,收不回来了。「好吧,我一个十
六岁的小姑娘,身子随你玩,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满意,我当然满意了。」王天鹏说着,把我按到了他身下,大鸡巴直挺挺
的操了进来。

  好象是烧红的通条捅进了我的逼,大鸡巴带着热气一插到底,操得我又疼又
爽。

  「哦,啊,你轻点。」

  王天鹏用力操着,一下又一下,次次到底。大鸡巴象钻头一样,一次次钉到
我逼最深的地方,弄得里面又酸又胀,又疼又痒。

  「啊…嗯…哥,你好厉害…」我低声呻吟。

  这次王天鹏操的格外用力,操的我两个奶子乱晃,操的我骚水四溢,操弄得
床嘎吱直响。

  操着操着,他还不满意,直接把我双腿并拢,高高举起。高得我屁股都沾不
到床,上半身有一小半悬空,他的大鸡巴才又恶狠狠操了进去。

  「哦…啊…你操死我了。」我忍不住叫。

  我刚被操过,逼正敏感,这姿势鸡巴操得最深,他鸡巴又长。操得我身子发
颤,只觉得整个肚子都被他的鸡巴捅的乱七八糟,说不出难受还是舒服。

  我想挺着屁股迎合他,却有点怕了他的鸡巴。我想用手推开,却又有点舍不
得这滋味。只好身子僵在那里,任他发了疯似的死命乱操。

  操着操着,挨过了那一阵,下边由酸转爽。只觉得比平常挨操更加舒爽,由
里到外,浑身没一个地方不象通了电似的,麻酥酥的格外快美。

  「哦…哥啊…使劲操…啊…」

  我情不自禁,双手搂住王天鹏,双腿也缠住了他的腰,全身紧紧的贴在王天
鹏的身上磨着。

  「操…妹妹随你操…啊…操死我吧…」

  这一回,王天鹏格外的猛,我被操的魂都飞了起来,止不住不停的胡说八道。

  也不知道他要操多长时间,我只觉得他象个永动机似的,永远不会停下去。
当最终滚烫的精液再次射进我的骚逼,我早已象滩泥一样软在了床上。

  魂慢慢的回到了我的身体里。耳边开始有隐约的人声。

  「怎么回事?」我努力转动还没开始工作的脑袋。人声,响动声越来越多,
我总算明白过来。下课了,开始有人回宿舍了。

  「不会有人回来吧,这时间过得也太快了。」我有点担心的想。用尽了力气,
挣扎着半坐起来,去找自己的衣服往身穿。

  「来,先帮我舔干净。」王天鹏的手揪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向他的鸡巴
上引。

  「别闹,快穿衣服,下课了,人要回来了。」我一边说,一边穿。只是王天
鹏揪着我的头发并不松手,力气还越来越足。

  「你怎么总是胡闹。」我说着。被他揪的没有办法,也只好低下头去嗦他的
鸡巴,一边嗦,一边系着自己的衣服扣子。

  怕什么来什么。我正被他按着头提心吊胆的吃着鸡巴,就听到门一阵乱晃。
吓得我急忙一手使劲拧着他大腿上的肉,一手撑着床,用力挣脱。

  门开了,我一头乱发的抬起头,坐直了身子。「总算把衣服扣上了」我想。

  进来了两个人,一个四眼,一人瘦高。看到屋里的情况,他们也愣住了,不
知如何是好。只是那两人也不是什么好鸟,一脸快要憋不住的坏笑,还有四只不
停乱动,时不时在我身上打转的眼珠。

  我瞥了他们一眼,从床上下来。整理一下衣服,才发现,扣子扣错了地方,
胸口露了半个白嫩嫩的奶子。

  「哼,你们还挺有眼福。」我顺口说了一句,低下头,重新去系扣子。眼光
扫过,王天鹏还在床上躺着,赤条条的,两腿之间一大条,半软不硬的鸡巴耷拉
着,上面还有我亮晶晶的口水。

  整理好衣服,我又使劲在王天鹏腿上掐了一把,涨着不知是红是紫的脸,匆
匆从两个喘着粗气的男生面前走了出去。

  (第十三章完)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